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5章字體大小: A+
     

    飯盒是空的了,不過裡邊兒還有點兒老陳醋和辣醬渣子,一塊兒都砸在了那人臉上,然後流到了領口。

    那人下意識地停了腳步,嗷了一聲,項西順手把那盒還沒吃的拌面也砸了過去,這回砸得還是很准,也是臉。

    面不熱,但那人糊一臉面嚇得不輕,又嗷了一聲。

    項西趁機衝過去往他身上狠狠撞了一下,從小到大他碰上打架鬥毆要沒跑的話都是撞,因為他瘦。

    這一撞,那人本來蹦著的姿勢重心就不穩,直接腳下一滑,往後摔倒在了地上。

    項西本來想過去對著他的臉或者肚子再補一腳,但緊跟在他身跑過來的倆同夥已經到了眼前,有一個反應還挺快,一看這位摔了,直接跳起來躍過他的身體,胳膊往項西臉上掄了過來。

    項西往後躲開的時候看到這人手上拿著半塊破磚頭,頓時嚇了一跳,這一下要是砸臉上,他就得破相。

    程博衍的車已經開了過來,他轉身拔腿就往車那邊跑,為了防止身後追兵把那半塊磚砸他後腦勺上,他邊跑邊彎了彎腰。

    程博衍要沒在,他估計也得跑,他一般不跟人糾纏,能跑就跑,一對一硬碰他多半會吃虧,何況是一對三。

    雖然讓程博衍看到他又惹了麻煩跟人干架,但這會兒程博衍和他的車,就是他的安全港。

    「開門!」他邊跑邊吼了一聲,接著右肩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他踉蹌了一步,是他媽那半塊磚,「我操!」

    程博衍打開了車門的鎖,在項西拉開車門跳上副駕駛的時候,他下了車。

    「開車走啊!」項西在車裡喊,「你還下去幹嘛!」

    程博衍沒理他,繞過車頭,對著砸磚頭的那個一腳蹬了上去,那人一弓腰摔在了地上,後面跟的那個一掄胳膊,手裡一個東西朝程博衍臉上砸了過來,程博衍側身讓開了。

    一坨不知道是泥塊兒還是水泥渣子的玩意兒磕在了副駕這邊的車窗上。

    「我靠!」項西頓時火了,伸手準備開了車門下車。

    剛把門推開一條縫,程博衍已經抓住了後面那人的衣領,接著狠狠往身後一拽,那人踉蹌著往車門這邊撲了過來。

    項西趕緊把車門關上,那人撞在了車門上。

    沒等這人爬起來,程博衍已經把之前被踹倒的那個拎了起來,對著車門又扔了過來,那人直接摔在了前面那個身上,後背又在車門上撞了一下。

    在拎著人前赴後繼地往車門上撞的過程中,程博衍一句話也沒說,到最先被三個人跑過來的時候他才指著那人吼了一句:「還來?」

    那人停了步子。

    「滾!」程博衍轉身回到車旁邊,拉開車門上了車。

    「會壓到人嗎?」項西看他的意思是要開車,趕緊往車窗外。

    「不會。」程博衍沒掛檔,一腳油門踩了下去,發動機瞬間爆發出轟響。

    還摞在車門邊的那倆頓時連滾帶爬地蹦到了一邊。

    程博衍這時才掛了檔,車速度挺快地衝進了沒有路燈的那條小路。

    「靠,」項西轉過頭看著,那幾個人很快被甩得看不見了,「這群傻逼!」

    「怎麼回事?」程博衍問,「往哪邊拐?」

    「右轉,開到頭左轉那個最破的樓就是了,」項西指了指路,說起這事兒又有點兒竄火,「我剛吃沙縣呢,長得跟他媽夜壺似的那位佔了好幾張凳子,我拿一張坐了,丫還追出來了,哎可惜我的拌面了還沒吃呢……剛我還以為你又要卸膀子了,不過撞車門也夠爽!」

    程博衍沒說話,按項西說的路拐到了樓下,這兒也沒停車位,有停車位也看不清在哪兒,路燈都沒有。

    他估計著找了個空地把車停了過去,結果車頭在一塊趴地上特別不明顯的石頭上蹭了一下。

    「哎喲!」項西嚇了一跳,在座位上蹦了蹦,推開車門跳了下去。

    「沒事兒。」程博衍把車往後倒了倒,也下了車。

    「蹭花了!哎!」項西很心疼地彎著腰在車頭那兒看著,「怎麼辦?」

    「花花唄,」程博衍沒過去看,轉身看了看黑漆漆的門洞,「是這個樓嗎?」

    「是,」項西掏出手機打開了手電筒照著,「你車……」

    「搬家吧,別住這兒了。」程博衍往裡走進了樓道。

    項西跟他身後過了一會兒才小聲說:「其實還成,白天挺好的。」

    程博衍沒出聲,往樓上拐時腿在堆樓道里的不知道什麼東西上撞了一下,他抽了口氣。

    「撞哪兒了?」項西很不好意思地往他腿上摸過去,又把手機往前伸過去,「我走前面吧。」

    「沒事兒。」程博衍抓著他的手拉開了,讓他走到了前面。

    上了樓,劉遠平小兩口的屋子還黑著燈,沒人回來,項西掏出鑰匙開了自己屋的門,往牆上拍了一巴掌把燈打開了:「這間是我的。」

    「嗯。」程博衍跟在他身後進了屋裡,回手關上了門。

    「有點兒小,」項西把小電扇架到屋裡唯一的一張椅子上按了開關,「坐床上吧。」

    「這是廁所?」程博衍指了指關著的廁所門。

    「是,廁所浴室洗臉池都在裡面。」項西點點頭。

    程博衍伸手去推門,項西趕緊攔著他:「別看了吧,廁所啊。」

    「你不沖廁所么?」程博衍問。

    「沖啊,靠我當然沖啊,」項西瞪了瞪眼睛,「我在你眼裡不至於這樣吧?」

    「那有什麼不能看的。」程博衍推開了門,往裡看了一眼,緊接著就皺了皺眉。

    廁所收拾得還挺乾淨,也沒什麼不好的味兒,但牆上地上一塊塊發黃的水漬和脫了的牆皮看著很……

    「說了別看了啊,」項西把門關上,又指了指床,「坐著吧,隨便坐不用換褲子。」

    程博衍看了看床,坐在了床沿上,又轉頭看了看屋裡的情況,嘆了口氣:「房租這麼便宜不是沒原因的。」

    「你吃飯了沒有?」項西拿著手機,「沒吃再撐一會兒,過了八點半沙縣就送餐了,我讓老闆送點兒吃的過來。」

    「不吃了,」程博衍說,「吃了麵包,沒什麼胃口。」

    「我還沒吃飽呢,我面也扔了,」項西摸摸肚子,「你要不來屜小籠包,反正我也要讓他送。」

    「……餃子吧。」程博衍說。

    「嗯,」項西低頭撥了個號,「李總,我小展啊,你一會兒幫我送點吃的過來吧,餃子拌面炒麵……」

    「餵豬啊你。」程博衍聽著他這一串,忍不住說了一句。

    項西笑著掛了電話:「也沒多少。」

    這間屋子很小,如果不算床和廁所的平面,能供人活動的就只有床邊到門口的那點地兒,程博衍坐在床沿上,腿往前一伸,基本就把這條路給堵掉了。

    雖然項西現在不需要從那兒走過去,但靠在桌子邊上,跟程博衍這麼臉對側臉的卻讓他有些緊張。

    在程博衍家裡的時候,他倆比這更近的距離多的是,但空間大小不一樣,這麼待著的時候感覺也不同。

    程博衍沒說話,他一時也找不到什麼可說的,這麼幾平米的小屋裡因為沉默,氣氛突然有種說不上來的曖昧。

    項西莫名其妙就想起了程博衍微博上說想摸他腿的那句話,下意識在自己腿上輕輕拍了拍。

    「我幫你弄電腦吧。」程博衍看了他一眼,站起來轉過了身。

    「哦!」項西一直靠在桌子上,一聽這話趕緊也站直了,跟程博衍差點兒貼一塊兒,他往旁邊讓了讓,「好的。」

    旁邊是放著電扇的椅子,他這一讓,把椅子上的電扇給撞翻了,電扇卡在椅子和床之間的空隙里一邊咔咔響著一邊頑強地吹著風。

    「哎操!」項西又趕忙伸手去把電扇拎起來。

    程博衍回手一巴掌抽在了他胳膊上,啪地一聲脆響。

    項西嚇了一跳,這一巴掌打得不輕,他把電扇往床上一扔喊了一嗓子:「幹嘛啊!」

    「說了再讓我聽見我就抽你,」程博衍沒看他,把桌上的顯示器轉了個方向,拿起旁邊的線彎著腰研究著,「剛在車上我都忍了。」

    「我……」項西把電扇在床沿上放好,對著程博衍吹著,又在胳膊上搓了搓,胳膊很快就紅了一小片,「你手真重!」

    「廢話,我這玩大棒骨的手,」程博衍把線插在了顯示器上,「不重點兒你不長記性。」

    一說大棒骨,項西立馬就樂了,往床上一躺,笑了半天:「哎,我看你微博了,真逗,你平時都想什麼啊。」

    「想著這些微博千萬不要被同事看到唄。」程博衍把主機箱也拎到了桌上,這桌子太小,機箱要擱下邊兒腿都沒地兒放了,只能都放桌上。

    「你最新那條……你怎麼知道我會找去看你微博啊?」項西沖著天花板還是在笑。

    「我都說了名字了,你不看才怪,我還知道你肯定會從頭到尾全看一遍,」程博衍把桌上幾條線都插到了電腦上,滑鼠鍵盤都接好了,「這鍵盤……真噁心……」

    項西笑到一半沒了聲音,程博衍說知道他會從頭到尾全看一遍……他還真全看了,而且聽程博衍這句話的意思,大概也知道他會看到摸腿那條……

    我操!這人不光變態!

    臉皮還很厚!

    「我……看到那條……」項西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會說這條內容,大概是因為尷尬,沒話找話,「我以為你手術見人腿就想……摸呢。」

    「我神經病啊,那也得看是什麼腿,」程博衍扯過網線也接上了,然後按了開機鍵,「我手術很多時候都是爺爺奶奶大叔大嬸的腿。」

    項西一邊覺得尷尬,一邊又吐嚕了一句:「那要是年輕人的腿呢?」

    「你看我還說想摸誰的了?」程博衍說,轉過身一條腿往床邊一跪,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不就你么。」

    項西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瞪著程博衍。

    程博衍看了他一會兒,彎下了腰,一隻手撐在他腦袋邊兒上,低著頭看著他的眼睛:「你好像沒生氣啊?」

    程博衍的聲音很低,帶著一絲沙啞,項西突然覺得心跳加速了,這種像是被程博衍包裹住了的壓迫感讓他呼吸有些困難:「啊,我……是沒……」

    「我以為你會生氣呢。」程博衍笑笑。

    「我沒有,我就覺得……」項西偏了偏頭,避開了程博衍的目光,「就覺得對你沒脾氣。」

    程博衍沒有說話,手指捏著他下巴把他臉轉了過來。

    項西也不知道自己現在什麼感覺,心跳得眼前的東西都跟著一蹦一蹦的了,腦子一片尷尬和緊張混亂地碰撞著。

    眼睛不敢往程博衍臉上瞅,只得往旁邊盯著牆,都快沒空琢磨程博衍這是要幹什麼了。

    等到感覺到程博衍的呼吸時,程博衍已經捏著他的下巴吻了下來,唇上只覺得一片濕潤的溫暖,已經被程博衍壓實了。

    他猛地瞪圓了眼睛,條件反射地抬手往程博衍肩上推過去。

    程博衍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在他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舌尖輕輕撬開了他的牙齒,探了進去。

    這一瞬間項西整個人都陷在了眩暈當中,聽不見聲音,也看不清東西,所有的感覺只剩了程博衍在他唇齒間輕輕裹纏的舌尖。

    項西的膝蓋曲起撞在程博衍肋下時,他疼得差點兒沒控制好往項西舌頭上咬過去。

    鬆開項西撐起胳膊時,他看到了項西一臉茫然而混亂的表情,和瞪得溜圓的眼睛。

    程博衍你瘋了。

    這是他第一反應,不過在迅速直起身跳下床的時候,第二反應也沒出來。

    你瘋了。

    你瘋了。

    瘋了。

    就只有這一個念頭在耳邊呼嘯著。

    程博衍捏了捏眉心,靠著牆,想著該怎麼跟項西解釋自己這一次接一次耍流氓的變態行為。

    項西也沒說話,就那麼曲著一條腿躺在床上,電扇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碰得轉了個方向,對著他吹著。

    他的衣服被吹著一下下鼓起,能看到因為呼吸不平穩而上下起伏著的肚子。

    「牆上可能不太乾淨。」項西終於開口說了一句話。

    程博衍馬上挺直了背,離開了牆面。

    項西瞪著天花板又不出聲了。

    「項西,」程博衍猶豫了一下,走到床邊,「我……」

    「你這到底是要幹嘛啊?」項西沒有看他,眼睛還是往上盯著不知道什麼地方,說話聲音有些發顫。

    這語氣和聲調讓程博衍心裡跟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似的,他輕輕嘆了口氣。

    到底是要幹嘛?

    程博衍不知道該怎麼說,衝動?抽瘋?還是……喜歡?

    項西的反應明顯還不能接受,程博衍「喜歡」兩個字說不出口,他害怕說出來了項西會因為一直以來的感激和依賴而無法拒絕。

    但要是不說,他又一時半會兒找不出合適的理由來解釋自己的行為。

    突然有點兒惱火。

    說不上來是為什麼,就覺得很煩悶。

    兩個人再次陷入沉默,屋裡只有電扇和電腦機箱發出的嗡嗡聲,顯得有些沉悶,讓人喘不上氣兒來。

    程博衍不知道就這麼愣了多長時間,屋外響起了腳步聲,接著有人在門上敲了幾下:「送餐!」

    「哎!」項西過了兩秒才很響亮地應了一聲,從床上彈了起來,過去打開了門。

    「現在給錢還是下次來的時候一起給?」老闆站在門外,把幾個餐盒遞到了項西手上。

    「現在給你,正好有零錢。」項西從口袋裡摸出了錢。

    老闆走了之後,項西關上門,把袋子直接放到了床上,打開幾個飯盒看了看,把裝著餃子的那盒拿出來,戳了雙筷子在上面,遞給程博衍。

    程博衍想說那袋油不油啊就放在床上了?又想說在碗里戳筷子是不太合適的行為……

    最後什麼也沒說,抽出筷子就那麼站在牆邊開始吃。

    心裡很煩,又覺得很心疼被自己一次次嚇著茫然不知所措的項西,餃子吃到嘴裡幾乎什麼味兒都沒有,還有些難以下咽。

    項西沉默著把剩下的東西全吃了,吃得飛快,基本跟程博衍同時吃完。

    他把飯盒摞著塞回了袋子里,把袋伸到程博衍面前示意他把飯盒放進去時,程博衍拿過了袋子,一邊把飯盒放進去一邊說:「電腦可以用了,有什麼問題打電話給我,我先……回去了。」

    「哦。」項西應了一聲,站到電腦前看著顯示器發愣。

    「項西,」程博衍打開房門,「我不是耍流氓,也沒別的……」

    「我知道。」項西打斷他。

    「以後我不會這樣了,我保證。」程博衍說。

    項西沒出聲。

    程博衍停了停,拎著空餐盒袋子走出去,帶上了門。

    聽到門關上的聲音,項西又沖著電腦愣了一會兒,才猛地往後一屁股坐到了床邊。

    他不知道程博衍是怎麼了。

    也弄不清自己是怎麼了。

    他不知道自己倒底有沒有生氣,到底是什麼感覺,完全說不清,只覺得程博衍解釋也好不解釋也好,他都挺堵的。

    可堵在哪兒了,他又說不出來。

    鬱悶得不行。

    澡都懶得洗,電腦也不想玩了,關了電腦把身上的衣服一扒,就趴到床上閉上了眼睛。

    什麼時候睡著的不記得了,怎麼睡著的也不記得了,但怎麼醒的,幾點醒的,他倒是很清楚。

    電扇對著自己吹著,身上卻還是一身汗。

    半夜兩點四十三分,因為夢到了程博衍而驚醒。

    他不止一次夢到過程博衍,但這次卻把他嚇醒了。

    程博衍在耳邊低聲說話,唇在他耳際掠過,吻住他,手在他腿上輕輕撫摸,最後停在某個部位。

    興奮。

    這種控制不住的興奮帶來的詭異的*讓他在爆發之後猛地睜開了眼睛,那種真實和幻想交錯著的感覺還有殘留,甚至急促的呼吸都還沒有平息下來。

    他愣了很長時間,身上的汗裹得他很難受,於是起床進了廁所洗了個澡。

    洗完澡,本來就不太敬業的瞌睡乾脆完全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他瞪著眼睛看著沒有拉窗帘的窗戶,直到清晨第一絲陽光出現。

    不知道是沒睡好還是想太多,上班的時候他有點兒迷糊。

    早上換工作服的時候,看著程博衍替他縫上的那個小熊姓名貼愣了很長時間,於保全在旁邊叫了他好幾聲他才回過神來。

    上午幫著收銀的時候兩次都找錯了錢,還好旁邊沒別的同事,要不他臉上真有點兒掛不住,下午就不敢再幫收銀了,怕再出錯。

    跟上次一樣,程博衍沒有聯繫他,一連三天,都沒有聯繫他。

    但他又覺得跟上次不太一樣。

    他覺得這次程博衍大概不會再聯繫他了,是因為程博衍自己的原因,還是因為他頂了程博衍那一膝蓋,他不知道。

    不過那一膝蓋頂得是挺狠的,主要是那個姿勢太好使勁,一抬腿就撞上了。

    程博衍的微博一直也沒有新的內容,他偷偷看了幾次,每次最新的內容都是那條「小西西下午好」。

    他突然覺得很難受。

    第四天的晚上,他又點開了程博衍的微博,依舊是小西西下午好。

    不過之前的8條評論變成了9條。

    項西在評論上點了一下,看到了最新的那條評論。

    怎麼q上敲你沒回我?好想你啊。

    項西拿著滑鼠的手抖了一下,有種無法形容的怒火突然竄了起來。

    他點開了這個叫「哥有大長腿」的微博。

    操!這麼噁心的名字也不怕讓人看了招吐!

    大長腿的微博沒有什麼內容,全是轉發各種男人的圖片,加上一句舔屏幕什麼的,項西看得渾身難受。

    不用說,這人跟譚小康是同一種人。

    ……為什麼不說跟程博衍是同一種人?

    誰知道呢!

    看了一頁,項西準備關掉這人的微博時,突然看到了頁面左邊。

    我關注的人也關注了他(1)。

    下面赫然是程博衍那個綠葉子的頭像。

    -大棒骨-

    項西愣了愣,他對微博的使用還並不熟悉,之前怎麼評論都還不會用,他東點西點地折騰了半天,最後確定了,大棒骨跟這個大長腿是相互關注的。

    大長腿。

    大長腿!

    項西往機箱上一巴掌拍了過去。

    「去你媽的大長腿啊!」他吼了一聲。

    機箱里不知道什麼東西先是滴滴叫了兩聲,接著就像耳鳴一樣尖叫了起來,項西一陣煩躁,對著機箱又一巴掌甩了過去。

    機箱晃了晃,亂七八糟的響聲沒了,但同時沒了的還有顯示器上的東西。

    關機了。

    項西愣了愣,用手指往開機鍵上杵了杵,沒有反應,又杵了一下,還是沒反應,他頓時急了,對著開機鍵一連戳了十來下,機箱始終像一個安靜的大長腿盤腿兒坐在桌上,沒有任何動靜。

    壞了?

    項西坐在桌子前面愣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