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2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29章字體大小: A+
     

    自從項西在砂鍋飯打工之後,住院部的小護士差不多每天都會在他家訂餐,程博衍跟著吃了兩回之後,小護士訂餐的時候都不問了,只要他在,就直接給訂了。

    而且每回都是同樣的菜,程博衍沒說什麼,雖然對於他來說,菜太咸,油也大,味精估計都用勺擱,吃完一下午都口渴,不過就當是支持項西的工作吧,吃完這兩天再說。

    快中午的時候沒什麼事兒,他上了個廁所,到住院部後面的花園透透氣。

    花園裡有不少病人,天暖了就出來轉轉,偶爾有認識的病人會跟他打個招呼。

    順著小石子路轉了一會兒,估計項西差不多要過來送餐了,他準備回辦公室去。

    剛一轉身,旁邊有人叫了他一聲:「程大夫。」

    「嗯,」他先應了一聲,轉頭看到了是個大叔,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看著有些眼熟,「您是……」

    「我上星期看門診是你給看的,」大叔想要站起來,身邊的年輕人趕緊過去扶他,他拍拍自己大腿根兒,「那天說是得換關節。」

    「想起來了,您坐著坐著,」程博衍點點頭,那天他給大叔說過,如果不放心,再過來找主任給看看,「今天是過來找主任嗎?」

    「來晚了,」大叔說,「主任下班了。」

    「明天上午再來也行的。」程博衍說。

    「程大夫,你說,如果我這關節不換,是不是就只能等死了?」大叔皺著眉問。

    「不至於,」程博衍笑笑,「這個不死人,就是行動受影響,會疼,比較難受。」

    「那我爸這情況吃藥行嗎?」年輕人問。

    「這個沒什麼葯能治,」程博衍看得出大叔家裡經濟狀況應該不是太好,父子倆都穿得很破舊,「之前吃的那些活血化淤和止痛的葯可以吃點兒,但那個只是暫時緩解一下,主要是大叔年紀大了,情況又比較嚴重,那天片子我給大叔說過,塌陷嚴重,間隙幾乎沒有了,所以考慮換關節。」

    年輕人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最便宜的都得小十萬了啊。」

    「明天早一些來,梁主任一上午都在的,你們再讓他看看,他經驗豐富。」程博衍說。

    程博衍又跟他倆聊了幾句,沒有安慰,他離開的時候父子還坐在長椅上愁眉不展。

    這種無奈讓他想起了項西。

    在平常人看不到的那些角落裡,有很多人孤單地守著自己的艱難和無助。

    而無論有人看到還是沒人看到,很多時候都會無能為力。

    這就是程博衍對項西說的那個攝影師拍的照片感覺有些不舒服的原因,這些內容呈現在眼前,在驚訝,感慨,同情,或者是憤怒和鄙視之外,更多的感受是無能為力。

    於是那些東西的意義,在很多時候也許只是撕開了一些人的傷,讓另一些人疼,之後再歸於平靜。

    回到住院部,還在走廊這頭,就看到了從那邊樓梯跑上來的項西,手裡拎著兩兜飯盒。

    扭頭看見程博衍,項西笑了笑。

    程博衍覺得這兩天項西有些不對勁,具體哪兒不對勁又說不上來,還是會笑,會耍貧嘴,但卻感覺不到他從心裡透出來的那種開心勁兒。

    項西把飯拿進了他辦公室,手裡還有一大瓶酸奶,往他桌上一放:「冰的,趕緊喝。」

    「你買的?」程博衍愣了愣。

    「嗯,不記得哪天了,你是不是說想喝酸奶來著,」項西說,「今天那邊送餐的讓幫買啤酒送過去,我就順便給你買酸奶了。」

    「你也喝點兒吧,」程博衍摸了摸瓶子,還挺冰的,於是拿了個紙杯倒了一杯給他,「一臉汗。」

    「這哪解渴啊,」項西說是這麼說,拿過酸奶還是兩口就喝沒了,然後隨手把臉上的汗抹了抹,看了程博衍一眼,從他桌上抽了兩張紙巾,重新擦了擦臉,「我走了啊,你還有什麼想吃的沒?我去給你買回來。」

    「沒了,你別瞎竄了,」程博衍打開飯盒,「記得跟老闆商量取鋼釘的事兒,手術費你不用管,我先墊著。」

    「我真怕我還不上啊,這都多少了,得有兩三萬了吧?」項西嘆了口氣。

    「沒事兒,」程博衍不急不慢地說,「還不上可以……」

    「別別別別別賣我那個墜子,」項西趕緊擺擺手,「我肯定能還上。」

    程博衍看著他笑了笑:「加油。」

    走出醫院的時候項西回頭看了看,他以前對醫院沒好感,生老病死,這地方聚集了無數人的一生。

    好人也會死,壞人也能活。

    不過現在醫院對於他來說有了不一樣的意義,新的一頁,還有程博衍。

    只是今天他心情不好,嚴格來說是很糟。

    這兩晚上一直睡不踏實,反覆地想著大健往他臉上掃的那幾眼,其實他雖然一直在給自己找理由,但還是不得不鼓起勇氣面對他最不願意麵對的那個現實。

    就算給大健捂個口罩,他估計看幾眼也差不多能認出來了。

    早上起床洗臉的時候他總是胡亂擦幾下就走人,今天有些迷糊,對著鏡子多看了兩眼,於是更是已經確定,大健認出了他。

    店裡幹活兒很累,總出汗,他幹活的時候都沒貼創可貼,但對著鏡子時,眼角下方那塊明顯比旁邊皮膚要淺的痕迹讓他幾乎喘不上氣來。

    那天他口罩捂得很嚴實,但是……他拿毛巾遮住了自己半張臉,那塊淺色的皮膚還是露出了一多半。

    大健認出他了。

    媽個逼的現在大健這種腦殘晚期居然都學會了不動聲色,真是飛一般的進步,應該給他發個火箭進步獎。

    項西覺得挺無力的,靠在廁所的牆邊很長時間都沒緩過勁來。

    儘管這是他心裡一直存在僅僅是不敢相信的答案,真正面對的時候還是讓他有些不能接受。

    平叔知道他在哪裡了,這兩天沒有動靜,也許只是在暗裡觀察他。

    知道他在這家店打工,知道他每天中午會往兩個地方送餐。

    但不一定知道他住在哪裡。

    每天晚上他收拾完把店門關了之後,都從後門走,因為後門的小衚衕能直接抄近路到公車站。

    一上午他都在琢磨這些事,該怎麼辦。

    他沒有跟方寅說,他不確定這樣的事對方寅來說是會幫他的忙還是會更興奮,他也沒跟程博衍說。

    他實在不願意自己在程博衍眼裡是一個永遠都一身麻煩的小混混。

    他甚至不願意跟老闆說不幹了,抱著最後的一絲幻想,他希望能留在這裡工作,哪怕是這種又熱又累還髒的工作,他也不想放棄。

    從醫院回店裡,一路他都緊張地觀察著四周,有沒有人跟著自己,還有,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

    拐上砂鍋飯那條老街時,他的手機響了。

    項西猶豫了一下,把小電瓶靠到路邊停下,拿出電話看到顯示的名字是4,這是方寅的電話,他存電話的時候存不明白名字,除了程博衍,老闆和方寅的電話都是用數字代替了名字。

    電話一接起來,就聽到了方寅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緊張的聲音:「小展,你在哪裡?」

    「還在路上。」項西給了個不確定的回答。

    「你看你是不是先不要回來,」方寅說,「店裡來了兩個人,你剛走一會兒就來了,現在飯吃完了也沒走,看著……不像好人,有趙家窯的氣質,是不是來找你的?」

    項西不知道這個趙家窯氣質是什麼鬼氣質,但這一瞬間他還是感謝方寅給他打了這個電話。

    「還有別人嗎?」項西問。

    「沒看到,我現在在對街的奶茶店裡坐著呢,」方寅說,「你在哪兒?我過去找你?」

    「別來找我,」項西知道這種時候誰跟自己在一起,誰就得一塊兒遭殃,「沒什麼事兒你就走吧。」

    「那行吧,」方寅想了想,「你注意安全,我再拍幾張。」

    「傻逼,」項西說,「平叔的人認識你和你的炮筒。」

    「我躲著點兒……真是平叔的人來找你麻……」方寅的話還沒說話,項西掛掉了電話。

    今天太陽很好,中午的陽光已經有了夏天的氣勢,項西本來被曬得全身都著火似的,掛掉電話之後,卻一下涼爽了。

    刮過來的風掠過皮膚時都帶著寒意。

    他飛快地往四周看了看,沒看到有向他靠近的人,甚至沒有人往他這裡多看一眼。

    他坐在車上,盯著前方想了好幾分鐘,最後把車掉了個頭,往店後面的小衚衕開了過去。

    他應該跑,方寅說的情形,幾乎可以肯定是平叔的人過來了,而且肯定不止兩個,在店四周應該還有別人。

    但他想了半天還是決定悄悄摸回店裡看一看情況,不僅僅是不死心還想再最後確定一次,還有些擔心老闆夫妻倆。

    他把小瓶車停在離飯店後門十來米遠的地方,掉了個頭腦袋沖衚衕口。

    衚衕這邊差不多都是各家出租做了飯店的後門,少數幾戶是自己家住著的正門。

    項西從一戶人家門外放著的垃圾桶里抽出一截拆下來的舊窗框拿在手裡,慢慢地往砂鍋飯的後門走過去。

    沒走兩步,他手機又響了。

    他嚇了一跳,摸出手機都沒顧得上看是誰,先按了靜音。

    電話是老闆打來的,項西沒敢接,他根本沒勇氣再接老闆的電話,他給這對人還不錯的夫妻倆找了麻煩。

    電話掛斷了,項西也摸到了后廚的門邊。

    聽到了那邊傳來了嘈雜的人聲。

    「我哪兒知道!平時這個時間他早就回來了!」老闆喊著,「你們幹什麼,出去!」

    「我們找找人。」一個男人在說話,接著就傳來了椅子被踢翻在地的聲音。

    這男人的聲音項西不熟,沒聽過,也許是平叔或者二盤新收的小弟,但幾個人說話不多卻弄得屋子裡叮哐亂響,找麻煩的決心很堅定。

    一摞砂鍋被掀翻的聲音傳過來之後,老闆娘喊了起來:「你們幹什麼啊!他只是在這裡打工!我們又不知道別的!」

    「他是住在這兒吧!」之前的那個男人說,屋裡一陣亂七八糟的響聲,夾雜著老闆和老闆娘的叫喊,男人一腳踢在不知道什麼東西上,「晚上一關門就不見人出去了!行李是不是也在!找找!」

    「再不走我報警了啊!」老闆喊。

    「報警?報唄,」男人說,「我看警察能不能天天來!」

    「他不住在店裡!」老闆娘在一邊憤怒而無奈地喊,「前兩天就搬出去了!這屋子有後門呢!都從後門走!」

    項西沒再聽下去,轉身跑了幾步,跨上小電瓶衝出了衚衕。

    拐了個彎之後他邊開車邊拿出手機撥了方寅的電話:「打電話報警。」

    「什麼?」方寅似乎沒聽明白。

    「打電話報警!你要看著他們砸店啊!」項西吼了一嗓子。

    「砸店?」方寅愣了愣,「我在對面,看不見啊,要砸店?那我報警。」

    「快點兒!」項西掛掉電話,也沒管方向,往前沖著開走了。

    一直衝到電瓶快沒電了,前面就是護城河了,他才慢了下來,又開了半條街,找到了一家修車店,把車進去充電。

    「再幫看看哪兒鬆了壞了的,都給弄弄吧。」項西蹲在店門口說了一句。

    「行,我看看。」修車師傅應了一聲。

    項西打開包,從最下面摸出了一包煙,煙他一直放在包里,程博衍說不能抽煙,他就一直沒抽。

    「這前擋要換嗎?都碎的了。」師傅問。

    「換,不過你給我挑個便宜的。」項西說,拿出一根煙點上叼在嘴裡。

    「便宜的有,顏色對不上哦。」師傅說。

    「沒事兒。」項西抽了口煙,拿了手機撥了方寅的電話。

    「我報警了,」方寅一接電話就說,「警察已經到了,不過人沒抓著,我進去看了一眼,沒太大損失……」

    「老闆老闆娘有沒有受傷?」項西打斷他的話問了一句。

    「沒有,就是砂鍋什麼的碎了一地,」方寅說,「你在哪兒呢?」

    「你這兩天別上我那兒找我。」項西沒回答他的問題。

    「行吧,我不去,」方寅想了想,「你是怕有人跟著我嗎?他們為什麼還要找你?」

    「你自己也注意點兒,你要挨揍了別找我,」項西看了一眼護城河兩邊被陽光曬得發白的護堤,「要讓人知道我住哪兒了,我就弄死你。」

    「我不是那樣的人,」方寅嘆了口氣,「這事兒鬧的,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吧,我等你聯繫我。」

    「嗯。」項西掛掉了電話。

    手機上有幾個未接來電,都是老闆的號碼,項西看著很難受。

    這份工作丟了,而且還給老闆找了麻煩。

    他突然有種煩躁而憋悶的感覺,有東西壓在心裡,堵在嗓子眼兒里,下不去,也吐不出來。

    他蹲了一會兒,站起來對著路邊的樹狠狠蹬了一腳。

    樹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他撲過去又狠狠地推了一把,接著就對著樹邊吼邊踹,最後又撿起修理店門口的一塊破塑料殼對著樹掄過去,吼一聲掄一下。

    一直到塑料殼全碎了,他才臉沖著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上被塑料殼劃開了一道口子,血慢慢滲了出來。

    憤怒。

    委屈。

    無處宣洩的情緒。

    看到了手上的血,他才慢慢平靜下來。

    回過頭,店裡的修車師傅正一手拿著扳手看著他。

    「您這兒能洗手嗎?」項西盤腿坐在地上問。

    「後面有個手壓泵。」師傅給他指了指。

    「哦。」項西應了一聲,坐在地上沒動。

    「去洗吧,」師傅又說,「一手血了都。」

    「累了,」項西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我歇會兒的。」

    又坐在地上愣了一會兒,項西起身去後面把手洗了,口子不大,但血流了不少,估計是最近自己心情太好血脈旺盛了。

    「前面有個小藥店,有創可貼賣。」師傅看著他的手。

    「我有。」項西坐到店裡的凳子上,從包里拿出了自己的那些卡通創可貼,一張一張地往手上貼了四張,然後又拿了一個貼在了左眼角下。

    修車花了兩百多,項西覺得還成,開起來比之前舒服多了。

    他把車開回了老街,停在了砂鍋飯後門。

    後門上用的是把老式掛鎖,項西有鑰匙,不過看了看鎖之後,他把已經拿到手裡的鑰匙扔在了地上,老闆已經換了鎖。

    他拿了車鎖把車仔細地鎖在了後門的欄杆上,然後轉身離開了。

    項西突然不來送餐了,程博衍看著今天來送餐的小夥子有些意外,他還有事兒等著項西過來了要說呢。

    幾個跟項西熟一些的護士打聽了一下,這小夥子一問三不知。

    程博衍拿出電話,撥了項西的號碼。

    「喂?」項西接了電話,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

    「你沒在砂鍋飯那兒幹了?」程博衍直接問了一句。

    「啊?」項西的聲音頓時清醒了,「啊,是!沒幹了!」

    「不是幹得好好的嗎?突然就不幹了?」程博衍皺皺眉,「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

    「哪能啊!」項西嘖了一聲,突然壓低了聲音,「我悄悄告訴你啊……」

    「什麼?」程博衍被他這動靜弄得莫名其妙。

    「我跳槽了。」項西小聲說。

    「跳什麼?跳槽?」程博衍差點兒反應不過來,「跳哪兒了啊?」

    「跳對街的沙縣小吃了,」項西吸吸鼻子,聲音裡帶上了得意,「我可是被挖過來的,工資多了一百。」

    程博衍聽樂了:「這麼牛逼啊,都跳上槽了,還是被挖走的?」

    「嗯,」項西說,「你要想吃沙縣了,我給你送,蒸餃?拌面?小籠包?」

    「行了別數了,」程博衍笑了笑,「跟你說個事兒。」

    「什麼事兒?」項西問。

    「周六想請你吃個飯,」程博衍說,「還有幾個我的朋友,你有時間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