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8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躺在床上,燈已經關了,屋裡很安靜,窗帘拉上之後,卧室里的氛圍很適合倒頭就睡。

    不過他沒有睡意,枕著胳膊,還在想事兒。

    一開始想的是項西今天晚上的表現,這種半酒瘋發作的式的興師問罪,是喜歡,還是像小貓小狗被搶了玩具時那種被侵犯了的佔有慾。

    不好說。

    拿不準。

    想了沒多大一會兒,他的思路就跑偏了。

    雖然項西今天一身酒味兒,還撒酒瘋來著,但畢竟他潤滑劑都拿出來了,摸也摸了,親也親了,就算只是嚇嚇項西,有些想法還是冒了頭。

    程博衍閉了閉眼,簡直影響睡眠質量,他把手伸進褲子里時真心實意是這麼想的……

    手機在床頭柜上響起來的時候,程博衍本來還沒享受到頂點的*被驚得一下爆發了。

    「哎!」他有些惱火地喊了一聲,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林赫。

    他沒接電話,把手機扔到床上,跑進了浴室。

    洗完澡的穿衣服的時候,他看到了項西扔在浴室架子上的衣服,嘆了口氣,抓過衣服扔進了洗衣機,又洗了一遍手。

    回到卧室,手機安靜地躺在床上,林赫沒有再繼續打第二個電話。

    他拿過手機給林赫撥了回去:「大半夜的幹嘛啊?」

    「這話說的,你一請客的半道跑了我還沒說你呢,還嫌上我了,」林赫很不爽,「我們換地兒了,你還過來嗎?」

    「不了,我走的時候不就說了嗎?」程博衍躺到床上。

    「著急回去幹嘛啊?」林赫嘖了一聲,「好容易出來一回。」

    「不幹嘛,幹什麼讓你這個電話都攪和了。」程博衍舒展了一下胳膊,攤開了躺著。

    「哎喲!」林赫喊了起來,「你是在干著什麼嗎?我錯了,要不我掛了。」

    「晚了,你再給我來這麼兩回我就只有陽|痿這一條孤單的路可走了。」程博衍說。

    「不是,博衍,你最近不對啊,」林赫壓低聲音,「頻率是不是有點兒高?」

    「你是不是傻,」程博衍說,「就這頻率,難道不是正往性冷淡上奔么?」

    「滾蛋我碰上兩次就是兩次啊,」林赫樂了,「你這頻率都已經到我一打電話就能碰上了好么!」

    程博衍笑了笑:「放鬆一下放鬆一下。」

    「你以前放鬆不是聽那個掏耳朵視頻嗎,」林赫笑著問,「現在改習慣了啊?」

    「你們不是要換地兒么,趕緊換啊。」程博衍打了個呵欠。

    「行行行,你繼續?」林赫說。

    「你管呢,要不你過來參觀一下?」程博衍把空調溫度調低了一些。

    「晚安!」林赫笑著掛掉了電話。

    「晚安。」程博衍掛掉電話之後感覺總算有點兒困了,把手機放到床頭柜上正想躺下,想想又下了床,拿過手機,在q和微博上把大長腿給拉黑了。

    安全起見,他不想項西再來這麼一回。

    項西早上起床的時候比平時晚了一些,都聽到大門那邊有動靜了他才從床上彈了起來。

    跑出去看到是於保全,才鬆了口:「我靠,嚇死我了,我睡過頭了,我還怕是宋哥呢。」

    「喝多了吧!」於保全笑著說,遞給他一個袋子,「早點。」

    「哎?還給我買早點了?」項西接過來看了看,挺大個兒的糯米飯糰。

    「不是買的,我媽做的,我給你們一人帶了一個,」於保全挺得意地說,「嘗嘗,我媽做的飯糰不是一般地好吃。」

    項西看著他的表情,有些羨慕,媽媽做的早點呢。

    他跑去洗漱了,拿起還熱乎的飯糰咬了一口,其實味道一般,但他還是吃得挺香,不光是羨慕,自己心裡感覺也挺滿足的,這是同事給帶來的早點,多有意思!

    今天不知道是因為多睡了十來分鐘,還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不,昨天晚上程博衍說的話,項西覺得自己心情很好,工作也不像之前那麼總發矇了。

    如果不去多想自己居然因為程博衍把自己按桌子上的動作居然……了的話。

    這事兒他不敢多想,總覺得一琢磨這是為什麼,譚小康就會突然蹦出來沖自己喊,還罵我變態!你丫還不是一樣!

    不過這是不一樣的,項西把貨架上弄亂了的東西一件件整理好,就像同樣的事,譚小康是變態,程博衍就不是,自己當然更不是。

    中午快休息的時候張昕照例拿了菜單過來,項西在自己想吃的菜後面劃了個勾,菜單上的字兒他差不多都認全了,倒不全是從「教材」上學的,這菜單他認真背過。

    飯送來之後,幾個人在更衣室里吃著,於保全邊吃邊拿了本書在一邊看。

    「看什麼呢?」張昕把他的書拿過來看了看,「英語啊?你現在學英語了?」

    「試試看吧,我報了個班,」於保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這兩天晚上開始上課了,抽空看看,還有作業呢。」

    「不錯啊,」張昕笑著說,「我就沒這麼用功,我就周末去學學插花。」

    「報什麼班?」項西在一邊問了一句。

    「就培訓班唄,挺多的,」張昕說,把自己碗里一塊肥肉夾到項西碗里,「我減肥呢,這個你幫我吃了吧,這麼瘦要補補。」

    「培訓班?隨便什麼人都能報嗎?」項西把肥肉吃了,又問了一句。

    「是啊,都能報的,怎麼?你也想報嗎?」於保全一聽馬上就往他身邊湊了湊,「要不你也報個英語班吧,我報了個初級的,你也報一個,咱倆可以做個伴……」

    「我不行,」項西笑了起來,「我……學不來。」

    他連拼音都是因為要打字才湊合著弄明白的,英文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但是……

    「還有別的班嗎?除了英語啊插花什麼的?」項西又問。

    「有啊,很多,你要不去看看,文化宮裡邊兒,可多了,」張昕說,「好多人去呢。」

    「很多人啊?」項西低頭吃了一口飯。

    「是啊,多少提高一下自己嘛。」於保全說,又拿過書看了起來。

    平時項西吃飯都吃得挺慢的,邊聊邊吃,今天卻吃得很快,幾口扒拉完,去把還在收銀台站著的何小如換了進去。

    站在收銀台後面,他的心情有些飄忽。

    培訓班?

    能學英語還能學插花還有很多別的東西?

    隨便什麼人都能報名?

    那自己也可以去?

    自己學什麼?

    小學語文?小學數學?小學英語?

    要不要去看看?

    整整一個下午,項西都沉浸在一種興奮緊張又不安的情緒里。

    他不知道自己的方向,除了往前。

    但於保全那句「提高一下自己」讓他突然有些控制不住地激動,除了往前,一直往前,他還應該「提高」。

    可是怎麼提高,提高什麼呢?

    要還是以前,他倒是很清楚自己該提高什麼,掏包技術,騙人技術,逃跑技術,躲警察技術……多著呢。

    但現在卻有些茫然。

    下班之後他在旁邊小麵館吃了一碗面,回店裡把倉庫里的貨點了一遍之,然後溜達著出去,繞著旁邊小區的綠化小道一圈圈散步,碰上遛狗的再順帶逗逗狗,看著時間過了九點半,他給程博衍打了個電話。

    程博衍每天晚上都看書,各種書,還有很多資料,以前他只覺得程博衍真是個好醫生,現在想想,這也是在提高,他覺得也許程博衍能告訴他自己該提高什麼。

    「喂?」程博衍接起電話的時候,那邊聲音有些嘈雜。

    「你在忙吧?忙的話我晚點再打給你。」項西馬上說,自打上回過去碰上程博衍在手術室之後,他就很怕電話打的不是時候。

    「沒事兒,有點忙,一會兒我給你打。」程博衍說。

    「哦。」項西應了一聲,那邊程博衍很快掛掉了電話。

    項西又順著小道走了兩圈,往回快走到超市的時候,程博衍的電話打了過來。

    「我不知道你在忙,」項西接起電話,「沒耽誤事兒吧?」

    「沒,」程博衍笑笑,「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兒,怎麼了?」

    「我也沒什麼要緊的事兒……我就是想問問,」項西抓抓頭,「你覺得,我要怎麼再提高一下自己呢?」

    「提高?」程博衍愣了愣,「什麼意思?」

    「就是除了認字兒之外,我要不要再學點兒什麼?」項西猶豫著,「我同事都在學呢,說是提高自己,一個學插花一個學英語的。」

    「這樣啊,」程博衍笑了起來,「那你想學什麼啊?」

    「我哪知道啊,」項西嘆了口氣,「我好像什麼都不會,就跟一個人看過好多書,你問他喜歡什麼樣的書,他能說出來,一個人連字兒都不認識,你問他書,他能知道了才怪。」

    程博衍笑了半天:「那他們是怎麼學的,報班嗎?」

    「是啊,」項西馬上說,「就文化宮,說是好多培訓班,隨便就可以報。」

    「要不這樣吧,」程博衍想了想,「周六我有空,去看看吧,看看有什麼班再看想報什麼班?」

    「你陪我去嗎?」項西一聽就抬起了頭,他本來是想自己一個人去,又挺沒底氣的怕自己弄不明白,程博衍這麼一說,他立馬就踏實了。

    「嗯,我還怕你字兒認不看不懂呢。」程博衍說。

    「也認識不少了,別說陪爸……媽媽逛超市,逛百貨大樓也沒問題。」項西嘿嘿笑了兩聲。

    確定了周六去文化宮之後,連著幾天項西都在琢磨提高的這個事。

    張昕和齊保全,這倆人報的班完全不同,他覺得報班這事兒也分不同類型,一種是張昕這樣的,主要是為了興趣,喜歡插花,有時間就去學學。

    一種是齊保全這樣的,學點兒東西能幫方便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項西覺得自己應該屬於齊保全這類的,他現在的情況還沒有到只為了情趣去學東西玩的狀態,雖然超市工作對於他來說已經挺好了,但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多賺些錢,房子車什麼的他不敢去想,但起碼要把程博衍的錢還上,能買得起新電腦,租得起舒服的房子,程博衍再生日的時候他能送份比棒棒糖貴的禮物。

    想到棒棒糖……不知道自己上回送的棒棒糖最後是被吃了還是扔了。

    琢磨這事兒居然也琢磨了一天。

    周六上午程博衍開了車過來,他跳上車第一句話就沒忍住問了一嘴:「我上回送你的棒棒糖……你胳膊怎麼了!」

    程博衍左胳膊居然上纏著繃帶,項西很吃驚,他住院的時候程博衍的手就受過傷,這都第二回了,明顯比上回要嚴重,他眼睛都瞪圓了:「你胳膊怎麼了!啊?怎麼回事啊!」

    「棒棒糖在冰箱里呢。」程博衍笑著回答,把車掉了個頭。

    「誰問你棒棒糖了啊!我問你胳膊呢!」項西喊。

    「你剛問的,」程博衍嘆了口氣,「聽聽這把嗓子,還悄沒聲兒呢……」

    「你這是摔的還是讓人打的?」項西收了收聲音又問。

    「沒事兒,不嚴重,」程博衍說得很輕鬆,「值班的時候有人打架打到急診了,我就去了,跑太快沒注意那人手上有刀,就劃了一下。」

    「口子深嗎?」項西皺著眉,想想又一瞪眼眼睛,「啊!是不是那天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

    「差不多吧,那會兒正準備縫合傷口。」程博衍笑著說。

    「還縫針了啊……我以前沒覺得,現在才發現你們這行也太不安全了,成天受傷,」項西看著他的手,用力嘆了口氣,「哎!病人家屬激動了你受傷,急診打個架你也受傷……」

    「都是意外,」程博衍笑笑,「直接去文化宮?」

    「你這樣能去嗎?」項西有點兒擔心。

    「都幾天了,」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拿著大頂過去。」

    文化宮周末很熱鬧,項西這還是第一次來,後門居然還有條小吃街,賣東西的也很多。

    培訓班報名的地方在最裡面的一棟樓里,人也很多,來看的,來上課的都有,一樓幾個教室里都是小朋友,跳舞的,畫畫的,還有大聲念著英語的。

    「怎麼全小孩兒啊?」項西站窗口看了一會兒。

    「樓上還有呢,那邊也有呢,幾棟樓都是,」程博衍拉拉他胳膊,指了指旁邊一個很大的公告欄,「先看看這兒。」

    報名廣告都貼在公告欄里了,旁邊還立著好些個小的牌子。

    內容太多,項西只覺得滿眼都是字,看了半天連一個都沒看明白,小聲嘀咕了一句:「我這認字兒白學了嘿。」

    「我給你念?」程博衍問。

    「我自己看,」項西走到公告欄跟前兒站下,「一個一個看我能看懂,我就是眼睛忙不過來。」

    他慢吞吞地湊過去看著,最多的就是英語,還有德語法語,各種小中初課程補習,然後就看到了什麼西點,烹飪,服裝設計,電腦製圖,化妝,還有張昕說的插花,最後他還看到了攝影。

    「還有攝影呢,」他有些興奮地回過頭跟程博衍說,「是拍照片么?」

    「這個是婚紗攝影,」程博衍手裡拿著一大摞宣傳單,「跟你平時那樣拍有點不一樣,有興趣嗎?」

    「你哪兒拿的啊?」項西看著他手裡的東西,「就這麼會兒功夫你這拿都夠糊牆了……」

    「人家給我的,」程博衍笑笑,「回去可以再細看嘛。」

    「怎麼沒人給我啊?」項西頓時有些不爽,發個傳單還看人嗎。

    「給你來著,你不是在認真閱讀么,我都替你接過來了,」程博衍拍拍手裡的宣傳單,「太積極了,我估計人以為我攢著要賣廢紙了。」

    「這個攝影……」項西走到他身邊,正好看到了最上面一張,婚紗人像攝影,「要學完了之後就去影樓嗎?」

    「嗯,差不多吧。」程博衍點點頭。

    項西沒說話,低頭拿過宣傳單來回看了看,上面不少學員的作品,他看了一會兒,跟他平時喜歡拍的那些差別很大。

    「想去了解一下嗎?在後那個樓的三樓。」程博衍問他。

    「我再看看還有沒有別的,」項西覺得無論是什麼攝影,對於他來說都有點兒太高深,感覺拿這個賺錢也不如做飯什麼的那些來得直接,「我比較一下。」

    「好。」程博衍笑著把宣傳單一張張翻開給他看。

    「要不你也替我拿拿主意吧,」項西皺著眉,「我實在是……」

    「你就說你想報這個班是為什麼吧?是為提高?打發時間,還是學個一技之長?」程博衍問。

    「一技之長啊,能賺錢的一技之長,」項西咬咬嘴唇,邊想邊說,「你說,我現在什麼也不會,超市這份工作,換了誰都能做得了,如果不是宋一,我隨時都有可能被別人代替吧。」

    程博衍看著他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還真想得挺多的。」

    「不想不行啊,我條件就擺這兒呢。」項西有些不好意思。

    「那再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別的,」程博衍往教室那邊走過去,「我幫你想想,也別著急決定。」

    「嗯。」項西跟上去。

    倆人在幾個樓里轉了轉,不是所有的培訓班都在這兒,有些就是一個桌子擺著,招了生在別的地方上課。

    項西把每個教室每張桌子都看了個遍,拿了一堆的宣傳資料。

    「我回去再仔細看看。」他下樓的時候還來回翻看著,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愉悅感覺。

    「好,」程博衍看了看時間,「要不先去吃……」

    「哎?」項西在後面喊了一聲,接著又壓低了聲音,「天爺!」

    「怎麼了?」程博衍回過頭。

    「我……」項西臉上的開心全變成了鬱悶,拉過程博衍的胳膊就往樓下快步拽著走,邊走邊壓低聲音,「不行不行不行,還是算了。」

    「怎麼了啊?」程博衍被他拽著下了樓,又拽著往文化宮的大門走過去,有點兒莫名其妙。

    「錢啊!錢!看到沒有!」項西一直把他拉到了街上,才指著宣傳單用手指頭一個勁兒敲著,「我一直都沒注意這個價格!我還以為是分機號呢!少的也得幾百一期啊!」

    「錢不夠?」程博衍看了看價格,這些價格他倒是一直看著,項西沒提,他也就沒說,現在也不敢直接說錢不夠我來出。

    「要說夠吧,也夠,」項西皺著眉,「但得全拿上了,我才剛把錢存進卡里都沒捂熱呢。」

    「那你……再考慮一下?」程博衍不知道該怎麼說。

    「嗯我……」項西正說到一半,就被不遠處一陣喧鬧聲打斷了。

    「有小偷!抓小偷啊!」一個女人喊著。

    這裡因為有小吃街,又正是飯點,人很多,她這一喊,四周的人都騷動起來了,大家全都往周圍看著。

    「小偷!」女人突然指著一個方向喊了起來,邊喊邊追了過去,「就是他!」

    程博衍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人太多也沒清,只看到一個身影很快地從人群里閃了一下,跑進了旁邊一條小岔路里。

    沒等他說話,項西突然把手裡的宣傳單往他身上一扔,拔腿追了過去。

    「項西!」程博衍抓著一把宣傳單愣了愣,顧不上多想,他把宣傳單往旁邊一個賣玩具的攤子上一扔,也追了過去。

    項西跑得相當快,程博衍沒追幾步,就看到他已經拐進了那條岔路。

    「項西!」他又喊了一聲,實在是沒想到項西會突然去追賊,更沒想到項西能跑出這樣的速度。

    這爆發力!

    這還用培訓什麼,直接去參加比賽得了!

    程博衍追過去的時候,已經看不到項西的影子了,身邊幫著抓賊的幾個人和女失主一下全都沒了方向。

    發現賊的時候已經晚了,這會想追都不可能追得到。

    程博衍看著這條路兩邊一時半會兒都數不明白的小衚衕,開始擔心,一邊繼續往前跑著,一邊掏出了手機。

    項西的電話通了,但一直沒有接聽。

    程博衍打聽了半天,才從街邊一個煙攤那打聽到有倆年輕人一前一後跑進了一條衚衕里。

    「就那兒。」煙攤老闆指了指。

    「謝謝。」程博衍趕緊順著衚衕跑了進去。

    衚衕沒有多長,這片已經改造了,這衚衕也就二百米就到了頭,那邊一出去又是一條小街,人來車往的,別說一個賊,就是一群賊,一出來也瞬間能藏進人流里了。

    程博衍焦急地拿起電話,正要撥號的時候,眼角掃到了旁邊一棵樹下靠著一個人,再一看,是項西。

    「你搞什麼!」程博衍吼了一聲,走過去抓著他的胳膊拽了一下,「發神經啊你!」

    項西低著頭沒說話,估計是剛停下,喘得厲害,程博衍頓時有點兒心疼,按說幫著抓賊又不是做錯了什麼事……他放輕了聲音:「你抓賊也看看情況啊,賊都跑那麼遠了,你還傻追,出事兒怎麼辦?」

    「我沒抓賊,」項西抬起頭,「我沒在抓賊。」

    程博衍吃驚地發現項西眼睛有些發紅,聲音也是顫抖的,他皺著眉問:「怎麼了?」

    「是饅頭,」項西反手抓著他的胳膊,很用力,「是饅頭,肯定是饅頭……我沒追上……他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就想知道他到底怎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