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1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19章字體大小: A+
     

    「什麼?」程博衍愣了愣,這文件夾他倒是沒藏著,一個人住,平時也沒誰會開他電腦來看,不過文件夾在最下邊兒,項西就這幾下就翻到了還是讓他有些意外。

    果然是文盲,估計那些電影名字他都沒細看,因為字兒都認不全……

    「提神醒腦……我沒念錯吧?」項西說,「應該不會錯,趙家窯路口有個賣涼茶的,有個壺下邊兒就寫著提神醒腦……」

    「沒念錯,」程博衍笑笑,「你先看別的吧,這裡邊兒的你看不明白。」

    「你要說我認字兒認不明白我承認,看電影有什麼看不明白的啊……還起個這麼可愛的名字……小片片……是動畫片兒么?」項西說著,聽聲音像是已經點開了文件夾,沉默了兩秒之後,他嘖了一聲,「都什麼玩意兒啊,全是英文和日本字兒,什麼……束……博?」

    「說了你看不懂,」程博衍一手抱著小溪一手拿著電話感覺挺費勁的,也懶得再管項西到底會不會看,「你先看別的電影吧,都挺好看的,我掛了。」

    「哦。」項西應了一聲。

    程博衍掛了電話,正要把手機收起來,小溪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機:「手機機。」

    「手機,」程博衍把手機讓她拿著了,「不是手機機。」

    「機機。」小溪說。

    「機機,就是機機,」表姐李妍笑著過來摸摸小溪的腦袋,「哥哥的機機。」

    「……你這媽當得真好。」程博衍無奈地嘆了口氣,「不說別老教她說兒語么,以後還得學著好好說話。」

    「好玩,」李妍拍拍手,「小溪自己走好不好?別老讓舅舅抱了。」

    「自己走。」小溪抱著手機點點頭。

    「小溪真能幹,」程博衍把她放到地上,看著李妍從她外套領子里掏出了一根繩子,他馬上把繩子拿過來了,「我牽會兒,我還沒牽過呢。」

    這個牽引背帶是程博衍買的,當時就是為了好玩,不過李妍說還挺好用的,一開始學步用,後來上街也牽著,不怕走丟。

    程博衍就覺得跟牽條小狗似的很有意思,他扯著繩子:「小溪,舅舅不認識路了,你帶舅舅去吃飯好不好?」

    「好。」小溪回過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慢慢在前面領著他走。

    「哎,」李妍用胳膊碰了碰他,「你家有人?」

    「有啊,有個朋友,」程博衍笑笑,「晚上他自己吃,你別擔心,不影響咱倆吃飯。」

    「我才不擔心,我是八卦啊,」李妍嘖了一聲,「什麼朋友啊?」

    「一個病人,家裡有事沒地兒去,就上我那兒暫時湊合兩天。」程博衍簡單地解釋了一下。

    「我以為是……不過還是挺可疑的,一個病人……」李妍笑了起來,不過她的優點就是不像老嬸兒似的那麼愛瞎打聽,笑了一會兒她就轉移了重點,「有個外人住你那兒,你不得難受死啊,消毒液夠用嗎?姐給你批發兩箱送過去?」

    沒等程博衍說話,她又一拍手:「不對,你還不是最難受的,住你那兒的人才難受呢,哎喲不能想像得有多難受……」

    「你還吃不吃飯了。」程博衍停下腳步。

    「吃,吃吃吃,」李妍拍拍他肩膀,彎腰抱起了小溪,直接就往前跑,一邊跑一邊說,「快,咱得跑過去,要不舅舅不請咱們吃飯了……」

    一頓飯沒吃太長時間,小溪坐不住,吃飽了就說要回家找跳跳,跳跳是她家的小狗,流浪狗,李妍撿回去的,一開始丑得跟老鼠似的看上去特別慘,現在養了一年,還是丑,但已經囂張得是家裡第四個人了。

    「哥哥去看跳跳。」小溪拉著程博衍的手。

    「叫舅舅。」程博衍說。

    「舅舅去看跳跳。」小溪改了口。

    「不看,跳跳太丑了。」程博衍說。

    「舅舅才丑。」小溪馬上說。

    程博衍笑了起來:「真的?舅舅丑嗎?舅舅明明很帥。」

    小溪仰著臉很認真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舅舅帥。」

    「對,舅舅帥,」程博衍沖他豎了豎拇指,「跳跳丑。」

    「媽媽——」小溪愣了愣,回頭抱住了李妍的腿,帶著委屈的哭腔喊了一聲。

    「跳跳不醜,跳跳最可愛了,你舅舅最丑,舅舅最神經,非跟狗比,」李妍抱起小溪,踢了程博衍一腳,把車鑰匙扔給他,「你趕緊滾蛋,去把我車開過來,在你們醫院停車場。」

    吃飯的地兒離醫院很近,程博衍去把李妍的車開了過來,李妍把小溪在坐椅上捆好了,回頭在他胸口上拍了拍:「我回了,你記著有什麼新情況了要告訴我,都三十的人了……」

    「晚安,」程博衍笑著給她拉開車門把她推上了車,又沖小溪揮揮手,「小溪晚安。」

    「哥哥晚安,」小溪靠在坐椅里也揮揮手,「舅舅晚安。」

    吃飯沒用多長時間,程博衍回到家的時候剛過九點,他在樓下抬頭看了看自己窗口,只有客廳亮著燈。

    他走進電梯,不知道項西最後有沒有看那些片子,希望沒看。

    他的性向在親戚和關係好的朋友里不是秘密,他自己也從來不刻意迴避,不過之前那個譚小康讓項西對這事兒很反感,他並沒打算讓項西知道,而且他和項西之間以後也不會有太多交集,沒必要讓他知道。

    但以項西的性格,肯定是看了。

    程博衍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接著愣了愣。

    客廳里電視開著,電腦也開著,桌上放著兩個飯盒,一個粘著飯粒兒的空了,另一個還有剩菜在裡面,飯盒旁邊還有掉落的一根青椒和四滴菜湯。

    項西躺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腳居然穿著拖鞋就那麼搭在沙發靠背上。

    這麼高難度的劈叉睡姿難為他還能睡得有人開門關門都沒醒。

    程博衍換了鞋,過去從他身側扯出一個靠墊,對著他的臉砸了一下:「起來!」

    「哎!」項西眼睛都沒睜開就彈了起來,腿一甩,腳上的拖鞋直接往程博衍身上甩了過來,程博衍沒防備,鞋差點兒砸到他臉。

    「哥你回來了啊?」項西看到是他,抬手抹了抹自己嘴角,又回手在沙發扶手上摸了摸,小聲說,「沒流口水吧……」

    「睡覺不會把鞋脫一下么?」程博衍看著他的動作,簡直無語,回到鞋櫃旁邊擠了點兒消毒液搓著手,進屋去換衣服了。

    「我就沙發上躺一會兒,又沒上床,脫什麼鞋啊,」項西把拖鞋踢過來穿上了,「再說了,你看看你這拖鞋的鞋底兒,比我臉還乾淨呢,讓我舔一下都沒問題,怕什麼啊。」

    「那你舔,」程博衍換了衣服走出來,指著鞋,「舔一個我開開眼。」

    「不舔,」項西說,「白看戲啊,不舔。」

    「把你那些玩意兒收拾一下,」程博衍皺著眉過去把客廳的窗戶打開了,「一屋子油味兒。」

    「哦,」項西過去把飯盒收拾了,扔到了廚房的垃圾桶里,又拿了塊抹布出來擦了擦桌子,「你們小區里那個快餐店還不錯,青椒臘肉挺好吃的。」

    「那個是洗碗布,」程博衍看著他手上的抹布,想想又一揮手,「算了一會兒換掉,這個你都用來擦地了吧?」

    「擦地?擦了么?」項西甩了甩抹布,「我怎麼不記得。」

    程博衍沒說話,看了他一眼,轉身進了廚房。

    項西跟著走了進去,看到程博衍從抽屜里拿了三塊新的抹布出來,換掉了原來的那三塊。

    「我靠,真浪費,那幾條還是新的呢。」他忍不住說了一句。

    程博衍還是沒說話,又回到客廳電腦旁邊,拿了支記號筆和一個便利貼的小本子進了廚房。

    他撕了三張貼紙貼在了三塊抹布上方的牆上,又用筆在第一張上面寫了個「碗」字,然後轉頭看著項西:「認識這個字嗎?」

    「碗。」項西說。

    「嗯,」他點點頭,又在第二張上寫了個「案」字,「這個呢?」

    「……這個是……是……」項西抓抓頭,有些拿不準。

    程博衍把這張貼紙扯掉了,重新貼了一張,寫了個「板」字:「這個認識嗎?」

    「板,」項西馬上說,「這個好認。」

    「刀字認識嗎?」程博衍又問。

    「認識。」項西用手指劃了划。

    「那行了,」程博衍寫好三張貼紙,用筆點著,「洗碗的,擦案板的,擦刀的,別再拿錯了。」

    「哎——」項西拉長聲音靠在牆上,「哥你累不累啊?」

    「累,你要不這麼沒記性我就能好點兒。」程博衍說著走出了廚房。

    「那你擦地用什麼?」項西跟在他身後,「擦桌子啊擦玻璃什麼的呢?」

    程博衍嘆了口氣,轉過身拽著項西的胳膊把他又帶回了廚房裡,打開冰箱旁邊的柜子指了指:「用這些,百潔濕巾。」

    「浪費,」項西拿了一包出來看了看,「用抹布不行嗎?」

    「擦完了有灰會變黑,洗不掉的,看著難受,」程博衍說,「怎麼你打算給我擦地?」

    「我要擦也不用這些,多麻煩啊,我寧可躺地上給你蹭乾淨。」項西嘖了一聲。

    「蹭吧,」程博衍看了他一眼,進了卧室,「我洗個澡,你先看會兒電視吧,一會兒我給你拿鋪蓋。」

    「哥,」項西站在卧室門外,有些猶豫地說,「有個事兒我想問……」

    「項西!」程博衍突然在卧室里一聲暴喝,「你給我滾進來!」

    「怎!怎麼……了?」項西嚇了一跳,差點兒摔一跤,扶著門框往卧室里瞅了一眼。

    「我說了你敢睡我床你就死定了!」程博衍指著他。

    「我沒……」項西趕緊往床上看了一眼,看到了床上鋪著的被子上有一個明顯的大坑,他愣了愣,轉身就往門口跑。

    「還跑?」程博衍追了出來。

    項西的手剛摸到大門的鎖,程博衍已經一把抓住了他衣領,他被半拎著扔到了沙發上。

    「打吧打吧打吧……」項西抱著頭縮成一團,想想又趕緊把腳上的拖鞋甩到地上,然後抱著頭臉沖著靠背,悶著聲音說,「別卸膀子!」

    程博衍站在沙發邊沒動,也沒說話。

    項西等了一會兒,偏過臉瞅了瞅:「我不是故意的。」

    「當然不是故意的,」程博衍說,「你要是故意的已經被我扔出去了。」

    「我就是……覺得吧……」項西小聲說,「那床看著真他媽……不,真是舒服啊,又大……又軟的,沒睡過這麼*的床,我就趴了一秒種感受一下,就一秒,唰,就起來了……」

    程博衍沒理他,進屋拿了換洗衣服進了浴室洗澡去了。

    洗完澡他頂著條毛巾出來的時候,發現項西還那麼團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他湊過去看了一眼,發現項西居然又睡著了。

    「哎,」程博衍在他胳膊上戳了戳,「起來拿東西。」

    「嗯?」項西揉揉眼睛,坐了起來,「哥你不生氣了啊?」

    「氣不過來了,」程博衍走進卧室,打開柜子,拿了墊子出來,「過來拿著。」

    項西在卧室門口探著腦袋,聽了這句話才進來接過了墊子,程博衍又拿出床被子:「過去那屋。」

    沙發床展開了還真是挺大的,鋪上墊子之後又厚了不少,項西伸手按了按,很舒服。

    「這跟我那床差不多厚了,」程博衍把被子放到沙發床上,又過去拿了個枕頭過來,「想過癮就在這上頭蹦,再上我床上蹦一次我就趕你出去。」

    「知道了,」項西跳起來往沙發床上一倒,喊了一聲,「哎呀舒服!」

    「先洗澡去,」程博衍皺皺眉,「毛巾什麼的有嗎?」

    「有,下午我出去買了,」項西坐起來,從旁邊的地上拿過自己的包,把買的日用品拿了出來,「可惜啊,放譚小康家的那些沒顧得上拿。」

    「除了牙膏毛巾杯子,別的沒有可以用我的。」程博衍說。

    「哦,」項西點點頭,想想又笑了起來,「香皂呢?我搓完了你再搓?你受得了嗎?」

    「沒有香皂,」程博衍看了他一眼,「你這會兒最好別惹我。」

    項西拿了換洗衣服一溜煙地跑進了浴室里。

    程博衍把自己床上的被子拆了,重新換了個被套,費了半天勁才套上了,一邊套一邊特別想把項西從浴室拎出來打一頓。

    他最煩套被套,每次都跟做廣播體操似的,又抖又抻的簡直煩死人。

    折騰完感覺澡都白洗了,他從窗台上揪了幾片薄荷葉子洗乾淨了,給自己泡了杯薄荷水,然後坐到了電腦前。

    桌面上並沒有看到新的圖標,項西沒有下載遊戲,估計是……不會。

    程博衍點開了播放器,看到了最新播放的是兩個電影,但再往前……還真就是他「提神醒腦小片片」里的東西。

    連著好幾個都是,程博衍點了繼續播放,發現每個都只看了很短時間,除了第一個被點開的看了差不多一分鐘,之後的幾個都是十來秒就關掉了。

    程博衍突然有點兒想笑,感覺都能想像項西看到這些內容時的樣子。

    浴室門響了一聲,接著又響了一聲,程博衍站起來剛想說門有點兒卡了不要擰到頭,門突然就跟抽了風似開始瘋狂地晃動,項西估計是在裡面使勁呢,叮鈴哐啷一通響。

    「哎!」他有些無語地跑過去在門上拍了一巴掌,「幹嘛呢!」

    「我靠這門怎麼了!」項西喊了一嗓子,在裡頭又是一通連擰帶晃的。

    「別擰到頭,輕點兒!」程博衍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項西把門打開了,光著個膀子,一臉水,門一開就喊:「我操|我以為怎麼了呢,我以為我趴你一秒鐘床你就要把我關浴室里憋死呢!」

    「看那兒,」程博衍拍拍他的肩,指了指浴室里的窗戶,「那個能打開,你要這樣都能憋死,那你死了也就死了吧。」

    「我哪知道怎麼回事兒啊,嚇我一跳,你這兒什麼都高級,又乾淨整齊的,誰能知道浴室門居然是壞的。」項西甩了甩腦袋上的水。

    程博衍站在他面前,被甩了一臉水,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直接把他推到一邊,進了浴室在洗臉池前打開了水龍頭一通洗。

    然後轉過身看著項西:「約法第三章。」

    「不能甩水?」項西有些吃驚地看著他。

    「別讓我再聽見你說髒話。」程博衍說。

    「不說就不說,我會注意的,哎喲嚇我一跳,以為甩水也不行呢。」項西把毛巾放到腦袋上擦著。

    「甩水也不行。」程博衍補了一句,轉身回了客廳,坐到電腦前。

    「程大夫,」項西跟著一邊擦頭一邊走了出來,「我發現你這人吧……」

    「嗯?」程博衍應了一聲,打開了網頁,打算看看新聞。

    項西沒說話,程博衍扭臉看了看他:「怎麼了?」

    「哥,」項西指了指電腦,「那什麼……我……我那什麼……就是吧,我……」

    「你看了小片片是吧,」程博衍笑笑,「有什麼想說的啊?」

    項西頓了頓:「你跟譚小康……一樣啊?」

    「不一樣,」程博衍眯縫了一下眼睛,「我耍你流氓了么?」

    「……沒有,哎!我不是這意思,我是說……他說他喜歡我……」項西抓抓腦袋。

    「我沒說我喜歡你啊。」程博衍說。

    「哥你故意的吧,你知道我什麼意思吧!」項西往沙發上一倒,「不說拉倒。」

    「嗯,」程博衍把腿搭到桌上,「我就是你說的那種變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