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5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51章字體大小: A+
     

    電話沒打幾分鐘就掛了,程博衍說有點兒累,看會兒書就準備睡了。

    項西覺得程博衍是個神奇的人,都又困又累了居然還要看書,他順手拿過自己的故事書,翻了兩頁就呵欠連天不行了。

    放下書立馬又精神百倍,於是拿過書翻開,又一個呵欠打得下巴差點兒脫臼……這人跟人還真是沒法比啊!

    項西放棄了看書的想法,躺床上閉著眼聽電視。

    電視里不知道什麼台正在演個古老的香港搞笑片兒,這片兒當年演的時候他是跟平叔一塊兒看的。

    平叔笑得都快背過氣兒去了,他蹲在一邊愣是沒找著到底哪兒可樂,就覺得裡邊兒的人都挺蠢的,最後因為沒有跟著平叔一塊兒笑,大冬天的被平叔攆出門在門口站了一個多小時。

    現在隔了這麼多年,再看到這片子,他突然就覺得很好笑,人還是那麼蠢,不,是更蠢了,但他就莫名其妙地想笑,閉著眼一邊聽一邊樂。

    笑得自己都有些受不了。

    心境會改變很多事,雖然項西不想承認心境讓他現在看這麼蠢的東西也能樂成這樣,但還是得承認他現在就是想笑。

    為了阻止自己再傻笑下去,他換了個台,正在播著本市的招聘信息。

    他轉過頭看著電視機,一連挺多條信息,他都認真看了,發現現在幹什麼都得要學歷,炒菜的也要求初中文化。

    像他這種連幼兒園學歷都沒有的人……

    項西一直在琢磨報培訓班的事兒,他給自己的定位比較低,第一步就是湊合學點兒大眾的東西,能稍微有點兒技能,不是隨便就能被人替代了就行。

    程博衍一開始跟他說茶的時候,他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後來才慢慢明白了,程博衍的想法大概是想讓他學茶道?

    茶道要學歷嗎?

    自己是不是跟這玩意兒距離有點忒遠了啊?

    程博衍是哪根筋被編了麻花辮想要他去試試這個?

    他突然有些害怕,對於感覺自己無法掌握的事他都會害怕,就算是挑戰,也是需要底氣的。

    不過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聽張昕和於保全聊天時,他突然又沒這麼害怕了。

    「現在一個月一兩萬輕鬆呢,還得預約,」張昕一邊整理貨架上的價簽一邊說,「真挺佩服她的,人就是肯學呢。」

    「什麼?」項西一聽到錢的討論就特別來勁,馬上湊過去問了一句。

    「說她一個遠方表姐,沒上過幾天學,但靠自己本事現在一個月輕鬆一兩萬,」於保全也很感慨,「我覺得她也是抓住了機會,沒什麼人做的時候就先做了。」

    「幹什麼能賺這麼多?」項西追問。

    「月嫂,」張昕說,「以前給人干保姆,錢少又累,後來就去學,別看她沒什麼學歷,但人家肯下工夫,怎麼科學伺候月子,一套一套的,性格又好,主家都特別喜歡她,現在她的客戶都快約到年底啦。」

    「伺候月子?」項西愣了愣,這活兒他幹不了。

    不過機會,沒學歷和肯下工夫這幾句話他聽進去了,扶著貨架沉默地想了很久。

    「想什麼呢?」有人在他身後拍了拍他的肩。

    項西嚇了一跳,回過頭看到是張昕,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

    「提提神吧,」張昕笑著說,「今天宋哥說換一家快餐嘗嘗,沒別的電話了,我們說抓鬮呢,抓著誰就誰跑一趟看看。」

    「我去吧,」項西說,「別抓了。」

    「要跑挺遠的,」張昕想了想,拿了錢遞給他,「你開我的車去吧。」

    「我開保全的,你那小車粉紅色的我不好意思開。」項西笑笑接過錢,問於保全要了車鑰匙。

    「順便幫宋哥帶盒葯,他鼻炎犯了,」張昕又遞給他一張紙,上面寫著藥名,「在辦公室里打了一上午噴嚏了,邊打邊罵。」

    「好嘞。」項西往紙上瞅了一眼,四個字兒,第一個就不認識,他趕緊把紙塞到口袋裡,跑了出去。

    這片兒居民區挺集中,不過快餐店什麼的都集中在另一條街,項西開著於保全的小電瓶一路兜著風開過去。

    今天太陽挺熱烈,不過風也大,項西晒著也不覺得太熱,腦子裡一直想著機會,下功夫……

    停好車之後,他覺得自己根本不用想太多,程博衍懂得比他多,看得也比他遠,如果程博衍覺得他可以試試,他就可以試試,需要考慮的只是下功夫這一件事。

    買飯之前,項西先進了一家藥店給宋一買葯。

    「買什麼葯?」藥店的銷售問他。

    「鼻炎的……我看看……」項西拿出紙條,想把藥名念出來,「什麼……雷定……不,他……不,雷他定?」

    「氯雷他定?」銷售笑著說,「這邊。」

    「嗯,氯雷他定。」項西重複了一遍,順便記了下來,這字兒念綠。

    跟葯有關的字就特別奇怪,項西覺得自己應該去買本陪爸爸逛藥店的書才對。

    買了葯出來,他拐到了一溜小飯店的街上,快餐挺多的,他想找一家種類全一些的,什麼飯菜啊麵食都有的,原來那家只做川味兒。

    正轉著呢,項西一抬頭看到前面的一個小店門口圍了不少人,湖南蒸菜?他頓時來了興緻,加快腳步走了過去,這麼多人,肯定是味道不錯……

    「加你塞兒了嗎!我他媽加你跟前兒了嗎!」一個男人的吼聲傳來。

    項西愣了愣,居然是在吵架的?

    「你加在我後面也是加塞兒,」一個女人的聲音不急不慢地說著,「我站在前面不表示我就不能說你。」

    這聲音讓正邁了步子準備走開的項西停下了,聽著有點兒耳熟。

    「有你什麼事兒?我是對是錯用你說?你是我媽還是我老婆啊!」男人繼續吼,「後面的人都沒說話呢!」

    「沒人說也不表示你有理,」女人還是不急不慢,「我要是你媽,你今天也不可能在這裡加了塞兒還衝人吼,老婆就更不是了,你估計娶不上。」

    是許主任。

    項西有些吃驚地看著氣定神閑地跟這個男人爭辯著的女人,沒錯,就是程博衍的娘親,就是許主任。

    「我操你祖宗!你他媽信不信我抽你?」那男人抬手指著許主任。

    「你要真有理,」許主任看了他一眼,「還用得著動手打人?」

    男人沒說話,胳膊直接揚了起來。

    「幹嘛你!」項西吼了一嗓子,「你他媽還敢動手?」

    項西一直不覺得自己嗓門兒有多大,程博衍總說他,他也沒什麼感覺,不過今天他這一嗓子喊出來之後,四周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似地轉過了頭,許主任甚至轉頭的時候還被嚇得欠了欠身體……估計自己嗓門真挺亮的?

    男人也被他吼得定了格,項西指著他就過去了:「你一老爺們兒加塞兒了還腆臉罵人呢?」

    這要擱以前,碰上這種事兒,項西鐵定不會管,挺多在一邊兒找個蔭涼地兒蹲著看熱鬧,而且加塞兒他自己就沒少干。

    不過今天他必須管,這可是程博衍親媽,而且這人長得一副枯枝敗葉的樣兒,一看就外強中乾型的,耍嘴皮子耍不過一個女人還被連損帶罵的,要動手早動了。

    「有你屁事兒?」男人瞪著他,伸手一把推開許主任,沖他走了過來,「你他媽算老幾啊雷鋒?」

    項西沒說話,瞅著這人邊走邊把袖子擼了起來,把短袖擼成了無袖,露出了右胳膊頂上的一片文身。

    「你管我老幾?我家墊窩兒的都不會跟女人吵架,你丫一個舔腳丫子縫兒的橫什麼橫?」項西看著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眼角看到了許主任拿出了手機,估計是要報警,這是家傳法寶?不知道許主任是不是也點張110的動圖出來……

    這男人是真不敢動手,不過還是衝過來往項西肩膀上狠狠推了一把,項西讓了一下,他沒推實,轉身打算繼續推。

    項西知道,這種時候要跟他對著推,以這人的尿性,他倆接下去估計會給大家上演一場太極推手表演。

    你推我一把,我推你一下,你再推,我再推,這是他五歲就不玩了的東西,要就打,要就跑,沒那麼多中間項可選。

    而這個男人的行為,也終於引起了圍觀群眾的不滿,在兩把都沒推著項西,他準備抬腿的時候,有幾個人過來拉開了他,開始紛紛指責。

    「警察!」許主任在這時突然招了招手,「這邊!這邊!」

    項西愣了愣,回過頭真看到110的車時,他震驚了,許主任是真報了警!

    「你不要走,」許主任一把拉住了想要退開的男人,「你不是很有理嗎,你把你的理跟警察說一下。」

    項西再次震驚了,許主任這人也太軸了,這人都想撤了,就讓他撤唄,居然還拉?

    「滾你媽逼。」男人狠狠一甩手。

    許主任被他帶著一個踉蹌,腳下沒站穩,扭了一下,頓時皺了皺眉。

    項西一看就火了,衝上去對著男人的后腰掄了一拳,男人沒防備,捂著腰嗷了一聲,項西抓著他手腕往後一擰,再一提,拉著他就往警車那邊拽:「你今兒別走了!」

    項西也不知道自己今天這是怎麼了,如此驍勇,甚至把自己見到警察就要繞道走的事兒都給忘了。

    一直到這男人拉到了警察跟前兒,警察皺著眉把這人訓了一通,讓他走了之後,項西才猛地回過神來。

    看著警察連步子都快不會邁了。

    「謝謝你啊,小夥子。」許主任在旁邊說了一句。

    「啊……不用……客氣,」項西發現許主任似乎沒認出他是誰,正想著許主任記性也忒差了,一轉臉看到警察,他頓時又想給警察跪下去,「警察叔叔……我能走嗎?」

    「走啊,」警察讓他問樂了,「你還想跟我們車一塊兒走?」

    「不不不不不,」項西趕緊說,「我……目送你們就好。」

    警察的車開走之後,項西往自己腦門兒上摸了一把,汗都下來了。

    「謝謝,」許主任對他笑了笑,「以後幫人的時候可不能這麼說話了,太沖了,容易惹麻煩。」

    「哎我注意,我看您好像報警了,我才抓緊時間沖了一下。」項西連忙點頭,心想說您倒是不沖,您這是損……

    「那也不該。」許主任笑笑。

    「阿……大……」項西想叫阿姨,但又覺得許主任實在看著太年輕,想叫大姐又覺得這再年輕也是程博衍他媽,糾結了半天,「大姨,我還真沒想到您會報警啊。」

    「我是怕你們打起來,所以提前報個警,打起來再報警就晚了。」許主任笑了笑,轉身排進了之前的隊伍里。

    這一通鬧完,項西也不好意思在這家蒸菜館里給同事買午飯了,轉身順著路往前面走過去。

    好在這一條街有好幾家蒸菜館,項西看了看,覺得看上去很好吃的感覺,於是在一家表示可以送餐的店裡要了張菜單,又打包了幾份不一樣的菜,拎著回了超市。

    本來想給程博衍打個電話,告訴他許主任真是一個正直的主任,想想又沒打,許主任沒認出他來,這事兒他也沒幫上什麼忙……

    給宋一把葯送進辦公室的時候,宋一正趴在桌上,臉沖著地打著噴嚏,邊打邊罵著:「我日你祖……宗!」

    「宋哥,」項西趕緊蹦過去把葯放到了桌上,「葯我買回來了。」

    「項西啊?」宋一沒抬頭,沖著地又打了噴嚏,然後揮了揮手,帶著很重的鼻音,「去吃飯吧,別參觀了。」

    項西笑了笑,出了辦公室。

    「項西,」於保全一邊吃飯一邊沖他豎了豎拇指,「你挑這家不錯。」

    「我也覺得,」何小如在一邊輕聲說,「挺好吃的,昕姐說以後就訂這家的了。」

    「電話菜單我都要了,」項西把菜單放到桌上,「他家分兩邊,也賣面和包子什麼的。」

    「我挺喜歡吃他家這個飯的,挺軟,」何小如低頭邊吃邊說,又抬眼看了看項西,「你覺得呢?」

    「我還沒吃呢,」項西拿過飯盒吃了兩口,「我吃著差不多啊,你是不是牙不好。」

    何小如沒有說話,有些不好意思地繼續吃飯。

    「項西你這人……」於保全在旁邊笑了起來,又看了看何小如,「你這麼瘦是不是因為只愛吃飯不愛吃菜啊,我們都看菜好不好,就你看飯呢。」

    何小如笑了笑,還是沒有說話。

    吃完飯,何小如出去換了張昕進來吃飯。

    「項西你這人也太那什麼了,」於保全一邊擦嘴一邊拍拍項西的肩,「沒你這麼說話的,把人小如說得都不出聲了。」

    「他怎麼了?」張昕問,「項西平時嘴挺溜的啊。」

    「不解風情唄,跟溜不溜的沒關係,」於保全小聲說,「人說這飯挺軟的好吃,問他喜歡不喜歡,他來一句你牙是不是不好……」

    「哎喲,」張昕一聽就笑了,「項西你這……你沒感覺么?小如對你挺……」

    「沒,」項西馬上想起了那個心形的粉盒子和被程博衍吃掉的那些巧克力,趕緊擺手,「我跟她沒……」

    「誰說你跟她了,」張昕嘖了一聲,「是她對你……」

    「你不喜歡她?」於保全看著項西的反應有些吃驚,一摟項西的肩膀,小聲說,「我靠,你不喜歡她?」

    「啊,」項西被問得汗都下來了,「我看她就跟看你一樣啊,就……同事。」

    「你眼光這麼高?」於保全抓著他的肩晃了晃,「小如多漂亮啊,性格又好,你居然不喜歡?」

    眼光高?

    項西從來沒想過這問題,他以前也根本沒想過喜歡不喜歡的問題,身邊的姑娘也不算少,但他好像都沒仔細研究過,一直到……

    對程博衍算喜歡嗎?

    算嗎?

    算吧?

    那眼光高嗎?

    要說程博衍……那還真是可以大著臉說一句眼光高了。

    想到這兒,項西忍不住笑了起來,呵呵呵呵地傻笑了半天。

    「你沒事兒吧?」於保全盯著他。

    「犯病了,」張昕笑著踢了他一腳,「傻笑什麼呢,幹活兒去,你倆下午把貨架整一下,昨天不說把日用品那個往裡挪挪嗎,下午人少的時候就搬一下吧。」

    「好。」項西點點頭,呵呵地笑著出了更衣室。

    自打那天在程博衍家做完鍋巴味兒巧克力之後,項西就覺得有些事跟以前不一樣了,除去心情挺好之外,就是發現原來程博衍這麼忙。

    以前也不總見面,就一兩天打個電話,現在他突然發現,程博衍經常忙得接不了電話,回家的時間也總是不確定,偶爾能按時,晚一個小時是常事兒。

    原來大夫這麼忙啊。

    程博衍周四說周五晚上一起去茶莊,周五沒去成,有手術耽誤了下班,於是說周六去,結果周六也沒去成,再說周日休息可以去的時候,項西嘆了口氣:「你車開到超市門口了再告訴我吧,你今天不是還值班嗎,明天不得睡一天啊。」

    「我什麼時候也沒睡過一天,」程博衍笑著說,「那我明天車到你們超市門口了再給你打電話。」

    「好,」項西笑笑,「要我給你拿點什麼吃的嗎?」

    「野餐啊?」程博衍說,「我這陣兒沒怎麼運動,不吃零食了,控制一下體重。」

    「天爺,你每天累得跟孫子似的,還有體重可以控制嗎?」項西嘖了一聲。

    「有沒有體重可控制你可以試試的,」程博衍笑笑,「行了不跟你說了,我還一堆病歷要寫,你等我電話吧。」

    掛掉電話之後,項西拿著手機愣了半天才突然反應過來程博衍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頓時覺得火從臉上都燒到胸口上了。

    提神醒腦小片片從眼前晃過,他忍不住小聲罵了一句:「變態!」

    周日中午,項西正在門口幫著收廢品的老頭把一堆紙箱捆起來,身後傳來了一聲喇叭響,他回過頭,看到了程博衍的車和他從車窗里探出的半張臉。

    真帥。

    他站直腰衝程博衍笑了笑,但同時又想起了昨天那句話,笑容頓時被燒得趴在了臉上。

    「等我一下!」他喊。

    程博衍點點頭,關上了車窗。

    項西進小屋換了套衣服,出來的時候今天這班的領班塞了兩瓶試吃的酸奶給他:「跟朋友出去玩?」

    「嗯,去……喝茶,」項西接過酸奶,「謝謝啊。」

    「謝什麼,反正是試吃的啊,」領班笑笑,「還去喝茶這麼高雅的活動啊。」

    「瞎玩呢。」項西拿著酸奶跑出了超市。

    高雅的活動?

    要不是程博衍,他這輩子大概跟這麼「高雅」的活動的唯一接觸就是看平叔端著茶壺裝逼了吧。

    「不說別拿吃的了嗎?」程博衍看著他手裡的酸奶。

    「又不要錢,促銷員放店裡試吃的,」項西笑笑,遞了一瓶給他,「你不是挺喜歡喝牛奶的嗎,酸奶也有營養吧?」

    「嗯,」程博衍喝了一口,「現在都能占店裡便宜了,真好。」

    項西嘿嘿笑了一會兒,佔便宜不是什麼多好的事兒,但他卻很開心,因為他有了這份工作,有了關係不錯的同事,才能佔到這樣的便宜,佔便宜突然就帶上了幸福的感覺,普通人的那種。

    「是不是還換了件衣服?」程博衍看著他。

    「嗯。」項西點點頭,喝了口酸奶。

    「穿的又不是工作服,幹嘛還換啊。」程博衍說。

    「那不因為你么,」項西嘖了一聲,「我早上給同事幫忙,一身汗,萬一你聞到我身上有味兒給我扔消毒液里去了怎麼辦。」

    「現在沒味兒了?」程博衍說著就靠了過來,臉挨到了他耳邊,耳語似地說了一句,「我聞聞。」

    項西捏著酸奶瓶子,嘴裡還含著一口,程博衍湊過來的時候他頓時一陣緊張。

    車還沒有開!

    車還停在超市門口!

    裡面三個同事!

    門口還有一個正在捆紙箱的收廢品老頭兒!

    程博衍就這麼挨了過來。

    項西很緊張,但卻沒有動,他……捨不得動。

    他喜歡聽程博衍在他耳邊輕聲說話,喜歡程博衍的呼吸掃在他臉上脖子上時那種舒服得想伸懶腰的感覺。

    程博衍的唇輕輕落在了他耳垂上。

    項西的手輕輕抖了一下,接著一抬眼就看到了一個同事從超市裡走了出來。

    我操!

    他頓時嚇得一個激靈,想說話的時候才發現嘴裡的酸奶還含著,一張嘴就嗆了一下,一口酸奶噴了出來,

    還有點兒酸奶沫濺到了程博衍手上。

    完了!

    潔癖狂人不得噁心得暈過啊!

    他趕緊手忙腳亂地想推開程博衍,手揮過去的時候程博衍也看到了同事,正往駕駛座那邊靠回去,項西一掌正正拍在了他鼻子上。

    啪的一聲。

    項西一聽這聲音就愣住了,舉著手瞪著他。

    想扇就扇,扇得漂亮。項西莫名其妙地在心裡唱了一句。

    「要不要再罵一句啊?」程博衍被一巴掌扇得眼淚差點兒要出來了,皺著眉捂著鼻子。

    「啊?」項西看著他。

    「臭流氓!變態!」程博衍捏著嗓子說了一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