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3章字體大小: A+
     

    項西回到小屋的時候,劉遠平正蹲在隔壁門口抽煙,看到他上來立馬站了起來:「哎你回來了。」

    樓道里沒燈,程博衍送項西回來,一路上倆人都沒說話,項西一直在琢磨著程博衍最後的那幾句話,琢磨得正迷茫呢,冷不丁被他這一聲嚇了一跳。

    「靠,」他退了兩步,「你怎麼在外邊兒?」

    「吵架,被趕出來了。」劉遠平嘿嘿笑著。

    「你倆還吵架啊?」項西猶豫了一下,打開房門,「過來呆會兒嗎?」

    劉遠平進了他屋裡,遞給他一根煙:「哎,再過半小時差不多能讓我進去了。」

    「你在門口多久了?」項西叼著煙點上了。

    「兩個半小時,」劉遠平坐到床腳靠著牆,「一般三個小時差不多了。」

    「看你倆平時好得都上課都得摞著坐了吧,」項西把相機包放到枕頭邊,背包塞進柜子里,「居然還能吵架呢?」

    「越好越吵,越熟越吵。」劉遠平夾著煙一臉參透了的表情。

    項西沒說話,他覺得這句話有點兒道理,但又不全有道理,他覺得他跟程博衍就挺熟的了,但一次也沒吵過……

    當然,程博衍那樣的人想吵也吵不起來吧,被碰瓷了都一句話不多說直接報警了,他就更吵不起來了,他別說跟程博衍吵架,程博衍幾天沒聯繫他,他都擔心以後會失去這個朋友。

    想到程博衍,他又想起了那幾句話。

    跟以前一樣就行。

    以前什麼樣啊?

    現在又怎麼樣了啊……

    「哎?」劉遠平看到了放在枕頭旁邊的相機包,「弄了個相機啊?」

    「……嗯,借朋友的。」項西把相機拿了過來。

    「我看看?」劉遠平問。

    「看唄。」項西笑笑。

    劉遠平似乎對相機挺了解,拿出相機就挑了挑眉毛:「60d啊,這機子不錯,你朋友挺大方啊,我要有個60d我可不借人。」

    「很貴嗎?」項西試著問了一句。

    「單機也大幾千啊,」劉遠平往相機包里又看了看,「這個雙鏡頭套機怎麼也得一萬了。」

    「我靠!」項西有些吃驚,趕緊從他手上把相機拿了過來,「你別玩了!」

    劉遠平笑了起來:「你真是……你不知道這機子多少錢啊?」

    「不知道,就覺得挺高級,」項西是真沒想到程博衍會給他借個這麼貴的相機來「玩」,「我要知道這麼貴我肯定不拿了。」

    「挺好的,你玩玩就知道區別了,以後那些卡片機你都不樂意碰了,」劉遠平笑著說,「這玩意兒就是能高不能低,越玩越燒錢。」

    項西想說我連卡片機都沒玩過呢。

    隔壁門打開了,一兜垃圾從屋裡扔到了門邊。

    「哎我回去了,」劉遠平從床上蹦下來,拍拍項西的肩,「哪天拿這相機給我和趙彤拍組大片啊。」

    「……好。」項西不太有底氣,現在這機子他除了知道怎麼開機怎麼按快門,別的全都不懂,還大片呢。

    劉遠平那邊關了門,項西過去把自己的門也關上了。

    盤腿兒坐床上對著相機又想起了程博衍的那些話,不過想了沒多大一會兒,他的注意力就全放到了相機上。

    這麼牛的相機!鏡頭就好幾個呢!都快趕上方寅的那個炮筒了!

    拿著這樣的相機拍照不好好學都不好意思按快門了!

    程博衍的話不想了,像以前那樣就像以前那樣吧,反正想也想不明白……

    這麼多按鈕都是幹嘛的啊?

    項西拿出程博衍給畫的說明書,趴到床上,對著相機一個一個地看了一遍,然後拿著相機對著屋裡的牆啊柜子啊燈啊拍了幾張,又試著換了個鏡頭拍,對比拍出來的照片有什麼區別。

    手機在響,項西小心地把捧在手裡的相機放到床上,然後才掏出了手機,是方寅。

    他才想起來還沒跟方寅說自己不想拍了的事,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起了電話。

    「小展?」方寅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忘了給你打電話說了,」項西靠著牆,「你博客上的照片什麼的我都看了……」

    「有什麼想法嗎?」方寅問?

    「有,很多,」項西想了想,「太多了,所以……我不想拍了。」

    方寅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我讓你去看的時候也感覺你會這麼說。」

    「不好意思,如果要退錢什麼的……」項西下意識地抬手拉開了櫃門,摸到了自己的背包。

    「不不不,不用退,不至於的,」方寅笑笑,「不想拍了就……先不拍了吧,不過照片我會留著,你不介意吧。」

    「留著幹嘛?」項西問。

    「畢竟也是這麼久的心血,如果有一天你有新的想法了,或者……如果我想換一個角度的話,也許還能挑了合適的?」方寅說,「你鏡頭感太好了,沒準兒以後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呢。」

    「那你留著吧,」項西笑了笑,「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你的,我房子都是你租的。」

    「也沒多少錢,我也不是沒收穫啊,雖然真是挺遺憾的,挺遺憾的,」方寅笑著說,「你以後有什麼事兒可以再找我,我能幫的我會幫的。」

    「哎,有!有,有有,現在就有,」項西趕緊說,撲到床上趴到相機面前,「我問你啊,你給我說說,光圈是怎麼用的?」

    「光圈?」方寅愣了愣。

    「就相機上面的光圈啊,怎麼調?調來幹嘛用的?」項西問。

    「這個幾句話可能說不清啊,光圈就是控制鏡頭那個孔大小的東西,調節進光量的,比如你想拍出景深一般用大……」方寅試著給他解釋。

    「聽不懂,什麼是景深?」項西有點迷茫。

    「景深啊,這麼說吧,就是你看一張照片,能看出層次,從近到遠都能看出來,近的清楚,遠的模糊,這個就是景深。」方寅說。

    「哦,好像明白了,那光圈你給我直白一點兒說說?」項西扒拉著相機。

    「光圈大,畫面就亮,光圈小,畫面就暗,」方寅用了最簡單的描述,「配合快門速度,多拍幾張就知道了,你要真想學,有空可以到我工作室來……怎麼突然問這些?」

    「朋友給了個相機讓我玩,我正琢磨呢。」項西笑笑。

    「你玩玩拿個卡片先玩玩嘛,直接上單反?」方寅笑著說,「是程醫生嗎?」

    項西頓了頓:「你知道程醫生?」

    「啊,」方寅也頓了頓,「他……」

    「他找過你?他是不是找過你?」項西坐了起來追了一句。

    「你不知道?」方寅有些意外,趕緊解釋,「這個吧,是碰上了,在醫院……我去醫院碰上的。」

    「讓我去看照片是他說的嗎?」項西沒想到程博衍會跟方寅有過聯繫。

    「他沒有直接說,但是我們……聊了一下,」方寅想了想,「他從朋友的角度看問題,我是從合作的角度,我覺得他的話有道理。」

    「知道了。」項西輕聲說。

    「我不知道他沒跟你說,不過,你這個朋友是挺夠朋友,」方寅說,「你別介意他沒有告訴你。」

    「我不介意。」項西說。

    是的,他不介意,他有什麼可介意的?

    程博衍悄悄找過方寅,他就知道程博衍可能會猜到什麼,但沒想到他不光猜到了還悄悄做了這些。

    有人肯這樣幫自己,有什麼可介意的?

    真要介意,也只能介意自己沒本事為程博衍做同樣的事。

    掛掉電話之後,項西對著相機發了很長時間的愣。

    何德何能啊。

    程博衍能為你做這麼多。

    他拿起相機,翻了個身對著屋頂的燈,調了調光圈和快門,拍了幾張。

    看見光。

    程博衍耳機里塞著耳機在跑步機上跑著,一身的汗,很久沒跑步了,今天難得下班還算準時,又沒什麼事兒。

    跑了快一個小時,他下了跑步機,玩了一會啞鈴。

    最近這一周項西每天一個電話彙報玩相機的心得體會,還跟他說有哪些不明白的,他都在網上查了列印出來,周末項西過來拿。

    那天之後項西基本恢復了正常的狀態,見了他不會再眼神躲閃,說話做事都不自在的樣子總算消失了。

    這讓他鬆了口氣。

    他覺得自己那天是太衝動了,就像林赫說的,什麼都還沒弄清就上嘴啃了。

    不過按項西對譚小康的態度,他啃完倒是馬上做好了項西掄椅子砸過來的準備,但項西只是跑掉了。

    竄得跟猴兒似的。

    他不想再嚇到項西,現在自己想做什麼,項西估計都不會拒絕,他很清楚自己在項西心裡的地位。

    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不打算再逼上去。

    無論做什麼事都要清清楚楚理明白了是他的習慣,包括自己在想什麼,是為什麼,衝動還是喜歡,他都得一件一件確認。

    周末項西一大早就過來了,程博衍還在床上蒙頭大睡,他在門外一連串地按響了門鈴。

    程博衍起床過去開了門,項西背著包,手裡拎著一兜麵條一兜菜:「早!昨天跟趙彤學了煮麵,給你煮個早點吧。」

    「趙彤是誰?」程博衍把他讓進屋裡,打了個呵欠。

    「劉遠平女朋友,」項西換了鞋拎著面跑進廚房放了,然後又跑出來拿消毒液搓手,「旁邊學校的學生。」

    「煮什麼面啊?」程博衍笑笑。

    「青椒西紅柿雞蛋打滷麵,」項西有些得意地說,往書房走過去,「換的褲子是放這兒了嗎?」

    「嗯。」程博衍應了一聲,看著項西還沒走進書房就把褲子往下一拉,邊往裡蹦邊脫了下來,他迅速轉開了臉。

    「你還睡啊?」項西換好褲子出來,程博衍已經回了卧室,門虛掩著。

    「這還能睡著嗎。」程博衍在裡面說。

    「那我煮麵了,你要加……」項西順手把門推開了,話還沒問完就看到了正站在床邊準備換衣服的程博衍,身上衣服都已經脫掉了,正在提內褲,他頓時愣在了門邊,半天才張了張嘴把問題給問完了,「幾個蛋?」

    「倆,」程博衍把內褲提了上來看了他一眼,「你有很多麼?」

    「我靠!」項西這才回過神來,把門一關,站在外面喊了一嗓子,「我有八個!走路都帶響兒!」

    「jinglebells,jinglebells,jinglealltheway……」程博衍接著唱了一句。

    項西沒去聽他在唱什麼,大步走進了廚房。

    這幾天他好容易平靜一點兒了,看到程博衍的時候也沒什麼特別彆扭的感覺了,現在猛一下把程博衍全身上下看了個精光,頓時又有點兒恍惚。

    程博衍看過他兩次。

    現在他找回來一次。

    程博衍身材還挺好的,肌肉挺結實但很勻稱修長……

    你大爺這都想的是他媽什麼啊!

    「我加一個蛋就行,」程博衍從卧室里走了出來,已經穿上了衣服,「不要弄碎。」

    「你早上起個床連內褲都要換啊?」項西實在沒法理解程博衍的習慣。

    「怎麼?我還沒嫌你一件工作服半個月都沒換呢。」程博衍笑笑,進了浴室。

    「已經換了好么!」項西有些不服氣,「我那是因為沒得換才沒換的……」

    「冰箱里有土雞蛋,」程博衍刷著牙又走了出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弄幾個嘗嘗吧。」

    「嗯。」項西點點頭,打開冰箱拿出幾個雞蛋。

    程博衍對項西煮麵條不抱什麼希望,不過洗漱完了之後他還是靠在廚房門邊看著項西忙忙碌碌。

    「你別參觀,你這樣我容易緊張,一緊張肯定砸鍋。」項西一邊下麵條一邊回頭說了一句。

    「嗯。」程博衍轉身回了客廳,坐到電腦前,拿起之前列印好的關於拍照的東西看著,上面太專業的內容他都已經改成了簡單直白的語言了,項西如果能把字認明白,應該就能看懂。

    兩碗青椒西紅柿雞蛋打滷麵端出來時候,程博衍看項西的表情就知道這面又按慣例砸鍋了。

    「不知道是不是少了什麼步驟,吃起來跟趙彤煮的不一樣呢。」項西把面放在他面前,皺著眉說。

    「聞著挺香的。」程博衍拌了拌面。

    「就知道你得誇我,」項西樂了,「也不知道是缺味覺還是缺心眼兒。」

    「吃人嘴短。」程博衍笑笑。

    吃完這碗吃完了也不知道什麼味兒的麵條,程博衍把碗拿去洗了,出來的時候項西正拿了相機坐在電腦前擺弄。

    「先教教我怎麼把相機弄電腦上吧,」項西看著他,「我拍了幾張,也不知道擱電腦上看是什麼樣的。」

    「嗯,數據線帶了沒?」程博衍站到他旁邊,「就跟用u盤一樣的,你拿手機下歌的時候也是這樣。」

    「是么?」項西把數據線插上,「我以為這種高級貨要有高級操作呢。」

    他按程博衍的指點先在電腦上建了個文件夾。

    「給這個文件夾起個名字吧,以後你照片就都擱這裡邊兒。」程博衍說。

    項西覺得給文件夾起名字是件挺難的事,不想太普通,又想不出有水平的,瞪著屏幕看了半天,最後莫名其妙說了一句:「提神醒腦小片片……

    說完立馬就想抽自己一巴掌,他小聲喊了一聲:「哎!神經病了……」

    「也行,」程博衍一臉正經地說,「不過為了防止搞混了你這個得叫小片片二號。」

    「小什麼片片小什麼片片片片……」項西拍了拍鍵盤,「就叫照片!複雜的字兒我也打不出來!」

    「小西西的小片片。」程博衍說。

    「哎你一個救死扶傷的大夫還能不能有點兒正經樣子啊?」項西轉臉瞅著他。

    程博衍沒說話,笑了半天,指著屏幕說:「項西的照片,打字吧,會打嗎?」

    「會,就是慢點兒,」項西低頭盯著鍵盤,也懶得再跟程博衍貧,「我以前玩遊戲的時候偶爾也打一兩個字的。」

    「打什麼字?」程博衍問。

    「說出來會被你夾車窗里抽的字。」項西說。

    他玩遊戲都是跟饅頭一塊兒,跟別的玩家差不多是不怎麼交流,要打字除了加隊之類的,就全是罵人了,操,你大爺,傻逼這類的字他打得可熟練了……

    項西的照片。

    他用兩根食指杵著把字打上去了。

    然後再按程博衍的指揮把相機里的照片一塊兒存到了這個文件夾里。

    「這些照片你可以再分分細類,比較好找,按時間啊,按內容啊,或者按滿意和不滿意之類的。」程博衍說。

    「那多麻煩啊,扔進來就行。」項西根本沒想過把一件事做得這麼細緻,也就程博衍這種醫生才會這麼細心吧。

    「那到時再說吧,」程博衍從他手裡拿過滑鼠點開了照片,「我先看照片。」

    第一張照片是一片白。

    「哎喲,這是對著燈拍的,我忘了刪,」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其它沒拍好的我都刪掉了的。」

    程博衍沒說話,點了下一張。

    這張照片出現在屏幕上時,程博衍順勢想點下一張的手指停下了。

    照片拍的是窗口,很舊也不太乾淨的窗口,兩邊還掛著不太看得出顏色的破窗帘。

    從窗帘里斜射進來的陽光因為窗戶上欄杆而被劃分成幾塊,落在了沒怎麼收拾的地板上。

    構圖不行,邊邊角角還能看到廁所門,能看到落了灰的桌子,還有扔著褲子的床腳和帶著水漬的牆,但中間明媚的金色陽光還是很搶眼。

    「這張真好。」程博衍說。

    「我也覺得,」項西本來挺緊張地等著程博衍的評價,一聽這話立馬就笑了,聲音裡帶著得意,「不過我拍了大概能有五十次,拍了好幾天呢,下午這破屋子西晒,我每天下了班都趕回來貓床上拍一會兒,這張是那天下午休息拍的,陽光特別足。」

    「這周圍的裁掉就行了。」程博衍在屏幕上用手指劃了一圈。

    「怎麼裁?」項西看他,「我一開始拍的時候還注意不要拍到旁邊的,後來就忘了。」

    「我幫你弄,」程博衍看著照片,「這張有名字嗎?」

    「名字?」項西靠到椅背上想了想,笑著說,「下午醒了,睜開眼睛,我看見光……這算名字嗎?」

    「……還知道點題呢,就這個。」程博衍點點頭,打開了下一張照片。

    這張大概是站在樹下仰頭舉著相機拍的,樹葉很密,全是暗色,光從樹葉之間的空隙里透過,閃出一片星星。

    「這張就叫……暴雨過後葉子還是灰的,但是我看見光,」項西在桌上彈了彈手指,「怎麼樣?」

    「好,」程博衍說,「很棒。」

    之後幾張都是黃昏,應該是下班之後拍的,都是光斑,牆上的光斑,地上的光斑,還有項西自己腿上的光斑。

    「這張別看了吧,」項西挺不好意思地戳了戳程博衍拿著滑鼠的手,「這張我是想拍腿上的疤呢。」

    「我腿上有疤,但是我看見光?」程博衍笑著問。

    「不,」項西說,「從那天開始,我看見光。」

    程博衍沒說話,抬手在他腦袋頂上抓了抓。

    項西的頭髮挺硬的,短短的在腦袋上倔強地立著,抓過去的時候掃在手心裡有點兒扎,就像他這個人。

    「摸小狗呢?」項西笑了,「後面還有呢,我給劉遠平和趙彤拍的大片兒……也不是大片兒,這算是練手,大片兒預告。」

    「我看看。」程博衍點開了下一張。

    後面連著幾張都是晚上,人物都是那對小情侶,有一張是女生站在門裡,男生站門外,拉著女生的手,這張項西處理的居然很不錯,想像中應該又臟又亂的樓道全隱在了黑暗裡,畫面裡帶著燈光的門和門裡笑著的女生看上去讓人覺得很溫暖。

    「拉住你的手,我就能看見光,」項西看得一個勁兒樂,「他倆特別喜歡這張,還讓我給他們呢。」

    「放u盤裡拿給他們吧。」程博衍拉開抽屜,拿出個沒用的u盤。

    「嗯,」項西挺高興,「哎我在相機上看還真看不出什麼來,擱電腦上一放大了覺得還不錯嘛!」

    「是很不錯,沒想到你學得能這麼快。」程博衍說,他是真沒想到。

    「也不快了,你是不知道我拍了多少,我上班都帶著呢,休息的時候就拍,下班了也拍,每天盡充電了,刪掉的比這些多幾百倍……幾十倍……反正就是拍壞了的超級多。」

    「你把這個拿回去看看,應該能有幫助,」程博衍拿過桌上的資料給他,「字兒不認識的就問我。」

    「這麼多,」項西低頭翻了翻,「大概能看懂十分之一吧,我覺得我認字兒快跟不上了,我把陪爸……媽媽逛超市全看完了,這兩天在看那個帶英文的故事書呢,格林童話。」

    「累么?」程博衍問。

    「說不累肯定騙你呢,」項西看著資料,「我長這麼大還沒這麼學過東西呢,又累又煩還不敢停。」

    「辛苦了。」程博衍在他脖子後面輕輕捏了兩下。

    「舒服,」項西偏過頭,「搓泥兒了沒?」

    「沒。」程博衍笑笑,又輕輕捏了幾下。

    項西沒說話,偏著腦袋,跟著他手上的動作挺享受地眯縫起了一隻眼睛,很愜意地嘆了口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