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50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50章字體大小: A+
     

    認識程博衍這麼長時間,項西還是第一次看到正在睡覺的程博衍,就算是自己住在這裡的那幾天,也從來沒見過程博衍在這個時間睡覺的,這會兒正是他轉著筆邊看書邊做筆記的時間。

    程博衍一直很注意形象,上班時,下班時,陪他貓在路邊攤上吃東西時,看起來永遠都很帥氣,就連現在窩在沙發里睡覺,也同樣帥氣,一看就跟他這種趙家窯出品的不一樣。

    項西看著他被胳膊遮掉一半的臉,只能看到直挺的半個鼻子,和抿緊的了雙唇,還有颳得很乾凈的下巴。

    就是這個男人,每次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做著那些他想都想不到的事……

    這次項西沒有再去想「何德何能」這種中能永遠也想不明白的東西。

    他就一直盯著程博衍的臉,想著,你他媽是不是瞎了?

    一次,項西會問為什麼。

    兩次,他會迷茫。

    三次,他會不知所措。

    四次,五次,一次又一次,他不可能還不明白。

    雖然依舊有想不通的東西,依舊會有不確定的地方,依舊沒有去細想的底氣,但現在這些他都不打算琢磨。

    只想看著程博衍安靜的臉,腦子裡因為溫暖和感動還有些別的什麼燒得開了鍋,不知道是彎腰時間太長還是燒得過頭了,他臉上有點兒發熱。

    不過還不想動。

    一直到聞到廚房裡傳來的略微的糊味兒了,他才猛地回過神來。

    我操!

    巧克力!

    未來白案大師傅的第一次嘗試!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他一連串地小聲嘀咕著,彎腰墊腳地一溜小跑進了廚房。

    聽著項西在廚房裡手忙腳亂地把化巧克力的平底鍋拿下來,又哐地一聲扔在案板上,程博衍輕輕地嘆了口氣,把胳膊從眼睛上拿了下來,又揉了揉眼睛。

    聽到項西又往外跑出來,他趕緊把胳膊又搭回眼睛上繼續保持之前的姿勢。

    「程大夫,」項西扒著廚房門,聲音跟悄悄話似的,「程博衍……喂……怎麼辦啊,好像糊了……」

    程博衍沒動,他停了一會兒又轉身回了廚房。

    廚房裡的抽油煙機被打開了,嗡嗡地響著,糊味兒漸漸淡了下去。

    程博衍一直等到糊味兒完全消失了,才坐了起來,打了個呵欠起來走到了廚房門口。

    「怎麼樣了?」他問了一句。

    「別過來!」正聚精會神彎個腰把臉都快放到案板上了的項西彈起來轉過身,「別過來!好了我會叫你!」

    「我不過,」程博衍笑了笑,「我就站這兒瞅一會兒。」

    「你睡醒了啊?」項西又回過頭繼續彎個腰,「我還第一次看到你這個時間睡覺呢。」

    「今天跟主任做了個大手術,有點兒累,」程博衍笑著說,「你偷看我睡覺了?」

    「沒!」項西馬上提高聲音,「我又沒病,你睡覺有什麼好看的!」

    「哦,」程博衍說,「什麼時候能吃?」

    「一會兒的,你剛吃了一盒還沒撐著啊?」項西扭頭瞅了他一眼。

    「我的胃比較隨性,」程博衍轉身回了客廳,在客廳里唱了一句,「想吃就吃,吃得囂張……」

    項西找了個平底兒大盤子,按程博衍的要求把三中小三個心形排著放了上去,想了想又從那盒模具里拿了幾個小貓小狗小耗子的也一塊兒放上了。

    牛奶到底要加多少他最後也沒弄明白,就估計著加了小半盒,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出牛奶味兒來,反正他之前舔了一下,沒舔出個所以然。

    把巧克力糊糊都倒進了模具里,倒完了之後才想起來核桃碎什麼都沒放,於是又把這些碎都撒了上去。

    如果不吃一口,這些東西看上去還有點兒大功差不多告成的意思了,項西把盤子放進冰箱,站在冰箱面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項西走出廚房的時候,程博衍正在客廳里泡茶,一屋子茶香。

    「做好了?」看他走了出來,程博衍問了一句。

    「等凍硬了就可以吃了,」項西走到桌邊,程博衍泡茶就用的玻璃杯,他拿起來看了一眼,又聞了聞,「這茶好啊。」

    「聞一下就知道?」程博衍看著他。

    「看一眼就知道了啊,」項西喝了一小口,舉著杯子用手指在杯壁上敲了敲,「祁紅毛峰,你這也沒洗茶,不夠香。」

    「你……」程博衍愣了愣,「還能喝出是什麼茶啊?」

    「瞎猜的,平叔愛喝紅茶,裝文化人兒呢,」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祁紅三劍客,他最喜歡的就是毛峰。」

    「喜歡茶么?」程博衍是真沒有想到項西還能對茶說上幾句來。

    「談不上喜不喜歡,」項西看著他,「怎麼了?」

    「改天我想去買點兒茶葉,順便看看茶道表演,」程博衍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想先看看項西有沒有興趣,「你要願意,咱倆一塊兒去?」

    「……哦,」項西想了想,「行啊,不過別指望我能幫你挑啊,我不懂。」

    「嗯,」程博衍笑了笑,「巧克力能吃了嗎?」

    項西跑進了廚房,打開冰箱,用手指往盤子里的巧克力上戳了幾下,都已經硬了,又想起自己沒有專門洗過手……管他呢,反正程博衍沒看見。

    他把巧克力從模具里磕出來,在盤子上一個個碼好了,把三個心形的放在了最中間。

    拿出來的時候,程博衍看都沒細看,直接把放在中間的三塊心形里最小的那個拿了過去啃了一口。

    「怎麼樣?」項西盯著他,「能吃出是什麼口味的嗎?」

    「挺……好的!」程博衍豎了豎拇指,又咬了一口。

    「別一問就說好,你煩不煩啊,太不真誠了,」項西樂了,「到底好不好吃,你說實話,什麼口味的能吃出來嗎?」

    程博衍把小的那塊吃完了,然後往沙發上一靠,笑了半天:「好不好吃……不好說,不過口味嘛……大概是鍋巴味兒的吧。」

    「我靠!」項西喊了一聲,笑得停不下來,他也拿了一塊兒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樂著,「還真是鍋巴味兒的……我跟你說,這東西得一直攪著,剛我就走開了一會兒,它就糊了。」

    「你走哪兒去了?」程博衍笑笑。

    「我……」項西拿起一塊兒巧克力,我看你睡覺去了唄,當然他不敢這麼說,嘿嘿笑了兩聲沒說話。

    「那個是我的,」程博衍指了指他手上的巧克力,「你吃別的。」

    「啊?」項西低頭,看到了手上的巧克力是心形的,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不想放回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沒頭沒腦的,「你的……心啊?那……我吃……不正好……么?」

    「嗯?」程博衍愣了愣。

    「啊!你要吃啊!你要吃這個啊!」項西緊跟著喊了一嗓子,這話說出來之後才猛地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頓時原地蹦了一下,舉著巧克力就往程博衍跟前兒沖了過去,尷尬得走路都順拐了,「給你!你吃吧!給!」

    項西脆亮的聲音把程博衍震得都不知道要不要笑了,伸手接過巧克力的時候一臉嚴肅,就跟進行傳遞火把的神聖儀式似的,就差喊一句點燃激情傳遞夢想了……

    「你什麼時候去買茶葉啊?」項西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又呸呸呸地把喝到嘴裡的茶葉吐回了杯子里。

    「哎喲……」程博衍叼著半塊兒巧克力很無奈地嘆了口氣。

    「不好意思,喝太大口了,」項西又呸了一下,「好了,吐完了。」

    「你成心的吧!」程博衍看著他。

    「真不是,」項西笑了起來,「真的!真不是成心的,我就順嘴,你這麼泡茶肯定會喝著茶葉啊!」

    「那我該怎麼泡?」程博衍問,因為項西對茶的知識超出了他的預判,他有些期待項西對於泡茶的回答。

    「用茶壺泡啊大哥。」項西說。

    「……這樣啊。」程博衍聽到這個簡單直白又非常有道理的回答時,差點兒有些沒反應過來。

    再想想又笑了起來,笑了好一會兒才停。

    「你今兒是不是累傻了,老笑啊,」項西皺著眉,「到底有什麼可樂的你跟個彌勒似的笑不完了啊?」

    「沒,」程博衍搓了搓臉,「就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

    「嘲笑我呢吧,」項西斜眼兒瞅著他,「拿壺泡哪兒不對么!」

    「對,非常對,很對!」程博衍沖他豎了豎拇指。

    項西嘖了一聲,喝了一口茶,往杯子里又呸了幾下,放下杯子往椅子上一坐,胳膊肘撐在腿上,看著程博衍:「洗手,欣賞一下茶具。」

    「嗯?」程博衍看著他沒反應過來。

    「燙杯溫壺,取茶,洗茶,沖泡,封壺,分杯,回壺,分壺……」項西一連串地說著,最後眼睛一眯縫,衝程博衍抬了抬下巴,「每樣都有講究,什麼龍馬入宮春風撫面玉液回壺鳳凰還是孔雀三點頭的我也記不清,不過蒙你肯定一點兒問題都沒有。」

    程博衍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

    「別笑,」項西瞪著他,「是不是我說正經話你都想笑啊?」

    「不想笑,」程博衍很認真地看著他,「這會兒我是真的不想笑了。」

    項西打了個響指:「其實這些就平叔裝逼的時候老說,我從小聽到大就記了個大概,有時候拿來跟人吹牛逼用的。」

    「項西,」程博衍站了起來,走到桌子旁邊,拿起最後一塊心形的巧克力放到嘴裡,「這些裝逼的技能是可以賺錢的,而且賺得不少,當然,前提是得精通。」

    「那平叔挺精通的……」項西說到一半停下了,也站了起來看著程博衍,賺錢的事永遠都能第一時間吸引到他的注意力,「怎麼賺?」

    「到時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程博衍笑笑,「看看你有沒有興趣。」

    「嗯,」項西應了一聲,低手用手指扒拉了一下盤子里的巧克力,半天才開口說了一句,「你養個兒子都不用這麼操心吧。」

    「真有兒子就扔給他媽養了,我才不操這些心。」程博衍說。

    「渣渣,」項西瞟了他一眼,「還好沒人嫁你。」

    「是啊,好險。」程博衍笑了起來。

    項西跟著他一塊兒樂,突然有種說不上來的輕鬆感覺,就這麼吃著聊著逗著嘴,永遠都不要停下來就最好了,不用發愁,沒有不安,什麼事兒都可以先扔到一邊不想。

    程博衍往他眼前湊了湊,項西看著他,兩人對視的時候,項西有些吃驚自己居然沒有避開程博衍的目光。

    程博衍微微停頓了一小會兒,然後靠過來,在他腦門兒上輕輕吻了一下。

    項西愣了愣,沒有動,也沒有躲開,只是定定地看著程博衍。

    一直到程博衍被他看得有些扛不住,輕輕咳了一聲,他才把目光收拾好,放到了旁邊的巧克力上。

    「牛奶味兒的。」程博衍說。

    「嗯?」項西扭臉看他。

    「口味,牛奶巧克力,」程博衍捏了一塊放到嘴邊,想了想又放下了,「哎實在是吃不下了。」

    「搶食兒的下場,」項西笑了起來,「你幼稚起來真是讓人震驚,我五歲的時候就不這樣了。」

    「那你是倒著長的。」程博衍點點頭。

    「滾蛋。」項西愣了一下笑了。

    吃完巧克力……確切說並沒有吃完,剩下的幾塊巧克力程博衍拿個小玻璃瓶裝上了,說是第二天帶到醫院去吃。

    收拾完了之後,程博衍把項西送回了超市,自打晚上住到店裡之後,項西每天晚上都得壓著點兒回到超市,幫著同事關門,檢查門窗什麼的。

    「晚上能睡覺嗎?不會老得起床吧?」程博衍問。

    「能睡,有動靜就起來看看,順便轉一圈兒,我睡眠挺好的,隨躺隨睡,隨睡隨著,」項西跟說繞口令似的,「比你值班的時候強多了。」

    「嗯。」程博衍點點頭,發動了車子卻又沒有開車。

    項西的手撐在車窗上,按說程博衍已經發動了車子,這時他應該退開一步,但他沒有動,感覺應該再聊會兒,卻又不知道該聊什麼。

    一句晚安半天都不願意說出口。

    「我……回去了,」程博衍敲了敲方向盤,「買茶葉的事兒,我要去的時候就叫你。」

    「好。」項西呲呲牙笑了笑。

    「那……」程博衍想了一會兒,伸手抓住了他撐在車窗上的手,捏著他的食指往車裡拉了拉,然後低頭在指尖上親了一下,「晚安。」

    「晚安。」項西說話的時候感覺自己聲音有點兒飄,要沒撐著車門,他估計會腿一軟直接跪倒在程博衍的運動褲下。

    站在路邊目送程博衍的車一直開出了這條路,項西才有些暈糊糊地順著拐走回了超市。

    「項西幫我拖一下地吧,」晚班的領班跑過來,有些著急地說,「今天我兒子發燒呢,我趕著回去。」

    「啊,行!」項西趕緊點點頭,不過心裡有些吃驚,一直覺得這個領班看著挺小的,居然有兒子了。

    不過看人還真不能看表面,程博衍都多大了,看著也不像有兒子的人……不,程博衍本來就沒兒子……

    陪爸爸逛超市?

    什麼亂七八糟啊!

    項西洗好拖把,把店門關好之後,慢吞吞地在店裡拖著地,腦子裡還轉著今兒晚上程博衍那兩個吻。

    要跟之前的比起來,今天這兩下要說是吻都寒磣,可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就是今天這兩下,讓他一直有點兒暈,不是大暈,就是小小的暈,走路帶哆嗦的那種暈。

    拖地的時候一下沒把握好,拖把棍直接杵到了貨架上,這個貨架是新加的,白天宋一還說有點兒晃,讓張昕聯繫人過來固定一下,還沒等他吼出一聲菩薩保佑不要啊的時候,貨架上的一堆零食已經隨著晃動稀里嘩啦地掉在了地上。

    「哎——」項西扔了拖把,拉長聲音用力嘆了口氣。

    好了,這會兒也不暈了,也不哆嗦了,耳聰目明,清涼解渴,提神醒腦……小片片……

    「靠。」項西皺皺眉,蹲到地上把掉了一地的零食一包包撿起來。

    這些東西長得都差不多,種類還不少,標籤全擠一塊兒,認字兒小能手項西對照著看了半天,才把一堆這個梅那個梅的都放回了架子上。

    店裡都整理好之後,他去洗了個澡,回到了小屋裡。

    打開了電視挨個換了一遍台,也沒找到什麼好看的內容,確切說是沒心意看。

    項西在床上來回翻滾著,從床頭滾到床尾,又從床尾蹭到床頭,始終沒法讓自己安靜下來。

    今天從程博衍家出來,他跟任何一次的感覺都不一樣,看上去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可是偏偏又似乎發生了很多,那種「啊全都不一樣了什麼都不一樣了」的感覺特別明顯。

    可要說是什麼,他又不敢確定。

    只是知道,程博衍在他指尖上輕輕一吻的時候,他並沒有驚慌,也沒有尷尬,甚至沒有不好意思,只是腿軟,就想拽著程博衍的胳膊肘一路滑到地上趴著才舒服……

    程博衍的簡訊發過來的時候,項西正腿撐著牆,腦袋倒掛著橫躺在床上。

    我跟你說。

    程博衍的簡訊就這四個字。

    項西還是倒掛著,舉著手機按了半天,回過去一句,說什麼?

    -你那個巧克力。

    -你能不大船氣嗎。

    喘。

    -真是太難吃了,牛奶都糊苦了。

    項西看著簡訊就樂了,倒著腦袋笑了好半天,差點兒被口水嗆著。

    他直接把電話撥了過去:「你直接給我說啊,幹嘛發簡訊啊。」

    「這麼殘忍的評語我哪忍心當你面說,」程博衍笑著,「我是剛又吃了一塊兒,實在是太感慨了。」

    「你說,要是沒糊,是不是應該挺好吃的?」項西嘿嘿笑了兩聲。

    「不會的,」程博衍很誠懇地說,「就算不糊,你也會在別的神奇的地方出差錯的,咱倆認識這麼久,你還沒有做出來過一口好吃的。」

    「哎這就是命,」項西笑得都咳嗽了,「你不是對吃的啊口味啊什麼的沒追求么,所以老天爺就給你配一個煮飯都能把鍋給煮碎了的。」

    「嗯,老天爺給配的。」程博衍說。

    項西愣了愣,接著就一通猛咳,趴床上半天都沒說話。

    「項西?」程博衍的聲音傳出來,「你沒事兒吧?」

    項西沒敢說話,也沒好意思開口。

    「你對老天爺是不是有什麼意見?」程博衍問。

    「有沒有意見……又怎麼樣啊。」項西嘖了一聲,小聲說。

    「有意見你就說,」程博衍特別嚴肅地說,「老天爺不會怪你的,最多就給你夾車窗里抽一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