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5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56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進浴室去洗澡的時候,順手在項西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走了兩步又退回來掐了一把。

    項西拿了洗好的杯子正要出去,被他在屁股上這一掐嚇得吼了一聲:「幹嘛你!」

    「你剛拍我屁股了。」程博衍一本正經地邊說邊往浴室走。

    「那我也沒掐你屁股啊,你掐我幹嘛!」項西摸著屁股喊。

    「那你掐回來唄,」程博衍站在浴室門口,一抬手脫掉了身上的t恤,沒等項西反應過來,他又一把扯下了運動褲,只穿著內褲背對著他轉過頭,「掐嗎?」

    「不要臉的老東西!」項西愣了愣,罵了一句跑回了客廳。

    聽到程博衍關上浴室門的聲音,他才鬆了口氣,坐到了沙發上。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挺喜歡程博衍的,雖然不清楚這種喜歡到底算怎麼回事,但他並不抗拒程博衍對他有親昵的舉動……不僅不抗拒,他還挺喜歡的,很舒服,跟程博衍摟著抱著,蹭來蹭去的,每次觸碰到都會覺得舒服。

    當然,有時候還會忍不住那什麼……想要消耗一下。

    但冷不丁看到程博衍幾乎全果的身體時,他還是會受驚了似的逃開,而每次想到小片片里他掃到的幾眼時,他更是覺得汗毛都會被嚇得立正。

    這個老流氓!

    程博衍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項西坐在電腦前,把相機里的照片都存到了電腦里,正一張張看著。

    他之前存過來的照片,程博衍都按日期給每張照片重新弄了名字,還細分了街景風景室內什麼的幾個文件夾。

    「你新存的就擱外面,我弄好了幫你分進去。」程博衍擦著頭髮。

    「多麻煩啊。」項西小聲說。

    「不麻煩,亂七八糟一堆我看著難受,」程博衍走到他身邊,「照片越拍越好了,整理好了以後可以按時間看看自己是怎麼一點點越拍越好的,多有意思。」

    項西抬頭看著程博衍笑了笑。

    程博衍背對著客廳的吊燈,燈光從他頭頂後方灑過來,光線染亮了髮絲,帶著細小的光暈。

    項西一把抓過相機,舉起來對著程博衍:「別動。」

    程博衍笑了笑,站著沒動。

    項西連著拍了幾張,才低頭一張張檢查著。

    「拍成什麼樣了?」程博衍湊過來問。

    「這張好,」項西挑出了滿意的一張,給程博衍看了看,「你笑得真好看。」

    「這張叫什麼?」程博衍笑著,「天神一般的帥哥,隱約的笑容,我看到光?」

    「不,」項西放下相機看了他一眼,「觀音菩薩。」

    看完照片,項西看了看電腦右下角的時間,不早了,他應該回超市了,但他卻坐著沒動,看著程博衍坐在沙發上吹頭髮。

    「看半天了,」程博衍看了他一眼,關掉吹風筒往他這邊遞了遞,「幫我吹?」

    「好,」項西站起來走了過去,他只在理髮店做他的莫西干時吹過頭髮,吹風筒他沒有,也沒用過,打理莫西乾的時候也只是用手抓起來噴點髮膠,他接過吹風筒,「我玩玩。」

    「溫度和風都開大檔就行,」程博衍說,「不用管型。」

    程博衍的頭髮和他的差不多,都挺硬的,幹了不會趴在腦袋上,隨便吹吹就可以。

    項西開了大風,對著程博衍的腦袋吹了過去。

    剛吹了沒有一秒,程博衍猛地往前一躲:「哎。」

    「怎麼了?」項西問。

    「燙死我了,你沒聞到糊味兒么?」程博衍搓搓頭髮,「離遠點兒。」

    「哦,」項西把吹風筒舉遠了吹著,又嘆了口氣,「做菜菜類,做巧克力巧克力糊,吹個頭居然頭髮也糊,我算不算是背著糊糊詛咒的男人。」

    「你還背著做飯鍋碎的詛咒呢。」程博衍說。

    項西對著他後腦勺樂了半天。

    吹完頭髮,程博衍轉過頭,頂著一腦袋豎著的頭髮看著他:「你要回超市嗎?」

    「嗯,要回,值班呢,」項西又開始笑,「你頭髮怎麼這樣,拿大頂呢。」

    「你再給我立著吹一會兒唄,明天都躺不下去,」程博衍站了起來,「我送你回去吧。」

    「我坐公車。」項西揉揉鼻子。

    「這個點兒沒車了,」程博衍進卧室換了衣服出來,一摟他肩膀,「走吧。」

    「我一身汗沒洗澡呢。」項西說。

    「我回來再洗一個。」程博衍沒鬆手。

    「背著浴缸的潔癖之王……」項西嘖了一聲。

    時間雖然不早了,但大夏天的,街上的夜生活才剛開始,路兩邊高高低低的霓虹燈閃爍著,音樂聲時不時地飄過。

    項西靠著車窗往外看著,他已經很久沒有走在這樣的街道上了。

    以前無數個夜晚,他和饅頭兩個人,走在燈光下的陰影里,有時候是無所事事地閑逛,有時候是找活兒。

    這種燈光閃爍和人聲嘈雜的環境,他有種下意識地害怕。

    曾經狠狠包圍著他的那種人飄著,心也飄著,活著就是飄著,腳永遠踩不到實處的驚恐。

    他低下頭,跺了跺腳,不再往外看。

    「要聊聊饅頭嗎?」程博衍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項西手指輕輕抖了一下,嘆了口氣,過了一會兒才開口:「饅頭到超市來找過我,只呆了幾分鐘就走了,來道別的。」

    「去超市找你了?」程博衍油門鬆了松,看了他一眼。

    「嗯,」項西也看了他一眼,程博衍這句話能聽出跟自己完全不同的重點,但卻讓他很輕鬆地感受到了關切,心裡熱乎乎地一軟,笑了笑,「他悄悄來的,沒有人跟著他。」

    「來道別?他要去哪兒?」程博衍這才回到了項西的重點上。

    「不知道啊,」項西皺著眉,「他不說,我總覺得會出事。」

    項西把自己的想法都說了,想幫但沒能力幫,也怕給程博衍帶來麻煩,關鍵是饅頭明顯不打算讓他伸手。

    「我也知道這事兒就只能這樣,就是心裡總有點兒不舒服,」項西輕聲說,「也怕他真出什麼事兒。」

    程博衍沒說話,沉默地開著車,車快開到超市的時候,他才說了一句:「報警吧。」

    「報警?」項西嚇了一跳,猛地直起身瞪著他。

    「不是那種報警,」程博衍騰出手來在他肩上按了按,「他不是被拐的嗎,那天雖然沒查到,但如果他父母報了案,應該會有記錄,我們報個警,也許能幫他找到家。」

    項西沒有說話,他對警察深深的恐懼讓他對程博衍的話沒有辦法給出回應。

    「我去報警,」程博衍說,「雖然不一定管用,但起碼我們這邊能有個記錄,如果能聯繫上他父母,家裡能過來找,也許能幫到他。」

    只有一個名字,一個被拐時的年齡,一個南方城市,憑這些要找到饅頭的家人,項西根本不敢去想成功的機率是多少。

    「可能找到嗎?」他問。

    「希望不大,」程博衍實話實說,「但總比什麼也沒做強,而且這是現在你唯一能做的事。」

    「唯一嗎?」項西輕輕嘆了口氣。

    「項西,你沒做錯什麼,」程博衍把車拐上一條小路,停在了路邊,「當然,除了這個,你還能做一件事,就是好好走你的路。」

    項西偏過頭看著他。

    「站得穩,站得實,能做的事才更多,就這麼簡單,」程博衍說,「饅頭讓你好好的,那你就好好的,我們說點兒虛的吧,你不僅要看到光,還要變成光,你讓饅頭看看,總歸還是有人可以從那個破地方出來然後好好走下去的,你不僅要看到,你自己也可以是光,你也可以站在那裡……」

    程博衍說到一半有些猶豫,似乎是在想詞兒,想了半天才繼續說:「站在那裡……變成……變成一個……路燈?」

    項西本來聽得很感動,他沒想到程博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正等著程博衍給他一個高級的定位,沒想到程博衍最後給他來了個路燈。

    他一下沒繃住,笑得腦袋都磕到了車窗上:「哎喲我真是看到了開頭沒想到結尾……」

    「不好意思,肉麻大發了一下沒續上,」程博衍也笑了,「我就說這麼個理。」

    「我明白,」項西笑了一會兒慢慢停下了,看著程博衍,「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你說的我都懂,也會這麼去做,我只是……想聽你說,你說過了,我才踏實。」

    「小敷衍牌壓路機,」程博衍重新發動車子,往超市開過去,「保證壓得你結結實實穩穩噹噹。」

    程博衍是什麼時候去報的警,項西不知道,程博衍沒再跟他提過。

    不過程博衍答應了去做的事,他很放心,所以他也沒有問,當然,也有些不敢問,一是怕警察,二是怕人家不管。

    周六很快就到了,周末人比較多,雖然他只上半天班,也還是挺累的,但隨便吃了點兒東西之後他就興沖沖地擠上了去陸老頭兒家的公車。

    今天是第一次正式跟著陸老頭兒學茶,老頭兒讓他下午過去,帶他看看茶室。

    程博衍頭一天拿了個手串過來給他,說是讓他帶給老頭兒。

    項西帶上了,也不知道手串是什麼材質,摸著像木頭的,程博衍說不貴,就是個心意。

    陸老頭兒看到手串的時候沒有拒絕,只是笑著拍了拍他的肩,然後領著他出了門:「走吧,跟我去茶室。」

    陸老頭兒自己的茶室不在家裡,在茶研所後面的山邊,因為距離不太遠,陸老頭兒是帶著他走過去的。

    項西一路跟著東張西望的,這邊環境很好,鬧中取靜,旁邊有山有水的,路兩邊的樹都冠都沒有太修剪,像個頂子似的把路都遮上了,大夏天兒地走在路上也不覺得熱。

    陸老頭兒的茶室從外面看也很普通,就旁邊農民自己建的普通三層小樓的頂樓,下面農民自己住著,上面這層租給了陸老頭兒。

    「風景挺好的,」陸老頭兒帶著他往上走,「主要是清靜。」

    「您喝茶都上這兒來嗎?」項西問。

    「喝茶哪兒都能喝,」陸老頭兒說,「來這兒是靜心,學東西也要靜心,還是講究個環境影響的。」

    跟陸老頭兒家裡不同,這個茶室雖然也不是太講究,但還是稍微布置過的,一張原木的大茶桌上放著茶具,旁邊的木架上還有各種茶具和茶葉,靠窗那邊居然還很隨意地放著一張琴。

    窗口外面能看到一個木頭欄杆的陽台,對著的是山,項西走過去看了看:「山上種的是茶?」

    「嗯,」陸老頭兒走過來,「這就是座小茶山。」

    項西沒說話,在窗邊站著看了很久,窗外陽光很好,山上一排排整齊排列著綠色的茶樹,偶爾一兩聲鳥叫。

    這種午後陽光里的寧靜,讓人瞬間就有了一種舒展開來了的愜意。

    「您還彈琴?」項西看了看旁邊放著的琴。

    「我不彈,」陸老頭兒笑笑,「這是我徒弟的,你應該聽過他彈琴。」

    「是那天在雲水凡心彈琴的那個?」項西想起了那天在陸老頭旁邊穿著白色褂子彈琴的男人。

    「對,」陸老頭兒在琴上扒拉了兩下,「我燒點兒水,然後咱們邊喝邊聊。」

    「聽著像是要喝酒,再來盤毛豆,」項西笑著說,從包里掏出了相機,站在窗口對著外面的茶山,「師父,一會兒我給你拍張照片行嗎?」

    「行啊,」陸老頭兒說,「你還喜歡拍照片?」

    「瞎玩呢,」項西拍了兩張,回過頭笑笑,「我……沒怎麼上過學,寫東西我寫不來,有點兒什麼想法,就拍張照片,方便。」

    「挺好,」陸老頭兒對於他沒怎麼上過學並沒有吃驚和好奇,「人只要願意看,願意聽,願意想,就挺好。」

    水燒好之後,陸老頭兒拿出了茶葉,坐到茶桌邊:「嘗嘗今年茶研所的新茶吧,就這山上種出來的。」

    「好。」項西放好相機,坐到了他對面。

    陸老頭兒沒有給他講泡茶的程序,只是慢條斯理地開始擺弄面前的茶具,取出茶葉,洗茶泡茶。

    項西安靜地看著。

    「小西啊,」陸老頭兒慢慢地倒好茶,「喝茶,不講究在什麼地方,用什麼工具,喝茶就是喝茶,這是本質東西,要體會的呢,除去茶香茶味,就是喝茶這個過程帶來的『靜』。」

    「嗯。」項西拿過茶杯,聞了聞,喝了一口。

    「身靜耳靜心靜,」陸老頭兒繼續倒茶,「我們每天忙東忙西,這會兒就是用來放鬆,靜了才能動,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就不容易嘍。」

    程博衍今天休息,本來想叫項西出去逛逛,給他買兩身衣服或者逼他自己買兩套衣服,但項西要去茶室,程博衍只得在家貓著看書。

    看完書打算運動一下,進了書房看到跑步機,突然就想笑。

    站跑步機上笑了好一會兒才按下了開關,調了個不太快的速度慢慢跑著。

    跑了沒多久,手機響了。

    為了防止再出現翻滾的小敷衍,程博衍先用手扶住了跑步機,把速度調慢了才拿起電話接了。

    「出來浪。」電話剛接通,林赫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理由?」程博衍問,聲音有點兒顫,還帶著喘。

    「你……在幹嘛呢?」林赫一愣,接著就喊了一起來,「我靠博衍你牛逼了啊,現在接著電話都打不斷你啊?」

    「最近宋一沒給你灌藥吧,」程博衍笑著說,「我跑步呢,說吧什麼事兒。」

    「真沒事兒,就是大伙兒好久沒見著了想你了,」林赫說,「晚上去k歌吧,嗓子痒痒,帶上項西。」

    程博衍沒說話,想了一會兒才說:「我問問他。」

    上回跟這幫人吃飯,項西半道哭了一鼻子還跑了,他不知道項西還願不願意再跟他們一塊兒吃飯唱歌了。

    「那你問吧,」林赫把地點告訴了他,「晚上能來就直接過來吧。」

    程博衍沒有給項西打電話,他怕影響了老頭兒給項西講茶,洗完澡之後直接開了車出門。

    項西之前只說了程老頭兒的茶室在茶研所後山邊,他看著時間還夠,打算過開車過去轉悠著慢慢找。

    茶研所這邊風景很好,人和車都少,程博衍開著車在路上轉了半天,都沒見著第二輛車。

    雖然到地方之後又轉了快半個小時了還沒找著地方,但是程博衍卻並不覺得煩躁,這跟開著車在城區街道上找停車位完全不同的感受。

    這麼轉悠著得算享受。

    又往裡開了一段,程博衍看時間差不多該結束了,才拿出手機,想給項西打個電話問問。

    還沒撥號,就看到從前面小路的路口拐出兩個人。

    前面的一看就知道是項西,蹦出來的,後面跟著個老頭兒,是陸老頭兒。

    程博衍輕輕按了一下喇叭把車開了過去。

    「我朋友!」項西沖著車揮了揮手,轉頭跟陸老頭兒說,「讓我來跟您學,就是他提議的。」

    「是么。」陸老頭兒笑笑。

    程博衍的車停下了,他從車上下來,笑著走過來沖陸老頭兒伸出手:「陸老先生您好,我是項西的朋友,程博衍。」

    「你好,」陸老頭兒跟他握了握手,「來接項西啊?」

    「您上車吧,我送您回去。」程博衍說。

    「別這麼客氣,」陸老頭兒笑笑,「我遛達一會兒,這段路合適散步,你跟項西有事兒就先走吧。」

    「我們沒什麼事兒,」程博衍猶豫了一下,「項西陪您遛達吧。」

    「嗯我陪您遛達回去。」項西馬上說。

    陸老頭兒笑了,沒再說什麼,跟項西一塊兒慢慢往前走。

    程博衍回身上了車,發動車子以後慢慢地跟在他倆身後開著,他想開過去到前邊兒等著,但路太窄,老頭兒和項西在前面邊聊邊走也沒有讓開的意思。

    他只得繼續跟著,保持著爬行的速度。

    開了一陣,陸老頭兒停下了步子,回過頭:「我們上車吧。」

    「不遛達了?」項西問。

    「場面太大了,」陸老頭兒笑了起來,「不知道的以為哪家老頭出來還帶著保鏢……」

    「我跟太近了嗎?」程博衍也笑了,下車給陸老頭兒拉開了車門。

    「你再近點兒我要覺得被攆著走了,走慢了就頂屁股。」陸老頭兒笑著拍拍自己的褲子。

    程博衍開著車把陸老頭兒送回了家,到是不遠,的確可以遛達著回來。

    「星期三晚上直接去茶室吧,」陸老頭兒跟項西說,「茶山夜景也不錯,到時我們聊聊琴。」

    「好,」項西點頭,「師父你休息吧,我們走了。」

    陸老頭兒進屋之後項西跳上了副駕,車門一甩:「駕!」

    「不是學茶道么,怎麼還講上琴了?」程博衍把車掉了個頭,「你師父還會彈琴啊?」

    「他什麼都說,今天還說了一會兒畫呢,」項西很舒服地靠著椅背,「你來接我怎麼不打個電話啊?我剛一看你車,差點兒把口水笑出來了。」

    「這麼高興啊?」程博衍伸手在他臉上摸了一下。

    「嗯,就是沒想到啊,突然一見著,就特別高興,」項西笑著說,「咱去吃飯嗎?」

    「林赫剛打個電話過來,說吃飯,」程博衍看看他,「幾個朋友,你想去嗎?」

    「林赫?」項西愣了愣,一下沒想起來是誰。

    「就宋一他男朋友。」程博衍補充說。

    「……哦。」項西又愣了一下,雖然知道林赫和宋一的關係,猛地聽到「宋一的男朋友」時他還是晃了晃神。

    如果這麼說……

    程博衍的男朋友?

    項西的……男朋友?

    「去嗎?你都見過的,就是上回……我生日的那幾個朋友,不全在,就陳胖和……」程博衍很小心地解釋著。

    「好啊。」項西點點頭。

    「去?」程博衍看著他。

    「嗯,去唄,」項西笑笑,「吃飯完了唱歌嗎?」

    「……說是要去唱歌,」程博衍說,「你要不想去咱就不去。」

    「去啊,沒有不想去,」項西嘿嘿笑了兩聲,順手從後座拿了盒子牛奶喝著,「唱歌的話,你唱么?」

    「還記著這個呢?」程博衍笑了,「你想聽就唱。」

    「唱什麼?」項西問。

    「咱倆合唱吧。」程博衍說。

    「合唱什……」項西話還沒問完就被程博衍打斷了。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程博衍捏著嗓子唱了一句,又說,「就這個,夫妻雙雙把家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