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6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69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以前說過,更重的他不敢隨便說。

    項西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也知道他不敢隨便說是因為什麼。

    現在猛地聽到程博衍在他耳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抱著自己的包突然覺得整個人都蒙了。

    電梯門打開,裡面出來一個買菜歸來的大媽,跟程博衍打了個招呼,程博衍進了電梯,他都還在門口愣著。

    「要遲到了,」程博衍伸手把他拉進了電梯里,「想什麼呢?」

    「你剛說什麼了?」項西轉過頭看著他,「說什麼了?」

    「你不是沒聽清吧?」程博衍也看著他,「這麼肉麻的話我思想鬥爭了一夜才說出口的……」

    「再說一次吧。」項西小聲說。

    程博衍笑了笑,沉默了一會兒才又湊到他耳邊:「項西我愛你。」

    項西沒說話,定定地瞪著他,幾秒鐘之後突然往下一蹲,把臉埋進了胳膊里。

    「怎麼了?」程博衍愣了愣,彎腰想拉他一把的時候,聽到了項西的哭聲,他嚇了一跳,趕緊蹲下去摸了摸項西的頭髮,「哎你怎麼了?」

    項西哭了,而且哭得特別用力,胳膊抱著腦袋哭得聲音都有些嘶啞了,就跟想要發泄什麼似的。

    一直到電梯下了一層,門打開了,他都沒有停下的意思。

    現在這個點正好是樓里大爺大媽門早鍛煉帶了早餐回來的時間,電梯門一開,外面站著兩個大媽帶一個大爺,一看這場景,都愣了。

    「先起來,」程博衍扯了扯項西的袖子,「人以為我把你打哭了呢。」

    「誰以……」項西一邊抹眼睛一邊抬起了頭,掛著一臉眼淚看到了門外幾個滿臉關心的大爺大媽,頓時愣了,蹦起來低頭腦袋就沖了出去。

    「不好意思,」程博衍跟著出去,沖幾個人笑了笑,「早點不合胃口氣哭了。」

    項西跑得很快,程博衍一路都沒看到他的影子,到了車邊才看到他已經靠在車門上等著了。

    「你沒事兒吧?怎麼哭了?」程博衍走過去。

    「沒什麼,就是突然有點兒激動。」項西已經擦掉了眼淚,眼眶和鼻尖還有些發紅,不過說話聲音已經聽不出來哭過了。

    程博衍笑了笑,摸摸他的臉:「別靠車門了,多臟啊,上車。」

    項西揉揉鼻子,拉開車門上了車:「你挺沒勁的。」

    「嗯?」程博衍也上了車,看著他。

    「這種時候,居然還能想著臟不臟,」項西瞟了他一眼,「沒勁。」

    「是沒勁,」程博衍想了想,「我應該跟你一塊兒哭的,要不再倆再重來一次?」

    項西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又轉過頭看著窗外,車開到街上了他才輕輕說了一句:「我以為這話你不會說呢。」

    「不會老說,但總還是要說一次的,」程博衍笑笑,「意義不一樣。」

    「我……」項西回過頭,聲音很小,「我也……我也……我……」

    項西我了老半天也沒把話說利索,最後一拍大腿:「操我不好意思說。」

    程博衍轉頭看著他。

    「哎我下次注意,太緊張了沒注意說了什麼,」項西抓抓頭,「你好好開車。」

    程博衍沒說別的,看著前面的路繼續開車。

    「我也愛你。」項西在旁邊突然很小聲地說了一句。

    程博衍沒什麼反應,但車突然加了速,開出幾米之後又猛地一剎。

    「哎!怎麼了啊!」項西嚇了一跳,吼了一嗓子。

    「有點兒……激動。」程博衍把車靠到了路邊停下,回手拿過一罐牛奶狠狠喝了幾口。

    「嚇我一跳!」項西說,想想又笑了,「你這麼容易激動啊?」

    「一般吧,我跟你說,你是沒見過真容易激動的,」程博衍一邊喝牛奶一邊轉過臉很嚴肅地說,「我剛看見,有人一激動,直接蹲電梯里就哭了。」

    「真……」項西說了一半就反應過來樂了,「你就損我吧!」

    程博衍還想說什麼,車外傳來一聲警笛,一輛警車停在了程博衍的車旁邊。

    「警察!」項西壓低聲音喊了起來,緊張地轉身就想開車門往下跳,「警察怎麼了來!怎麼了?」

    「交警!是交警,這兒不讓停車,」程博衍趕緊拉了他一把,放下車窗一邊把車往前開一邊沖警車裡的交警陪了個笑臉,「不好意思,小孩兒暈車就停了一下,這就走!」

    「嚇死我了,」項西往車座上一倒,「這一早上盡挨嚇了!」

    「你……」程博衍伸手扒拉了一下他的頭髮,「這怕警察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扳過來啊。」

    「本來也沒那麼怕,」項西嘆了口氣,「這不是平叔他們還沒逮著呢么,我就怕警察找我來,把我逮起來。」

    「就算真找你,也只是了解情況,把你知道的說說就行了,」程博衍說,「誰沒事兒逮你玩啊,警察那兒的床位跟醫院一樣緊張。」

    「嗯。」項西笑了笑。

    到了醫院,時間還挺合適,不過診室外面的幾排椅子上已經坐了不少人。

    「你自己玩吧,別瞎跑,有事兒就過來跟我說,中午咱倆去門口吃。」程博衍交待了他一句就急匆匆地進了診室。

    項西看了看椅子,找了個正好能看到程博衍的坐下了。

    坐下去的時候屁股有點兒……不那麼舒服,不過也還能忍受。

    這個座位兩邊都坐著人,都對明明還有空位卻偏要擠到他倆中間的項西有些不滿,左邊的大叔還很不爽地嘟囔了一句:「發燒了吧,取暖呢?」

    項西沒理他,裝沒聽見,低頭把包里的牛奶和麵包拿出來慢慢吃著。

    其實他對程博衍的工作狀態很熟悉,畢竟醫院裡住了那麼長時間,還經常在診室外面逛來逛去的,但像今天這樣從上班開始就一直盯著還是第一次。

    看著剛換了白大褂,扣子還沒扣好就開始跟病人說話的程博衍,他有種新鮮的感覺,還有點兒莫名其妙的驕傲。

    看!就那個大夫,特別帥,說話很穩,笑得很有禮貌的大夫,是我的!我的男朋友!

    早上剛跟我說了我愛你!

    項西咬了口麵包,對著牛奶盒子笑了笑。

    吃完麵包喝完牛奶,程博衍接待了兩個病人,等著第三個病人進去的時候往外看了一眼,項西立馬沖他笑了笑。

    程博衍戴著口罩,看不清臉,但項西還是能感覺到他也笑了,眼睛彎了彎。

    第三個病人是被人扶著,一條腿蹦進去的,程博衍馬上站了起來給他拉了拉椅子,然後蹲下開始邊問邊檢查他的腿。

    項西很出神地看著他的側臉,想起了第一次他因為骨折走進診室時的情形。

    「今兒不趴活了啊?」

    這是程博衍在診室里跟他說的第一句話,現在想起來項西還很想樂。

    他也還記得程博衍在診室外跟他說的第一句話:「撞哪兒了?」

    再往前他還記得第一次在街上碰到程博衍時的場面,穿得很講究很騷包的程博衍從超市裡出來……

    手裡捏著空了的麵包袋和牛奶盒,回憶了一個小時,項西才慢吞吞地把他和程博衍之間的點點滴都過了一遍。

    想想真是很奇妙。

    如果說沒死在平叔手上,從趙家窯逃出來,這些都在他能想像的範圍里,能跟程博衍走到今天這一步,真正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也根本不可能去想像。

    程博衍是他一直覺得溫暖和嚮往的光,在真正擁抱住這一束光之前,他從未想過自己能這麼接近。

    他從回憶里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四周的椅子上已經坐滿了人,而且還不斷有人走過來。

    光看著這些人,項西就覺得一陣陣心煩意亂的,簡直沒法想這麼多人每天就靠診室里那幾個大夫。

    難為程博衍每天這樣忙完了,回家還能洗澡收拾屋子看書,真是個機器。

    項西看看手裡的空袋和空盒,垃圾桶就在幾米之外,但他不敢過去扔,這一站起來,這個位子下一秒就會被人佔了。

    程博衍每接待完一個病人,都會往外看一眼,項西也不想走開,怕程博衍一抬眼沒瞅著他。

    就這麼一直捏著袋子和盒子坐到了中午,人稍微少了一些,但過了時間,程博衍診室里還有病人,旁邊診室的大夫也沒見出來。

    項西的肚子叫了一聲,他翻了翻包,也沒翻出什麼吃的來。

    程博衍拿著張片子跟病人說著話,一上午他都沒見程博衍喝水,不知道是沒時間喝還是怕喝了沒時間上廁所。

    項西自己倒是很想上廁所了,憋了快二十分鐘了,看程博衍那兒一時半會兒估計完不了,他終於站了起來,跑進了廁所。

    從廁所出來的時候,程博衍總算從診室出來了,沖他招了招手:「從後門走。」

    「哎喲,你可算能休息了啊?」項西趕緊跑過去跟著他穿過走廊,「今天怎麼這麼多人。」

    「還成吧,都沒碰上特別難處理的,這就算不錯了,」程博衍笑笑,「想吃什麼?」

    「吃面就行了,你也沒有吃大餐的時間啊。」項西說。

    「一會兒吃完了你回去吧?」程博衍看看他,「一上午坐那兒……屁股不難受啊?」

    「我……」項西看了他一眼,「不至於難受到坐都坐不下去……再說我注意力也沒在屁股上,我一上午都盯著你看呢。」

    「好吧,那一會兒吃了東西,你到住院部那個小花園走走吧,活動一下,老壓迫著感覺不太好。」程博衍說。

    「……知道了。」項西覺得程博衍大概是醫生當久了,說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居然能這麼自如。

    醫院門口的麵館項西吃過,味道還不錯,就是牛肉給得太摳門兒,沒吃兩口就成素麵了。

    「肉也太少了。」項西嘖了一聲。

    「你那碗我都給你加了一份了肉了,」程博衍把自己碗里的肉給他夾了兩片過來,「要不晚上帶你去吃肉吧,這兩天是不是吃得太素了,你饞成這樣。」

    「你吃吧,下午還得忙呢。」項西想把肉給程博夾回去。

    結果剛夾好,程博衍馬上按住了他的手:「別給我!」

    「哎,」項西笑了起來,「行行不給你了,我又沒舔過……」

    「給你你就吃。」程博衍繼續吃面。

    「吃了。」項西把肉都夾起來塞進了嘴裡。

    吃完面程博衍又給他買了罐酸奶,陪他在小花園裡轉了一圈,就又回去忙了。

    項西一邊喝著酸奶,一邊繼續在小花園裡遛達著,屁股還成,並沒有變得更不舒服,就是……算了不去想了。

    小花園裡的人不多,天開始有些轉涼了,但這會兒太陽還是挺大的,大多人還是願意在樓里待著。

    項西轉了幾圈,有些冒汗,於是坐到了遮陽的小亭子里,一個腿上纏著夾板的女人坐在輪椅上,旁邊有個五六歲的小姑娘,應該是她女兒,正在給她唱歌。

    「明天就會好了吧?」小姑娘唱了一會兒,停下來看了看媽媽的腿。

    「可能要後天吧?」女人笑著說。

    「那我再唱幾首吧,」小姑娘清了清嗓子,「程大夫說的,聽著唱歌就好得快了。」

    項西聽到程大夫三個字,立馬轉過了頭。

    女人沖他笑了笑:「大夫說她話太多了,想法讓她唱歌呢。」

    「是程博衍程大夫么?」項西樂了,這法子聽著有點兒像程博衍的風格。

    「對啊,」女人點頭,「你也是他的病人嗎?」

    「……以前是,」項西說,「現在好了,今天來複查的。」

    「哦,我剛住進來的,得住一陣呢。」女人笑笑。

    「程大夫人挺好的。」項西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說完又覺得是不是說得有點兒太突然,都沒個過渡。

    「是啊,他可好了,」小姑娘馬上接過了話,「他還給我糖吃呢,棒棒糖,牛奶糖,不過他今天沒有過來……」

    「哦。」項西應了一聲,他並不怎麼太喜歡小孩兒,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孩兒聊天。

    小姑娘對他簡單的回答並不介意,自顧自地說了下去:「我還去過他辦公室,他說小朋友不能進去,把我送回病房啦,但是他給了我一顆糖,有一點兒酸酸的,是話梅糖……」

    項西只能笑著看著小姑娘,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茬,就感覺程博衍對這話癆小姑娘還真挺有耐心的。

    小姑娘絮絮叨叨地一直說,項西想回診室那邊的時候她還在說,項西幾次想打斷她都沒成功。

    最後還是她媽媽在旁邊說了一句:「你不是要唱歌讓我的腿快點好的嗎?」

    小姑娘這才停下了說話,扭頭開始對著她媽媽的腿唱歌,項西趕緊站起來,逃離了小花園。

    下午的時間過得比上午慢,當然,本來下午上班的時間就比上午要長,加上下午來看病的人更多了,整個醫院裡都鬧哄哄的。

    能看到程博衍的幾個座位都已經有人了,項西只得在旁邊來迴轉悠著,好容易等著一個位子,還得往後仰著腦袋才能看到。

    就這麼往後仰著看一會兒再低頭玩玩手機,再後仰再低頭,等到程博衍終於在下班時間過了快一小時忙完了走出診室的時候,他感覺自己脖子都快斷了。

    「我脖子要斷了!」項西一邊揉著脖子一邊皺著眉說。

    「我一小時前就想問你在幹嘛了,」程博衍說,「你後面那排不是還有空位子嗎?」

    項西愣了愣,突然很鬱悶地彎腰嘆了口氣:「我忘了……我根本就忘了後面人走了我可以就坐過去了……」

    「大概是我太帥了,」程博衍笑著說,拿出手機看了看,「我打個電話,剛我媽給我發個簡訊我還沒得上回。」

    「哦!」項西馬上直起身,有些緊張地問,「說了什麼?說……我了嗎?」

    「沒有,別緊張,」程博衍拍拍他後背,「就讓一會兒過去拿點兒香腸……對了,也算是說了你了。」

    「說我了?我跟香腸有什麼關係?」項西趕緊問。

    「說香腸是我奶奶做的,怕你吃不慣我做的東西,讓拿點兒去吃,」程博衍笑著說,又學著奶奶的語氣補了一句,「我知道博衍不愛吃這些,那就給往西吃啊……奶奶肯定是這麼說的。」

    項西笑了起來,眼睛都笑眯縫了:「奶奶真好。」

    程博衍給老媽打了個電話,老媽讓他直接繞點兒路回家去拿。

    「我要不明天去拿?我跟項西在一塊兒呢,」程博衍說,「說一會兒去吃飯,拿著一堆香腸……」

    「沒事兒沒事兒沒事兒,」項西在一邊擺手,壓低聲音有些著急地說,「拿就拿啊,別讓許主任覺得我事兒多啊。」

    「那我們過去拿吧。」程博衍又說了一句。

    「好的,你們要吃飯的話就別進來了,在門口等我,我拿出去給你們,」老媽說,「要上家來的話找個你爸在家的時間過來,對項西也比較尊重一些。」

    「嗯。」程博衍笑笑。

    「我在這兒等你還是……」項西有些猶豫,畢竟許主任對他不滿意,他不知道跟著一塊兒過去會不會讓許主任不舒服。

    「一塊兒去,」程博衍往外走,「我跟她說了我倆要去吃飯。」

    「我這樣子行嗎?我要不要去洗個臉?」項西拉拉他。

    「很行,非常行,又帥又精神,」程博衍說,「不用洗臉了,洗完臉太好看了搶我風頭。」

    項西嘿嘿嘿地樂了。

    宋一的保鏢三人組就站在醫院對面的樹下,也不知道是一直站在那兒,還是看著快下班了才出來的,項西覺得應該跟宋一說一聲,太辛苦了應該給人配點兒清涼飲料。

    程博衍和他往停車場走的時候,那幾個人也跟了過來。

    車從停車場開出去的時候,項西回頭看了一眼,他們的車也跟了上來。

    「還真是敬業啊。」他感嘆了一聲。

    「等這事兒過了,得請宋一林赫還有這幾位吃個飯好好感謝一下。」程博衍看了一眼後視鏡。

    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就有點兒堵車,下班時間,走的又都是主幹道,就平時沒車光靠紅燈也能把人給堵得一愣一愣了。

    好容易從只能五邁前進的路段出來,程博衍踩了腳油門,開到三十就覺得自己已經可以起飛了。

    他舒出一口氣:「看來以後真是要騎自……」

    話還沒說完,從右邊突然衝出來一輛摩托車,猛地別到了車頭前,幾乎是貼著車頭剎了一下車。

    程博衍根本沒看到這車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趕緊一腳剎車踩到了底,為了躲開這車,他還往左邊的隔離帶上打了一把方向,他寧可撞上隔離帶,也不願意撞人。

    車發出一聲尖銳的剎車聲,挨著隔離帶停下了,跟在他們車后的保鏢小分隊也趕緊一腳剎車,差點兒追尾。

    「我操你大爺啊你他媽眼睛坐屁股下邊兒了吧!」項西被慣性狠狠地甩向車前,要不是每次上車程博衍都盯著他系安全帶,他這會兒估計就貼前擋玻璃上了。

    但等他罵完了準備放下車窗再罵一通的時候,前面的摩托車卻已經跑了。

    「我——」他頓時感覺心裡的氣一下都擠胸口這兒了,好半天才轉臉看著程博衍憋出來一句,「這你要還不讓我說粗話我這口氣都要倒不過來了!」

    「你不是已經罵了么?」程博衍定了定神才重新發動了車子,「還好沒撞上,你傷沒傷著?」

    「沒,」項西嘆了口氣,又用力深呼吸了幾下,「肺快氣炸了算傷著了嗎?應該追上去撞這傻逼一下!氣死我了!氣得我屁股都疼了!」

    「這種人你就讓他跑吧,」程博衍一下笑出了聲,「他也就最後這幾分鐘了,趕時間呢,何必跟他過不去。」

    項西瞅了他一眼也笑了:「你倒是不說粗話,損得也夠可以的了。」

    「我總得把你肺里那點兒氣給順出來啊。」程博衍笑笑。

    到了距離小區門口還有百十來米的時候,程博衍停下了車,小區門口沒有臨時停車位,只能停在這兒。

    「走過去吧,」程博衍打開了車門,「我媽馬上到門口了。」

    「有點兒緊張。」項西也下了車,活動了一下胳膊。

    「就拿點兒香腸然後就走了,緊張什麼。」程博衍笑笑。

    倆人順著路往前走過去,走了沒幾步,身後轉來了摩托車的聲音,轟鳴的馬達聲從遠到近地過來,一聽就感覺速度相當快,而且似乎是從人行道上開過來的。

    程博衍把他往裡推了推,想讓開路。

    項西卻猛地回了頭,在趙家窯十幾年的生活,讓他對於危險氣息有著跟普通人不一樣的敏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