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7章字體大小: A+
     

    這是項西第二次看到程博衍光著身體,比第一次更徹底,這回連提到一半的內褲都沒了,直接上上下下看全了,還是個正面。

    他的眼睛一下瞪圓了,不知道是該繼續瞪著程博衍還是該把目光放到別的地方。

    就這麼半張著嘴對著程博衍的正面果體和平時看不出來的腹肌,一直到看見腹肌旁邊的一小片淤青時他才回過了神。

    這大概是被自己那天一膝蓋頂的?

    但想到那天,他就瞬間又想起了程博衍赤身果體打開門的原因,頓時又火了,什麼光的,正面,腹肌不腹肌的!都不如大半夜要跟程博衍視頻的那個什麼大長腿搶戲!

    他對程博衍的果體進行了一個簡短的震驚之後,指著客廳那邊又喊了一嗓子:「就那個什麼什麼大長腿啊!」

    「大長腿?」程博衍愣了愣之後皺著眉從旁邊架上子扯下浴巾往腰上裹了一下走出了浴室。

    「你裝什麼傻啊!」項西跟在他身後,腦子裡亂七八糟不知道轉著什麼,「人微博還給你留言說想你了,現在半夜又要跟你視頻!視什麼頻啊!變態!」

    程博衍平時在家穿得很隨便,但因為覺得哪兒哪兒都不衛生,所以項西沒見過他光膀子,今天是頭一回看到他光著的背,后腰上因為肌肉而凹陷下去脊椎線拉出漂亮的弧度,讓項西突然恍惚了一下。

    「這人是……」程博衍看清屏幕上的對話框之後把它關掉了,「一個群里的朋友。」

    「什麼群啊!」項西擰著眉,嗓子還是挺亮的,「這人微博上跟個色狼似的,一會兒舔這個一會兒舔那個!還見了誰都想操!我操一個你扇我,他操了一頁你怎麼沒抽他啊!」

    「誰都能跟你一個待遇么?」程博衍笑了起來,「你還看他微博了啊?我都沒看過呢,就群里認識以後也沒說過幾句話。」

    「什麼群啊!」項西腦子有點兒發暈,但是還沒忘了重點。

    「一個……」程博衍轉過身靠著桌沿,「交友群。」

    「交友群?」項西愣了愣,交友群?

    交友群!

    他腦子裡頓時一片呼嘯,他雖然進網吧就為玩遊戲,不聊天兒也不幹別的,但畢竟看得多了,交友群是什麼玩意兒!很多交友群大名兒叫交友小名兒就叫約炮!

    饅頭還經常兩手指頭戳著鍵盤在「交友群」里撩騷呢!

    程博衍居然!

    「嗯,怎麼。」程博衍還是挺平靜。

    「你……真看不出來!」項西眉毛都快擰成蝴蝶結了,「你丫看著挺正經一大夫!居然也約炮!還跟人半夜果聊!」

    「我沒果聊……」程博衍有點兒無奈,「你酒瘋發完了沒?」

    「沒發完呢正欣欣向榮呢!」項西手指往他胸口上戳了兩了下,「沒果聊?那你還約炮了呢!」

    程博衍低頭看著他的手,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一挑眉毛:「約炮怎麼了?我一個單身大齡男青年,總得解決一下生理需求。」

    「我操!」項西手都氣哆嗦了,又指著屏幕,「就跟那個大長腿啊?他成天就舔來舔去的你又不潔癖了啊!你不是潔癖的嗎!你不是見人牆上划幾道黑你就受不了嗎!」

    「那我找誰,」程博衍眯縫一下眼睛,「找你么?」

    項西感覺自己沒喝多,但這會兒也不知道哪條筋搭被人拿去跳皮筋了,他退後兩步把腿往茶几上一踩:「行啊!」

    程博衍沒說話,只是皺了皺眉。

    「你不是想摸我腿嗎?」項西又往自己腿上拍了拍,「丫什麼屁的大長腿,我他媽才是大長腿你是不是瞎啊!」

    「行了,別發瘋了。」程博衍嘆了口氣。

    「我沒發瘋,不就那麼回事兒么,你那些小片片我看過,」項西突然鼻子有點兒發酸,他都不知道自己委哪門子屈,「有什麼了不起啊!來啊!」

    「項西,」程博衍看著他,「你先緩緩,一會兒我們談談。」

    「談什麼?有什麼好談的,你不是憋著么!單身大齡男青年!」項西也看著他,「我單身小齡男青年,解決一下唄!」

    程博衍不再出聲,盯著項西看了很長時間,最後慢慢走到他面前,手捏著他下巴往上抬了抬,語速很慢地說:「我再說一次,你,休息一會兒,然後,我們談談。」

    「不!」項西眼睛一瞪。

    「好,」程博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拉著他往電腦桌上一拽,「你說的!」

    項西被甩到了桌上趴著,沒等直起身來,程博衍已經按住了他的肩,從身後壓了上來,把他衣服往上一推,手摸到了他腰上。

    「操!」項西側過臉,背上程博衍有些發涼的的皮膚緊貼著,讓他全身有都開始僵硬。

    「行了沒?」程博衍的手拿開了,小聲問,「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項西只覺得從一陣酥麻的感覺從耳後迅速向全身漫延出去,撐著地的腿往後滑了滑。

    「想幹嘛就干!」項西咬著牙說,「廢他媽什麼話!」

    程博衍頓了頓,猛地低頭吻在了他耳朵上,接著就是脖子,肩窩。

    項西呼吸一下粗重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生氣,身上有些控制不住地開始發抖。

    吻到他脖後面的時候程博衍停下了,接著就直起身,鬆開了他。

    「怎麼,」項西趴著沒動,「怕了啊。」

    程博衍不說話,也沒動,在他身後站著。

    「你跟人約炮就這麼約的啊!」項西又說。

    程博衍轉身走開了,聽聲音是進了卧室,沒一會兒又走了出來,接著把一個東西重重放在了他臉跟前兒。

    項西瞅了一眼:「這什麼?」

    「潤滑劑。」程博衍轉身又走進了廚房。

    「喲,」項西笑了起來,心裡說不上來什麼滋味兒,就一個勁兒地樂,「程博衍你傢伙什還挺全。」

    程博衍從廚房走了出來,又把一個東西重重地放在了潤滑劑旁邊。

    項西又瞅了一眼,是根還帶著水汽的大黃瓜,他看愣了:「幹嘛。」

    「要玩自己玩,」程博衍彎下腰在他耳邊說,「項西,你最好清醒一下,我洗完澡我們談談,我出來的時候你要還這樣,我保證遂了你的願。」

    這句話說完,程博衍進了浴室,很重地關上了浴室的門,哐地一聲巨響。

    項西趴在桌上沒動,腦子裡一片空白。

    耳邊還有些莫名其妙地嗡嗡聲。

    程博衍生氣了。

    摔了門。

    項西你在幹什麼!

    他的手猛地抖了一下,接著就是一陣羞愧,混雜著後悔和害怕。

    這是怎麼了!

    明明沒喝多少酒!

    發酒瘋也就算了居然還發這種酒瘋!

    你是傻逼嗎!

    我!操!

    程博衍從浴室出來的時候,項西還趴在桌上,姿勢跟他進浴室前一樣,沒有動過。

    他走到項西面前站下,把被推起來的衣服往下拉好了。

    項西還是一動不動地趴著,眼睛瞪著那根黃瓜。

    「酒醒了?」程博衍把潤滑劑拿回了卧室,又拿著黃瓜進了廚房,洗了半天然後又出來了,往沙發上一坐,開始慢慢啃黃瓜。

    「我沒喝醉。」項西輕聲說。

    「那個大……長腿,之前聊過一陣,醫學院的學生,後來他說見面,我感覺他有點兒……就沒聊了,」程博衍邊啃黃瓜邊說,「我加那個群就是無聊,沒在群里說過話,也沒約過人。」

    項西沒有說話。

    「他挺久也沒聯繫我了,我也沒看到他微博的留言,」程博衍繼續啃黃瓜,「q上的聊天記錄你翻翻,上回聊估計都是過年那會兒了。」

    「別說了。」項西說,聲音有些悶。

    程博衍沒再說下去,沉默地啃完了黃瓜,然後去洗了手,坐到了電腦桌旁邊。

    項西跟他目光對上了,立馬有些尷尬,想把臉往另一邊轉過去的時候,程博衍伸手按住了他的腦袋:「躲什麼?」

    「丟人。」項西小聲說。

    「你就為這事兒發這麼驚濤駭浪的瘋?」程博衍把椅子往前挪了挪,也趴到桌上,跟他面對面地問。

    「不是,」項西垂下眼皮,「我不知道我怎麼了,我今天喝了也就半斤多點兒,不知道怎麼了。」

    「半斤多還叫也就啊?」程博衍說,「幹嘛喝這麼多?」

    「不知道,煩吧大概是,同事叫吃飯,本來想不去的,但又不想閑著,」項西閉了閉眼睛,「我就覺得你不理我了,有點兒煩。」

    「我沒有不理你,」程博衍輕輕嘆了口氣,「我是怕再嚇著你。」

    「沒有。」項西說。

    「嗯?」程博衍看著他。

    「沒有嚇著我,」項西眼睛盯著桌子,因為距離太近,感覺都快對眼兒了,「嚇著了也沒事兒啊,我又沒生氣。」

    「沒生氣啊,」程博衍在他鼻子上摸了一下,直起身靠到椅背上,「怕的就是說沒生氣。」

    「你什麼毛病啊。」項西往他臉上掃了一眼。

    「就怕你因為是我,所以什麼都無所謂。」程博衍說。

    項西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

    的確就是這樣。

    「項西,」程博衍胳膊撐在椅子扶手上,手指頂著額角,「有些話我現在還不想說,沒到那份兒上,說早了太不負責任,所以我才會跟保證以後不會那樣了。」

    項西看著他。

    「沒聽懂啊?」程博衍笑笑。

    「聽懂了。」項西說,聽懂了,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但隱約知道程博衍說的是什麼,心裡又有些不相信。

    「去洗個澡吧,」程博衍說,「一屋子全是酒味兒了。」

    「不至於吧。」項西聞了聞自己胳膊。

    「至於,真難為我剛還親得下去嘴,」程博衍站了起來,「我給你拿衣服。」

    「嗯。」項西終於動了動,從桌子上直起了身。

    程博衍給他拿了條新的內褲,他又拿了平時來這兒穿的那條褲子,快步走進了浴室。

    浴室里還有沒散盡的水霧,能聞到程博衍身上那種熟悉的檸檬香氣,檸檬消毒液,檸檬洗手液,檸檬沐浴露,檸檬牙膏,要不是檸檬在家不好種,估計程博衍窗台上那幾盆薄荷都得換成檸檬。

    項西脫了衣服,打開噴頭,低頭沖著水,程博衍之前調的水溫很合適,一點點溫度,水流滑過身體時有種輕軟的觸感。

    就像……程博衍吻在他脖子上時……

    哎操!

    他不敢再多想,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他有些讓人臉紅的反應出現,而且是在程博衍走開了,他緩過勁兒來之後才開始的。

    在桌上趴了好一會兒才下去。

    都他媽不知道這是太遲鈍還是太敏感……

    項西就著水抹了抹臉,又甩了甩頭。

    剛甩了兩下,就看到浴室靜悄悄地打開了,他嚇了一跳,下意識地隨手抓了毛巾捂著下邊兒。

    再看過去的時候,他發現門外沒有人,進來的時候沒關好?他伸手把門又關了過去,接著就發現門鎖居然已經脫出了底座,斜著掛在門上。

    「門壞了!」項西喊了一聲。

    「知道。」程博衍在客廳里回答。

    「什麼時候壞的啊!」項西把門關過去,門執著地再次打開,再關,再開。

    「剛摔的。」程博衍說。

    「哦……」項西想起了程博衍進浴室時摔出的那聲巨響,有點兒不好意思,「那怎麼辦啊?」

    「洗你的,」程博衍笑了笑,「我又不過去。」

    其實過來就過來了,手術的時候早看了遍,項西倒不是怕這個,就是洗澡的時候門開著,老覺得沒安全感。

    但門是因為他抽瘋才被程博衍摔壞的,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能繼續洗,沖一會兒就伸手把門扒拉一下,再沖一會兒再扒拉一下。

    洗個澡洗得跟做了十套廣播操似的。

    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程博衍正坐沙發上看書,手裡拿著支筆轉著。

    「那門……我去買個鎖吧。」項西說。

    「不用,裝回去就行,」程博衍轉頭看了看他,目光落在了他腿上,「這疤還沒好透呢,以後少喝點兒酒。」

    「哦,」項西猶豫了一下,「我剛用了你的毛巾。」

    「用吧,」程博衍抬頭看了他一眼,「我毛巾多。」

    「我……」項西站著有些尷尬,低頭往電腦桌那邊走過去,「用電腦。」

    「你電腦怎麼壞的?」程博衍放下書問他。

    「不知道,我就拍了兩巴掌,它就被我的內力震傷了,」項西坐到電腦前,把相機的數據線插好,「拿去維修那兒,人給看了,說是硬碟燒了……」

    「那換個硬碟啊。」程博衍說。

    「不換了,又要五百,」項西嘖了一聲,「頂上一台電腦了。」

    「我這台要不要?」程博衍笑笑,「肯定比你買別人的強。」

    「……那我得賒賬了。」項西嘆了口氣。

    「賒唄,」程博衍拿起遙控器隨便找了個台看著,「債多不壓身。」

    「我正攢錢呢,」項西敲了敲桌子,「忘跟你說了,我不在那兒住了,宋一讓我在超市值夜班呢,就住超市了。」

    「那不錯啊,」程博衍看著他,「你那個黑咕隆咚的地兒早該搬了。」

    「嗯,不收房租水電,工資還加了,這一個月下來裡外里能多出不少錢了,」項西一想到這兒就很愉快,「我應該去買個錢包了。」

    「我送你一個,」程博衍笑笑,「算是慶祝吧。」

    「我……」項西笑了兩聲又想起了當初從程博衍身上摸出來的那個錢包,「哎。」

    「喜歡什麼樣的?折起來的那種還是長條的?」程博衍問他。

    「折起來的放著方便吧,」項西想了想,「不,長條的放的錢多吧。」

    「你要放多少錢啊,」程博衍笑了起來,「錢多了存起來啊。」

    項西嘿嘿笑了兩聲,看著屏幕沒有說話。

    程博衍這才想起來他沒有身份證,嘆了口氣:「那個平叔,怎麼沒想著給你上個戶口呢。」

    「逗呢,他能把我養大了都得算菩薩心腸了,還上戶口呢……」項西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又往椅子上一靠,仰著頭,「他說過,悄沒聲來,悄沒聲活著,悄沒聲死了,就行了,別給他添麻煩。」

    「逗呢,」程博衍也說了一句,「就你這嗓門兒,悄沒聲得了么,一嗓子這棟樓的聲控燈都得亮,沒亮的那是震碎了。」

    項西讓他逗樂了,仰著頭笑了好半天:「我嗓門兒有那麼大嗎?」

    「有,非常有,我每次聽你一喊就肝兒顫,」程博衍站起來走到了電腦桌旁邊,拉開了最下面的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這個你先用著,以前我媽給我存零花錢的卡,密碼是我生日。」

    「合適嗎?」項西愣了,在他看來,跟身證份有關的一切都是很高級的東西,所以他每次掏了錢包要有身份證他都會給扔郵筒里寄回去。

    「你不就存個錢么,」程博衍說,「這卡還開了網銀,你在網上買東西什麼的也能用。」

    「我不會用那些,」項西猶豫了一下接過卡,「那我用你的卡去存錢,會被銀行的人抓嗎?」

    「抓你幹嘛,」程博衍樂了,「頂多就是錢被我取走了。」

    「那沒事兒,」項西笑著把卡放進了口袋裡,「你取走沒事兒。」

    項西把照片存到了程博衍的電腦里,又把給於保全他們拍的那些單獨存在了u盤裡。

    「電腦什麼時候拿走?」程博衍問他。

    「真賒給我啊?」項西猶豫著,他的確是挺想有台能用的電腦的,之前他每天坐電腦前,都已經學會自己查資料什麼的了,但程博衍明顯是想給他省錢要把電腦給他,他實在是不好意思占這麼明顯的便宜。

    「你拍照的錢我還沒跟你結賬呢,」程博衍說,「可以從那裡頭扣。」

    「得了吧,拍照給錢不也是你給我想的借口么,」項西趴到桌上,「我又不傻……」

    「不是借口,」程博衍手指在他後腦勺上彈了一下,「就是希望你可以做一件事,你擅長的,有興趣的事。」

    「做得成嗎?」項西點開文件夾,皺著眉看著自己拍的照片。

    「做了就行,成不成的不用去想。」程博衍說。

    每一次從程博衍那裡出來,項西都覺得步子很輕鬆,程博衍的話每次都會讓他覺得安心,也能感覺到希望。

    哪怕程博衍什麼也沒說,只要聽到他不急不慢的平穩聲調,也會變得踏實。

    程博衍的電腦,他最後也沒有要,程博衍把他送回超市準備走的時候又跟他確認了一次,他還是拒絕了。

    不光是錢的問題,他只是不想讓程博衍覺得他自己永遠都在等著他伸手。

    他不想讓程博衍拉著他走,他可以跟著走,跟著跑也行。

    回到超市,夜班的同事正好下班,他幫著收拾好關了門,又檢查了一遍才回到小屋裡。

    先把程博衍的那張卡拿出來放到桌上看了半天,然後從包里拿出了自己的錢,全部財產都在這兒了,一卷錢。

    他把錢一張張展開數了一遍,然後又一張張碼整齊,把一百塊的都拿個超市的小密封袋裝上了,打算明天去存上。

    從來沒去過銀行呢,還是存錢,想想莫名其妙有點兒興奮。

    他沖著密封袋嘿嘿笑了一會兒。

    笑完了躺下準備睡覺的時候他看到了身上的衣服,這才想起來自己換下來的衣服扔程博衍那兒沒拿回來。

    ……會不會被扔掉?

    還是會洗?

    衣服上全是酒味兒吧,估計還有汗味兒,程博衍要拿起來不得瘋啊……

    不!這都不重點!

    項西一下坐了起來,重點是那團衣服里還有他的內褲!

    「哎!」項西頓時有點兒臉紅。

    然後想想又鬆了口氣,雖然喝了酒,但還好又驚又尷尬又發火的他那點反應不夠強大,要一下沒收住他這會兒估計得連滾帶爬往程博衍家殺過去。

    這口氣還沒全松下去,程博衍壓在他身上的那一瞬間的感覺突然竄了起來,一陣酥麻跟過電似的把他給電倒在了床上。

    「啊……」項西抱過枕頭,捂在臉上喊了一聲,又伸手扯了扯褲子,「去你大爺沒完了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