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6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62章字體大小: A+
     

    項西趴在床上,背上是緊緊貼著的程博衍的身體,雖然空調開得挺大,他還是能感覺到程博衍身上傳來的熱浪,洪湖水浪啊浪……

    程博衍的掌心也很燙,摸在他腰上腿上時帶起的細小電流讓人有種說不上來的愉快感覺。

    項西趴著沒動,程博衍沒再說話,撲到他脖子和耳後的呼吸變化很明顯,漸漸不太平穩的喘息不知道怎麼的就讓項西覺得很享受。

    程博衍的手往前探過去,但項西趴著,壓著床,他在項西的腿上擰了一把。

    「哎!」項西吃痛扭了一下。

    程博衍的手馬上順著他身體和床之間的空隙摸到了前面。

    「幹嘛!」項西嚇了一跳,趕緊趴平。

    「說了摸一下……」程博衍的手被壓住了,嘖了一聲,「你再這樣我控制不好把你蛋捏碎了你信么?」

    「我靠你耍流氓還有理了啊?」項西趴著沒動,程博衍的掌心貼在他小腹上,燒得他一陣陣發熱,都燒到臉上了。

    「我要真耍流氓來硬的你早就渣都不剩了……」程博衍從他身後滑到了床上,胳膊摟著他的腰順手一帶,把他翻成了側躺,「要關……」

    項西沒等他說完話,掙扎著想往前挪開。

    「我揍你了啊!」程博衍一收胳膊把他拉了回來,又抬腿往他腿上一勾,壓緊了。

    項西沒出聲,倒是沒動了,顯得有些緊張。

    程博衍在他耳垂上咬了一下,手摸到枕頭下邊拿了遙控器出來把屋裡的燈給關掉了。

    「哎?」項西愣了愣,「你這燈還能用遙控關啊?」

    「嗯。」程博衍應了一聲,吻在他脖子上,摟著他腰的手再次摸進了他褲子里。

    「我都……不知……」項西條件反射地弓了一下背,想抬腿,但腿被程博衍箍住了,他猶豫了一下,停止了掙扎,「道。」

    程博衍的舌尖在他耳廓上輕輕劃了一圈,手輕輕往下握了上去。

    輕吻。

    耳邊的低喘。

    從脖子到肩頭輕輕掠過的舌尖。

    輕撫。

    摩擦。

    逗弄。

    ……

    項西的身體綳得很緊,興奮和緊張也許都有。

    程博衍進屋的時候順手把空調溫度調低了,但最後項西發出很低地一聲呻吟,身體慢慢放鬆時,緊貼在一起的皮膚上還是滲出了細細的汗珠。

    程博衍從枕邊抽了幾張紙巾,給他收拾了一下,摟著他,聽著項西的呼吸在黑暗裡慢慢平息下來之後,才親了他一口:「我開燈了啊?」

    「別,」項西小聲說,「先別開燈。」

    「怎麼了?」程博衍湊到他耳邊,「都完事兒了還不好意思啊?」

    「嗯,臉皮比不上你,我認識你以後才知道我有多純潔皮兒薄……」項西靠在他身上。

    程博衍輕輕笑了兩聲:「我夠可以的了,我現在還憋著呢。」

    「啊?」項西側過頭,「你……還憋著?」

    程博衍捏捏手裡的紙巾:「這不廢話么,我就倆手,一手摟著你一手伺候你……」

    「別說了別說了,」項西趕緊打斷他,想想又突然有些緊張,「那怎麼辦?」

    「我自己,或者你幫我,」程博衍說,「你挑一個?」

    「你……」項西想了很長時間,「你去廁所吧。」

    「有人性沒有了?」程博衍笑了起來,「你躺床上,我小心伺候,你完事兒了不管我也就算了,還讓我自己去廁所?」

    「那你還想怎麼著啊?」項西也樂了,笑了一會兒才收了聲音,想要坐起來,「那行吧你就躺床上……」

    「跑什麼,熊玩意兒,」被程博衍一把按了回去,「你就給我待這兒。」

    「……哦。」項西應了一聲。

    這種感覺很奇妙。

    程博衍在身後摟著他,有些粗重的喘息在他脖子後面掃過,手上的動作他也能清楚地感覺到。

    雖然是在自力更生,但程博衍的手偶爾碰到他後背時,項西卻會猛地一陣興奮,說不清這是什麼體會。

    他回手在程博衍的腿上摸了摸,程博衍在他耳邊的呼吸一下急促起來,動作也漸漸加快。

    莫名的興奮里有點兒不好意思,項西想要把手收回來。

    「手……」程博衍卻在他肩上咬了一口,下嘴挺狠,「摸我。」

    帶著喘息有些低啞的這一聲,和程博衍因為動作加快而不斷碰到他後背的手,帶起了波浪,一圈圈地向全身漾了出去,呼吸竟然跟著程博衍的節奏有些急促起來。

    程博衍的聲音很好聽,喘息也好聽,隨著喘息帶出來的輕輕呻吟也很好聽,而最後他壓抑著發出的聲音,和噴射到他背後的溫度,讓項西心跳猛地一下跟撞了鍾似的一陣眩暈。

    程博衍翻了個身,躺平了喘了一會兒,拿紙往項西背上擦了擦。

    「不要臉的玩意兒你居然射我背上。」項西側躺著背對著他沒動。

    「嗯,你有什麼意見么?」程博衍聲音還沒完全平穩,「又沒射你嘴裡。」

    「……我今天算是重新認識你了程博衍。」項西說。

    「多好,你有倆不一樣的男朋友,」程博衍笑了起來,「哎我要開燈了,擦半天也不知道擦掉了沒有。」

    「擦掉了,」項西背過手往背上摸了摸,「別開燈。」

    「還不能開?」程博衍嘆了口氣,坐了起來,想想又突然往他身上一壓,手飛快地往他下邊兒摸了一把,接著就樂了,「我就知道。」

    「啊——」項西翻了個身趴到床上,「你去洗澡吧,你不是潔癖么,這一身一手的趕緊洗啊。」

    「你還要再來一次嗎?」程博衍笑著問。

    「不用!一會兒就好了!」項西鼻子頂著床單。

    「那我去洗澡了,」程博衍下了床,順手拉過小被子給他蓋到了背上,再把空調溫度調高,走出了卧室,「你回味一下吧。」

    程博衍洗完澡,回到卧室的時候把燈打開了,項西還原樣趴在床上。

    「去洗洗吧。」程博衍撐著床,在他脖子後面捏了捏。

    「嗯,」項西坐了起來,扯了扯褲子跳下床,程博衍光著的上身他都沒敢多看,「我怎麼有點兒餓?」

    「我給你弄個牛奶雞蛋吧。」程博衍笑了笑。

    「麻煩嗎?」項西看了他一眼。

    「不麻煩,幾分鐘的事兒。」程博衍套了件t恤進了廚房。

    項西思緒萬千地洗完澡出來,程博衍已經弄好了牛奶雞蛋,用一個大菠蘿杯裝著,還放了個長勺子,看上去挺漂亮。

    「這個怎麼做的啊?」項西喝了一口,味道還不錯。

    「把牛奶煮開,敲個雞蛋進去,擱點兒糖攪一攪就行了,」程博衍說,在他開口之前又搶一句,「你不要試了,肯定會糊。」

    「我明天就試試。」項西說,拿著杯子往卧室走。

    「去哪?」程博衍在身後說,「吃東西就在客廳,不許進卧室。」

    「哦,」項西又轉身回來坐到了沙發上,「為什麼?」

    「有味兒,」程博衍打了個呵欠,在他頭上摸了摸,然後進了卧室,「你這種走路不穩當的再灑點兒我還得收拾。」

    項西盤腿坐在沙發上把牛奶雞蛋吃完,洗好杯子放好,又按程博衍的要求刷了牙洗了臉,走進卧室往床上一倒:「哎再也不吃宵夜了,麻煩死了!」

    「講點兒衛生看把你累的。」程博衍坐在小茶几旁邊看書。

    「你挺神奇的啊,」項西翻了個身趴床上看著他,「都這樣了還看書呢?」

    「哪樣啊?」程博衍抬抬眼皮瞅了瞅他。

    「就……」項西嘖了一聲,躺回枕頭上,「我還是不跟你說話了。」

    「我等你睡覺呢,」程博衍合上書,關掉了檯燈,躺到他身邊,「隨便看兩眼。」

    項西笑了笑沒說話,程博衍側身摟過他,用鼻尖在他臉上蹭了蹭:「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項西彎起一條腿輕輕晃著。

    「也沒你想的那麼可怕吧?」程博衍輕聲說。

    項西沒出聲,他不知道該怎麼跟程博衍討論這樣的話題,在他十來二十年的人生當中,還從來沒考慮過,特別是跟另一個男人。

    「我也沒說可怕啊。」項西小聲嘟囔了一句。

    「那行,」程博衍親了他一下,「下回別讓我自己玩了。」

    項西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只好往程博衍身邊擠了擠,把臉湊到他呼吸里閉上了眼睛。

    「晚安小西西。」程博衍吹了吹他頭髮。

    「晚安老流氓。」項西說。

    上了這麼久的班,項西已經習慣了按時醒來,第二天睜了眼,盯站還睡著的程博衍的側臉看了半天,才想起來自己現在不用上班了。

    有點兒失落,但很快又被可以繼續睡覺的愉快代替了。

    他很舒服地翻身伸了個懶腰,長長地舒了口氣,重新閉上了眼睛。

    雖說規律的生活已經過了這麼久,他也並沒有什麼不滿,但畢竟前十來年除了看看平叔的臉色,別的時間都是想幹嘛就幹嘛,只要能弄來錢,睡一天也沒人管他,這會兒突然可以不用早起上班,他才感覺這段時間以來,還真挺累的。

    「醒了啊?」程博衍在他耳邊說了一句,帶著沒睡醒的迷糊。

    「嗯,」項西閉著眼應了一聲,「哎,你聽。」

    「鳥叫么?」程博衍打了個呵欠,「我今天給你帶副耳塞回來吧。」

    項西想了想:「算了。」

    「不嫌吵么?」程博衍轉過頭,「它們幾個四點就開嗓了,嚎一小時吃一次炫邁,你還怎麼睡……」

    「用了耳塞就聽不到你喘氣兒了。」項西笑笑。

    「聽不到而已,」程博衍摟摟他,「我又不是不喘氣兒了。」

    「哎我不是這個意思。」項西嘖了一聲。

    程博衍笑了起來,拍拍他:「我知道,那隨便你吧。」

    程博衍起床了去弄早點,項西在床上也睡不著了,但不想起床,來回翻著。

    「你喝粥嗎?」程博衍探頭進卧室問了一句。

    「雜豆粥?」項西翻了個身,「不喝,一股涮鍋水味兒。」

    「那你想吃什麼?」程博衍又問。

    「我現在沒胃口不知道呢,」項西嘟囔著,「我一會兒自己下去吃吧。」

    「不行,」程博衍想也沒想就說,「你現在不許一個人出門。」

    項西又翻了個身,撐起胳膊看著他:「那我自己做那個牛奶雞蛋。」

    「嗯。」程博衍點點頭,轉身回廚房了。

    項西在床上滾了一會兒,實在是睡不著了,只得坐起來下了床。

    程博衍已經吃完了雜豆粥,正準備出門上班。

    「哪兒也別去,中午我給你叫外賣,看清了再開門。」程博衍交待他。

    「沒那麼嚴重吧?」項西揉揉鼻子。

    「也許吧,但是就怕萬一,」程博衍說,「人現在好容易從老混混棲身毒販行列,制毒販毒大業還沒輝煌就讓人把老巢給端了,這一上火,誰知道能幹出點兒什麼來,防著點兒沒錯。」

    「嗯,」項西點點頭,「我不出去。」

    「有事兒打我電話,」程博衍換好衣服,在他淚痣上親了一下,「走了。」

    看著程博衍出門之後,項西在客廳里伸了個懶腰,按說現在應該去洗漱,但是他不想動,反正程博衍已經出門了也管不著他。

    一會兒再洗漱吧,他走到窗邊,趴窗台上往下看,沒過一會兒就看到程博衍從樓里走了出來,他嘿嘿笑了兩聲。

    要不是樓層太高,他挺想喊一聲的。

    程博衍低頭往車庫那邊走了兩步,停下了,接著就抬起了頭,往樓上看了過來。

    「哎?」項西一愣,趕緊伸胳膊出去用力揮了揮。

    程博衍也抬手揮了揮,這才轉身走了。

    項西又在窗台上趴了一會兒,以前他沒這麼看過這個小區,今天這麼一看,小區綠化還挺不錯的。

    程博衍家這棟樓正好在小區的小花園旁邊,能看到早起的老頭兒老太太們,慢跑的,打太極的,逗鳥的,拍手的,掛樹的,踢樹的,蹭樹的,撞樹的……

    項西看了半天才去洗漱了,然後準備大顯身手做一杯牛奶雞蛋。

    剛走進廚房他就愣了,案台上放著昨天的菠蘿杯,裡面有一大杯已經煮好了的牛奶雞蛋,旁邊還放著一盒曲奇餅和一張字條。

    我怕你把廚房燒了,所以還是我做吧。

    項西看著字條笑了好半天,拿著杯子和餅乾回了客廳,老實地坐到桌子旁邊開始吃。

    雖說不用上班,吃吃喝喝看看電視玩玩電腦很舒服,但要一整天都一個人待在屋裡,項西還是覺得有點兒無聊。

    他打開了程博衍的書櫃,想看看有沒有他能看懂的書,結果一眼看過去,上面兩排架子上就看見一堆念都念不明白的書名,骨,骨,骨,骨……

    「哎,有沒有小說啊?」項西皺皺眉,往下面幾排繼續找。

    還沒看清有沒有小說的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了臉衝下扣著的一個相框上。

    照片?誰的?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

    是照片,照片上是一個看上去十二三歲的小男孩兒。

    這是程博衍那個已經死了的弟弟。

    項西盯著照片看了很久,弟弟跟程博衍長得很像,不過看上去弟弟樣子挺調皮,沒程博衍那麼嚴肅,雖然程博衍的嚴肅正經只是表象……

    項西把相框扣著放回原處,從這一排書里抽出一本《小王子》,這本書名他一眼就看懂了,所以打算就看這本。

    看書之前他學著程博衍的樣子做了一番準備,摘了幾片薄荷葉洗了,泡了一杯薄荷茶,放在卧室的小桌邊,然後捧著書往小沙發里一靠。

    窗帘外透進一點陽光,蟬鳴鳥叫里透著夏天特有的懶洋洋。

    連炫邁鳥的叫聲都沒那麼煩人了。

    舒坦!

    難怪程博衍總在這兒看書,這個貪圖享受的傢伙!

    他翻開書,前幾頁他看了幾眼就有點兒發矇,字挺多,裡面還有很多外國名字,看起來無比費勁,他好一會兒才看明白,這不是故事內容,只是導讀。

    導讀1,他嘖了一聲,往後一翻,導讀2,再翻,導讀3……第四章都還不是故事。

    「什麼玩意兒!」項西有些不耐煩地小聲說。

    再翻,終於是故事了,還看到了很漂亮的插圖,項西挑了挑眉毛,不錯。

    他喝了口薄荷茶,低頭一個字一個字地小聲念著,慢慢看了下去。

    程博衍今天很忙,其實哪天都很忙,感覺今天特別忙大概是他想抽時間給項西打個電話,但一直都沒能把這點時間抽出來。

    中午請護士幫忙叫了個外賣給項西送過去之後,正想打個電話,又被主任抓到辦公室裡邊吃飯邊聊,等聊完出來又該接著上班了。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來診室的病人連著幾個都是老人,年紀大,理解力差,還有個老太太耳朵還不太好。

    給老太太耐心解釋她為什麼膝蓋疼的時候,程博衍聽到診室門口有人罵了一句:「什麼破醫生,看個病看這麼長時間都看不明白!」

    程博衍往門口看了一眼,一個手上亂七八糟纏著繃帶的年輕人正瞪著他:「這什麼時候能輪上啊,手疼死了!」

    程博衍笑了笑:「不好意思。」

    一個護士跑了過來,把這人勸到一邊去了。

    等到這人進診室的時候還一肚子火,一坐下就很不爽地說:「你們這麼大個醫院,多弄幾個醫生不行么?」

    「那也得有地兒弄啊,都高危職業了現在這些沒跑光就不錯了,」程博衍笑笑,「手傷了?」

    「手沒事兒,」這人瞪著他,「摔一跤腳扭了,幾天了都沒消腫。」

    「我看看,怎麼剛扭的時候沒來看?」程博衍彎腰順著腓骨往下一捋。

    「就想著扭一下也不是什麼大……」這人話說到一半嗷了一聲,「疼!」

    「估計是骨折了,」程博衍拿過檢查單,「拍個片看看,以後這種扭傷不要覺得沒事兒。」

    把這個病人處理完,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程博衍看了看外面,又問了護士一聲:「沒病人了啊?」

    「沒啦,」護士笑笑,「怎麼您還想看啊?」

    「餓死了。」程博衍笑著說,回診室里把衣服換了,拿出手機邊鎖門邊給項西撥了個電話。

    「下班啦?」項西很快接了電話。

    「嗯,我現在回去,」程博衍往外走著,「中午的飯好吃么?我讓同事幫訂的,也不知道是什麼飯。」

    「挺好的,排骨飯,很香,」項西說,「晚上吃什麼啊?」

    「一會兒咱倆上超市轉轉看買點兒什麼菜回去做吧,」程博衍說,「你等我。」

    回到樓下停車的時候,天已經有點兒擦黑了,程博衍嘆了口氣,這會兒去超市估計連打折菜都沒得搶了。

    鎖好車之後他快步往樓里走,走了兩步,餘光掃到了旁邊的石凳上坐著兩個人,旁邊還蹲著一個。

    程博衍皺了皺眉,沒往那邊看,這個時間,小區里的住戶不是在吃飯,就是吃完了飯出來散步,像這樣扎堆兒坐一塊兒愣著的很少見。

    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程博衍進了電梯,那幾個人沒有跟進來,他按下樓層按鈕,看著數字一個個跳著。

    雖然自己有過這樣的想法,平叔和二盤逼急了可能會魚死網破,但沒想到真會有人來,而且這麼快。

    到底是不是?

    電梯門打開,程博衍剛跨出去,旁邊房門就打開了,項西從屋裡竄了出來,有些著急地沖他招手:「快進屋,你來看!」

    程博衍進了屋,項西把他拉到窗邊,手指挑起窗帘一角:「下面有幾個人,下午就來了,但不是一直都在,隔一會兒就來了,過會兒又走了,再過會兒又來……」

    「我剛在樓下看到了,」程博衍說,「你怎麼下午不跟我說?」

    「你在上班啊,」項西看著他,「我怕我說了你給人看骨頭的時候出錯。」

    程博衍捏了捏他下巴,又往樓下看了看,那幾個人沒坐著了,正往小區大門那邊走過去:「這幾個人你認識嗎?是不是平叔和二盤的人?」

    「不認識,我還專門拿相機拉近了看了,我都不認識,」項西皺皺眉,「而且我感覺,這幾個長得也不像趙家窯的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