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6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68章字體大小: A+
     

    項西拿著杯子喝茶的動作停下了,垂著眼皮看著杯子,過了一會兒才抬眼瞅了瞅程博衍。

    「怎麼?」程博衍往後一靠,弓起一條腿,胳膊搭在膝蓋上看著他。

    「喝個茶都能給你喝出浪來了,」項西把杯子里的茶喝掉,放下杯子繼續泡茶,「這三十年你怎麼過來的……」

    「我給你講講道理,」程博衍擺弄著手裡的相機,「其實也沒憋三十年,十來年吧。」

    「……哦。」項西應了一聲。

    「沒你之前,憋著正常,也算不上憋,動動手的事兒,」程博衍眯縫了一下眼睛看著他,「現在你跟我在一起了,親也親了,摸也摸了,擼也擼了……我還憋著這就不正常了。」

    項西把壺蓋蓋好才瞟了他一眼。

    「我守著個小男朋友,長得好看,腿又長又直,」程博衍不急不慢地繼續說,「結果每次還要去廁所自己解決……」

    「怎麼就每次了,」項西瞪著他,「我那天不剛幫你……」

    「哦,是,幫了我一次,」程博衍勾著嘴角笑了笑,「一次,一次,不好意思啊,次數太少沒記住。」

    「那你想怎麼著啊!」項西拿了水壺正想燒水,一聽這話,把水壺一放。

    「我不想憋著了,」程博衍把腿放下來,身體往他這邊傾了過來,胳膊撐著腿盯著他,「我要做,今兒你願意我也要做,你不願意……」

    「怎麼樣?」項西馬上問。

    「那我就來硬的了,」程博衍說,「反正今天你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項西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表情才更合適眼前這種狀況,一向溫文爾雅偶爾幼稚時不時流氓但總的來說很有風度的程博衍像最後通牒一樣說出這樣的話來,他一時間腦子亂成了一團。

    「去洗個澡吧,」程博衍拿起一杯茶喝了,「忘了說了,你泡的茶很好喝,泡茶的樣子也很帥,要是現在就去哪個茶莊一坐,也絕對沒問題。」

    項西沒說話,他根本沒注意聽程博衍是怎麼誇自己的,滿腦子想的都是一會兒要發生的事。

    「去洗吧,」程博衍站了起來,「別以為拖著時間不去洗澡就躲得過了。」

    「啊?」項西愣了愣。

    「你要不洗澡我急眼了也沒所謂的,」程博衍看著他,「我特別認真地告訴你,不洗澡就現在進屋。」

    項西蹦了起來,跑進卧室拿了衣服就竄進了浴室里。

    水從噴頭裡灑出來的時候,項西還回過頭看了看浴室門,感覺程博衍會破門而入把他在浴室里就地辦了。

    不過這事兒並沒有發生,浴室門一點兒動靜也沒有,項西想想又覺得自己挺逗的,不就是……上個床么?這麼長時間了,也挺正常的,再說他對程博衍也不是沒想法,還挺有想法的呢……

    每次聽到耳邊程博衍性感的聲音和他壓低了的喘息,他都覺得自己應該是準備好了,有點兒什麼也不是不行。

    但為什麼還會這麼緊張!

    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時候,他看到客廳的燈已經關了,卧室沒關嚴的門裡透出燈光,他跟做賊似的踮著腳走到卧室門口,從開著的縫往裡瞅了瞅。

    程博衍正靠在小沙發里看書。

    項西覺得很震驚,這人都已經說出那種無賴流氓的話了,現在居然還能安靜地坐著看書!

    居然還記了一下筆記!

    「洗完了啊?」程博衍突然抬頭往這邊說了一句。

    「啊,」項西嚇了一跳,緩了緩才把門推開進去了,「洗完了。」

    「我去洗,」程博衍把書合上,還夾好了書籤,拿了衣服之後又把自己的手機放在了床頭,「你看電影吧。」

    「哦。」項西點點頭,看電影?

    程博衍進了浴室之後,項西在床邊坐下,順手拿起手機按亮了,靠到床頭。

    手機上有個已經暫停了的視頻,他點了一下播放,還沒等往後靠實了,畫面上糾纏的兩個人把他一下炸得坐直了。

    還沒回過神,手機里已經傳出了讓人面紅耳赤的聲音。

    「我……操……」項西拿著手機,這突如其來的視覺聽覺上的強大衝擊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是直愣愣地瞪著屏幕。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慢慢放鬆下來,把視頻的聲音調小了一些。

    有些誇張的呻吟聲低下去了,畫面的刺激卻依然強烈……

    項西上回在電腦上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根本沒細看,那時除了覺得被嚇了一跳,也並沒有什麼別的體會。

    但現在,他的感覺卻有了改變。

    隱約的聲音,肌膚的摩擦,身體的糾纏,所有的一切都會讓他想到程博衍,結實緊繃的肌肉,平坦的小腹,還有……

    程博衍洗完澡回到卧室的時候,項西靠在床頭髮愣,手機扔在一邊。

    「看完了?」他問了一句,過去把檯燈關了。

    正要把卧室的頂燈打開的時候,項西說了一句:「別開燈了吧?」

    「為什麼。」程博衍邊問邊開了頂燈。

    「哎,」項西擋住眼睛,「就是……」

    「不好意思?」程博衍笑了笑,上了床腿往他身上一跨,伏身親了親他的淚痣,「這燈又沒多亮。」

    「沒多亮它也是亮的啊。」項西說。

    程博衍沒說話,又下了床,打開了衣櫃門。

    項西把胳膊移開了一點兒,看到程博衍在衣櫃里翻了翻,接著拿出了兩條領帶,他愣了愣:「幹嘛?」

    「我想看,你不想看的話……」程博衍走過來,拽開他的胳膊,把領帶蒙在了他眼睛上系好了,又貼在他耳邊輕聲說,「正好可以好好感受一下。」

    屋裡挺靜的,又因為眼前的黑暗,顯得更靜了,項西能聽到程博衍上床的聲音,能聽到他脫掉衣服的聲音,甚至能聽到程博衍推起他的衣服手撫在他胸口,慢慢往下滑去時,皮膚輕輕摩擦的聲音。

    看不見,所以程博衍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觸碰都會給他帶來無法預料的刺激,甚至程博衍時而在耳邊時而離開的呼吸,都會讓他猛地一陣興奮。

    程博衍的動作不算太溫柔,手在他身上的撫摸揉搓都帶著力量,拉下他褲子脫掉他衣服時帶著略微的野蠻。

    程博衍滾燙的掌心摸過他大腿時,項西下意識地縮了縮腿,程博衍抓住他的腳腕拉了拉,緊接著項西就感覺到他柔軟濕潤的唇落在了腿上,慢慢順著內側往下一直輕吻到小腿。

    項西的呼吸一下變得很急,當程博衍的手順著腿一路往上又摸回到身下時,他輕輕地哼了一聲。

    「項西,」程博衍壓到了他身上,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聲音裡帶著壓抑不住的興奮喘息,「我就喜歡聽你這動靜……」

    這還是項西每一次跟程博衍這麼沒有任何阻隔地緊緊貼在一起,肌膚完全沒有障礙地相互蹭著……

    他偏了偏頭,唇碰到了程博衍的臉,程博很快地迎了過來,舌尖頂進他嘴裡,細細地糾纏著。

    程博衍的手在他腰背上腿上遊走撫摸,還沒有哪一次能像現在這樣,項西能被一個吻挑得這麼急切。

    但當程博衍的手往下摸去想要分開他的腿時,他還是下意識地弓了弓身體,伸手想要擋住程博衍的動作。

    「別亂動。」程博衍輕聲說,手插到他背後一使勁,把他翻了個身,臉衝下地壓在了床上。

    項西的雙手被他反擰到了身後,接著領帶就纏到了手腕上。

    「幹嘛?」項西喘息著問了一句。

    「怕一會兒你反抗,」程博衍捆好他的手,湊到他耳邊,「上回你說的,不是束博,那個叫束縛,就像你現在這樣。」

    「我靠……」項西低聲說。

    程博衍用膝蓋把他的腿一分,摟著他的腰壓了過來,在他背上吻了一下:「警告過你,再說粗話就收拾你。」

    ………………

    屋裡起伏著的粗重呼吸還沒有平息,程博衍的每一個吻,每一聲喘息,每一下撫摸,每一次深入,都還在項西的腦子裡身體里徘徊著。

    他感覺自己有些暈,迷迷糊糊,全身無力。

    「疼嗎?」程博衍輕聲問,把項西略微推側,解開了他背後還被捆著的手,摸了摸他手腕。

    「你是問手還是……」項西躺平,「問屁股。」

    程博衍笑了起來:「問屁股,我捆你手又沒使勁,怎麼會疼。」

    「現在沒……什麼感覺。」項西抬手想把眼睛上的領帶扯下來。

    但剛一抬手就被程博衍按住了,程博衍捏捏他下巴:「別動,我給你擦擦臉。」

    項西愣了愣才反應過來,之前暈得不行,整個人都是蒙的,現在程博衍這一說,他才想起來咬著牙說:「你他媽居然射我臉上!」

    程博衍沒說話,拿紙巾在他臉上擦了擦,然後扯開了領帶:「你別以為這會兒說粗話我就不管你,再說一句下回肯定射你嘴裡。」

    項西沒說話,屋裡的燈光很柔和,但一直被蒙著的眼睛還是眯縫了一會兒才適應了,看清了背光側躺在他身邊的程博衍。

    程博衍撐著胳膊正看著他,額角和鼻尖上都有細細的汗珠,他伸手摸了摸程博衍的嘴。

    程博衍抓過他的手,輕輕咬了咬他指尖:「要洗澡嗎?我抱你過去,幫你洗。」

    「我……自己洗,」項西側了側身,「我自己。」

    「那好,」程博衍摟著他,在他背上搓了搓,「想吃東西嗎?」

    「拌面……算了牛奶雞蛋吧,多放點兒糖,」項西坐起來,拿過自己的褲子胡亂套上,又看了一眼程博衍,「要不你背我過去吧,不想走路了。」

    「好。」程博衍穿上褲子坐到床邊。

    項西過去趴到了他背上,下巴擱到他肩上閉上了眼睛:「你累嗎?」

    「不累,」程博衍背著他站了起來往外走,「怎麼?」

    「轉兩圈吧。」項西說,趴在程博衍背上的感覺讓他覺得很舒服,有些不想動彈了。

    程博衍沒說話,背著他走到了客廳里,慢慢遛達了兩圈,又進了書房轉了轉,項西摟著他的脖子閉著眼,走路時微微的顛簸讓他覺得很享受。

    「要不要出去轉轉,」程博衍往門口走過去,「小花園……」

    「有病,」項西笑了起來,「我去洗澡了。」

    程博衍把他背進浴室里放下了,轉身出去的時候想了想又停下說了一句:「有什麼不舒服的告訴我。」

    「……哦。」項西應了一聲。

    項西這個澡不知道洗了多長時間,先是坐在馬桶上發愣,然後是手撐著牆對著牆上的磚發愣,接著是沖著水發愣,最後拿著毛巾又發了半天愣才開始擦。

    從浴室里出來看到程博衍已經把床單小被子全換好了,人都坐小沙發上睡著了,他才看了看時間,洗了快四十分鐘……

    「你去洗吧。」項西推了推程博衍。

    「洗完了啊?」程博衍睜開眼睛,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我以為你打算在浴室過夜了呢。」

    「沒。」項西趴到床上。

    「是不是不舒服?」程博衍過來摸摸他屁股。

    「還成吧,」項西拍開他的手,「也沒有多不舒服……」

    「那我去洗澡,」程博衍捏捏他的臉,「拌面在廚房,估計坨了。」

    項西猛地撐起身體看著他:「拌面?」

    「嗯,你不是想吃拌面么?」程博衍說,「我就去買了,要知道你洗這麼久我就不跑著去了,爬著去一趟回來正好。」

    「我不說了吃牛奶雞蛋么,」項西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跳下床摟住了程博衍,「我就怕你下去買啊。」

    「那你別說出口啊,都說出來了我能不去么,」程博衍抓抓他頭髮,「再說今兒晚上不一樣嘛,你就說要吃對面潑潑,我也會爬防盜網上去給你捉過來的。」

    項西笑了起來:「那幾個鳥跟你什麼仇啊,成天惦記著。」

    「它們惦記我,沒事兒就沖這邊嚷嚷,」程博衍往浴室邊走邊說,「啊啊那個帥哥要起床了快來看……」

    項西笑著進了廚房,拌面就放在案台上,用一個帶蓋的碗裝著,垃圾箱里沒有餐盒,估計程博衍是直接拿了碗去買回來的。

    這人簡直講究得無微不至……

    項西拿起碗,用筷子拌了拌,面有點兒坨了,也開始發乾,不過嘗了一口味道還是挺好的,他往碗里加了點兒水,就站廚房裡狼吞虎咽地把面吃完了。

    程博衍洗澡比他快多了,剛吃完面把碗洗好,程博衍就出來了:「還能吃么?」

    「能,還挺好吃呢,」項西點點頭,「特別好吃。」

    程博衍扒拉了一下他頭髮:「睡覺吧。」

    「嗯,」項西轉頭就往外走,程博衍站著沒動,他想了想才又轉身進了浴室,「刷牙刷牙刷牙知道了!」

    挺困的,項西刷牙的時候突然就覺得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了東西,眼皮都打架了。

    進卧室看到程博衍已經躺下了,他上了床,想從程博衍身上爬進去,程博衍拉了他一把摟住了。

    「哎……」他順勢趴到程博衍身上,也懶得動了,就那麼閉上了眼睛。

    「睡吧。」程博衍輕聲說,關掉燈,手在他背上一下下拍著。

    項西感覺自己都沒有入睡的過程,程博衍剛拍了兩下,他似乎就失去了意識。

    早上醒過來的時候,程博衍已經起床了,他在床上翻了一會兒,慢吞吞地也下了床。

    身上有些不爽,腿酸,腰好像也有點兒,還有……屁股。

    他皺皺眉,其實下巴也有點兒疼,昨天手被程博衍捆在身後,他跪床上的時候都是用下巴和腦門兒頂著床的……操!

    一想起來突然有點兒渾身發熱。

    「起了?」程博衍正在廚房裡忙著,剛煎好的雞蛋還冒著熱氣。

    「嗯,」項西抓抓腦袋,「你不說少吃煎炸食品嗎?」

    「偶爾讓你吃一個解解饞。」程博衍洗洗手走了過來摟了摟他。

    「就一個啊?你不吃一個解解饞么?」項西靠在他身上,往盤子里看了一眼。

    「我昨兒晚上已經解過饞了,」程博衍低聲說,「以後也不會饞了,想吃就吃,吃得痛快。」

    「要不要我給你伴奏你唱一個啊!」項西往後仰了仰腦袋,瞪著他。

    「行,」程博衍清了清嗓子,「想吃就吃——」

    「哎喲我去洗臉了!」項西推開他轉身跑進了廁所。

    大概因為又發獃了,磨蹭的時間有點兒長,程博衍敲了敲門門:「你是不是哪兒不舒服?別撐著跟我說。」

    「我沒有!」項西一邊刷牙一邊喊。

    「真沒有?不行我就問問人。」程博衍在外面說。

    「問什……問誰啊?」項西愣了愣。

    「宋一啊。」程博衍說。

    「你也太那什麼了吧!」項西嚇了一跳,叼著牙刷打開了門,「什麼事兒啊你就問宋一!你問什麼啊!」

    「就問做完以後是不是哪兒不舒服應該怎麼辦唄。」程博衍回答得很自如。

    「我沒有!不舒服!」項西瞪著他,嘆了口氣,「就是屁股有點兒那什麼,過兩天應該就好了吧,橫不能一直這樣啊。」

    「知道了,」程博衍勾了勾他下巴,「我下班給你帶點兒葯回來吧。」

    「什麼葯?」項西看著他。

    「不知道……痔瘡葯?」程博衍笑笑,轉身走開了,「牛奶麵包,都弄好了,你一會兒自己吃。」

    「我能……我能讓我的屁股自己好起來嗎?」項西差點兒要把牙膏沫子咽下去了,他回頭漱了漱口追到客廳拉出了程博衍,「你能不要干涉我屁股的自由嗎?」

    程博衍看了他半天,往牆邊一靠,笑了半天,然後輕聲嘆了口氣:「哎,我不是擔心你么。」

    「不用,真不用,」項西皺皺眉,「你別把注意力放我屁股上了行嗎?」

    「好吧,」程博衍說,「那我不管你……的屁股了,走了。」

    項西湊過去在他嘴上碰了碰:「嗯。」

    程博衍笑著拉開房門,往外走了一步又退了回來,伸手摟過他又用力親了一口:「有點兒不想去上班了。」

    項西被他這一句話說得莫名其妙地也有點兒捨不得他走,馬上胳膊一勾他脖子,腿都想往他身上盤了:「要不你帶我去上班吧。」

    「嗯?」程博衍笑了,「怎麼帶?」

    「就……你今天是在門診嗎?」項西看著他。

    「是,」程博衍看著他,「怎麼,你想坐門診門口?」

    「是啊。」項西說。

    程博衍沒說過,過了幾秒鐘才一拍他後背:「快快快,換衣服!」

    「啊?」項西愣了一下,轉身就往卧室跑,邊跑邊喊,「真的去啊?我真去啊?」

    「去啊!快點兒要遲到了!」程博衍在門上一連串地敲著,「把早點帶著路上吃!」

    項西飛快地抓了件t恤套上,把麵包和牛奶往包里一塞,拎著就沖了過來,換鞋的時候他有點兒想笑,一抬頭看到程博衍已經笑得不行了,他一下就樂了:「神經病吧這是!」

    「偶爾神經一次,又不總這樣,」程博衍把門一帶,拉著他衝到電梯前,等著電梯上來的時候,他突然湊到項西耳邊,「項西。」

    「嗯?」項西轉過頭。

    「我愛你。」程博衍輕聲說,在他耳朵尖上親了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