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1章字體大小: A+
     

    項西這一晚上都有點迷迷瞪瞪的,埋頭吃了大半碗面了還沒把腦子補回來呢,猛地聽了程博衍這句話,他半天都沒反應過來,看著程博衍。

    「什麼?」他問。

    「我說,你替我拍照片,」程博衍又重複了一次,「我付你報酬。」

    「你拍我啊?」項西愣了。

    程博衍嘆了口氣,停了一會兒才說:「我給你個相機,你想拍什麼就拍什麼,你看到的,你想表達的,你想讓別人看到自己,你的生活,什麼都可以。」

    項西沉默了,低頭吃了兩口面。

    「那會不會跟方寅一樣了?」他悶著聲音問。

    「他拍他想說的故事,在你在他那裡某種程度上是他的演員,」程博衍笑笑,「你拍你自己的故事,你是你自己的導演,這還是有區別的。」

    「你是為了給我那五十塊錢吧,」項西看了他一眼,「怕我不要,找個借口。」

    程博衍笑了起來,看了他好一陣:「是的,但這只是一個原因。」

    「還有什麼別的原因啊?」項西問。

    「我想看看你眼裡的自己是什麼樣的,而且……我覺得你是個敏感的人,也很有想法,拍出來也許……」程博衍看著他,「當然如果你不願意,就不拍,只是個提議。」

    「也許能當個攝影師嗎?」項西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又想了想,「如果真那樣,我才不拍什麼30天,我也拍個專題就叫……『看見光』!全都拍光,陽光月光燈光火光,熒火蟲的光,玻璃的反光,河水的波光,樹葉上的光,眼睛里的光,反正就是有光有亮的……」

    項西一連串地說著,又低頭把碗里的面吃光了,對著燈晃了晃:「還有吃光了的碗里的光。」

    程博衍看著他很長時間都沒說話。

    項西本來說得挺過癮,正興奮呢,被他這一通看得頓時又有些尷尬,還有些不好意思:「我就隨便說說。」

    「拍吧,」程博衍說,「就拍這些。」

    「嗯?」項西伸出去準備夾蒸餃的筷子停在了空中。

    「看見光,想拍就拍吧,也不費時間,有空就拍拍,」程博衍把自己面前只吃了半屜的小籠包推到他面前,「我覺得很有意思,給人希望總比揭開黑暗要好。」

    「你說真的啊?」項西似乎到這時才明白過來。

    「是。」程博衍點頭。

    吃完東西,項西搶在程博衍之前掏了錢遞給了老闆,然後又轉頭對程博衍補了一句:「這不是我請的那頓啊,這個不算的。」

    「嗯。」程博衍站了起來。

    走出沙縣,沒走幾步項西的胃終於對食物有了反應。

    好像吃多了。

    他在心裡算了算,如果算上打包的那屜蒸餃,他吃了兩屜蒸餃,一碗拌面,一盅湯,還有程博衍推到他面前的那半屜小籠包……

    「哎……」他按著肚子輕輕嘆了口氣。

    「吃飽了嗎?」程博衍問他。

    「撐了。」他揉揉鼻子。

    「回去休息吧,」程博衍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我也回去了。」

    「你快回吧,大晚上跑這麼一趟,」項西說,雖然程博衍家離這兒不算遠,但……他突然又想起了程博衍跑過來的原因,頓時走路都不利索了,轉身甩開步子就往「賊窩」那邊沖,「我回了,晚安!」

    「晚安。」程博衍在他身後說。

    程博衍看著項西消失在路盡頭,轉身往自己車那邊走過去。

    上了車他又坐了一會兒,從後座拿了盒牛奶慢慢喝完才發動了車子掉頭往回開。

    一開始他以為項西是餓了,始終埋頭苦吃,還把自己那半屜包子一個不剩地也都吃光了,現在想想……

    這是被嚇著了吧。

    程博衍笑了笑,今天的確是有點兒嚇人。

    回到家的時候離睡覺的時間還有點兒距離,他打算先洗個澡再看會兒書。

    把項西扔沙發上沒穿的那條褲子扔進洗衣桶里時,他眼前晃過項西抱著腿坐在椅子上的樣子。

    他嘖了一聲,程博衍你還真是夠憋不住的。

    進了浴室把身上衣服都扒光,噴頭裡略微帶著一些溫度的水滑過身上時,他才閉著眼睛撐著牆長長地舒出一口氣來。

    項西被他嚇著了,但被嚇著了的樣子也挺……程博衍睜開眼睛,看著從眼前灑過的密集水滴。

    感覺今天晚上大概會睡不踏實了。

    水不斷滑過身體,劃出一道道蜿蜒纏綿的軌跡,細小而密集地包裹著每一寸皮膚。

    程博衍平時洗澡沒這麼專心,很少會仔細去體會這些會讓人想入非非的觸感,今天卻體會得格外深入。

    是因為項西。

    還有自己一不小心就歡騰而來的衝動。

    程博衍嘆了口氣,腦門兒抵著牆,手滑了下去。

    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手機正在桌上愉快地唱著,程博衍過去看了一眼,是林赫。

    他不急不慢地把頭髮上水擦了擦,把毛巾放好了才接了電話。

    「你幹嘛呢也不接電話?」林赫在那邊劈頭就問。

    「洗澡。」程博衍坐到沙發上靠著。

    「你是洗澡還是玩水啊,我這打第四個電話了,你洗澡不就二十分鐘完事兒么,這都快一節課了!」林赫說。

    「哎,別這麼說,我洗澡多長時間你都這麼清楚,」程博衍笑了起來,「這話讓宋一聽了多不合適。」

    「滾蛋,」林赫笑了,「說實話,你幹嘛呢?」

    「一個單身男人,晚上在家裡浴室里呆了老半天,」程博衍拿過茶几上一本書隨手翻著,「你說還能幹什麼?」

    「哎喲,」林赫樂了,「那我打擾你的娛樂活動了沒啊?」

    「沒打擾,我就沒聽見電話響。」程博衍笑笑。

    「今天這麼有興緻呢?」林赫說。

    「嗯,今天……」程博衍想了想又換了個話題,「找我什麼事兒?」

    「話說完,」林赫嘖了一聲,「今天怎麼了就這麼有興緻。」

    「今天沒怎麼,就覺得手腕發緊,所以活動一下。」程博衍說。

    「……浪吧你就,肯定有狀況,你都多久沒這麼浪了。」林赫笑著說。

    「別瞎說,這個詞兒屬於你和宋一,別隨便往我身上扔。」程博衍把腿架到茶几上。

    「你不會是……」林赫猶豫了一下,「跟那個小孩兒有什麼狀況吧?」

    「明兒給你送面錦旗,八卦小能手,」程博衍笑笑,他感情上基本處於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淨的狀態,林赫比他還著急,一點兒風吹草動都能逮著不放,「不是有什麼狀況,是出了點兒狀況。」

    「出了狀況?」林赫愣了愣,「你耍人流氓了?」

    「我是那種人么,」程博衍笑著說,頓了頓又嘆了口氣,「不過也差不多了。」

    他簡單地跟林赫說了一下之前的事兒,林赫愣了半天:「人得讓你嚇跑了吧,博衍你想什麼呢?喝酒了啊?」

    「不知道,」程博衍捏捏眉心,「我就一下沒忍住。」

    「那他呢?」林赫問。

    「感覺蒙了還沒清醒過來呢,」程博衍說,「明天也許就不理我了……你找我什麼事兒?」

    「你連他是不是都沒弄清吧,這太不是你風格了啊,」林赫有些吃驚,「你對他到底有多喜歡啊?都沒試探一下就上嘴啃啊!」

    「你找我什麼事兒啊。」程博衍又問了一遍。

    「行行行不說了……我媽膝蓋疼了快一個月了,說彎腿的時候老覺得膝蓋那兒嘎吱嘎吱響,我說明天讓她上你那兒看看?」林赫說。

    「中午過來吧,中午人少,」程博衍想了想,「沒有磕碰或者扭傷?」

    「她說是沒有啊。」林赫回答。

    「那來了我看看再說吧,」程博衍說,「對了你那兒是不是有個相機,前年買了裝逼又沒裝下去的那個。」

    「你這什麼形容……怎麼你要用?」林赫笑了。

    「你這陣兒要是不用,讓宋一拿給項西吧,他用。」程博衍笑著說。

    「你……」林赫還想說什麼,但想想沒說下去,「行吧。」

    項西在屋子裡貓了兩天沒出門,要了外賣在屋裡吃,還把屋子給收拾了,擦了擦灰,掃了掃地。

    隔壁劉遠平一個人在家,過來拉著他出去吃了個飯,倆人瞎聊了一會兒,聽劉遠平說了不少學校的事兒。

    項西聽得很羨慕。

    大學啊,正經的大學生。

    他連個小學生都沒混上的人聽著大學里的事兒感覺跟聽說書的似的。

    羨慕完了就又回了那個小屋裡愣著。

    按說這兩天他說了要請程博衍吃飯,程博衍也說了有空會給他打電話,但那天說完晚安之後程博衍就沒再聯繫過他,沒有電話,也沒有簡訊。

    項西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不安,害怕,期待,都有。

    不過程博衍不再聯繫他,他覺得也挺正常的,自己那天見了他跟身上扎了幾百針似的,擱誰都會尷尬得不聯繫了吧。

    自己不也尷尬得走路都快順邊兒了么。

    其實這事兒他回來之後琢磨了整整一個晚上,覺都沒睡好,就老想著程博衍這是為什麼。

    但沒想通。

    一直到周一,他該重新去超市上班了,也沒有等到程博衍的電話。

    心裡不知道是失望,還是鬆了口氣。

    等?

    是的沒錯,項西把我陪爸爸……不,我陪媽媽逛超市和筆記本放進背著包走出小屋,他是在等電話。

    要說鬆口氣,大概是因為還是覺得尷尬,他很喜歡跟程博衍待在一塊兒,喜歡聽他說話,喜歡跟他瞎逗,順帶對他突然親了自己也不覺得討厭,只是尷尬。

    要說失望……是真失望。

    就算尷尬,他也還是想接到程博衍的電話,就像那天晚上程博衍突然說人在路口了一樣。

    程博衍對於他來說跟所有人都不一樣。

    這麼久以來,程博衍對他伸出的手始終都在,如果沒有程博衍,自己能走多遠根本不敢想。

    也許就躺在那條滿是泥水和爛草的溝里……

    以前假瞎子跟他聊天兒的時候說過,底線。

    「我是個有底線的人,」假瞎子推推墨鏡,「有些事我肯定不會做的,那就是我的底線。」

    這話讓項西樂了很久,一個坑蒙拐騙偷對象全是女人的假瞎子,居然一臉深沉正經地跟人說底線。

    「你有個腚的底線,你不會做的不是你不會做,是你不敢做,」項西邊樂邊說,「你的底線是你的膽兒,膽兒有多大,底線就有多低。」

    假瞎子對於他直接戳穿自己的話耿耿於懷很長時間,那陣走路總往他身上撞,還用打狗棒敲過他好幾回,說是瞎了看不見。

    底線和原則,這兩種東西,項西一直覺得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不過他還真挺認真地想過底線這個問題。

    自己的底線在哪裡。

    底線肯定有。

    但比較飄忽不定,說不好。

    比如平叔讓他去碰瓷訛錢的時候,他就有底線了。

    方寅找他拍照片的時候他不願意,一說給錢他又答應了,底線又沒了。

    比如譚小康摸他的時候,他就有底線了。

    程博衍親他的時候,他……好像底線又沒了。

    只要程博衍別走,還在他身邊,好像怎麼樣他都無所謂。

    今天他到超市時間比較早,同組的除了領班張昕,別的同事都還沒到。

    時間是他特意提前的,他進了更衣室,找到了自己劃了波浪線的工作服,拿出筆,吸了一口氣。

    他要把名字寫到衣領上。

    但又怕萬一寫得太費勁不想讓別人看到。

    筆落到衣領上時,他有點兒緊張,憋著氣怕手抖。

    項西。

    寫完之後他把衣服舉起來看了看,笑了,還不錯!寫得挺工整的,沒有特別大,也沒寫成一團。

    他心情很好地把衣服放到桌上,又拿筆在名字外面劃了個框,名字看起來更加帥氣了。

    又欣賞了一會兒他才把衣服換上走出了更衣室。

    「項西,」宋一從辦公室里探出腦袋來叫了他一聲,「來一下。」

    「哦,」項西跑進辦公室,「宋哥……謝謝你准我這麼長時間假。」

    「沒事兒,病假都會準的,身體要緊,」宋一笑笑,從桌上拿起一個黑色的小包遞了過來,「給。」

    「什麼玩……東西?」項西沒敢接。

    「相機,」宋一看了他一眼,「買來就擱家裡沒用過兩次,博衍說你要用,讓拿給你。」

    「啊?」項西愣了。

    「先拿著再啊,挺沉的呢。」宋一說。

    「哦,」項西趕緊接過了相機包,「我以為他說的是他自己的相機呢。」

    「他不玩這些,就一個卡片機,裡邊兒都是斷腿碎骨頭,不知道的以為他變態殺人狂呢,」宋一笑笑,「這個好,這個你拿著往地攤上一站,人肯定出來揍你,以為你暗訪來了。」

    「謝謝宋哥,」項西抱著相機包樂了,又補了一句,「我……會小心用的,不會弄壞。」

    「弄壞也沒事兒,扣你工資就行,」宋一揮揮手,「去忙吧。」

    項西拿著相機去更衣室里鎖進了自己的柜子里,其實他想說的不是會小心用,他想說這東西我根本不會用。

    但沒好意思說。

    雖然拿了個不會用還挺貴重得一直小心翼翼累得慌的東西,但他的心情卻一下揚了起來。

    這是程博衍讓宋一拿來的。

    一個多星期沒上班,今天一上班,項西幹勁挺足,而且身上還穿著自己寫的帶框的帥氣名字,居民區最事兒的大媽過來邊挑東西邊嫌這貴那不好的他都沒覺得煩。

    「項西,」張昕叫住他,「人少的時候你可以在收銀那兒坐會兒,你腿還沒好呢吧?」

    「沒什麼影響,」項西抖抖腿,「看。」

    「過來吧,」張昕笑了,「正好現在有空,我教教你怎麼用收銀機吧。」

    「那行。」項西點點頭,跟著張昕去了收銀台。

    之前他一直不敢靠近那台機器,現在不知道怎麼拿著本我陪爸爸……不,我陪媽媽逛超市就信心十足了。

    張昕也沒專門教他,就讓他在一邊兒看著她收銀,一邊操作一邊跟他說,怎麼掃碼,怎麼找錢,怎麼查庫存。

    項西盯著她手上的動作,鍵盤上有字,但他一下認不明白,就看張昕的手往哪兒按了。

    看了幾遍,張昕讓他試試,他憑記憶照著樣子做了一遍,居然沒出錯。

    「懂了吧?」張昕拍拍他的肩,「這東西不難用的,以後要是忙起來你就幫著收收錢吧。」

    「好。」項西點點頭,又往鍵盤和屏幕上盯了幾眼。

    雖然項西幹勁挺足的,但腿上的傷還沒完全好利索,又躺了一個多星期沒怎麼動,下午快下班的時候他還是覺得腿酸了。

    趁著店裡人少,他到收銀台旁邊坐了下來。

    坐了沒幾分鐘,一輛小貨車停在了店門口,於保全跑了出去,跑過他身邊的時候扔到他面前一個本子:「項西你幫記一下。」

    「什麼?」項西一看就傻眼兒了,趕緊站了起來,「你記吧,我去搬。」

    「你不腿有傷么,你坐著吧。」於保全說,接著就開始幫著卸貨了。

    項西不好再說什麼,於是咬咬牙翻開了本子,一邊數著往裡搬的東西,一邊飛快地看了幾眼上一頁是怎麼記的。

    還好這個入庫登記並不複雜,就是時間貨名和數量,再寫個名字。

    項西捏著筆,在手裡轉了好幾圈才往紙上落了下去,一筆一劃地寫上了今天的日期。

    今天的東西不多,可樂,薯片,綠豆餅和手撕牛肉。

    項西盯著還放在門口沒來得及搬進去的箱子,有些字他憑空想不出怎麼寫,但看到之後能認出來,他就把看見的都照著寫了下來。

    薯片拿得太快沒看清,偏偏字還最複雜,他寫不出來,只得又跑到貨架前找到一筒薯片對著抄了上去。

    東西都搬好之後,齊保全又過來跟他對了一遍數字,沒有出錯,然後項西低頭一筆一劃很認真地開始寫自己名字。

    寫到西字的時候,他手都酸了,邊寫邊稍微直了一下身體,往門外瞅了一眼。

    一輛車正慢慢停進店門口的停車位,項西寫橫划的手抖了一下,一橫差點兒劃出了本子。

    不用看車牌他都能認出那是程博衍的車。

    項西迅速低下頭,寫完了西字之後把本子給了齊保全,然後再往門口看了一眼,愣了愣,程博衍已經下了車,走進了店裡。

    他愣在收銀台旁邊,不知道這種情況下是該打個招呼還是裝著不認識。

    「快下班了吧?」程博衍走到他面前問了一句。

    「啊,」項西應了一聲,「是。」

    「一會兒吃飯吧,今天我有空,」程博衍笑笑,走到一邊的貨架上拎了箱牛奶放到了收銀台上,「你收錢?」

    收銀台沒人,張昕去廁所了,齊保全剛去了後面庫房。

    「我收。」項西趕緊過去站到了收銀台後面。

    掃碼,報價錢,然後接過程博衍遞過來的錢,給他找錢的時候項西突然有點兒得意。

    把錢和小票遞給程博衍的時候他忍不住小聲說:「怎麼樣?是不是挺像那麼回事兒?」

    程博衍笑著點了點頭:「本來就是那麼回事兒。」

    項西嘿嘿樂了兩聲。

    「我在車裡等你。」程博衍拎了牛奶走了出去。

    項西下了班換好衣服,跑出去拉開了車門,程博衍正坐在車裡喝牛奶。

    「你怎麼跑這兒來了?不是說打個電話給我嗎?」他上了車有些開心又有點兒不自在地問。

    「你不是上班么,怕你不方便接電話,」程博衍笑笑,「前兩天太忙了,值班,病人也特別多,就沒聯繫你。」

    「沒事兒,」項西笑著抓了抓頭,又拿出相機包,「對了,宋一拿了個相機給我,說是你讓他拿的?」

    「嗯,借來給你用用,他這台挺高級的,你學著用用吧,」程博衍說,「隨便拍拍先熟悉一下。」

    「我連這上面的字兒都看不明白,全是字母,這怎麼學啊,」項西皺著眉,「我今天才剛敢寫自己名字呢。」

    「寫衣服上了?」程博衍問。

    「嗯,自我感覺還不錯。」項西打了個響指。

    「寫個我看看,我還沒看過呢,」程博衍把手伸到了他面前,「怎麼寫的?」

    項西看著程博衍的手,突然一陣緊張,愣了半天才從包里拿出了筆,對著程博衍的手找了半天姿勢,最後小心地抓住了他的手。

    皮膚接觸到的一瞬間,那天晚上他跟程博衍所有的觸碰全都涌到了眼前,他抱著程博衍,程博衍的手按在他眼睛上,點在他淚痣上,勾過他嘴唇……

    最後那個鏡頭讓他一陣發暈,趕緊低頭往程博衍掌心上寫字。

    半天才把名字寫完了,他迅速鬆開了程博衍的手。

    「寫得挺好的啊。」程博衍看了看,笑著說。

    「是吧!」項西一聽表揚,立馬轉過了頭,「我也覺得寫挺好的,比以前強多了,我還加了個框裝飾呢……」

    「加了個框?」程博衍愣了愣,「加了個什麼框?」

    「就在名字外面加了個框,看起來特別帥,」項西說著拉過他的手準備往上畫,「我畫給你看……」

    「等等,」程博衍按住了他的手,「方框啊?」

    「是啊。」項西看著他。

    程博衍張著嘴半天沒說出話來,最後把車熄了火:「去把你衣服拿出來。」

    「怎麼了?」項西沒明白。

    「名字外面加個方框是……」程博衍清了清嗓子,「是表示過世的人。」

    「……我操?」項西愣了一會兒吼了一聲,「我操!」

    不等程博衍再說話,他推開車門蹦下了車,沖回了店裡。

    程博衍有點兒無奈,又有點兒想笑,項西拿了衣服回到車上,揪著領子沖他舉著:「是這樣嗎!是這樣嗎!」

    程博衍看了一眼就樂了:「是,你怎麼想的啊?」

    「我真是日了象了!」項西瞪著衣領上的名字,「這他媽怎麼辦啊!」

    「我幫你弄,」程博衍回手拿過了放在車上的消毒液按在了他臉上,「你再又日又操的我就讓你嘗嘗這玩意兒是甜的還是鹹的。」

    項西沒了聲音,斜眼兒瞅了瞅還按在他臉上的消毒液:「是檸檬味兒的吧?」

    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把瓶子放了回去,拿過他的衣服,用手摸了摸那個名字:「還是油性筆啊……」

    「能弄掉么?」項西挺鬱悶,「我……沒文化真是太折磨人了。」

    「這個洗是肯定洗不掉了,」程博衍又搓了搓衣領,嘖了一聲,「你這衣服一直沒洗過吧?」

    「哎!」項西喊了一聲,「你這潔癖能不能控制一下了啊!現在是說洗沒洗衣服嗎!這個字怎麼辦啊!」

    「哎你別喊了,我再跟你待一陣該去查聽力了,」程博衍笑了半天,把他衣服疊了疊放到後面,「我肯定能幫你弄掉。」

    「真能弄掉嗎?」項西看著他。

    「能。」程博衍笑著點點頭,發動了車子。

    項西靠在車座上沒有說話,突然覺得很安心。

    不是因為程博衍說能弄掉那個帶著框的名字,而是因為在他各種大大小小煩躁不安的時候,程博衍永遠都有平靜的微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