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5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57章字體大小: A+
     

    項西雖然已經把牛奶咽下去了,但還是被嗆了一口,努力控制著沒有咳得太瘋狂。

    「還有點兒時間,去商場轉轉?」程博衍笑著看看他。

    「去商場幹嘛?」項西用手背抹抹嘴,「你一般不就去超市買個菜么?」

    程博衍沒說話,又往他手上看了一眼,他嘆了口氣,扯過一張濕紙巾擦了擦手,程博衍這才繼續說下去:「我買衣服,你給參謀一下。」

    「你還買啊?」項西瞪了瞪眼睛,「你那一柜子衣穿得過來么?你天天白袍加身的裡面穿個背心也沒人知道啊,還買?」

    「看看唄,」程博衍笑笑,「現在去飯店太早了啊。」

    「那……行吧。」項西點了點頭。

    商場離吃飯的地兒不遠,就隔著一條街,不過這片是夜生活的主戰場,這個時間商場的停車場已經差不多全滿了,他倆排了一會兒隊才停上了車。

    程博衍帶著項西直奔四樓男裝,轉了一圈之後項西皺了皺眉:「你不如過兩天有空了去批發市場呢。」

    「怎麼了?」程博衍拿起一件t恤看著。

    「這標價標得也太隨心所欲了,」項西看了看他手上這件衣的價簽,「破t恤二百多,心臟病夠犯八回了,這還算便宜的……我身上這件才三十。」

    「質量不一樣,」程博衍隨手把衣服往他身上比了一下,「買一件頂你那個十件了。」

    「幹嘛!」項西往後退了一步,瞪著他,「我不要。」

    「沒問你要不要。」程博衍又拿起另一件看著。

    「我有衣服,夠穿呢,我上班都制服啊,」項西已經明白程博衍的目的,有點兒著急,主要是心疼錢,「下班了我又不出門。」

    「我這一個夏天就看你這兩件衣服都看煩了,」程博衍拿了兩件t恤,又往褲子那邊走過去,「我覺得這家衣服還不錯,都在這兒買了吧。」

    導購看到了程博衍手上的衣服,走了過來,準備給介紹褲子。

    「你別過來!」項西趕緊一攔,「別過來!」

    「您隨意挑。」導購停了腳步,笑著說了一句。

    「這樣的喜歡嗎?」程博衍拿了條破洞牛仔褲問他,「別啰嗦了,好容易有時間逛逛。」

    項西看著他手裡的褲子沒有說話。

    「我就是想給你買兩件衣服,」程博衍小聲說,「也不是天天買,你穿衣服挺費的你不知道么?」

    「嗯?」項西愣了愣。

    「袖子都毛邊兒了你沒看到么?」程博衍扯了扯他袖子,「我就想買兩件質量好的,經得住你穿。」

    項西看了看自己衣服的袖子,還真是,不光是毛邊兒,還有點兒破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洗衣服的時候太狠了。

    不過以前這種細節他從來沒在意過,有錢就買一件,沒錢就一直穿著,要不就是喜歡的衣服穿出洞了也還在穿。

    再看看程博衍身上無論是正式還是休閑永遠一絲不苟乾淨清爽的打扮,他猶豫了一下:「真買啊?」

    「嗯,就一條褲子,兩件t恤,怎麼樣?」程博衍問。

    「那……」項西看著褲子,拿起了旁邊的另一款牛仔褲,「這個吧,我不喜歡破洞的。」

    「我以為你喜歡這樣的呢,」程博衍放下手裡那條,「你以前打扮不是挺……還鉚釘靴子呢,那麼酷。」

    「你還記得呢,那靴子才六十塊……現在不喜歡了,」項西笑笑,是的,不喜歡了,他現在就想乾淨整潔,規規矩矩,就像程博衍那樣,「我不要破洞的。」

    「那就這條,」程博衍把他挑的那條拿過來看了看,「去試一下,這碼你應該能穿。」

    「你怎麼知……」項西話說了一半就閉嘴了,拿了褲子轉身就往試衣間走。

    程博衍還是迅速地強行回答了他:「因為我看過。」

    項西回頭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程博衍靠著貨架笑了半天。

    褲子很合適,程博衍看得還挺準的,項西站在鏡子跟前兒瞅著。

    「腰合適嗎?」導購在一邊問,又蹲下給他拉了拉褲腳,「這褲子很顯腿型,穿這款很好看,而且褲邊也不用改了,正好,你腿真長啊。」

    項西沒說話,突然有點兒小得意。

    這才是大長腿呢!

    導購走開了去開票的時候,他把腿往程博衍面前一伸:「長么?」

    「長,」程博衍一邊掏出錢包一邊點點頭,「讓摸嗎?」

    「有病吧你!」項西趕緊回頭看了一眼導購。

    程博衍去交了錢回來,項西還穿著那條新褲子,還把新t恤也穿上了,他問了一句:「直接穿著了?」

    「嗯,」項西點點頭,又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你是不是怕一會兒我給你丟人啊?」

    「不是,」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我從來沒想過這個,你覺得自己丟人的時候我也沒想過。」

    項西笑了笑,他覺得程博衍說的是實話,所以當初他才會當著自己朋友的面那麼坦然地說出沙縣兩個字。

    這種自信是骨子裡的,他看著正等著導購把衣服裝好的程博衍,程博衍就是那種拿著五十塊的2g手機也能自信地玩自拍的人。

    他突然覺得有點兒驕傲。

    這次吃飯沒有上回生日時的人多,四五個人,那個挺漂亮的肖朗也沒在,不過陳胖倒是一副很熟悉樣子,見了項西就一揮手:「小項!來了啊!」

    「聽著怎麼這麼彆扭呢?」宋一靠在椅子上正玩手機,「小象來了啊,你爸爸大象來了沒?」

    「來了。」程博衍接了一句。

    幾個人頓時樂了,笑成一片,項西跟著嘿嘿笑了兩聲,程博衍這人果然有病!

    「看到沒,」宋一用胳膊肘碰了碰旁邊的林赫,「我早說過,丫臉的面積甩咱半個體育場。」

    飯是陳胖請客,說是從前陣的動蕩中緩過勁來了,要慶祝一下。

    項西已經沒有了上回吃飯時那種不自在,依然是話不多地聽著他們聊天兒,時不時跟著樂一會兒。

    雖然很多話題他插不上嘴,可心情不錯,有一種舒服的安穩,不知不覺就把肚子給撐了。

    「一會唱歌算宋一的,房間訂好了,」林赫敲了敲杯子,「什麼時候轉戰過去?」

    「現在就行啊,」陳胖說,「你們吃飽了沒?沒吃飽再點倆菜?」

    「我到頂了。」林赫說。

    大家紛紛表示吃飽了,陳胖又看著項西:「小項吃飽沒?你年紀最小,還長身體呢要吃飽,不要跟他們似的保持身材。」

    「飽了,」項西看著陳胖的圓臉,突然有點兒想笑,「很飽。」

    「別聽陳大哥的,」宋一說,伸手在陳胖肚子拍了拍,「他就是一直長身體沒停過呢,都長成這樣了還是一位少年。」

    從飯店出來,別的喝了酒的人都坐林赫的車先奔赴k歌戰場,程博衍帶著項西去取車。

    「怎麼樣,有沒有不自在?」程博衍進了停車場之後把胳膊搭到了項西肩上。

    「挺好,」項西笑笑,「吃撐了。」

    「我摸摸肚子,」程博衍笑著說,伸手在他肚子上摸了摸,「挺平的啊。」

    項西把肚子一鼓:「吃撐了。」

    「哎喲嚇我一跳,」程博衍又摸了摸,「收放自如啊。」

    「就跟你臉皮似的,」項西說,「爸爸。」

    「這麼記仇?」程博衍樂了。

    「不記仇,扛不住您便宜沒完沒了占啊。」項西嘖了一聲。

    「還想佔大的呢。」程博衍偏過頭,在他耳朵尖上親了一下。

    這貼著耳朵的低語和耳朵尖上柔軟的輕觸帶來一陣顫慄,項西差點兒踉蹌一步,走到車邊了都沒怎麼回過神來。

    「想什麼呢?」程博衍看著他。

    「沒。」項西背靠著車門搖搖頭,程博衍離得很近,他能感覺到程博衍身上的熱度。

    「我……」程博衍往他面前湊了湊,「算了。」

    「什麼算了?」項西問得有些艱難,程博衍的呼吸已經撲到他臉上,身上好聞的檸檬味兒也已經包裹了過來,他突然有些期待程博衍柔軟濕潤的唇。

    「不打報告了。」程博衍說,手摸到他腰上,順著腰往後一滑,摟住了他,唇壓了過來。

    項西的呼吸頓了頓,但程博衍的舌尖在他唇上輕輕一點,從齒間探進他嘴裡時,他沒有哪怕一瞬間地猶豫,就那麼自然而然又滿懷期待地迎了上去。

    程博衍的手在他背上撫過,滾燙的溫度從掌心直接穿過身體,讓他抬手用力勾住了程博衍的脖子,舌尖纏攪糾結……

    這個吻的時間有點兒短,程博衍鬆開他的唇時,項西跟過去在他唇上又舔了兩下。

    「項西,」程博衍還是摟著他,吻落在了他耳垂上,帶著有些粗重的喘息一路吻到了他脖子上,「我很喜歡你。」

    項西的身體輕輕顫了一下,程博衍吻了吻他肩窩,在他耳邊輕聲說:「更重的我不敢隨便說,我怕嚇著你,但再不說點兒什麼我受不了了……」

    項西沒有說話,只是睜開了眼睛,看著頭頂前方的燈,感覺整個人都有些眩暈。

    程博衍的唇在他鎖骨上停頓,又往上掠起,脖子,下巴,唇,最後落在了他眼角的淚痣上:「我喜歡這顆痣。」

    「我……」項西張了張嘴,不知道自己想要說什麼。

    正在把四散逃散的思維扯回來的時候,他感覺到眼角帶著濕潤地微微一熱,整個人都靠在了車門上,差點兒直接跪了下去。

    程博衍在他的淚痣上輕輕舔了一下。

    之後程博衍還說了什麼,他們有沒有默默四目對望,項西都不記得了。

    「是不是有點兒熱?」程博衍這句話終於把他從眯瞪中拉了回來,感覺到自己身上已經全是汗。

    「不是有點兒,」項西背過手摸了摸自己後背,「熱得我跟個噴泉似的了。」

    「上車,我也熱一身汗。」程博衍拉開了車門,把他推上了車。

    車裡的空調打開了之後,項西才長長地舒了口氣,把空調出風口的小扇葉都調過來對著自己,靠在椅背上不想動了。

    「不能這麼吹。」程博衍發動車子,把小扇葉撥到了一邊。

    「熱。」項西又撥了一下,對著自己。

    「熱就脫了。」程博衍又伸手給撥開了。

    「脫了也得對著吹。」項西又想伸手,被程博衍一巴掌拍在了手背上。

    「那你先脫。」程博衍看著他。

    「想得美。」項西說,靠著椅背突然笑了起來,半天都沒停下來。

    一直笑到停車場出口都還沒停。

    「師傅勞駕問一下,」程博衍放下車窗,一邊遞過停車卡和錢一邊問收費員,「您知道離得最近的藥店在哪兒么?」

    「出去往北過一個路口就有個大藥店了。」收費員說。

    「謝謝。」程博衍關上車窗把車開了出去。

    項西終於停下了笑,轉過頭:「你不舒服啊?」

    「沒,給你買,」程博衍看了他一眼,「喲,不笑了啊?」

    項西愣了愣,莫名其妙地又開始笑。

    「我剛是不是親你笑穴上了?」程博衍伸手在他腦門兒上彈了一下。

    「不知道,」項西邊樂邊說,「我不知道我怎麼了,大夫快救救我。」

    「傻病沒得救,」程博衍嘆了口氣,「埋了吧。」

    項西,我很喜歡你。

    我喜歡這顆痣。

    我很喜歡你。

    喜歡這顆痣。

    很喜歡你。

    很喜歡你。

    喜歡你。

    喜歡。

    項西閉著眼睛,側著腦袋靠在車窗上,任由自己腦袋在玻璃上一下下地磕著,他一點兒感覺都沒有,滿腦子裡想的都是程博衍之前說的話。

    那些帶著低喘在他耳邊輕輕說出來的話。

    現在想起來都會覺得身上像過電一樣地酥|癢酸麻。

    平靜不下來。

    ……

    而且似乎還有些意外發生。

    不,是有些意外居然還沒過去。

    項西睜開一隻眼睛,先往自己褲襠那兒瞅了瞅,又悄悄瞟了程博衍一眼。

    程博衍正看著前方開著車,沒有注意到他的動靜。

    他動作很慢地把手放下去扯了扯褲子。

    正揪著褲子想扯第二下的時候,程博衍突然開口:「硬了啊?」

    項西被嚇了一跳,手猛地一拌,再一聽這話,又不好意思又惱火的感覺一下涌了上來,他忍不住往腿上拍了一巴掌:「能不嚇人么!嚇得我差點兒拽著蛋!」

    「你可以光明正大地扯褲子,」程博衍笑了起來,又伸手在自己褲子上扯了一下,「就這樣。」

    「沒你那麼不要臉!」項西說。

    「硬了扯一下褲子有什麼不要臉的,我又沒扯別人的,」程博衍還是看著前方的路,又小聲嘀咕了一句,「喲,藥店開過了啊,不知道有沒有治不要臉的葯……」

    項西轉開了頭,有點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當初真沒看出來程博衍是這麼個神經病。

    穿著白大褂,一臉正氣,永遠都帶著禮貌的微笑,一舉一動都透著教養,結果就是這麼個玩意兒……

    項西胡思亂想了半天,襠里的熱血旗幟才終於放倒了。

    他鬆了口氣,看了看程博衍,沒忍住問了一句:「你剛硬了嗎?」

    「下回你自己摸摸就知道了。」程博衍說。

    「你還能不能聊天兒了啊!」項西在椅子上差點兒蹦起來,吼了一聲。

    「哎喲嚇死我了……硬了啊,」程博衍笑了,「這還用問么,這都沒硬是有毛病吧。」

    「哦。」項西收了聲音,眼睛沒好意思再往程博衍那邊看,盯著車窗外面。

    「一會兒跟我唱夫妻雙雙把家還嗎?」程博衍在ktv外面停車的時候問他。

    「不唱,」項西推開車門跳了下去,「你自己唱洪湖水浪打浪吧。」

    「這麼不給面子,」程博衍笑著也下了車,「那你自己唱夫妻雙雙把家還?」

    「我……」項西被他繞樂了,笑著看著他,「我就挺想知道的,你就跟我這樣,還是平時都這樣啊?」

    「哪樣?」程博衍摟著他的肩往包廂走。

    「就跟神經病一樣。」項西說,在他手指尖上輕輕捏了一下。

    「就跟你才這樣,」程博衍笑笑,「跟你在一塊兒我放鬆,不會綳著。」

    「那你在許主任跟前兒這樣嗎?」項西又問,一想到威嚴的許主任,他就有點兒不能想像。

    「當然不這樣,」程博衍想了想,「不一樣的放鬆。」

    「明白了,」項西點點頭,「在家是正常放鬆,在我跟前兒不叫放鬆,叫現原形。」

    包廂里人都已經唱上了,還在門外就聽見了林赫在吼:「你是風兒我是沙——」

    然後是宋一的聲音:「我不瘋啊你最傻——」

    項西一聽就開始笑了,倆人都沒在調上,跟調離著十萬大山。

    「來了啊!」林赫看到他倆進來,拿著話筒,「以為你倆又找地兒自己浪去了呢!」

    「你倆繼續。」程博衍沖他揮揮手,拉著項西坐到了沙發上。

    項西剛一坐下,程博衍的手就伸到了他背後,摸到了他衣服里。

    屋裡燈光暗,這個動作沒讓項西嚇著,不過他還是轉頭看了程博衍一眼。

    「怎麼?」程博衍的手指在他后腰上勾了勾。

    「沒,」項西笑了,「癢。」

    「博衍唱嗎?」宋一唱完一首跑調歌之後沖他倆這邊喊了一聲,「項西?」

    「我一會兒的,」程博衍笑笑,雙轉過臉問項西,「你唱嗎?」

    「唱吧,」項西想了想,「洪湖水浪打浪。」

    「什麼?」宋一沒聽清,提高聲音問。

    「洪湖水浪啊浪,」林赫說一本正經地給他解釋,「浪啊浪,肯定是唱給博衍的。」

    屋裡幾個人全樂了,笑成一片。

    「你還真打擊報復啊?」程博衍笑著問。

    「算了,」項西站了起來,走到宋一旁邊看著點歌器,「來首老點兒的吧。」

    「唱給我們這些老頭兒聽么?」林赫拉長聲音嘆了口氣,「自打有項西之後,我覺得咱幾個年齡噌噌地往上蹦字兒,拉都拉不住啊。」

    「嗯,」項西笑著點點頭,「宋哥幫我點吧。」

    「哪首?」宋一問。

    「喜歡你。」項西說。

    宋一挑了挑眉毛,笑著往程博衍那邊看了一眼。

    項西也回過頭。

    「唱。」程博衍往沙發里一靠,嘴角勾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