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5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59章字體大小: A+
     

    平時這個點兒項西差不多都已經睡著了,今天在ktv的時候還覺得挺困,但從宋一說了今兒晚上不用夜班之後,他就不困了。

    也不是不困,還是困,但腦子一直在轉著,困得都淚流滿面跪下就能擺攤賣身葬父了也還是睡不著。

    想的事兒挺多。

    想程博衍在他淚痣上輕輕那一舔。

    想程博衍說我很喜歡你。

    想程博衍說我喜歡這顆痣。

    想著自己說的那句我喜歡你。

    還想著程博衍洗澡時的水聲和自己尷尬緊張的感覺。

    現在程博衍就在隔壁的房間里,睡了嗎,還是在看書?

    項西翻了個身,在黑暗裡瞪著眼睛。

    又翻了個身。

    又翻。

    睡不著,但又不敢過去找程博衍。

    他想貼著程博衍,挨在他身邊,可以聞到他身上的檸檬味兒。

    他喜歡程博衍的手在他背上貼著,勾划著,喜歡程博衍在他耳朵上脖子上的親吻,也喜歡他濕軟的唇和舌尖……

    項西又翻了個身。

    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又該變身熱血青年了。

    可就算熱血了,有些事他卻還是……

    翻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困得眼淚都流無可流了,背都酸了,也沒有要睡著過去的意思。

    他摸過手機看了看時間,他已經在床上折騰了四十分鐘。

    「哎。」他坐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胳膊,又往前弓了弓,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背,然後穿上拖鞋輕手輕腳地走出了書房。

    客廳的燈已經關了,但意外的是程博衍卧室的燈居然還亮著,門縫下透出一條細細的光線。

    居然還沒睡?

    項西掂著腳走到卧室門前,抬手想敲門,但又沒敲下去。

    敲完門以後說什麼?

    我想跟你挨著?

    我想躺你邊兒上?

    我想摟著你?

    我想親一下你?

    我什麼也不想干就想跟你蹭來蹭去?

    正在想著該用什麼樣的開場白,屋裡突然有了聲響,程博衍的腳步聲往門這邊過來了。

    項西突然就有種做了賊即將被逮著的感覺,但回身跑回書房動靜也不小,時間上也不夠,肯定還會被程博衍發現。

    怎麼辦?

    就在程博衍拉開卧室門的一瞬間,他給自己換上了一個「哎這麼巧我正好經過你就開門了」的表情。

    「哎!」程博衍沒想到門口會站著人,一開門嚇得往回退了兩步。

    「啊!」項西也趕緊喊了一聲,「你怎麼突然出來了!」

    「你在這兒幹嘛?」程博衍看清是他以後愣了。

    「我……上廁所路過,」項西說,「你也上廁所么要不你先上。」

    「我不上,」程博衍看了他一眼,「你去吧。」

    項西看到了程博衍手上拿著紙巾,他有些不好意思:「你大的啊?那我先吧我很快就出來。」

    「……說了我不上。」程博衍有些無奈。

    「哦,」項西猶豫了一下,轉身往廁所那邊走過去,「你不大號拿紙幹嘛啊?擤鼻涕了?」

    「趕緊尿你的!」程博衍在後面用胳膊肘推了他一下。

    項西並不想上廁所,在馬桶前擺了個小便的姿勢等了一會兒,然後收了姿勢按了一下沖水,就出了廁所。

    程博衍接著進去了,關上了門。

    項西站在廁所外面沒走,想著是該回書房老實睡覺還是等程博衍出來。

    還沒琢磨明白,程博衍就出來了。

    「你是不是有事兒?」看他還站著沒回屋,程博衍問了一句。

    「沒事兒,我就是……就是吧……」項西想了想,「我就想……聊聊,跟你待一會兒。」

    「跟我待一會兒?」程博衍愣了愣,走到他跟前兒揉了揉他腦袋,「真沒事兒?」

    「真沒。」項西說。

    「那過來吧。」程博衍摟了摟他的肩。

    「嗯。」項西馬上點點頭。

    程博衍的確是還沒睡覺,檯燈開著,小茶几上放著翻開的書,床上的鋪蓋都還是疊好的。

    「你怎麼看書看這麼晚啊?」項西有些吃驚。

    「我沒在看……」程博衍說了一半又停下了,「睡不著就看一會兒。」

    「我想睡你床。」項西坐在床沿上說。

    程博衍笑了笑,順嘴接了一句:「我以為你想睡我呢……」

    這話一說出來他就後悔了,明知道現在項西敏感得很,自己還來了這麼一句,項西估計得蹦起來就逃回書房。

    「我……」項西卻並沒有像他預想的那樣,挺平靜地坐在床沿上低著頭,「現在還……不想睡你。」

    「……哦。」這回輪到程博衍說不上話了。

    「就,你懂我意思吧?」項西咬咬嘴唇,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我挺……不,是很……喜歡你,但是……」

    「懂,」程博衍笑了笑,「知道你意思。」

    「我就想挨著你待著……你看書吧,我就坐這兒。」項西看上去挺平靜,但說話的時候能看出緊張和略微的尷尬,畢竟現在進行的是關於「我現在還接受不了跟你上床」的討論。

    「不看了,」程博衍把書合上放回了書櫃里,從柜子里又拿了個枕頭出來扔給他,回手把檯燈關掉了,「你往裡點兒睡吧。」

    「我不是要睡覺,我就是……」項西抱著枕頭往床裡邊挪了挪。

    「聊聊,待一會兒,我知道,」程博衍上了床,往枕頭上一靠,「想聊什麼?」

    項西沒說話,把枕頭放好,也靠了上去,跟程博衍並排躺著,聞到程博衍身上的檸檬味道,整個人一下就放鬆了。

    「嗯?」程博衍見他沒說話,偏過頭看了看他。

    「不知道聊什麼,你這話問的,命題聊天兒我怎麼聊啊。」項西小聲說。

    程博衍笑了起來,抓著他的手一下下輕輕捏著:「你是不是睡不著啊。」

    「剛才是睡不著,」項西閉上眼睛,「不過現在又困了。」

    「跟我待一塊兒就犯困?」程博衍笑著問。

    「踏實就犯困。」項西笑笑。

    「那睡吧。」程博衍扯過小薄被搭在了他肚子上。

    「你以前不是說過,」項西拉了拉小薄被,往程博衍肚子上也搭了個被角,「你要敢睡我床你就死定了。」

    「這麼記仇,」程博衍輕輕笑了兩聲,「我又沒針對你,我媽都不隨便碰我床呢。」

    「那現在怎麼辦?」項西扭了兩下,還把腿抬起來晃了晃,「我現在就睡了,你打我么。」

    「當初也沒打你啊,」程博衍側過身面對著他,伸胳膊摟住了他,笑了笑,「你在我這兒怎麼折騰我也沒弄死你吧。」

    「你脾氣挺好的。」項西很舒服地攤平了,程博衍搭在他肚子上的胳膊讓他有些享受。

    「湊合吧,」程博衍靠近他,拉開他衣服領口,在他肩頭吻了一下,然後用唇來回輕蹭著,「主要是你每次認錯都很快。」

    項西沒有說話,肩上程博衍柔軟的唇,蹭到皮膚時細細的癢,還有說話時帶起的微微震動,像是被鬆軟的羊毛被子裹住了的。

    「我特別喜歡這樣。」項西閉著眼睛小聲說。

    「哪樣?」程博衍在他耳邊問,胳膊摟緊了他。

    「就這樣,你挨著我,我蹭著你,」項西笑笑,「我在大窪里的時候,總有一隻貓在門口牆上曬太陽,我就特想抱它,靠在它身上……」

    「它扛不住你。」程博衍說。

    「它根本不理我,」項西嘿嘿笑了幾聲,「就是喜歡那種感覺,毛絨絨的,特別親熱地擠在一塊兒,貓啊狗啊,小時候就喜歡,但我們那兒都是流浪貓狗,怕人,摸都不讓摸,就後來我撿了只狗,跟我還挺親的,讓摸……但是讓二盤吃了……」

    「你這麼沒安全感……」程博衍聲音很低地說,但很快又把話題帶了回去,「貓和狗啊?」

    「嗯。」項西應了一聲。

    「那我算貓還是算狗?」程博衍問。

    「狗吧,」項西轉過頭,鼻尖跟程博衍的鼻尖蹭了一下,「老狗。」

    程博衍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老狗就老狗吧,還以為你要說老色狼呢,老狗算不錯了。」

    項西笑了兩聲突然停了,借著窗帘縫裡透進來的月光瞪眼看了他半天。

    「其實你眼睛不怎麼大,瞪圓了也就這麼大,」程博衍用食指和拇指比了個圈伸到他眼前,「看,就這麼大。」

    「你剛才,」項西從他手指的圈裡看著他,「是不是……你用紙了……」

    「啊,」程博衍笑了笑,放下手,「是啊,你不讓碰,我不就得自力更生么。」

    程博衍這話說得特別坦然,就跟說你不做飯我就自己做一樣自然,但項西眼前卻猛地浮現出程博衍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呼吸急促地「自力更生」的場景……

    頓時有些燒得慌,他在程博衍的胳膊圈裡翻了個身,臉沖著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冒出來一句:「那你辛苦了。」

    程博衍笑了半天,胳膊收了收,摟著他的腰把他往自己杯里拽過去:「不辛苦,鍛煉這麼些年習慣了。」

    項西睡覺喜歡側身,但身後要有東西,碰著牆,頂著被子,塞著衣服,都行,就是不能空著,背後一空他就睡不踏實了。

    現在背後是程博衍,貼著的很緊,程博衍說話時胸腔的震動他都能感覺到,有點兒暈乎乎的。

    「你會不會……」項西閉著眼睛,抓著程博衍搭在他腰上的手,「覺得我矯情?按說吧,趙家窯長大的人,這事兒真不算什麼,主要是吧……你要是個女的我早……」

    「早睡我了?」程博衍笑著問。

    項西沒說話,想半天才嘖了一聲:「好像也不是……這麼說吧,就,甭管如果你是女的我想不想睡你,反正你現在是男的我就不敢。」

    「知道了,」程博衍在他身後笑著說,「又沒人逼你,這態度表的我明兒自己個兒擼都不好意思了。」

    項西轉過頭往後夠著想看著他,奈何角度不對看不見,程博衍撐起胳膊把臉放到他臉跟前兒:「想說什麼?」

    「我想看看你臉什麼色兒?」項西看著他,「你一天一回地擼啊?這個頻率有點兒太高了吧?」

    「喲你還知道擼管兒什麼頻率好啊?」程博衍挑了挑眉。

    「假瞎子那兒好多收來撿來的破書,有本什麼青少年還是什麼玩意兒的如何渡過青春期還是什麼……假瞎子給我念過,說一天一次多了。」項西說。

    程博衍笑著倒回枕頭上,半天都沒笑停下來:「青少年還是什麼玩意兒的,到底什麼玩意兒啊,青少狗么?」

    「不知道,」項西也倒回枕頭上,想想也樂了,「不是,我挺嚴肅地跟你說的呢,你笑成這樣是不是鄙視我們文盲啊?」

    「你現在不是文盲了,」程博衍在他脖子上親了一下,「你都能陪爸爸逛超市了。」

    「您這臉被許主任用擀麵杖壓過吧。」項西嘆了口氣。

    「我沒一天一次,」程博衍笑著,「我那個明兒是指代下一次。」

    「行吧,」項西小聲說,「那你下次隔多久啊?」

    「那要看我想你想得受不了是什麼時候。」程博衍的手指挑開他的衣服,在他肚皮上勾勾劃劃著。

    「哦。」項西應了一聲,想想又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

    「別琢磨這個了,我又不會怎麼著你,」程博衍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等你哪天哭著喊著求我睡你的時候再說吧。」

    「滾蛋誰哭著喊著睡你了。」項西說。

    「是啊,你是沒哭著喊著睡我,是你哭著喊著求我睡你。」程博衍說。

    「……晚安。」項西覺得自己大概是困了。

    「睡吧,明兒早上我叫你起床,」程博衍笑笑,「晚安。」

    項西的呼吸很明顯地慢慢放緩,沒幾分鐘就睡著了,程博衍閉著眼睛,感慨了一下年輕就是好,倒頭就著。

    感慨完大概也就兩分鐘,他也睡著了。

    不過這一夜睡得並不踏實,程博衍長這麼大,從來都是一個人睡,小時候程博予哭鬧著想跟他一塊兒睡他都沒答應。

    項西睡覺挺老實,不亂動,呼吸也很輕,基本上睡著了就沒什麼存在感,但自己始終是知道有一個人在旁邊。

    一個人睡了快30年,突然現在身邊多了一個人,他怎麼都有點兒不習慣,半夜裡項西翻個身,他都知道。

    後半夜實在是困得厲害,他才總算是睡實了。

    一直到對面潑潑們迎著清里第一撮陽光開始狂吠不止,他才醒了過來。

    他想抬胳膊伸個懶腰,發現左胳膊動不了,轉頭看過去,項西趴床上抱著他左胳膊正睡得香,他打了個呵欠,抬起一條胳膊伸了個懶腰。

    把胳膊從項西懷裡抽出來的時候他很小心,這個點兒還沒到正常起床時間,

    項西的睡相挺好,以前項西住書房的時候他沒注意過,今天離得近看得挺清楚,臉上也挺乾淨,沒有糊一臉口水印子……

    他伸手在項西眉毛上輕輕摸了摸,又在他眼角的淚痣上點了一下,這才起身下了床。

    既然起早了,就做點兒粥吃早點……不過雜豆粥真是挺難吃的……

    洗了個澡,程博衍還是決定去樓下買點早餐上來吃,時間有多,還是不要吃雜豆粥了。

    他進卧室看了一眼,項西換了個姿勢,還是睡得昏天黑地的,衣服掀開了,露出一截肚皮。

    屋裡空調還開著,程博衍過去扯過被角搭到他肚皮上,轉身出去了。

    小區門口就有早點攤,包子油條玉米豆漿麵包牛奶挺齊全的,但程博衍都沒胃口,天熱的時候看著什麼都沒食慾。

    最後一直遛達到了另一條街的一家新開的港式茶樓。

    挑好吃的,打好包,程博衍拎著幾個餐盒剛走出茶樓沒幾步,手機就響了。

    他騰出手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項西。

    「喂?你起了?」他接起電話。

    「你去上班了嗎?」項西的聲音里透著驚訝。

    「沒啊,」程博衍笑笑,「我出來買早點,時間還早就沒叫你。」

    「哦,」項西估計是剛醒,說話還帶著鼻音,「嚇死我了。」

    「我上班去了你就自己收拾好回超市唄,」程博衍說,「這也能嚇死你,膽兒有沒有雜豆粥里一顆綠豆大啊?」

    「你別趁人沒睡醒說不過你你就拚命擠對,」項西嘖嘖兩聲,「哎,你要不要聽我尿尿的聲兒。」

    「不聽,」程博衍笑笑,「不過你最好認真尿,讓我發現你尿外頭了你就死定了。」

    「你買好早點了嗎?」項西問,「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起太早了,我怎麼覺得好餓啊。」

    「買好了,馬上就回去了,」程博衍看看時間,「你怎麼不多會兒。」

    「哎喲怎麼多睡啊,你對面樓那幾個吃了炫邁的鳥,我以前睡書房還真沒覺得它們幾個吵,今天算是領教了,」項西很鬱悶地說,「我要不是考慮你的鄰里關係我早拿葯給丫幾個都灌啞了。」

    「要不你再去書房睡會兒,我大概十來分鐘能遛達回去,」程博衍說,「我到家了叫你起來。」

    「我試試吧。」項西嘆了口氣。

    程博衍掛了電話,加快步子往回走。

    到家門口的時候都有點兒出汗了,他掏出鑰匙,動作很輕地打開了房門。

    客廳里的電視居然是開著的,項西沒有去書房睡覺,而是站在沙發前,瞪著電視,他進屋了項西都沒有往他這邊看。

    「看什麼呢?」程博衍換了鞋,把餐盒放下,搓著手走到他身邊。

    「目前被燒傷的傷者已經被送往醫院,現場目前沒有發現別的……」電視里的聲音傳來。

    程博衍愣了愣,轉過頭看著電視,昨天晚上的火災?

    「是不是送你們醫院了?」項西突然抓住程博衍的胳膊,「會不會是送到你們醫院?」

    「要看在哪兒,」程博衍被項西的反應弄愣了,「怎麼了啊?」

    「趙家窯,就在趙家窯。」項西瞪著他,嘴唇有些發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