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3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34章字體大小: A+
     

    沒有味精,鹽只讓擱一丁點兒,項西覺得程博衍做菜難吃的原因大概就在這兒了,什麼調料都沒有,還吃的都是清淡得不帶一點味兒的東西,能做好吃了才怪。

    「我做點兒澆頭,」項西努力為自己這頓還不知道做出來是什麼造型的砂鍋飯爭取著,「沒味精怎麼有味兒啊?」

    「放蚝油吧。」程博衍站起來走進廚房。

    一進去他就愣了,砧板上亂七八糟地放著切碎了的菜,案板和地上也掉了不少,灶上正煮著的兩個砂鍋四周全是撲出來的米和水。

    「你……」程博衍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一會兒收拾,」項西把他推出了廚房,「我就問你個味精,你不用進來。」

    「地上的別撿起來再吃了啊!」程博衍有些痛苦地交待著,「掉案板上的也不能要了!灶……」

    「知道了,除了砧板上的都不要。」項西一把關上了廚房門。

    程博衍坐在客廳沙發上瞪著電視,項西在廚房裡繼續折騰,不過現在聽動靜似乎已經過了切菜配菜弄得跟要強拆一樣的階段了。

    他回憶了一下,剛進廚房的時候似乎聞到了飯的香味,感覺應該比上回的炭雞蛋要強。

    又過了快半小時,程博衍都想扒門縫偷看了,項西終於打開了廚房門,探出了腦袋:「準備吃了。」

    「好。」程博衍已經餓得有點兒難受,立馬站了起來。

    「坐桌子那兒等吧。」項西說。

    廚房裡跟被打劫過一樣的場景在程博衍眼前晃過,他猶豫了一下擠了點兒消毒液慢慢搓著手,坐在了桌子旁邊。

    項西端出來了一個砂鍋,本色已經快看不出來了,四周一圈黑,他用個墊子墊著放在了程博衍面前:「嘗嘗。」

    「你的呢?」程博衍拿起筷子。

    「這就來了,咱倆料一樣,不過我那個……」項西走進了廚房,又拿了個砂鍋出來,但不同的是,這個鍋沒用墊子托著,這鍋下面套著個不鏽鋼的大碗。

    「這什麼?」程博衍愣了愣。

    「你這砂鍋哪兒買的?」項西坐下,打開了自己那個砂鍋的蓋子。

    「超市啊,」程博衍看著項西前面的那個砂鍋,「怎麼了?」

    「質量不行啊,不如菜市場里的,」項西嘖嘖兩聲,「從火上拿下來正往上倒澆頭呢,咔嚓!它老人家裂了,嚇我一跳以為我把你家那個高級案板砸碎了呢,還好裡邊兒有飯粘著它沒散架,我就用個碗給它套上了。」

    程博衍沒說出話來。

    「吃還是一樣可以吃的,」項西邊說邊拿下了套在外面的碗,飛快地把從鍋里漏到碗里的鹵湯又倒回了鍋里,又迅速地把碗套回了鍋底上,「就是浪費一個砂鍋了……」

    「哎喲!」程博衍喊了一聲,簡直沒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你還真是……我服了你了。」

    「吃你的,你管我呢,你那碗我又沒這麼弄,」項西拿筷子拌了拌飯,「沒辦法,項小西專治潔癖。」

    程博衍沒再看他,轉過頭邊看電視邊吃,不過吃了兩口之後還沒忘了誇獎一下項西的手藝:「挺好吃的,比上回做的強太多了。」

    「您真好養活,」項西嘆了口氣,「這玩意兒要在店裡讓顧客吃了估計能把店給砸了。」

    飯有點兒夾生,水大概放多了,夾生中還帶著水,香腸倒是蒸熟了,但被澆頭一蓋,咸了。

    做澆頭的鹵湯不知道是什麼成分,估計是蚝油兌水,裡面還放了點兒薑末。

    說實話這飯做得依舊不好形容,但能看得出項西很用心。

    「真的比上回好,」程博衍又認真地吃了一口,「一看就是砂鍋飯學過徒的。」

    程博衍本來想把這鍋飯吃完,但沒成功,鍋底兒糊了,糊了能有快兩公分厚,難為項西那鍋的鹵湯居然還能從這種厚度的糊飯里順著裂縫漏出去。

    「這鍋得扔啦。」項西吃完,抹抹嘴。

    「嗯,」程博衍看了他一眼,「這個鍋也扔了得了,不好洗。」

    項西從旁邊抽了張紙巾在嘴上擦了兩下,又把手上的油也蹭了蹭。

    「你看你這人,我做飯你洗碗的時候居然把碗全扔了……」項西笑了起來。

    程博衍吃飯的時候一直沒看項西,因為潔癖治療專家一直在把漏出去的湯澆回鍋里,他受不了。

    這會兒看著項西的笑臉時他才突然看到他眼角創可貼的下方有一個紅色的小點兒。

    「你臉怎麼了?」程博衍湊過去想看看。

    「臉?」項西往臉上摸了一把,手指碰到了那個紅點兒,頓時咧著嘴抽了口氣,「哎這個啊,我拿薑末爆鍋的時候讓油濺著了。」

    「剛怎麼不說?疼么?」程博衍走到他面前,手捏著他下巴往一邊扳了扳,「我看看。」

    「還成吧不算太疼,有點兒火辣辣的,」項西說,「抹點兒醬油就行。」

    「什麼抹醬油貼土豆片兒都是瞎扯,」程博衍皺了皺眉,「這是濺的油還是潑的油啊,這麼大個泡……」

    「那怎麼辦?」項西說,又有點兒緊張,「會破相嗎?」

    「誰知道呢,」程博衍一本正經地說,「沒準兒會留個大疤……哎喲那你這臉上要用創可貼遮的東西可就多了,要不改用眼罩吧,我那兒有一個,給你在上頭挖倆窟窿……」

    「有你這樣的大夫么!」項西喊了一聲。

    程博衍拿出小藥箱,從裡面找了一小瓶燙傷膏出來:「消消毒抹點兒這個就行了,不會留疤,看把你急的。」

    「我急是因為留疤么,」項西坐在椅子上,老實地仰著臉等著程博衍給他處理,「我急是因為你損。」

    程博衍笑了笑,拿了瓶生理鹽水,用棉棒蘸了往他那個小泡上抹了抹。

    「哎,」項西皺了皺眉,一隻眼睛眯縫起來,「玩骨頭的手就是不一樣,使這麼大勁……」

    程博衍看著他沒說話。

    項西仰著臉,他倆現在距離很近,兩人的呼吸在短短的距離里相互撲著,他甚至能看清項西細膩的皮膚上隱約的小絨毛。

    挺漂亮。

    項西屬於第一眼只夠得上清秀,但認真看下去卻相當耐看的那種。

    比如這樣的距離,和這樣的時長。

    程博衍突然發現項西長得真挺不錯。

    也突然有些尷尬。

    這姿勢感覺下一步他一低頭就能吻上了。

    「程……大夫,」項西一直看著程博衍,「你眼珠子是棕色的啊?」

    「很奇怪么?」程博衍偏頭拿過燙傷膏擰開了。

    「我的眼珠子特別黑,」項西眨眨眼睛,沖他瞪圓了,「看見沒?」

    「……看見了,」程博衍往他臉上抹了點兒燙傷膏,「啊,好黑啊。」

    剛碰著那個小泡,項西本來瞪圓的眼睛就迅速地眯縫上了,一連串地喊:「輕點兒輕點兒輕點兒!」

    「行行行,」程博衍點點頭,「我都沒感覺我碰到你了。」

    「泡都快讓你戳爆了!」項西說。

    程博衍沒說話,很慢地往上又塗了點兒葯,項西也沒說話,一直盯著他看。

    過了一會兒他才輕聲說:「程大夫你眼睛和鼻樑真漂亮啊。」

    「謝謝。」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把手裡的藥瓶放回桌上。

    「就是……你眼睛……和鼻樑……」項西似乎突然有些不自在,「就是……真漂亮。」

    「這麼單調的表揚我還是頭回聽著,」程博衍笑了起來,直起身走開了,「要不要摳下來送你啊。」

    「靠。」項西樂了。

    程博衍收拾了桌子,把倆砂鍋都扔了,廚房裡到處散落著的菜葉子已經都被項西收拾乾淨了,他不放心地又蹲地上又擦了擦地。

    回到客廳的時候,項西正盤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到他出來,項西往一邊讓了讓:「你要看書了嗎?」

    「沒呢,」程博衍坐下,拿過遙控器胡亂換著台,「怎麼?」

    「那什麼,」項西盤著腿轉了半圈面沖他坐著,「你這兒有……字典嗎?」

    「嗯?」程博衍轉過頭。

    「我今天吧,感受了一下,這種正規點兒的工作,字兒認不全真是太受罪了,」項西嘆了口氣,「今兒我同事讓我往工作服上寫名字我都沒好意思寫,劃了波浪線……」

    「你不會寫自己名字么?」程博衍拿過了放在茶几上的小本子和筆。

    「會寫,就是吧,寫得難看,寫得也慢,而且……」項西拿過小本子,往上很慢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你看,佔地兒還特大,衣領那點兒地方那麼粗的筆我寫不下。」

    程博衍看了看,字兒是寫對了,不過還真是佔地方,本子雖然只有巴掌大,但項西這倆字兒寫完,橫向佔了一整行,豎向佔了四行。

    「真霸氣……」程博衍看著他的字說了一句。

    「超市裡全是字,人問個什麼,我現在都是靠猜的,你要說牙膏毛巾這類東西在哪兒還好說,食品架上全是一樣的東西,餅乾就十來種,我看一眼都犯暈,」項西抓抓頭,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想,拿個字典多認點兒字。」

    「我這沒有字典,」程博衍看著他,「買本字典也行,不過拿字典認字兒太慢了,你現在這情況,得速成。」

    「怎麼速成?」項西一聽就來了興趣,「哎還能速成啊?就是特省事兒唄,那最好了,我本來還挺煩認字這事兒呢。」

    「你……明天吧,」程博衍想了想,「後天我要值班了,明天晚上還有時間,我帶你去買。」

    「買什麼?」項西問。

    「速成教材。」程博衍說。

    項西懷著愉快而興奮的心情等了一整天,他不知道程博衍這個速成教材有多速,沒準兒明天他就能把店裡這些價簽上的字都認全了,也可以去跟張昕學學怎麼用收銀的機子了。

    昨天宋一說讓他去跟張昕學的時候,他還真是緊張了,他去網吧玩個遊戲都是認圖標不看字的,猛地讓他對著全是字的電腦屏幕,他還真是沒底兒。

    就程博衍那電腦里,他也就能點開個視頻……視頻……

    束博什麼的突然在他眼前閃了一下,他差點兒一腦袋扎到貨架上。

    帶著對速成的期待,他終於等到了下午下班,飛快地換了衣服,都沒等於保全一塊兒走,自己先跑了。

    不過程博衍的車沒像昨天那樣停在路對面,他給程博衍打了個電話,程博衍今天有病人下班晚了,這會兒還堵在路上。

    項西跑到街口,等了快二十分鐘,看到了程博衍的車。

    「上哪兒速成?」項西拉開車門蹦了上去。

    「書城,」程博衍說,「要不要先吃點兒東西?」

    「速成完了再吃吧,」項西從兜里摸出一大塊巧克力,「我們領班給我的,你要餓了先吃兩口?」

    「……嗯,」程博衍伸手準備拿巧克力,「一人一半吧,這麼大一塊兒呢。」

    「我給你剝吧,」項西低頭剝了巧克力一半的包裝,拿在手裡遞到了程博衍嘴邊,「一口咬了吧。」

    「這服務也太湊合了。」程博衍張嘴往巧克力上咬了一口。

    為了保證這口咬得夠大,項西把巧克力往他嘴裡推了一下,程博衍咬下去的時候,牙都挨著他手指了,嘴唇也在他手指上蹭了一下。

    「哎!」程博衍叼著巧克力含糊不清地說,「您怎麼不把手也塞我嘴裡去啊!」

    「我這不為了讓你一口解決問題么,」項西把剩下的半塊兒巧克力吃了,「我手不臟,中午吃完飯洗的手,要不拿點兒消毒液你擦擦嘴。」

    「行了別廢話。」程博衍嘆了口氣,有些艱難地把巧克力咽了下去。

    項西沒再說話,靠在椅背上偏著頭往窗外看著。

    以前沒注意過,這兩天卻總能留意到程博衍身上淡淡的檸檬香味,按說這就是程博衍用的消毒液的味兒,可以前怎麼就從來沒聞到過呢?

    項西輕輕摸了一下手指,程博衍嘴唇濕潤柔軟的觸感還有些殘留。

    他很少跟人有這樣的接觸,也不太習慣被人碰到,但現在這無意的一點觸碰,卻並沒有讓他不自在。

    心裡反倒有種莫名其妙的親密感覺,像是抱著小貓小狗時的那種感覺,很舒服。

    程博衍帶著他到了書城,一走進書城的大門,項西就聞到了一陣帶著紙香的氣息,忍不住先低頭看了一下自己。

    書城呢!從來沒進來過的地方!

    連路過書報亭的時候項西都沒覺得那裡面的雜誌和報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他頂多就是到書報亭里買包煙。

    今天居然正式進了書城,還是為了買書來的,不,買教材來的。

    教材!

    項西覺得這東西像所有叫「資料」的東西一樣,是比書還要牛逼高級的東西。

    自己居然也有一天會需要買教材了。

    書城很大,五層樓,項西看著一排排看不到頭的書架和中間堆得跟碉堡一樣的書,突然有種要迷路的感覺。

    全是字,鋪天蓋地的字。

    他只能跟在程博衍身邊,程博衍往前,他就往前,程博衍停,他就停。

    「麻煩問一下識字類的書在幾樓?」程博衍懶得去看樓層圖,經過一個導購身邊的時候順嘴問了一句。

    「是買給家裡小朋友的嗎?」導購問。

    「嗯對,小朋友,」程博衍看了一眼項西,「我兒子。」

    項西猛地轉過頭瞅著他。

    「在五樓,右邊是兒童遊戲區,左邊就是圖書區了。」導購說。

    「謝謝。」程博衍點點頭,轉身往扶梯那邊走過去。

    「等一下,」項西跟在他身後,「等一下。」

    「嗯?」程博衍應了一聲,跨上了扶梯。

    「兒童書?」項西站在扶梯下面看著他。

    程博衍已經上了扶梯,一邊往上去一邊沖他招了招手:「是啊,來吧小朋友。」

    身後有人也要上扶梯,項西不好一直堵著路,只好也上去了,緊走了幾步站到了程博衍下面一級的台階上。

    「你是不是玩我呢?我認字兒的速成教材就是兒童讀物啊!」項西壓低聲音,「我等了一天你就帶我來買兒童讀物啊?爸爸!」

    程博衍一聽就樂了,笑了好半天:「是啊。」

    「我要正經的教材,」項西有些不爽,本來還想著自己終於能高端一回了沒想到最後就落個兒童識字,「我不要兒童讀物,我又不是完全一個字兒不認識。」

    「我問你,」程博衍拍拍他的肩,「你長這麼大看沒看過書?除了住院那會兒那本雜誌。」

    程博衍站在高他一級的台階上,本來只高半個頭多一點兒的現在一下高出他一個腦袋還有多,再一拍肩,項西覺得自己真快跟他兒子似的了。

    「沒看過,」他站到了程博衍旁邊,「那雜誌我也沒看完,怎麼了。」

    「現在我拿本字典或者全是字兒的書給你,你要能堅持看完十頁我就給你買,」程博衍走到二樓停下了,「怎麼樣?」

    項西沒回答,抱著胳膊站在書城二樓入口開始思考。

    程博衍也沒催他,站在一邊等著。

    項西低著頭想了半天,最後一抬頭:「算了,還是去……兒童那層吧。」

    一想到書里密密麻麻的字,他就有些發怵,連雜誌上配了圖的字他都懶得看,認識不認識的他都不想看,別說沒圖的了……

    程博衍並沒有因為買的是兒童讀物就湊合著隨便買幾本,他很認真地在一本本色彩明艷一看就是小孩兒看的小圖冊里挑選著。

    「有區別嗎?」項西在旁邊跟著拿了一本,封面上的字他認識,寫著,動物園。

    翻開了以後裡面都是各種動物,旁邊配著字,他本來以為這些字他差不多都能認識,沒想到剛翻了兩頁,就看到了仙鶴,要不是因為認識圖片,這個鶴字他就認不出來。

    他嘖了一聲:「小朋友學這麼難的字?」

    「我給找的是故事書,」程博衍看了他一眼,「你那本學齡前兒童的,你要那個?」

    「我要故事書。」項西趕緊把手上的那本扔了回去。

    程博衍笑了笑沒說話。

    挑了半個多小時,程博衍選定了幾本,除了故事圖書,還意外地找到了一本我陪媽媽去超市的識字書。

    「這本太合適了,」程博衍笑著翻了翻書頁,都是各種超市裡的商品,「還分一二三冊呢,你可以先從這套看起。」

    「還真是,」項西湊到他身邊看了看,「我……」

    項西話沒有說完,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帶著些猶豫和不確定:「博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