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0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0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一直覺得項西犟得眼淚都沒有了,但最近卻接連兩次看到項西哭,這讓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了。

    項西看到那些照片和文字會不舒服,這點他想到過,卻沒有想到會不舒服到這個程度。

    他猶豫著是要走過去,還是裝沒看到走開。

    猶豫之間,突然看到了項西光著的兩條腿,他愣了愣。

    項西的腿很直,也很長,因為有點兒瘦就顯得更長,盯著看了一小會兒之後他忍不住說了一句:「你褲子呢?」

    「哎!你出來了啊?」項西像是被嚇了一跳,猛地抬手揉了揉眼睛,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褲子我脫了啊,我要穿著在外邊兒逛了一天的褲子坐這兒你不得拿消毒液淹死我啊。」

    「我給你拿條褲子。」程博衍收回目光轉身準備進卧室去。

    「別拿了,就這樣吧,我來一次你拿一條啊,穿過了你再嫌不幹凈不要了送我?」項西聲音裡帶著鼻音,「我下回再來自己帶褲子。」

    「不送你,洗洗就行。」程博衍進卧室拿了條褲子出來扔到了項西身上。

    「其實真不用,」項西拿過褲子,但還坐在椅子上沒動,「這樣挺好的……我現在不想動。」

    項西的話說到一半聲音就又低了下去,程博衍沒說話,倒了杯水拿過去放在了電腦桌上,很注意地一直讓自己站在顯示器背面。

    但項西的聲音和紅眼圈太明顯,他要不問一句顯得太假,於是他問了一句:「看什麼呢?還哭上了?」

    「看黃網呢。」項西張嘴就說,說完又揉了揉眼睛,然後沖他咧嘴笑了笑。

    「黃網評選a|v十大感動女|優吧?」程博衍說,「看你感動的。」

    「操,」項西低下頭,想想樂了,樂了兩聲之後又沒了聲音,過了一會兒他才輕聲說,「哥,我跟你說件事兒。」

    自從跟項西說過程博予之後,項西再也沒叫過程博衍哥,現在猛地這一聲哥叫出來,程博衍的手輕輕抖了一下。

    「什麼事兒?」程博衍問。

    「就那個方寅,我跟你說過的那個攝影師,」項西看了他一眼,把腿縮到椅子上抱著,下巴擱膝蓋上,「他之前找過我,說要拍個什麼專題,想拍我。」

    「嗯。」程博衍走到他身邊,靠著桌沿看著他。

    「我本來覺得沒什麼意思,後來他說給錢,一天五十,我就……答應了,」項西又看了他一眼,很快垂下了眼皮,「拍了一段時間了,他……就跟著我拍。」

    「然後呢?」程博衍輕聲問。

    「他今天突然跟我說,讓我看看那些照片,」項西說到這兒聲音又開始有些發顫,頓了頓才往屏幕上看了看,「我就看了。」

    程博衍沒說話,試探著往前傾了傾身體,看到項西沒有阻攔他,他把屏幕往自己這邊轉了轉。

    頁面停在兩張照片上,第一張是砂鍋飯的門臉,給客人上完菜正往店裡邊走邊抬手擦著汗的項西的背影。

    店裡的小工只有小z一個人,除了上菜,他還要負責收拾和一些雜活,掃地,倒垃圾,洗碗,人多的時候上菜慢了,他會被客人罵,收拾桌子慢了,他會被客人罵,很多時候他都會被罵。

    但他一般都沉默著。

    中間還有幾行字,程博衍沒有細看,直接看了下面的照片,這張里沒有項西,只有老闆和老闆娘和在店裡跟他們拉扯著的幾個人模糊的身影。

    這幾個人砸掉店裡的幾撂砂鍋之後,小z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幫忙報警,之後他再也沒有出現在這家店裡。

    他的工作丟了。

    「都是這樣的吧,」項西閉了閉眼睛,「置身事外看個故事,這個人跑出了趙家窯,後來呢,後來他病了,後來呢,後來他帶著病去找工作,後來呢,後來他被麻煩找上門,丟了工作……哦,這樣啊,好慘……我怎麼努力,怎麼努力,怎麼努力都沒有用,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想知道,因為這本來就不關他們的事。」

    項西閉著眼睛,偏著頭,程博衍還是看到了他濕潤了的睫毛,眼角的一小滴淚滑了下來,滑過淚痣,最後滴在了腿上。

    「你這麼努力,這麼努力,這麼努力,」程博衍跟著他的話說著,伸手輕輕摸了摸他的淚痣,「我知道。」

    項西沒有說話,抓住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掌心瞬間濕潤了,項西滾燙的眼淚在他掌心裡燒著,程博衍站著沒動。

    「饅頭沒有跑掉,我一直以為他已經回家了,但他還在,他沒跑掉,」項西嗓子有些發啞,「我在新聞里看見他了,在一個假酒黑窩點裡打工,我今天去看了,說他一直被老闆打……」

    程博衍總算知道了為什麼項西住院的幾天都盯著電視新聞看。

    「沒有人管他,我要不問一句,人都沒想起他來,」項西聲音帶著顫,「誰會管他啊,連故事都沒有人看,他打哪來的,要去哪兒,為什麼停在這兒了,誰要管誰想知道啊!」

    「我也一樣!」項西用力抓著程博衍的手,指尖掐進了他皮膚里,聲音嘶啞著,「我哪兒來的!要去哪兒!我在幹什麼!我想要什麼!看故事的人最後也不想知道!他們誰想知道!他們要看的就是這個人!他在打滾!他怎麼都爬不起來!」

    「項西,」程博衍彎下腰,抽出一直按在他眼睛上的手,在他腦門兒摸了摸,看著他的眼睛,「你哪兒來誰也不需要知道,你要去哪兒你在幹什麼想要什麼,我都知道,真的,我知道。」

    項西的眼睛紅著,瞪得很大,盯著他看了很長時間才說了一句:「你會走嗎?散戲了就走了。」

    程博衍輕輕嘆了口氣,直起身,手在項西腦袋上輕輕抓了抓:「不會。」

    項西沒再說話,伸胳膊緊緊抱住了他的腰,把臉埋在了他肚子上。

    程博衍沒有動,站在原地,項西沒有聲音,只是一動不動地抱著他,他判斷不出來這是在哭還是沒哭。

    「我今天吃的餃子,劉大夫值班,他媳婦兒給做了送到醫院來,我搶了點兒,」程博衍在他腦袋上一下下扒拉著,「吃得太快,好像沒太嚼碎,你聽聽看,能不能聽見翻個兒的聲音?」

    項西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才悶著聲音嘿嘿笑了兩聲,胳膊鬆開了他。

    「哭完了啊?」程博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肚子那兒濕了兩小塊兒。

    「我其實不愛哭,認識你以後才總哭的,」項西伸了伸腿,靠在椅背上仰著頭,眼圈還是紅的,不過臉上已經帶上了笑容,「我以前覺得哭起來特傻逼,特別是平叔總說要點掉我這顆痣,我就更不願意哭了。」

    「是個開關么?」程博衍在他眼角的痣上按了按,「哭。」

    「有病。」項西仰著臉嘿嘿地樂了。

    程博衍笑了笑沒說話,項西笑起來很漂亮,眼睛彎著,嘴角也翹著,笑起來的時候才能感覺到他是個沒多大年紀的小孩兒。

    他按在痣上的手指慢慢移到了項西的嘴角,沿著嘴角往唇上輕輕勾了勾。

    程博衍彎下腰靠近項西時,他還在笑,程博衍的唇落在他唇上時,他才猛地一下停住了。

    手抓著扶手,整個人都僵在了椅子上。

    程博衍的唇濕潤而柔軟,呼吸很輕,帶著暖意撲在他臉上。

    項西只覺得腦袋四周感覺全是聲音,也分不清是腦子裡在響還是耳朵聽到的,眼前什麼也看不見,對眼兒了就能看到一片模糊。

    這是……在幹什麼?

    項西的眼睛瞪圓了,接……接吻嗎!

    沒等他反應過來,程博衍的唇已經離開了,等他把對眼兒的焦距調整好,正好看到程博衍轉身走進了浴室。

    他還保持著雙手緊抓椅子扶手,背挺得筆直的姿勢,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幾分鐘,或者幾秒鐘,可能長點兒可能短點,總之程博衍從浴室出來的時候,他還是這個姿勢沒動。

    「你……」他看著程博衍,僵著身體問了一句,「洗嘴去了啊?」

    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嘴:「……沒。」

    「那你洗什麼啊?」項西感覺自己有點兒短路。

    「什麼也沒洗,」程博衍被他問得很無奈,「我上廁所。」

    「哦,」項西還是僵著,「那你上完廁所不洗手啊?」

    程博衍拿了杯子正想去倒杯水,聽了他這話嘆了口氣,轉過頭看著他:「你……」

    「我就……問問,」項西繼續僵直,「隨便……問問。」

    程博衍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突然兩步跨了過來,把手裡的杯子往桌上用力一放,然後捏著他的下巴吻了過來。

    項西這回終於能確定了,這就是……接吻。

    程博衍這次吻得很用力,緊緊壓著他的唇,離開時舌尖甚至還在他唇上帶了一下。

    這個吻總算是讓項西完全反應過來了,程博衍轉身拿起杯子時,他從椅子上蹦了起來。

    接著才發現自己還沒穿褲子,頓時覺得尷尬得不行,蹦著抓起程博衍給他拿的那條褲想往腿上套,但又很快地扔開了。

    程博衍站在一邊看著他跑到門口衣櫃里扯出了他自己的褲子,飛快地套上,又在原地轉了兩圈。

    「項西。」程博衍清了清嗓子。

    「我……還沒有吃飯,」項西轉完第三圈才想起來自己是要穿鞋子,打開鞋櫃拿出鞋,把旁邊的鞋全碰了下來,他顧不上收拾,套上自己的鞋就拉開了房門,「我餓了我去吃東西。」

    程博衍沒說話,看著項西衝出門去,門被帶著哐地一聲關上了。

    他捏了捏眉心,在過去收拾掉了一地的鞋和坐到沙發上嘆一口氣之間猶豫著,最後他坐到了沙發上,閉著眼睛長長地嘆了口氣。

    然後站起來過去把地上的鞋都收拾回了鞋櫃里。

    項西跑出程博衍家之後還有點兒迷糊,上了公車回到「賊窩」,上樓之前他迷迷糊糊地還沒忘了給自己買了一屜蒸餃。

    為什麼會買蒸餃……大概是程博衍說他吃了餃子?

    他抱著一飯盒蒸餃回到屋裡,坐在床上愣了很長時間,接著洗了手準備吃餃子的時候發現飯盒裡已經空了。

    「我操?」項西瞪著飯盒,什麼時候吃完的?

    他摸摸肚子,沒什麼感覺,不覺得餓,也沒覺得吃飽了……拿著飯盒到門口的垃圾堆扔了,隔壁小兩口不知道在聊什麼,姑娘笑得花枝亂顫,枝子都快顫斷了。

    他進了屋,關上門,靠著門又不想動了。

    程博衍親了他一下,不,是親了他兩下,還親的是嘴……他現在總算是清醒過來了,但卻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譚小康摸了他幾下他噁心得就想拿刀給丫劈了,但程博衍這兩個吻他卻沒想著拿刀,就是暈。

    瞪圓了眼睛也看不清東西的感覺。

    暈得厲害。

    嚇蒙了?

    他靠門站了一會兒就累了,腿上手術的刀口還沒完全恢復,站久了會發脹,他皺皺眉,躺到了床上。

    躺了兩分鐘又起來把身上的衣服脫了,換了套在家穿的,重新躺回床上。

    累,也有點兒困了。

    但一閉上眼睛……

    他抱著程博衍腰把臉埋在他肚子上時那種踏實還在。

    程博衍看著他眼睛說我知道時那種溫暖也還在。

    程博衍的手在他頭髮里輕輕抓著時的那種愜意還在。

    程博衍濕軟的唇壓在他唇上時那種微妙的眩暈……也在。

    「啊……」項西翻了個身,抱著枕頭把臉埋進去喊了一聲。

    怎麼會這樣?

    程博衍這是在幹什麼?

    安慰?

    喝多了?

    還是……喜歡?

    不不不不,不可能是喜歡……

    項西又翻了個身,想到這個喜歡,他又想起來之前問那句為什麼的時候,尷尬和不好意思突然湧上來,讓他臉上一陣發熱。

    手機響了。

    項西猛地撐起胳膊,瞪著扔在旁邊的手機。

    手機上顯示的是程博衍的名字。

    他前幾天學會寫程博衍的名字之後把他的號碼從1改成了程博衍三個字。

    他盯著這三個字,有點兒不敢接這個電話。

    手機響了一會兒斷掉了。

    屋裡安靜了下來。

    項西突然又後悔沒接電話,他拿過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撥回去的時候,手機又響了,嚇了他一跳,差點兒把手機扔出去。

    吸了一口氣之後,他接了電話:「喂?」

    「吃了飯沒?」程博衍的聲音聽上去很平靜。

    「吃了蒸餃,」項西想起那個莫名其妙就空了的飯盒,「大概是吃了。」

    「嗯?」程博衍愣了愣,過了一會兒又說了一句,「我在你們那個路口,你出來嗎,帶你去吃點兒東西。」

    「什麼?」項西從趴姿一下彈了起來改成了盤腿兒,「你在哪兒?」

    「路口,平時我送你回來停車那兒。」程博衍說。

    「你跑這兒來幹嘛啊!」項西喊了一嗓子,他沒想到程博衍大晚上的還會跑過來,頓時一陣過意不去。

    「哎喲別喊,」程博衍嘆了口氣,「我怕你……你要不想出來就算了,我就問問你回了沒。」

    「我吃過了,」項西猶豫著,他現在不敢跟程博衍面對面呆著,就打電話這幾句話功夫他汗都下來了,「我……吃過了。」

    「項西,」程博衍清了清嗓子,「那個,剛才不好意思,我……」

    「沒沒沒沒沒!」項西一聽「剛才」倆字立馬臉上就燒了起來,「我沒事沒事沒事,沒什麼沒什麼……我……你快回去吧我沒事。」

    「……哦,」程博衍頓了頓,「那你早點兒休息吧,我回去了。」

    「嗯!」項西應了一聲,還用力點了點頭。

    掛掉電話之後,項西拿著手機沒動,盤著腿兒在床上坐著,一直到覺得傷口有些發疼了,他才躺下伸直了腿。

    程博衍不放心他,追過來了。

    項西很後悔自己走的時候慌成那樣,連話都沒說完就跑了。

    害得程博衍大晚上還跑一趟。

    他翻個身趴著。

    程博衍都跑過來了,自己居然又讓他這麼回去了!

    這也太……不合適了吧?

    項西又坐了起來。

    他問程博衍那句你會走嗎的時候,程博衍讓他踏實又感動的回答在耳邊響起。

    不會。

    程博衍說不會。

    現在呢?

    項西突然有些擔心,現在呢?

    會走嗎?

    走了怎麼辦?

    項西一把抓過手機,沒有程博衍在他身邊的感覺他不敢多想,只是這樣隨便一個念頭,他已經開始覺得害怕。

    他撥了程博衍的電話,那邊很快接了起來。

    「你走了嗎!」項西喊。

    「哎別喊,」程博衍說,「沒走呢。」

    項西愣了愣:「你在哪兒?」

    「路口啊。」程博衍回答。

    「別走別走別走!你別走!」項西跳下床,穿上鞋拉開門就跑了出去,「我出門了,你等我!」

    程博衍掛掉電話的時候還覺得耳朵里嗡嗡響著,項西脆亮的嗓子喊得他老覺得手機要爆了。

    他把車子熄了火,打開車門下了車,靠在車頭看著對面的那條沒有路燈的漆黑的路。

    項西跑出來的時候還挺顯眼的,身上穿的是他高中時的一件t恤,胸口有一片反光的圖案,黑暗裡閃著就出來了。

    距離他還有幾米遠的時候,項西腳步慢了下來,似乎有些尷尬,走路看著要往順邊兒上奔了。

    「你到底是吃了還是沒吃?」程博衍說。

    「應該是吃了,」項西抓抓頭,「我買了盒餃子,回去休息了一下,想吃的時候發現空了……應該是吃掉了。」

    「還餓么?」程博衍笑了笑。

    「不知道,沒什麼感覺了。」項西走到他面前,低頭揉了揉鼻子。

    他不敢看程博衍,雖然他挺喜歡看程博衍笑的,程博衍笑起來的時候總會先勾起左邊嘴角,正經里透著不太正經的感覺。

    平時就覺得他一笑就跟要看穿了什麼似的,現在自己腦子裡還亂著,感覺肩上扛的不是腦袋,是個漿糊罈子,他不敢看程博衍,哪怕他自己都還沒想出什麼來,他也還是怕程博衍看出什麼來。

    「你們這附近有什麼吃東西的地兒么?」程博衍問他。

    「沒有,」項西低著頭想了想,「都是你吃一口就要用消毒液漱口的地兒。」

    「……你在哪兒買的餃子?」程博衍笑了笑,「就上那兒再吃點兒吧。」

    「哦,」項西扭過頭指了指,「就那邊那家沙縣。」

    這個時間,這家沙縣已經沒有人了,就老闆在收拾著,屋裡桌子也都收了,只還在門口放著一張桌子。

    項西一屁股坐到了桌子邊上,程博衍也跟著坐了下來,項西感覺他坐下時有些猶豫。

    「凳子還挺乾淨的。」項西抬起屁股摸了摸凳子小聲說。

    「……我沒說臟。」程博衍也小聲說。

    程博衍壓低了的聲音很好聽,項西突然有點兒晃神,趕緊轉過頭沖老闆喊:「老闆,再來屜蒸餃,還要拌面,湯還有嗎?」

    「有,等著。」老闆回答。

    「你要什麼?」項西轉過臉問程博衍,目光跟他對上之後又迅速轉開了。

    「小籠包。」程博衍說。

    「這就夠了?」項西問,「拌面挺好吃的你嘗嘗?」

    「不了,」程博衍用手擋著嘴小聲說,「我總覺得拌面是用手抓出來的……」

    項西一聽就樂了,低頭沖著地笑了一會兒:「湯來一份吧?小盅的,就算是手抓出來的也都煮開了。」

    「嗯。」程博衍笑著點點頭。

    老闆動作很麻利,沒幾分鐘就把他們的東西都給上了。

    項西還是挺尷尬,也沒多說話,就埋頭開始吃。

    程博衍夾了個小籠包慢慢吃著,看了他一會兒開了口:「那個照片。」

    「嗯?」項西咬著半個蒸餃抬起頭。

    「你要是覺得不舒服,」程博衍說,「就告訴方寅,說不想拍了。」

    「哦,」項西又低下了頭,想起來今天去程博衍那兒就是為了看照片,看完照片還挺難受的,結果全被那程博衍那兩下給親暈了,差點兒都把這事兒忘了,他咽下餃子,「其實……我也不知道……一天五十塊呢,要真不拍了我還有點兒捨不得那個錢。」

    「你同意拍也就是為那點兒錢吧?」程博衍問。

    「嗯,一個月下來也不少了。」項西喝了口湯。

    「那如果有別的途徑讓你賺到那五十塊,你還拍么?」程博衍想了想。

    「不拍啊,」項西擰著眉,「我要別地兒能掙著這錢,我才不去拍呢,我一想到那些東西我就堵,下面還有評論呢,我字兒認不全也沒看幾行……也不想看了……不好受。」

    「這樣吧,」程博衍放下筷子,「我找你做個私活兒。」

    「什麼?」項西愣了愣。

    「明天我給你拿個相機,」程博衍不急不慢地說,「你每天拍三張照片,多拍也可以,那天不想拍也行,我每天給你五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