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3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31章字體大小: A+
     

    繼上回在那個譚什麼的變態家裡聽過一次項西清亮的嗓音之後,程博衍再一次領教了他的這把好嗓子。

    而且這回因為是在狹小的車裡,項西亮著嗓子這一喊,程博衍差點兒把車直接開上人行道去。

    「幹嘛你!」他把車靠到路邊停下了,看著項西。

    「程博衍你也太那什麼了,你生日你早說啊,」項西瞪著他,「本來跟著你去跟你朋友吃飯我就挺怕丟人的,這下好傢夥,還是生日!你要早說我就不買這一身兒了,留著買禮物了!」

    「誰要你買禮物了,就是怕你買禮物我才沒說的,」程博衍想了想又打量了一下他,笑著說,「這身兒是剛買的啊?」

    「是啊,以後有飯局都這身兒,」項西還是瞪著他,「禮服懂么!」

    「配得挺好的,以前就看你那莫西干也看不出你眼光還不錯。」程博衍沖他豎了豎拇指。

    「還成吧,我要不是在趙家窯毀了十來年,現在估計也學個設計什麼的……」項西說了一半停下了,「扯什麼呢!等我一會兒!」

    「不用買禮物。」程博衍在他伸手去開車門的時候把車給鎖上了。

    「放心,不會很貴的,」項西看了他一眼,「沒錢了已經。」

    程博衍沉默了一會兒,打開了車鎖,項西跳下了車,拍了拍車門,跑進了旁邊的一個灰頭土臉的超市裡。

    項西別說是現在沒錢,就算是有錢,在這個地方也買不出什麼高級生日禮物,這個超市算是這片最牛逼的購物場所了,基本就是個菜市場。

    項西飛快地在貨架里轉了兩圈,沒看到合適的東西,他沒給人買過禮物,也沒收到過正式的禮物,禮物到底該是什麼樣的,他完全沒有概念。

    最後他停在了零食貨架前,買點吃的吧。

    但看了一圈,零食里沒看到能有個禮物樣的東西,正在猶豫,他看到門口的程博衍已經從車上下了來,正往超市裡走。

    他有些著急地一把拿下了一個跟臉那麼大的棒棒糖,跑著去了收銀台。

    程博衍看著項西舉著個跟電蚊拍一樣大的彩色棒棒糖跑過來的時候,有些費勁地才忍住了沒笑出聲兒來。

    「生日快樂。」項西跑到他跟前兒,把棒棒糖往他面前一遞。

    「謝謝。」程博衍接過棒棒糖。

    「快長快大。」項西又說。

    「好的。」程博衍笑著說。

    「這兒什麼像樣的東西也沒有,」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這個先湊合吧,明天我再給你補份禮物。」

    「不用了,這個就很好,」程博衍轉了轉手裡的棒棒糖,往車那邊走,「我挺喜歡的,還沒有收到過棒棒糖的禮物呢,而且我也沒吃過棒棒糖。」

    「棒棒糖不健康吧,許主任肯定不讓你吃。」項西跟在身後嘿嘿笑了兩聲。

    「今天可以嘗嘗了。」程博衍上了車。

    路上有點堵,開了快一小時還沒到地方,程博衍等紅燈的時候接了兩個電話,催他快點。

    項西能聽到電話里傳來的聲音挺熱鬧,幾個人聲音同時傳出來。

    程博衍笑著說馬上就到了,項西一聽這話突然開始緊張。

    飯店那邊等著的都是程博衍的朋友,程博衍說過,基本上都是同學,高中大學都有,玩多了都混一塊兒了。

    不說別的,肯定也都是這個城市裡有著自己規律平穩生活臉上寫著自信的那些人,項西低下頭打量了一下自己,自己這樣的異類……

    到了飯店停車場,找車位的時候,項西幾乎想跟程博衍說要不我就不去了。

    「我朋友都挺好聊的,」程博衍慢慢開著車,「想聊什麼就聊什麼,不想跟他們聊就跟我聊,不想說話就吃,沒事兒。」

    「他們聊的我估計都插不上話吧,」項西還是低著頭,「什麼國際大事經濟軍事的……」

    「哎喲,」程博衍笑了起來,「你真給他們面子,你看我平時說這些嗎?」

    「那說什麼?」項西抬起頭看著他。

    程博衍找到個車位,把車慢慢往裡倒:「誰誰誰越來越胖得沒人樣兒了,誰誰生了個孩子長得像小豬,什麼時候一塊兒去海邊浪浪之類的,聚會都是為了找樂子,又不是開會。」

    項西笑了笑。

    程博衍的話不管是真是假,都讓項西安心了不少。

    不過跟在程博衍身後走到包廂門口,程博衍一把推開包廂門的時候,項西往裡一看就頓時又緊張了。

    從小在趙家窯長大,他習慣性地會在第一次見到陌生人時就迅速判斷這個人的各種狀態,友好的,不友好的,能接近的,不能接近的,好偷的,不好偷的,好騙的,不好騙的,能上手揍的,見了就該跑的……

    這一屋子裡有十來個人,圍在一張加大的桌子旁邊,程博衍一推門進去,就是一陣熱鬧的笑聲和招呼聲。

    項西掃了一眼,友善的笑容,輕鬆的招呼,但他也同時看得出這些人無論會聊的是什麼,都跟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笑容,氣質,氛圍,都差得太遠。

    「哎,說是帶個朋友來呢,壽星給介紹一下啊。」有人在熱鬧中說了一句。

    「我朋友,項西,」程博衍回手攬住了項西的肩把他帶到了桌邊,「剛19歲,是不是得叫你們叔叔阿姨……」

    「然後管你叫哥是嗎?」一個姑娘馬上笑著接了一句,「壽星的臉就是大。」

    項西跟著笑了笑,沒說話。

    一屋人很快轉移了注意力,開始擠對一個胖子。

    項西跟著程博衍坐下,鬆了口氣。

    大概是人太熟了,程博衍也不是什麼小朋友,生日聚會的重點還是放在了聚會上,菜上來之後,大家給程博衍敬了輪酒就開始邊吃邊聊了。

    項西沉默地吃著,又往包廂四周看了看。

    這包廂大概是他這輩子進過的最高級的包廂了,裝修的跟宮殿似的,還有寬大得像床一樣的沙發和佔了半面牆的電視,他以前跟平叔進過的那些包廂跟這兒一比,簡直比他跟眼前這些人的差距還要大。

    沙發上放著不少東西,看著就知道是禮物,項西隨便掃了一眼,從盒子上看得出沒有什麼跟棒棒糖一樣的小孩兒玩意兒……

    「項西,是叫項西吧?」坐在項西另一側的一個姑娘問了他一句。

    「嗯,是。」項西點點頭。

    「我叫肖朗,你嘗嘗那個魚,」肖朗伸手把轉盤上的一盤魚轉到了他面前,「他們家的招牌魚,很好吃,你愛吃魚嗎?」

    「挺喜歡的,」項西夾了一筷子,「謝謝。」

    「別客氣,」肖朗笑著說,「是不是覺得我們都大你挺多的有代溝啊?」

    「跟我肯定沒代溝,」坐在對面的一個人馬上說了一句,「我前兩天還測了心理年齡,剛15歲,我跟項西是同齡人。」

    「完了,」程博衍給項西夾了個大肉丸子,嘴裡一連串地說著,「完了完了完了……林赫你是怎麼對15歲的下得去手的,宋一給控訴一下吧。」

    「我靠!」旁邊叫林赫的樂了。

    「老菜幫子給我說了好多黃色笑話。」宋一一本正經地說。

    一桌人笑了半天。

    就像程博衍說的,這些人聊天兒的內容很隨意,並沒太多高深的東西,頂多就順嘴扯了幾句炒股,特別是宋一,說話很隨便,項西能看得宋一跟別的人嚴格來說並不算同一類人。

    項西聽著他們說話,跟著笑,雖然還是覺得他們聊的那些東西自己插不上嘴,但也沒有之前那麼緊張了。

    不過對於林赫和宋一的關係,他有點兒沒太弄明白。

    這倆男的是一對兒?

    大家似乎對他倆沒有任何介意,就像對男女情侶一樣的態度,讓項西有些不確定。

    不過這倆人他看著眼熟,想了一會兒想起來是上回跟程博衍一塊兒去風波庄吃飯的那倆。

    正琢磨著,聽到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項西,」坐在對面的一個胖子叫了他一聲,「多吃點兒啊,怎麼沒動筷子,我跟你這麼大的時候能把這一桌菜都吃了。」

    「哎喲陳胖你這什麼語氣啊,太暴露年齡了。」肖朗笑著說。

    「我不跟宋一似的未成年,我有一顆成熟的心,看項西就跟看小朋友似的……」陳胖說。

    「丫想兒子想瘋了。」宋一在一邊低著頭邊玩手機邊說。

    「這話說的,你倆將來才會想瘋,」陳胖給宋一夾了塊排骨,「閉嘴吧……項西啊,真19啊?」

    「嗯。」項西點點頭。

    「上學嗎?是不是博衍學弟啊?」陳胖問。

    「不是……」項西挺尷尬,這個很隨意也很正常的問題讓他突然有些坐不住,「我沒上學了。」

    「工作了,」程博衍說,「比咱們19歲的時候能幹多了。」

    「那還真是,工作就特能磨鍊人,」陳胖吃了口菜,抬頭看著項西又問了一句,「在哪兒工作啊?」

    項西拿著杯子正想喝口飲料的手停在了空中,這個問題讓他突然間想轉身離開包廂,陳胖這話也許問得有些事兒媽,但換了隨便什麼人,答案都不會像他這樣說不出口。

    「沙縣打工呢。」程博衍很平靜地說。

    項西整個都愣住了。

    「沙縣?沙縣小吃啊?」有人問。

    「嗯。」程博衍應了一聲。

    屋裡有很短暫的沉默,但很快又有人說了一句:「那挺辛苦的吧?」

    「……還好。」項西笑了笑。

    「哎說起辛苦,」宋一一拍桌子,「當初我打工的時候那真是累得不想活了……」

    話題很快被宋一帶著跑偏到了大家上學時辛苦的打工經歷上去了。

    項西一直沉默著,喝了兩口飲料之後就悶著頭吃飯。

    「怎麼了?」程博衍在他耳邊小聲問。

    「我今兒不該來。」項西看了他一眼,也小聲說。

    「我……」程博衍看到了項西眼神里的某些小火苗,愣了愣。

    沒等他再說話,項西說了一句我出去一下,就起身走出了包廂。

    程博衍猶豫了一下,也站了起來,跟出去之前他回頭看了一眼宋一,宋一衝他做了個口型:「你傻逼了。」

    這層都是包廂,走廊上除了幾個服務員,程博衍沒看到別的人。

    「請問剛從我們包廂里出來的男孩兒去哪兒了?」他問站在他們包廂門口的服務員。

    「去洗手間了,」服務員指了指走廊盡頭,「走到頭右轉就是。」

    「謝謝。」程博衍趕緊往那邊一路小跑著過去了。

    因為包廂里都有洗手間,所以樓層的公用洗手間里基本沒有人,程博衍推門進去沒看到有人。

    「項西?」他喊了一聲,挨個門走過去敲著。

    沒有人應他,但其中一扇門是鎖著的,推不開,程博衍在門上敲了幾下:「項西,你在裡面吧?」

    裡面的人沒有說話。

    「對不起,」程博衍說,「我不知道你這麼介意,對不起啊。」

    裡面的人還是不出聲。

    程博衍彎下腰從門下的空隙往裡看了看,看到了項西的新牛仔褲和新跑鞋,直起身猶豫了一下,他走進了旁邊的隔間里。

    這洗手間沒什麼異味,收拾得也相當乾淨,但對於程博衍來說,要乾的事還是太有挑戰性。

    他抽了幾張紙巾,墊著手把馬桶蓋給蓋了下來,然後站了上去,又墊著牆踩到了水箱上,再用紙巾墊在兩個隔間中間的板子上,手扶著隔板,腦袋往那邊探了過去。

    看到了項西正低著頭坐在馬桶蓋上。

    「哎,多臟啊。」程博衍說了一句。

    這從天而降的一句話把項西嚇了一跳,一抬頭看到上面有個腦袋,直接從馬桶蓋上蹦了起來,撞在了還關著的門上。

    「你神經病啊!」項西喊了一聲,「我操嚇得我要尿褲子了!」

    「我動靜挺大的啊,你沒聽見?」程博衍小心地不讓自己手碰到隔板,「出來,我們談談。」

    項西打開門,踢了一腳,從隔間里走了出來,抱著胳膊站在了洗手間中間。

    程博衍從馬桶上跳下來也出了隔間,去洗手池那兒洗了洗手,走到了項西跟前兒。

    「不用消毒液了啊?」項西看著他。

    「一會兒的,」程博衍甩了甩手上的水,「你生氣了?」

    「沒。」項西悶著聲音。

    「對不起,」程博衍又道了一次歉,「我是真沒覺得有什麼,所以就直接說了。」

    「你當然不會覺得有什麼,」項西說,「丟人的又不是你,人頂多說一句程博衍是怎麼跟這樣的人混在一起的!」

    「……沒人會這麼說,」程博衍看著他的臉,「就算說了也沒什麼可在意的……」

    「你不在意!我知道!你不在意!」項西突然往前逼了一步,盯著他,「但是我在意!我很在意!你不在意是因為這不是你的事!我在意是因為這是我!接受別人眼光的是我!不是你!」

    程博衍沒有說話,看著他很長時間,最後輕輕嘆了口氣。

    「別人的眼光么,」他聲音很輕,「你怎麼知道我沒接受過?種類還挺多的呢,看不起的,奇怪的,同情的,好奇的。」

    項西看了他一眼不出聲。

    「不過還是要說對不起,我沒有考慮你的感受。」程博衍說。

    「我沒生你氣,」項西退了兩步,靠在了洗手台上,「我只是覺得……鬱悶。」

    「在沙縣打工很鬱悶嗎?」程博衍看著他,「都是憑本事吃飯,現在我有多少能力我就做能力範圍里的事,只要努力了誰也沒資格說你。」

    「說的輕鬆,」項西笑了笑,「這就跟拿著一萬塊手機的人跟拿著一百塊手機的人說你手機挺好,實用。」

    「我拿一百塊手機也不會有什麼感覺。」程博衍皺皺眉。

    「廢話,那是因為你,還有認識你的人都知道你不是拿不起一萬的手機!」項西眯縫了一下眼睛,「你現在說你在沙縣打工,也不會有人看不起你,一個道理。」

    程博衍張了張嘴沒說出放來,好半天才說:「突然有點兒說不過你……好吧,沙縣,那你就加把勁,從沙縣做到沙市啊!」

    「我這種人,」項西指了指自己,眼睛里有閃爍著的淚光,「也就靠這一點希望撐著了,虛得很但也得抓著,就怕一鬆勁就摔了再也起不來,但你知道嗎,就這麼難,就這麼一邊給自己打氣還一邊在漏氣兒!沙縣?我逗你呢!我砂鍋飯那兒都干不下去還跳他媽什麼槽去沙縣啊,你還信了?真他媽天真!」

    「嗯?」程博衍愣了愣,「怎麼回事兒?」

    「怎麼回事兒,」項西笑了起來,抬手抹了一下眼睛,突然喊了一嗓子,「還能怎麼回事兒啊!爛泥堆里出來的,就臭著吧!」

    「出什麼事了?」程博衍盯著他,「告訴我,我不說了有什麼事就跟我說么?」

    「說什麼啊!我能說什麼啊!程大夫我又惹麻煩了,程大夫我又碰上事兒了,程大夫我又!又!又!」項西喊著,眼淚滑了下來,「我要都跟你說了,你要不躲天邊兒去我都不姓項!老天爺吃了瀉藥才他媽讓你腦充血了一直拿我當朋友呢!我就你這一根草了,我敢說嗎,我敢用勁兒嗎!」

    項西聲音低了下去,眼淚控制不住地湧出來:「我敢嗎,我不怕勁兒大了給你扯斷了跑了嗎……那我上哪兒再找一根去啊……再也不會有了……」

    程博衍半天都說不出話來,他一直覺得項西自卑,敏感,卻也把很多事看透了,眼淚這種東西大概不會出現在項西臉上。

    現在這跟崩了堤似的眼淚,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還有心疼。

    「別哭,」他伸手在項西腦袋頂上胡亂扒拉兩下,「項西,別哭。」

    「關你屁事!就哭!」項西帶著哭腔說。

    程博衍嘆了口氣,伸出胳膊把項西摟進了懷裡,在他背上輕輕拍著:「行吧,那你哭吧,再換幾個花樣都哭一遍。」

    項西往他身上也一摟,眼睛壓在他肩上狠狠地哭了幾嗓子,然後就沒了聲音。

    「倒不過氣兒了?」程博衍在他背上又拍了幾下。

    「操,」項西小聲說,「哭猛了,哭不出來了……」

    程博衍笑了笑,從口袋裡摸出了手機:「不就是工作沒了么,不就是被人找麻煩了么,沒事兒。」

    「站著說話不腰疼。」項西說。

    「我給你介紹個老闆,你好好乾,」程博衍拿手機撥了個號,接通之後他說了一句,「宋一,到走廊這個洗手間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