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2章字體大小: A+
     

    「去哪兒吃?」項西靠著車窗問了一句。

    「問我?」程博衍笑了笑,「不是你請我吃飯嗎?」

    「你搞突然襲擊……」項西小聲嘟囔了一句,要不是他沒地兒存錢,每天都把自己所有的錢背在身上,這會兒他連請客的錢都沒有,「你挑地兒吧。」

    「去吃烤肉吧,」程博衍想了想說,「我之前吃過一家還不錯,離得不遠。」

    「嗯。」項西點點頭。

    程博衍沒再說話,這會兒正是下班時間,路上有點兒堵,他開著車走走停停,目光一直看著前方。

    項西靠在車座上看著窗外,看了一會兒覺得無聊,又轉過頭看了看程博衍。

    程博衍側臉看著有點兒冷,跟人挺有距離的感覺,不過笑起來就挺溫柔,項西還是比較喜歡看他笑。

    「要聽音樂嗎?」程博衍突然轉過頭問。

    項西趕緊轉開臉,低頭從包里掏出了相機擺弄著,過了一會兒才想起來回答:「聽聽電台吧。」

    程博衍打開了收音機,調了交通台:「那個相機,說明書丟了,不過我昨天查了一下型號,給你畫了個示意圖。」

    項西本來還想說說明書沒丟估計也看不懂,一聽程博衍說圖了個示意圖,頓時愣了愣,心裡一陣暖。

    「你還會畫畫啊?」他問。

    「不會,就畫了個……大概的,」程博衍笑著說,「我會畫骨頭。」

    「……你把相機畫成骨架了吧?」項西說。

    「你應該能看懂,一會兒給你看看,」程博衍笑笑,「操作明白了,別的就看感覺了。」

    「我就怕弄壞了,」項西拿起相機對著車前方,「哪個是開關啊?」

    「左邊,寫著on和off的,扒拉一下就行,」程博衍指了指,「右邊對著你的那個的是快門,畫著個相機圖案的。」

    「什麼哦和哦夫?」項西看了看相機,雖然看不懂,不過左邊能扒拉的就一個地方,他輕輕撥了一下,相機的屏幕亮了,他打了個響指,「打開了!」

    他舉起相機,對著前方一片紅色的車燈穩了穩手,試著按了一下快門。

    相機咔嚓響了一聲。

    「拍上了!」項西有點兒小興奮,「怎麼看啊?」

    「屏幕旁邊有個長得跟播放鍵一樣的三角按鈕,按一下就出來了。」程博衍說。

    「哎喲,」項西按了回放鍵,看著自己剛才拍的照片樂了,「這什麼玩意兒……」

    「我看看,」前面正好紅燈了,程博衍停下車轉過頭,「怎麼樣?」

    「不怎麼樣,」項西把相機舉到他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這一片亂七八糟的。」

    程博衍看了一眼,畫面里一片紅色,近的能看清是亮著的剎車燈,遠處的是模糊的紅色光暈:「挺好的啊。」

    「……你是不是太假了點兒啊?」項西嘖了一聲。

    「有些感覺是天生的,」程博衍笑笑,「這張真挺好的,本能捕捉的感覺。」

    「是么?」項西抓抓頭。

    「還有沒有別的照片,」程博衍說,「你往後再撥撥。」

    「哦,」項西試著弄了兩下,「沒了……」

    「沒了啊?」程博衍笑了笑,「居然刪這麼乾淨,都沒留點兒艷照。」

    「誰的艷照啊?」項西樂了,一邊拿著相機往窗外對一邊問了一句。

    「宋一和林赫的唄。」程博衍說。

    項西轉過頭,雖然之前對這倆的關係有過猜想,但聽到程博衍這麼直接地說出來時,他還是愣了愣:「他倆……什麼關係啊?」

    「戀人啊。」程博衍看了他一眼。

    「哦……」項西應了一聲,「哦。」

    「怎麼了?」程博衍跟上前面的車,左轉到了人少的街上,車速一下快了不少。

    「沒什麼,就……他倆……」項西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說一半停下了。

    「在一起挺多年了,大學畢業那兩年吧,」程博衍想了想突然笑了,「知道他倆怎麼認識的嗎?」

    「怎麼認識的?」項西有些好奇地轉過頭。

    「宋一開個摩托,別了林赫的車頭,蹭了一下,然後就打起來了,」程博衍邊樂邊說,「那會兒倆人脾氣都不怎麼樣。」

    「啊?」項西頓時來了興趣,一條腿盤到了座上轉過身看著程博衍,「誰打贏了?」

    「本來應該林赫贏吧,好歹校籃的,但最後他讓宋一打了一頓,」程博衍說,「打一半的時候宋一上了他車,車門一關不下來了,他想把宋一拽出來,結果讓人把腦袋夾車窗里了……」

    項西愣了愣,接著就樂得不行,笑了半天都停不下來。

    「後來他就總結啊,停車三件事,關窗熄火拔鑰匙。」程博衍笑著說。

    本來項西對於男人喜歡男人這種事的感覺很微妙,除了程博衍,擱誰身上他都覺得挺彆扭。

    但現在一通樂完了之後,他突然就覺得沒什麼了,靠在椅背上低頭看著相機,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程博衍,宋一,林赫,都是挺好的人,像所有過著正常生活的普通人一樣,喜歡男人,還是喜歡女人,並沒有什麼影響。

    當然譚小康那樣的變態除外!

    變態!

    瞎他媽摸!

    我就是你說的那種變態。

    程博衍的這句話突然在他腦子裡閃過。

    項西在心裡撇了撇嘴,其實要說程博衍更過份,瞎他媽親……

    他居然沒發火,也沒把程博衍劃歸到變態這個圈兒里。

    所以說,底線這玩意兒真是太隨心所欲了。

    「就這家。」程博衍在旁邊說了一句。

    「哦。」項西正走著神,聽了這話立馬伸手就去開車門準備下車。

    「哎!」程博衍拉了他一把,「你幹嘛?」

    項西這才反應過來車還沒停,程博衍正在找車位,他敲了敲車窗:「我下去給你佔位子啊。」

    「不用,前面剛有車走了,」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把車往前開過去停在了車位上,「你是不是睡著了啊?」

    「沒,我要睡著了你說項西你尾巴著火了我都不帶動的。」項西把還在抱在懷裡的相機放回包里,跳下了車。

    「長哪兒呢?我怎麼沒看著。」程博衍說著也下了車。

    「……你不說你手術的時候不瞎看么!」項西忍不住喊了一聲。

    「我手術前看看啊。」程博衍很平靜地說。

    項西覺得這對話進不下去了,轉身大步走進了烤肉店。

    其實他倆來吃烤肉自助也就能過個嘴癮,項西食量一般,程博衍吃點兒肉還要講究半天,什麼紅肉白肉營養不營養的。

    項西為了多塞點兒,飲料都沒喝,最後也沒吃下去多少,這要不是請的程博衍,他還真挺心疼那一百多塊錢的。

    他知道三文魚挺貴的,所以拿著盤子去要了好幾回,但切魚的大姐只給了他兩份就不給了,程博衍去了三回大姐都給他切了,還特熱情地給介紹了半天三文魚。

    「這是為什麼呢?」項西挺不爽地挺在椅子上,三文魚沒得吃之後他吃了不少別的肉,「是不是因為我長得太像蹭吃的了?」

    「不是,」程博衍喝了口水,「是我太帥。」

    「你臉比那坨魚還大……不過這兒味道真挺好的,我喜歡吃那個肥牛片兒,」項西笑著說,靠在椅背上摸摸肚子,「你信么,我頭一回吃自助。」

    「信,」程博衍點點頭,「吃舒服了沒?」

    「舒服,」項西說,「你呢?我看你沒吃多少。」

    「挺多的了,吃舒服了,」程博衍笑笑,「這是你第一次正式請客,其實吃雜豆粥我也能吃舒服。」

    項西嘿嘿嘿樂了兩聲。

    從烤肉店出來,回到車上一靠,項西就覺得有點兒困了,估計是吃太多。

    「你看看這個,」程博衍拿出一張紙遞給他,「能看懂嗎?能看懂就拿回去慢慢學著玩那個相機吧。」

    「哦,」項西接過紙,打開看了看,「哎你還挺……會畫畫啊。」

    紙上從不同角度畫了好幾個相機,很卡通,邊角都是圓的,不過一眼就能看出是宋一的這個相機,上面每一個按鈕都用線條標出來了,寫著用途,複雜的字旁邊還有小小的圖示。

    「能看明白嗎?」程博衍問。

    「能,」項西看著看著就笑了起來,「這個圖跟你這人一點兒也不像,太可愛了。」

    「嗯,跟你比較像。」程博衍笑笑。

    項西愣了愣才反應過來,盯著紙沒說話。

    「送你回去吧?」程博衍發動車子。

    「哦,」項西應了一聲,想想馬上抬起了頭,「我衣服呢?那個框你不說幫我弄掉嗎?」

    「我拿回去幫你弄啊,明天給你不就行了。」程博衍說。

    「那我明天上班穿什麼啊?」項西瞪著他,「我現在就這一套呢,宋一說新的下月才到呢。」

    「那你洗了不也沒得穿了么?」程博衍有點兒不理解。

    「所以一直還沒洗啊。」項西說。

    「……哎喲,」程博衍嘆了口氣,「連著穿了都半個月了吧,你真行,那你這情況偶爾一天洗了沒穿也沒人說你吧?」

    「是沒人說我,」項西皺皺眉,聲音放低了,「那不是跟別人不一樣了嗎?」

    程博衍沉默了一會兒,手指在方向盤上輕輕敲了敲:「那你去我家等著吧,弄完給你。」

    「啊?」項西突然有些猶豫。

    「不想去就明天先穿別的。」程博衍說。

    「……去吧。」項西坐在車座上往下滑了滑。

    程博衍家大概是他在這個城市裡最熟悉的地方了,感覺比自己天天住著的「賊窩」都還要熟悉。

    進了門他很熟練地換了鞋,然後站在門邊搓了搓手。

    程博衍進屋給他拿了條褲子,他接過來看了看,還是那天那條,不過聞著一股剛洗完的香味。

    「我那天又沒穿,你又給洗了啊?」他走進旁邊書房把褲子換上了。

    「拿出來了就覺得沒洗不能放回去,」程博衍拎著他的工作服看了看,「你看看電視吧。」

    「能弄掉嗎?」項西有些擔心。

    「不好說,」程博衍仔細看了一會兒嘆了口氣,「你是不是拿筆描了八十遍啊,顏色都快透到外邊兒這面了。」

    「沒數,沒八十遍也得有七十八遍吧。」項西揉揉鼻子。

    程博衍拿了瓶酒精進了浴室。

    項西坐到了沙發上,開了電視看著。

    看了一會兒也沒什麼意思,他站起來在屋裡轉了兩圈,看到了電腦桌上有幾張畫著東西的紙,看著跟程博衍剛給他的那張有點兒像。

    他拿起來看了看,還真是。

    不過這幾張大概是作廢了的,有些圖沒畫好,有些是字有塗改,項西捏著幾張紙看了很久。

    其實就作廢的這些,每一張他都能看明白,無非就是畫得不夠標準,字寫得不夠清楚而已。

    他突然覺得鼻子有些發酸。

    抬手摸了摸臉上沒遮著的淚痣,他笑了笑,最近這是怎麼了。

    程博衍在浴室半天都沒出來,項西看了看時間,都十來分鐘了,他忍不住走到了浴室門口。

    程博衍背對著浴室門蹲著,低頭不知道在看什麼。

    項西湊過去看了看,程博衍面前放著一個盆兒,裡面泡著他的衣服。

    他看了一會兒,沒看出什麼能讓程博衍這麼盯著看的東西來,只得問了一句:「這衣服要念咒洗么?」

    「嗯?」程博衍回過頭,笑了笑,「得泡一會兒。」

    「那也不用這麼一直陪著它啊。」項西說。

    程博衍蹲著沒動,停了一會兒才說:「不是怕出去了你待著不自在么。」

    「我……」項西沒想到程博衍在浴室蹲這麼老半天是因為這個理由,「沒有不自在。」

    程博衍站了起來轉過身:「你……」

    項西之前為了看清他面前是什麼東西,所以站得很近,程博衍這一轉身,差不多是面對面地貼在了他身前。

    呼吸都能感覺到了。

    項西趕緊想往後退,沒等退開,左腳踩在了右腳拖鞋上,差點兒沒擰個麻花坐地上。

    「出去看電視吧,一會兒就好了。」程博衍扶了他一把。

    程博衍又蹲了回去,項西站在他身後沒有動,靠著門框看著他的背影。

    程博衍蹲著時胳膊肘撐在腿上,肩膀因為受力而綳著,很好看,感覺平時他也沒時間運動,不知道是怎麼能讓肌肉線條這勻稱漂亮的。

    「可能洗不幹凈。」程博衍的手在盆里撈了撈。

    項西沒聽清他說什麼,順嘴問了一句:「你平時怎麼鍛煉的啊?」

    「鍛煉?」程博衍回過頭看了他一眼,「書房裡有個跑步機,還有啞鈴什麼的,有空我就玩玩。」

    「哦,」項西想了想,「我住這兒的時候也沒見你玩啊。」

    「不廢話么,地盤兒都讓你佔了我怎麼玩。」程博衍笑了。

    程博衍對著衣服折騰了快半個小時,除了酒精,又試了試別的方法,甚至還去樓下自己車裡弄了點兒汽油上來。

    最後還是沒能把那個帶框的名字完全去掉。

    「我手真欠啊……」項西看著衣領。

    其實這不是什麼大事兒,擱別人比如程博衍,也就是樂一樂的事兒,但項西卻有些硌應,不吉利,他經歷過的那些事讓他對這種東西很在意。

    本來想問問程博衍還有沒有別的方法,一抬眼看到了程博衍手指已經被水泡起了皺褶,指尖也有些發紅,他立馬又一陣內疚。

    「算了,就這麼著吧,不弄了。」他說。

    「其實還有個辦法,」程博衍看著他,「我本來就想著要實在洗不掉就用這辦法的。」

    「別折騰了,」項西看著他的手皺了皺眉,「要不我來吧,你告訴我怎麼弄。」

    「你啊?」程博衍笑著說,「五體不勤的估計不行,等著。」

    程博衍說完拿著衣服轉身進了卧室,把門給帶上了。

    項西站在客廳里,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又不敢隨便跟進去,怕程博衍給他扔出來,只得在外面喊了一聲:「怎麼弄啊?」

    「等著!」程博衍在裡面也喊,「十分鐘!」

    「……哦。」項西猶豫著回答,在卧室門外站著。

    過了十來分鐘,卧室門打開了,程博衍拿著衣服走了出來,往他手裡一扔:「行了,自己重新再寫一次名字吧,衣服我剛洗過了,拿回去晾乾就行了。」

    「弄掉了?」項西有些吃驚,趕緊把衣服一撐,看了看衣領,「這……什麼啊?」

    衣領上的名字和框真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小熊圖案的布片兒,有間有一塊白色,可以寫名字。

    「姓名貼,縫上去的,」程博衍往電腦桌沿上一靠,伸長了腿,「哎,眼睛都要瞎了。」

    「你縫上去的啊?」項西瞪大了眼睛。

    「嗯,小學勞技課縫了個沙包之後就再沒這麼縫過東西了,」程博衍笑著說,「怎麼樣?」

    「這玩意兒哪兒來的?」項西還在吃驚中沒回過神來。

    「我小外甥女的,」程博衍用手指在小熊上彈了彈,「幼兒園小朋友都用這個,我給她買了幾個,還好我姐要自己往上綉名字,所以買的是空白的,這個是拿漏了的,能接受吧?你創可貼全是這風格的呢。」

    「能!能!」項西用力點頭,手緊緊捏著衣領上的小熊,「非常能!」

    「寫名字吧,」程博衍說,轉頭看到桌上的幾張紙,他頓了頓,很快地把紙都臉衝下地拿到了一邊,「別再畫框了啊,縫這個要了命了。」

    項西沒有說話,盯著衣領看了很久,然後突然往程博衍面前一湊,用力摟住了他。

    這一胳膊摟得很用力,項西幾乎用了全部力量。

    程博衍被他推得靠著桌子往後仰了仰,然後輕輕在背上拍了拍。

    項西鬆開他的時候眼睛還是瞪得挺圓,瞪了一會兒他又突然把衣服往桌上一鋪,抓過桌上的筆,半個人都撲到了衣服上。

    快寫名字。

    但手抖得厲害,這個不止一次做過的動作今天卻讓他莫名其妙地緊張,半天都沒敢往小熊貼上落下去。

    就那麼趴桌上捏著筆。

    「我幫你寫?」程博衍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

    項西迅速把筆扔到了桌上,跳到了一邊,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眼睛還是看著地板。

    程博衍拿過筆,彎腰在衣領上寫下了他的名字。

    「好了。」程博衍看了他一眼。

    「嗯,」項西應了一聲沒有動,過了一會兒又過去拿起衣服仔細看了看,「你字寫得真好。」

    「謝謝,」程博衍笑了,「送你回去?」

    「我坐公車回去吧,也沒多遠,你別跑了。」項西說,這回不是因為尷尬,也不是不好意思,的確是不想再讓程博衍折騰了。

    「那……隨便你吧。」程博衍笑了笑。

    項西換了褲子,穿上鞋在門口站了一會兒,轉過頭看著程博衍:「這話我說過,說過好多遍……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無論大事還是小事,都沒有過,我……什麼也幫不上你……」

    「項西……」程博衍在桌上輕輕敲了兩下,想說什麼,被項西打斷了。

    「但是如果有什麼事兒,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為你沒二話,」項西看著他,「真的,雖然可能不會有這樣的事兒,但只要有……」

    「項西,」程博衍走了過來,站在他面前,「像以前那樣就行。」

    項西沒說話。

    「像以前那樣就可以,」程博衍說,「想說什麼想做什麼不用多想,當然髒話還是不能說,再說一次我肯定抽你,腦袋給你夾車窗里抽。」

    項西一下樂了,靠著門框笑了半天。

    程博衍笑了笑:「真不要我送?」

    「送吧,」項西揉揉鼻子,「我腿有點兒發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