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9章字體大小: A+
     

    這個饅頭,項西提起的次數不多,不過程博衍知道他算是項西的朋友,知道他想跑但似乎是沒有跑掉。

    還知道因為相似的經歷卻現在走著完全不同的路,項西對他很在意。

    「丫跑不快,」項西蹲在路邊看著來來往往的車,擰著眉,「肯定是躲起來了。」

    其實跑得還算快的,程博衍還記得自己被項西掏了錢包那次,扭頭就沒影兒了,不過這回雖然他先跑,但以項西那樣的速度居然沒攆上,大概是躲哪兒了。

    「為什麼非得找到他?」程博衍站旁邊問,又左右看了看,想找個地兒給項西買瓶水。

    「我跟你說過沒,」項西笑了笑,「他拿了二盤的錢,三萬,然後才跑的,就在我去停車場找你之前幾天。」

    「嗯。」程博衍應了一聲。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非得找到他,」項西吸了口氣慢慢呼出來,「我就想知道他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不走,錢呢!拿了那麼多錢為什麼沒走成?他那麼想回家……」

    「饅頭有名字嗎?」程博衍問。

    「有啊,李振傑,他還寫過給我看呢,」他轉過頭,「我是不是有點兒神經?」

    「一般神經吧,」程博衍抓著他的肩輕輕捏了捏,「在我可以理解的範圍之內。」

    程博衍陪著項西在街邊站了一會兒,買了瓶水,又沿著饅頭逃跑的路線,把幾個衚衕小街的都轉了一圈。

    「如果他躲哪兒了,」程博衍把手搭到項西肩上,半推著有些沒精打彩的項西往前走,「如果他沒走遠,這會兒說不定已經看見你了,也許之前你追他的時候他就知道了……那他如果想見你,就會來找你。」

    其實程博衍並不願意項西再跟那個饅頭再有什麼聯繫,不願意他再因為過去的經歷招惹什麼麻煩,但還是沒有直接把項西拽走。

    「也許吧,」項西輕輕嘆了口氣,又笑了笑,「我本來還想,他要是真回了家,找到了父母,回頭來找我顯擺的時候找不到我怎麼辦呢。」

    「會回去的,」程博衍說,「真沒準兒哪天就找你顯擺來了。」

    「那我肯定抽他,」項西嘿嘿笑了兩聲,「氣我呢,明明知道我不知道上哪兒找我父母去。」

    項西笑得有點兒勉強,他執著要留著臉上的淚痣,小心地看護著那個現在鎖在自己家柜子里的吊墜,程博衍能感覺到他對家和父母的渴望。

    「去吃飯吧。」程博衍拍拍他的後背。

    「嗯,去小吃街……」項西點點頭,往他這邊看過來的時候愣了愣,「哎那些宣傳單呢!」

    「我剛追你的時候扔了,」程博衍笑笑,「一會兒再幫你拿一圈兒吧。」

    項西想了想,又搖了搖頭:「算了,太貴了,我是想多賺點兒呢,一毛錢沒賺,還花一大堆有點兒捨不得。」

    「真要能學點兒什麼,就不虧,那叫投資,」程博衍說,「我回去也幫你想想吧。」

    小吃街的東西不怎麼好吃,但是強在人流量大,味道不怎麼樣也照樣不愁賣,好在項西對吃的沒什麼追求,能吃飽就行。

    程博衍吃得有些辛苦,他雖然味覺也偏失靈那掛,但小吃街這種連水都沒有全靠塑料袋套碗的進食方式讓他有些痛苦,一盤炒飯吃了一半就停了筷子。

    「吃完啊,多浪費。」項西埋頭吃完自己面前的一盤炒麵,抬頭看到他盤子里還鋪著一層的炒飯。

    「不吃了,」程博衍說,「再往下吃感覺是在吃塑料袋。」

    「講究成這樣怎麼活到這麼大的……」項西本來沒吃飽還想要倆烤翅,現在直接把他盤子拿了過來,「我不怕吃塑料袋。」

    程博衍遞給他一張紙巾:「再來點兒這個。」

    吃完東西,已經下午了,程博衍晚上要值班,把項西送回了超市就準備去醫院了。

    「你不回家啊?現在去是不是太早了?」項西問他,「不無聊啊。」

    「回家再出門太費事了,」程博衍笑著說,「去了醫院自然一堆事兒要做,什麼時候去什麼時候有活兒,不會無聊。」

    「那多累啊,你胳膊還傷著呢,」項西猶豫了一下,指了指超市,「要不要去我那兒坐會兒?」

    程博衍看著他笑了笑,剛想開口說話的時候他突然推開車門跳下了車:「算了,你去醫院吧。」

    「那個培訓班的事兒你再想想。」程博衍從車窗探出腦袋。

    「嗯,」項西點點頭,轉身走了兩步又停下了,跑回車邊,小聲說,「我衣服還在你那兒呢吧?」

    「有時間去拿就行,」程博衍說,「我都洗好了。」

    「哦,」項西應了一聲,「內褲你也……洗了啊?」

    「不洗我還扔了么?」程博衍看著他。

    「我還真怕你連衣服都給我扔了呢,」項西小聲嘀咕了一句,拍了拍車門,「行了,你去醫院吧。」

    項西報培訓班的事程博衍無所謂,如果項西願意報,就報,不願意報就不報,那些培訓班在程博衍看來,矇事兒的居多。

    不過讓他會花時間去琢磨的項西該再學點兒什麼技能的,是項西想要有更好的工作,賺更多的錢的想法。

    他一直擔心項西會安於現狀,一個趙家窯出來的,除了坑蒙拐騙一樣正經事兒都不會的混混,有一份超市這樣的工作,大概就覺得不錯了,但時間一長,枯燥的工作,糊口的工資,也許會磨掉項西最初那種一心想往前的衝勁。

    現在項西會有這樣的想法,他覺得挺安慰的。

    只是再學點兒什麼,得仔細想想。

    不過連著幾天項西都沒什麼動靜,打電話的時候程博衍問起,他也只是說還在思考。

    「我要深思熟慮。」項西很嚴肅地說。

    程博衍也不知道他還要這個思要多深,慮要多熟,要思慮些什麼內容,不過也沒打算催他。

    「我沒有衣服換了,」項西又說,「我想去你那兒拿衣服,明天行嗎?」

    「明天我值班,」程博衍說,其實明天不值班,但奶奶召集了眾兒子女兒要上她那兒去吃飯,他不想告訴項西,怕項西知道了會又想起饅頭和家人什麼的,「後天吧?」

    「行,對了,」項西說,「我們同事做了點兒巧克力給我,我帶過去給你嘗嘗,挺好吃的,我也問了怎麼做的,你要愛吃我給你做。」

    「……你眼睛看著人家煮麵都沒煮出一樣的來,問問就能做出巧克力?」程博衍現在對項西的廚藝已經完全沒有了期待,這也是他第一時間就把學廚這項技能培訓否定了的原因。

    「試試嘛,沒準兒我紅案不行白案牛呢,」項西樂得嘎嘎的,「不過得先買一套模具,各種形狀的,挺好玩的,以後你煮了飯也可以在模具里按按再拿出來吃……不過這東西上哪兒買啊?」

    「我有,你到時來玩吧。」程博衍說。

    模具的確是有,不過不是程博衍的,是老嬸兒家土堆兒的,程博衍在奶奶家見過,這胖熊孩子纏著奶奶給買了以後一次都沒用過。

    但一直沒用是沒用,程博衍從奶奶家廚房柜子里把這套模具拿出來的時候,土堆兒一看就嚎開了:「我的!都是我的!」

    「我就看看。」程博衍本來想直接拿走,但土堆兒這架式他估計是拿不走了,於是摸了摸土堆兒的腦袋,準備把模具放回去。

    「別碰我!誰讓你看的!我的東西你看什麼看!」土堆兒往他腿上捶了一拳。

    程博衍準備把模具放回去的動作停下了,低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把模具盒子伸到他眼前拆開了,又拿了兩個出來在手上拋著玩。

    都是不鏽鋼的,質量還不錯。

    「你去死!」土堆兒往程博衍的膝蓋彎用力踢了一腳。

    程博衍差點兒讓他踢得跪地上去,拍了拍褲子:「我幹嘛要去死,我就不去。」

    「奶奶——」土堆兒一閉眼就喊了起來。

    「哎喲怎麼了啊這是!」老嬸跑進了廚房,「博衍你怎麼總能把他氣哭呢!」

    「我還沒氣他呢,就哭了,」程博衍說,把手裡的模具盒子沖土堆兒晃了晃,「我買你的,賣不賣?」

    「不賣!你去死!就不賣給你!」土堆兒大聲喊。

    「程博衍!」老媽在客廳里提高聲音叫了他一聲,「你又幹什麼呢!」

    「一百塊賣不賣?」程博衍問土堆兒。

    「……不賣!」土堆兒沖他呸了一口。

    「二百?」程博衍又問。

    「賣他,」老嬸推了土堆兒一把,「讓他拿錢來。」

    「賣給你,拿錢來。」土堆兒沖他一伸手。

    「你,」程博衍彎下腰跟他面對面,「想得美,我才不要你這破玩意兒。」

    程博衍把盒子放回柜子里,轉身走出了廚房,土堆兒在廚房裡沖老嬸發火,又哭又鬧的。

    「你是不是神經病啊?」老媽正坐在客廳里跟李妍聊天,看到他出來就皺著眉,「都三十的人了,成天跟個小孩兒鬥氣,你是不是有病!」

    「是。」程博衍笑著點頭。

    「你搶他什麼了?」奶奶坐在一邊問了一句。

    「沒搶成,就你以前給他買的那套餅乾模具。」程博衍說。

    「哎喲博衍你真夠可以的,」李妍一聽就笑得不行,「神經病!你要那個幹嘛啊?」

    「玩啊。」程博衍笑笑。

    「你老嬸兒得讓你氣死,」奶奶皺皺眉,「那個就在樓下超市買的,你自己買去。」

    「就樓下啊?」程博衍彎腰把趴在沙發上的小溪一胳膊圈起來一拎,「小溪陪舅舅去買糖吃好不好。」

    「好,」小溪被他夾在胳膊下面立馬就咯咯地笑開了,胳膊腿兒都舞著,「哥哥買糖。」

    「舅舅。」程博衍夾著他出了門。

    「舅舅買糖。」小溪興高彩烈地揮著胳膊。

    樓下的小破超市裡還真有模具,而且還有好幾種,程博衍看到了跟土堆兒那套一樣的,中號的。

    他想了想,拿了最大的那套,不同形狀的模具比土堆兒那套多了差不多一倍。

    還真夠幼稚的……程博衍笑了笑。

    李妍不太讓小溪吃甜食,所以程博衍只給她買了些奶片,想想又買了一袋土堆兒愛吃的牛肉乾。

    小溪很好滿足,含著一片奶片,就拉著程博衍的手一路蹦了回去。

    回到奶奶家,土堆兒一看那套大的模具,再一看小溪有吃的,立馬就鬧上了,程博衍把牛肉乾拿給了他。

    「才不要你買的!」土堆兒喊。

    「那放桌上,我一會兒自己吃。」程博衍說。

    土堆兒過去一把抓過牛肉乾跑開了。

    今天家裡的人聚得挺全的,連平時忙得不見人影的大伯都回來了,這會兒正跟老爸拿著罐茶葉聊著。

    「上回跟你說的就是這種,」大伯敲敲罐子,「其實比之前我給你的那種稍微澀一些,不過我記得你就喜歡有點兒澀的?」

    「嗯,」老爸點點頭,「是,要不我會覺得淡了。」

    「有空咱倆上他茶莊坐坐,」大伯說,「下了挺大本兒弄的,挺像那麼回事兒,前幾天還說要找人表演中式茶道,也不知道請沒請到人。」

    「中式茶道?」老爸想了想,「正經表演的還見得挺少的,一般不都是日本茶道么。」

    「可不么,中式的玩的人少啊,其實現在茶莊想弄這些的挺多的,一老頭兒坐那兒,擺弄擺弄茶,仙風道骨的,有味兒。」大伯笑笑。

    程博衍正逗著小溪,聽了這話頓了頓,把小溪放到沙發上,坐到了大伯身邊:「老大。」

    「哎,你不跟溪溪小天使玩了啊?」大伯笑著拍拍他的腿,他從叫就管大伯叫老大,大伯每回聽了都要樂半天,「想跟我們去喝茶?」

    「想去看看,那個中式茶藝。」程博衍說。

    「喲,那得等他們找著人,現在玩茶玩得漂亮的不好找。」大伯說。

    「有地兒學嗎?」程博衍又問。

    「有啊,就茶研所那邊就有,別看學的人不多,老頭兒還很挑呢,沒眼緣的不讓跟著學,」大伯打量了一下他,「你要去學?你別說,就你這樣的,大褂一穿,坐那兒還真挺那麼回事兒。」

    「白大褂啊?」老媽在對面接了一句,「我家仨呢,可以坐一排了。」

    屋裡人全樂了。

    「老大,我再給你打電話吧,」程博衍笑著跟大伯說,「到時給我詳細說說。」

    「行!」大伯愛喝茶,有人願意跟他聊這些,他特別高興。

    項西對茶有沒有興趣他並不清楚,項西有沒有興趣學中式茶道他也不清楚,但程博衍覺得學這個沒準兒還成,學這個的人少,茶莊現在要玩格調還都願意有這樣的項目。

    第二天項西拎著一大兜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進屋的時候,他還盯著項西看了看,想像了一下項西坐茶桌後面玩著茶得是什麼樣。

    「接一下啊,」項西喊了一嗓子,「要不我放地上了啊,你別說我。」

    「你衣服在書房裡。」程博衍笑著接過了袋子,這一嗓子把他的想像扯得簡直畫面都要馬賽克了,項西盤腿坐茶桌後面,一手拿著壺,一嗓子亮出來,你他媽喝不喝啊!

    一想到這些,程博衍笑得停不下來,拎著袋子一路笑進了廚房。

    「剛怎麼了啊你就笑成這樣,」項西換上衣服進了廚房,「我做個巧克力有這麼可樂嗎?」

    「沒,想到別的了,」程博衍笑著說,「你喝茶嗎?」

    「你那個薄荷茶啊?」項西問。

    「不,」程博衍拿出昨天從大伯包里搶過來的幾小包茶葉,「紅茶。」

    「行啊,巧克力配茶……」項西笑了,「你還喝茶呢?」

    「喝得少,你愛喝嗎?」程博衍打開袋子看了看,裡面有一盒整塊的巧克力,還有幾個小罐,都是核桃碎之類的。

    「談不上愛不愛喝的,以前……平叔總喝,我有時候跟著喝,模具呢?再來個平底鍋,」項西把東西拿出來一字排開,又拿出一個心形的粉色小盒子,「這是我同事做的,你嘗嘗。」

    「先洗洗鍋,有陣兒沒用了,」程博衍給他拿了平底鍋,看到心形盒子時愣了愣,再打開一看,裡邊兒的巧克力做得很精緻漂亮,全是心形的,他看了項西一眼,「女同事?」

    「嗯?」項西洗著鍋,「是啊,男的誰做這些個啊。」

    「你不就在做么,」程博衍笑笑,「這女同事是給所有人都送了還是就送了你一個?」

    「都送了啊,我們這班四個人,她都送了,」項西說,「你快嘗嘗,有兩種,一種是加了花生碎的,一種是核桃碎。」

    「都這樣的盒子嗎?」程博衍拿出一塊巧克力咬了一口,味道還挺不錯的,加了牛奶。

    「不,於保全的是圓盒子,藍色的,張昕的是個花朵形的,大紅色的,我……」項西說到一半停下了,轉過頭看著程博衍,「我的是粉色心形。」

    「是啊,粉色心形。」程博衍又拿了一塊巧克力放到嘴裡,咔咔地咬著。

    「她……」項西像是剛反應過來,「她什麼意思啊?」

    「我哪知道。」程博衍又拿了一塊兒,繼續咔咔咬著。

    「哎你吃兩塊兒得了,給我留點兒,一會兒我做的你吃不下了!」項西看他一塊兒接一塊兒地吃,有點兒急了,「你是餓了還是怎麼了啊?」

    「你管我呢?」程博衍說,盒子里一共五塊巧克力,他把剩下的三塊全拿了出來,一口都塞進了嘴裡。

    「哎!你神經病吧!」項西眼睛都瞪圓了。

    「怎麼,」程博衍看著他,嘴裡含糊不清地說著,「愛情小餅餅你捨不得給別人吃啊?」

    「我……」項西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瞪著程博衍看了半天,「行,你吃吧,我不要。」

    「你是要這種嗎?」程博衍拿出模具,拆開了給他看。

    「對,就是這種,」項西注意力馬上轉移了,拿了幾個出來看著,「這個是貓頭,這個是老鼠,這個……」

    「用這個。」程博衍拿出三個不同大小的心形,排開了放在案板上,把別的模具都收了起來。

    項西沒說話,盯著三個心看了能有一分鐘,才轉過頭看著程博衍:「什麼意思啊?」

    「你猜,」程博衍掙扎著把一嘴巧克力咽了下去,轉身走出了廚房,「哎我喝點兒水,噎死我了。」

    「……有病。」項西小聲說了一句,轉回頭又繼續盯著那三個心形看。

    何小如說做巧克力很簡單,化巧克力,加牛奶,再加上花生碎核桃碎什麼的……項西把準備工作做好之後,從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出來。

    加多少牛奶?

    項西不記得了,何小如好像也沒說,說的就是「加點兒」,加點兒是加多少點兒啊?

    他琢磨了半天,最後轉身走出了廚房,想讓程博衍幫他查一下,結果一進客廳,還沒開口,就發現程博衍半躺在沙發上睡著了,胳膊遮在眼睛上。

    項西這還是第一次在這樣的時間看到程博衍睡著了的,估計是今天病人多,他愣了一會兒,輕手輕腳地走到了電腦旁邊,牛奶巧克力要加多少牛奶,自己查吧。

    電腦開著,項西碰了一下滑鼠,屏幕就亮了,他來之前程博衍估計是在用電腦。

    他掃了一眼開著的頁面,本來想再開一個新頁面的手停下了,這個頁面看著有點兒怪,一眼過去,有很多照片。

    這什麼呢?項西盯著頁面左上方的字,一個字一字看了好一會兒。

    看完之後就愣了。

    失蹤人口檔案庫?

    程博衍在查誰?

    項西看了一眼還在沙發上睡著的程博衍,目光又回到屏幕上,在兩個彈出的頁面上,他看到了李振傑的名字。

    李振傑?項西的手抖了一下,程博衍在查饅頭?

    但顯示出來的兩個李振傑顯然都不是饅頭,項西興奮之後又一陣失望。

    看到另一個彈出頁面時,他突然又有點兒想笑。

    另一個頁面顯示程博衍還查詢了李饅頭這個名字,當然,也沒有收穫。

    項西關掉了頁面,在電腦前站了很久,又輕手輕腳地走到了沙發旁邊,彎下腰,低頭定定地看著程博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