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6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64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還在跟許主任聊著,項西著急著想問問詳細的情況,半天都沒等到機會,只得過去推了他一把,用口型說:「先掛了!」

    程博衍點點頭,跟許主任又說了兩句,把電話給掛掉了。

    「你媽要過來?許主任要過來?」項西一看電話掛了,馬上抓著他胳膊問了一句。

    「嗯,還有我……奶奶和老嬸兒……」程博衍話還沒說完,項西已經轉頭衝進了卧室,他跟了過去,看到項西拉開了衣櫃,正把自己衣服往外拿,他愣了愣,「幹嘛呢你?」

    「你媽要來啊!還有你奶奶啊!連嬸兒都要過來啊!」項西很著急地把衣服往床上一扔,「我包呢,她們還有多久到?」

    「項西,」程博衍拉住他,「你這意思是要跑啊?」

    「不然我在這兒呆著嗎?」項西看著他,「你媽啊!許主任啊,還有許主任的婆婆和許主任的妯娌……」

    「然後呢?」程博衍還是拽著他沒鬆手,另一隻手拿起他扔在床上的衣服,一件件往柜子里掛回去。

    「我……不知道,」項西皺著眉,「我就覺得……我……呆這兒不合適吧?許主任上回來的時候我都快嚇尿了……」

    「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媽知道我的事兒,我奶奶也知道,全家都知道,」程博衍想到全家都是怎麼知道這事兒的時候也皺了皺眉,「咱倆的關係住一塊兒有什麼不合適?」

    「你家……」項西愣了愣,接著又掙扎著想甩開程博衍的手,「都知道也不行,要不我先出去散個步吧正好我吃撐了,啊!碗還沒收拾……」

    「項西,」程博衍捏著他的下巴盯著他的眼睛,「你不用這麼緊張。」

    「我不是緊張!」項西也盯著他,「我是……不敢。」

    「不敢?」程博衍笑了,「就……」

    「我上個廁所,」項西又掙扎了一下,「你先撒手,撒手!我真的想上廁所!」

    程博衍只得鬆開了他,項西一溜煙地跑進了廁所里,把門一關。

    程博衍站客廳里等了好幾分鐘,也沒見項西出來,走到廁所門外敲了敲門:「你是嚇出屎了么?」

    「您優雅的素質呢!」項西在裡頭嘖了一聲,又嘆了口氣,「我是想尿尿,但是站這兒又尿不出來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程博衍手撐著門框,「你是不是覺得我媽她們會看不上你?」

    項西在裡面沒了聲音,過了一會兒才輕輕地應了一聲:「嗯。」

    「我現在沒時間跟你一點點地聊透這個事兒,」程博衍手指敲了敲牆,「你……」

    「多優秀的一個兒子,長得帥,身材好,學習棒,工作也順,」項西說,聲音不高,「往哪兒一戳都是最搶眼的那個,居然找了個連身份證都沒有身上還扯著一堆破事兒的……混混。」

    「前混混。」程博衍糾正他。

    「前混混也一樣,有些東西,我可以覺得過去了,你也可以覺得過去了,朋友也可以覺得過去了,」項西聲音有些不穩,「但在家人眼裡,就是過不去的,你懂我意思嗎?」

    程博衍沒有說話。

    「如果我只是隨便一個什麼人,我相信許主任不會介意我過去怎麼樣,說不定也會鼓勵我往前看,加油,」項西聲音低了下去,「但知道了這是他寶貝兒子挑的……男朋友,她還會這麼想嗎?人之常情,你別說你沒想過這些。」

    「所以呢?」程博衍沉默了一會兒問了一句。

    「什麼所以呢?」項西有點兒茫然地反問。

    「就算你說的都對,都有道理,」程博衍說,「所以呢?你就打算躲開?好,就讓你躲,你願意跑跑,愛散步散步,然後呢?」

    廁所里沒有聲音。

    「我問你呢,拉不出屎的那位,」程博衍敲了敲門,「然後呢?」

    廁所的門咔地響了一聲打開了,項西站在門口:「我不是拉不出屎,是尿不出來。」

    「是么,」程博衍吹了聲口哨,「怎麼樣?」

    項西愣了愣:「什麼怎麼樣?」

    程博衍又吹了聲口哨:「能尿出來了么?」

    「……你沒救了,」項西從他身邊擠過去進了客廳,「你有種一會兒許主任來了你也玩玩這套神經病。」

    「不去散步了?」程博衍跟了出來,笑著坐到沙發上。

    「不去了,不過我現在是真的緊張了,」項西挨著他坐下,把手按到了他腿上,「感覺到了沒。」

    項西的手在發抖,而且抖得很厲害。

    程博衍抓過他的手用力地搓著:「今天是有點兒太突然了,沒事兒,一會兒你要是還緊張,你就進屋呆著,我卧室沒人會進去。」

    「你緊張嗎?」項西轉過頭看著他,「我覺得我耳朵里都嗡嗡響了。」

    「我啊?」程博衍突然笑了,往後靠到沙發里,「我媽一說要過來,我連我奶奶去醫院什麼情況都沒顧得上問,那會兒就一直嗡嗡了,到現在還沒停呢。」

    項西跟著樂了:「靠,我以為你這種人天生不會緊張呢。」

    「別的事兒不緊張,這事兒還是要緊張的,」程博衍手指在他淚痣上勾了勾,「項西我跟你說,別的我不逼你,你這靠來操去的,一會兒別在我媽面前蹦出來就行。」

    「哦,」項西閉上眼睛用力吸了兩口氣,慢慢吐出來,「我不說話。」

    倆人都挺緊張,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之後,就一塊兒並排坐在沙發上瞪著眼看著並沒有打開的電視。

    程博衍的手機響起來的時候,項西直接蹦了起來站到了客廳中間:「是許主任嗎!」

    「嗯,」程博衍拿過手機接了電話,「媽?」

    「你住幾樓啊?」老媽的聲音傳了過來。

    旁邊還有奶奶的聲音:「你這媽當的,自己兒子住幾樓都不知道……」

    「十二,」程博衍笑笑,「到了?」

    「到了,這就上去,我看你奶奶大概想直接飛上去了。」老媽說。

    「媽,」程博衍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給老媽打個預防針,「我這兒……有個人。」

    「有朋友在啊?」老媽頓了頓,「還是……」

    「嗯,」程博衍往項西那邊掃了一眼,項西僵直地杵著一直沒動,「你應該見過的。」

    老媽沉默了一會兒才說:「知道了,不記得長什麼樣了,一會兒上去了看看吧。」

    「許主任說什麼了沒?」項西硬著身體聲音發緊地問。

    「就說一會兒上來看看你。」程博衍摟過他,收緊胳膊晃了晃。

    「好吧,死就死了,」項西咬咬嘴唇,「豁出去了。」

    程博衍笑了起來,鬆開他過去把電視打開了:「沒那麼嚴重。」

    「哎,電視打開就對了,」項西喊了一聲,「剛我就說哪兒不對勁,太安靜了弄得我緊張得不行。」

    「現在感覺好點兒了?」程博衍問他。

    「沒,只能保證不說髒話。」項西揉揉鼻子。

    「別緊張。」程博衍湊到他面前往他腦門兒上用力親了一口。

    「……你也別緊張,」項西摸摸腦門兒,「牙都磕著我了。」

    程博衍這房子的門隔音還成,平時聽不到走廊里的聲音,但今天電梯到的時候叮的那一聲,項西在電視聲響中都還聽到了。

    「來了!來了!」他指著門。

    程博衍本來還有點兒不踏實,一看項西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忍不住樂了:「寶貝兒,你好歹也是混大的,什麼場面沒見過……」

    「別廢話了!」項西壓著嗓子,「開門去!」

    這話一說完,門鈴就響了。

    「快去!」項西推了程博衍一把,太緊張沒控制好力度,把他推了個踉蹌。

    程博衍笑著過去打開了門。

    「空調溫度也調得太低了,這裡外溫差得有十五度……」第一個進門的是許主任,說完這句話,眼睛往屋裡掃了一圈。

    項西往前邁了一步,就想跪下去給太後娘娘請個安,感覺自己緊張得絕對是順拐了。

    「這是項西……」程博衍介紹著。

    話還沒說完,項西就沖許主任鞠了個躬:「阿姨好。」

    「哎好,別這麼客氣。」許主任打開鞋櫃,拿了幾雙拖鞋出來。

    項西看到跟在許主任身後進門的是個胖老太太,趕緊又鞠了個躬:「奶奶好。」

    這聲問候一說出口,許主任就愣了愣,轉頭看了他一眼。

    「天哪!」胖老太太很尷尬地喊了一聲,「他是叫我嗎?」

    「這是我老嬸兒。」程博衍回身看著他,嘴角有強忍著的笑。

    這一瞬間項西簡直從窗戶那跳出去。

    這居然是老嬸兒?

    這胖老太太是老嬸兒?

    尷尬和緊張讓他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按說這老嬸兒應該比許主任年紀小……

    可長得也忒趕時間了點兒,還胖!

    「讓你著急湊熱鬧!就知道往前擠!」一個老太太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你再擠一會兒就是太奶奶了。」

    「……老嬸兒好,」項西終於回過神來,補了一聲問好,又往前湊了湊,沖還在門外的奶奶叫了一聲,「奶奶好。」

    「好好好,」奶奶應著,推了老嬸兒一把,「你快進啊。」

    「這不是要換鞋么,」老嬸兒一邊脫鞋一邊說,視線一直在項西身上來回掃著,「博衍跟我嫂子一樣的,講究得不行,我都說別來別來,費勁。」

    「別換鞋了,」程博衍說,「我這兩天也沒擦地。」

    因為之前吃飯,屋裡空調溫度的確是調得低,但就幾個人進門這會兒功夫,項西已經緊張得後背都開始冒汗了。

    看著程博衍把奶奶扶到沙發上坐下,項西才想起來,跑進了廚房,拿了一套杯子出來,倒了水,給奶奶許主任和那個胖老太……不,胖老嬸兒端了過去。

    「這是博衍的……」老嬸兒上上下下打量著項西,又湊到許主任耳邊小聲說,「男……」

    許主任笑了笑沒說話,只是看了一眼程博衍。

    「奶奶今兒去醫院看眼睛了啊?」程博衍沒理老嬸兒,拍拍項西的胳膊,坐到了奶奶旁邊的沙發上。

    項西趕緊跟著坐在了程博衍身邊。

    「嗯,你媽非讓檢查一下說要手術,就去的你們醫院,」奶奶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又看了看項西,「是叫往西?」

    「項,項西。」項西笑著說。

    「喲還挺書面,不往西,向西,」奶奶笑著說,又看了看項西,用胳膊碰了碰老嬸兒,「長得多好看啊。」

    「好看,」老嬸兒點點頭,接著又問了一句,「你倆現在同居著呢?」

    這句話她是看著項西問的,項西愣了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同居這個詞從老嬸兒嘴裡說出來,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話本身就算親戚之間直接問出來也挺無語,還是這樣帶著獵奇和窺探的語氣。

    讓他有些不爽。

    「去我們醫院看眼睛怎麼沒跟我說一聲?」程博衍給奶奶剝了個香蕉遞過去。

    「就是檢查一下,先看看,手術的時候再通知你,」許主任在一邊說,「你奶奶不讓找你。」

    「你那麼忙,告訴你也沒用,」奶奶拍拍他的手,「還給你添亂,我又不是走不了路了。」

    老嬸的話就這麼被跳了過去,她喝了口水,開始看電視。

    項西十來年看人眼色的經驗讓他就在這短短几分鐘里對眼前程博衍的三個家人有了個大致的判斷。

    奶奶是個好說話的老太太,而且特別心疼程博衍,老嬸兒……不招人喜歡,程博衍直接忽略她的話並且沒有被更高一層的領導表示不滿,就能看得出來了。

    有些拿不太準的是許主任,沒怎麼說話,也看不出心裡在想什麼,項西甚至沒辦法確定她還記不記得上回買飯的事兒。

    奶奶跟程博衍聊了一會兒,又看著項西:「往……項西啊。」

    「就往西吧,」項西笑笑,往奶奶那邊湊了湊,「奶奶。」

    「多大了?是不是還在上學啊?」奶奶問他。

    「二十了,沒上學了,」項西說,「我現在跟師父學茶呢。」

    「學茶?摘茶葉啊?」奶奶不太明白。

    許主任在一邊笑了:「就是茶道吧,您大兒子成天琢磨的那個。」

    「哦,明白了,」奶奶點點頭,「拿著個壺幾個杯子來回倒水玩,那個還要學啊?真是學什麼的都有……」

    「哎,博衍,我看看你的廚房,」老嬸兒在沙發上坐著閑不住,又站了起來,走到廚房門口往裡看了看,「喲,你都不會做飯,還弄得這麼全啊?」

    「裝修的時候就都弄了。」程博衍回過頭看著她。

    「真浪費,」老嬸兒嘖嘖兩聲,又往項西那邊看過去,「是不是你做飯啊。」

    項西沒說話,老嬸兒繞來繞去都在打聽他倆有沒有同居,要不是礙於最後一點兒面子,她估計能直接進卧室看衣櫃了。

    「要不您做得了。」項西說。

    老嬸兒愣了愣,拿手在臉前扇了幾下:「哦喲,這孩子說話還挺沖啊。」

    「比我強多了。」程博衍笑笑。

    「就你話多,你要待不住你先回去,」奶奶拿了個芒果敲了敲程博衍的肩,「給你老嬸兒切一個,堵堵她嘴。」

    「我可吃不了一個,我減肥呢。」老嬸兒說。

    「你跟我媽一人一半吧。」程博衍看了看老媽。

    「行。」老媽點點頭。

    程博衍低頭把芒果切了,去了核,拿刀一下下地在果肉上划著格子,項西坐在他身邊沒再說話。

    從坐姿他就能感覺得到項西緊張,而且很不自在,從來沒跟「普通人」的家人接觸過的人,冷不丁被放到了這種「見家長」的環節里……

    「你吃嗎?」程博衍把芒果遞給老媽和老嬸兒之後偏過頭問他,「你跟奶奶分一個?」

    「我吃不下了,」奶奶趕緊擺擺手,「你倆分一個吧,一會兒我再吃你媽又要說我了。」

    「吃唄,」老媽在一邊笑笑,「我不說你。」

    「我是真吃不下了,」奶奶白了她一眼,「你以為我是怕你說啊。」

    程博衍又拿了個芒果,慢慢切著,項西在一邊全身難受地坐著。

    他本來就不太適應這種不熟的人一屋子坐著的場面,以前平叔那兒來了人,他都會躲到外邊兒去,現在不光要坐在這兒,還得盡量表現得像程博衍一樣優雅和有教養,實在是……太痛苦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知道眼睛該看哪兒。

    除了程博衍把芒果遞給他的時候,他偷偷掐了一下程博衍的屁股表示自己很難受之外,就一直愣在沙發上,背挺得筆直的。

    「項西。」許主任突然在對面叫了他一聲。

    「哎,」項西一下蹦了起來,「阿姨什麼事兒?」

    「……給我沏杯茶吧,」許主任大概是被他嚇了一跳,身體往後靠了靠,「淡一些的。」

    「好的。」項西一聽這話,立馬轉身跑進了廚房裡。

    一進廚房,他一下就感覺放鬆下來了,手撐著案台閉上眼睛長長地舒出一口氣來,然後才慢條斯理地燒水,洗杯子,擱茶葉。

    「博衍,」老嬸兒一邊啃著芒果一邊說,「你倆認識多久了啊,這孩子脾氣怎麼這麼沖。」

    「對我不沖,」程博衍笑笑,「就行了。」

    「哎這護短護的,」老嬸兒嘆了口氣,「學你奶奶吧就。」

    「不是人人都像博衍這樣的,」老媽說,「二十歲年紀也不大,有脾氣也藏不住,在街上幫人出個頭還能差點兒打起來呢。」

    程博衍一聽這話就愣了,抬頭看著老媽。

    「打起來?」老嬸兒一聽就來勁了,「嫂子,怎麼回事兒?你見過?」

    「替我出頭呢,」老媽說,「碰上個加塞兒還不講理的,吵了起來,他過來給我幫忙了。」

    「我以為怎麼著了呢,」老嬸兒一聽是這樣立馬就沒什麼興趣的樣子靠回了沙發里,想想又小聲說,「嫂子,你這是挺滿意?」

    「滿不滿意的,我說了不算,」老媽看了她一眼,笑著說,「你說了更不算。」

    「就是,」奶奶在一邊說,「瞎操什麼心,窮打聽,打聽完了也沒人聽你說。」

    項西還在街上給老媽出過頭?

    程博衍看了看廚房那邊,這事兒項西從來沒跟他提起過。

    老媽也沒再說下去,開始跟奶奶閑聊,他也就不好當著老嬸兒的面再問了,只是心裡一直在琢磨。

    項西給老媽出頭,他差不多能想像出來是什麼場面,沒準兒就是一擼袖子,一句我操,然後就上去了……

    會給老媽留下什麼樣的印象,還真不好說。

    項西把泡好的茶拿了出來,放到老媽面前:「阿姨喝茶,有點兒燙。」

    「謝謝,」老媽笑笑,「這是什麼茶?」

    「我師父給的,茶研所今年的新茶,還挺不錯的。」項西說。

    「好,我嘗嘗,」老媽點點頭,拿起來喝了一小口,「其實我也不會品茶,喝茶也有點兒浪費呢。」

    「不會浪費,」項西坐回程博衍身邊,「喝茶就像看書聽音樂,聽見了,看到了,喝下去了……都一樣的。」

    程博衍偏過頭看了他一眼,這樣有哲理的話從項西嘴裡說出來,還是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有點兒意外。

    老媽顯然也有些意外,喝了一口茶沒有說話。

    「就是,喝肚子里了就不會浪費。」老嬸兒也表示贊同。

    「我不是……這個意思,」項西有些無奈地想要解釋,「我……」

    「我知道。」老媽笑了笑。

    奶奶聊了一會兒之後就起身在屋子裡慢慢轉著,檢查程博衍的生活狀況,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每天把屋子收拾成這樣累不累……

    「您放心吧,」程博衍跟在她身邊,「我這麼大個人了。」

    「你倆,」奶奶把他拉進卧室,小聲地問,「確定了?」

    「確定?」程博衍不知道奶奶這個確定的概念是什麼,只能按自己的想法來理解,「確定了。」

    「別管你老嬸兒說什麼,」奶奶說,「我看這孩子挺好的,長得好看,又挺乖巧的。」

    「嗯。」程博衍笑著點點頭。

    項西乖巧?

    也還成吧,起碼今天表現得還是很乖的。

    呆了半個多小時,奶奶一揮手:「走了,我們回家。」

    項西趕緊站了起來:「奶奶要走啊?」

    「我送你們下去。」程博衍說。

    「別送了,」老媽說,「車就停你們樓下了,電梯下去都不用一分鐘,你收拾一下吧。」

    項西看了看桌上,就幾個杯子,果皮什麼的都已經扔到垃圾筒了,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可收拾的,只覺得這個潔癖還真是許主任遺傳的……

    他跟在程博衍身後,把奶奶她們送到了電梯門口,等她們進去之後,挨個鞠躬說了再見,看著電梯門關上了,他才拉長聲音喊了一嗓子:「哎——」

    程博衍指了指電梯上的樓層指示燈,笑著說:「電梯還沒下去呢,喊這麼響怕她們聽不見啊?」

    「我靠。」項西嚇了一跳,捂著臉轉身竄回了屋裡。

    「怎麼樣,」程博衍進屋,把門關好,「累嗎?」

    「累死爺了,」項西往沙發上一倒,「我臉都笑酸了,腰也疼,背也酸……」

    「趴著,」程博衍蹲到沙發旁邊,「我給你捏捏吧。」

    「服務這麼周到?」項西馬上翻身趴好。

    「嗯,今兒在你婆婆面前表現還不錯,」程博衍在他背上輕輕捏著,「就是有叫錯了人……」

    「我婆婆?」項西偏過頭,挑了挑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