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1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15章字體大小: A+
     

    今天飯店的客人挺多的,小二的招呼聲此起彼伏,大俠女俠英雄的一通喊,再配著飯店裡各種武俠片兒的主題曲,還挺有氣氛。

    程博衍吃得不多,發燒之後幾天精神都不太好,嗓子也沒好利索,每天還得從早到晚說個不停,好在林赫和宋一還挺配合,知道程博衍從上學的時候起就對飯局沒什麼興趣,所以今天他倆也沒讓喝酒,主要目的就是吃飯,隨便聊會天兒,八點多的時候就吃差不多了。

    結賬的時候程博衍往後廚方向看了一眼,就吃飯這一會兒,項西跑進跑出的很多回,打掃衛生,擦桌子,收拾碗筷什麼的。

    項西的腿可以正常生活,但現在他這工作的架式,跑來跑去的沒幾個小時歇不下來,腿總這樣肯定不行。

    結完帳走出飯店,程博衍也沒見著項西,林赫把車開了過來,程博衍想了想:「你倆先走吧,我還有點事兒。」

    「啊?」宋一愣了愣,「你不是不舒服要趕著回去睡覺嗎?」

    「我……」程博衍回手指了指飯店,「要找個人說幾句話。」

    「誰啊?」林赫放下車窗問,「飯店裡的?」

    「嗯,一個……病人,」程博衍猶豫了一下,「就上回跟你說過的那小孩兒。」

    「就叫你哥的那個?」林赫有些吃驚,「在這?打工啊?」

    「嗯,」程博衍點點頭,「他腿還打著鋼釘,我看他來回跑,這個強度太大……你倆先走吧,我一會兒自己打個車回去。」

    「醫者仁心啊!」宋一拉開車門,「博衍你長得真不像是這樣的人,看長相你是那種特『不關我事』的人。」

    「他真就是這樣的人,」林赫嘖了一聲,「我們高中的時候他就這樣了,我不跟你說過么,爬山碰一胖老頭兒摔得一身血,全嚇傻了,博衍硬是給背下山了,下去之後累得半小時腿都走不了路。」

    「哎真是……」宋一感嘆著。

    「就我一個男的我不背誰背啊,」程博衍嘆了口氣,把宋一推上車關上了車門,「行了你倆回家聊吧。」

    項西一直覺得有份正經工作挺好的,他就想能有份工作,但眼下這活兒卻著實有些適應不了。

    飯店後門放著好幾個大垃圾桶,他得把收出來的垃圾都搬過去,湯湯水水菜什麼的倒在泔水桶里,別的得放在另外的桶里,一不小心就弄得褲子上鞋上都是,譚小康給他拿了副手套,摘摘戴戴的沒兩趟呢就不知道哪兒去了。

    正在幾個垃圾桶前忙活著,項西聽到旁邊有人走了過來,他估計又是上廁所走錯了路的,頭也沒回地說了一句:「大俠是要閉關修練嗎,閉關室在……」

    話還沒說完,走過來的這人一腳踩進了水坑裡,喊了一聲:「哎!閉什麼關!」

    「哥?」項西驚訝地回過頭,看到程博衍皺著眉正低頭看著自己的鞋,他拿了塊抹布跑過去,「我給你擦擦……你怎麼跑這兒來了啊?廁所在裡邊兒呢!」

    「我自己擦,」程博衍看項西蹲下就要給他擦鞋,趕緊退開,伸手去拿抹布,「你……哎?哎!」

    「……說了我給你擦,」項西看到他的手剛碰上抹布就縮了回去,頓時樂了,「這兒可沒有消毒液。」

    「別擦了,你起來,」程博衍拽著他胳膊把他拉了起來,「你腿不能這樣受力,我沒跟你說回家好好休養嗎!」

    「你說別逃命別趴活兒,我不都照做了么,」項西笑笑,把抹布搭到一邊,「我這是工作呢。」

    「你先休息一陣再工作,你這工作幾個小時跑出跑進的也沒停下來的時候,這肯定不行的,」程博衍皺著眉,「你在這兒干多長時間了?你這不行,明天去醫院拍個片子……」

    「哥,哥,程大夫,」項西笑著打斷他的話,「謝謝,真的謝謝,我真沒想到你會專門跑過來說我這腿的事兒。」

    「廢什麼話啊,不用謝,」程博衍有些無奈,「換了哪個醫生看到自己病人這樣都得急。」

    「我得幹活兒啊,不幹活我吃什麼啊,我還該著你錢呢。」項西說。

    「別!」程博衍馬上指著他,「我沒逼你還錢,這不是理由。」

    「哥,我跟別的病人情況不同,」項西嘆了口氣,感覺自己沒法跟程博衍解釋明白,「我自己手頭沒多少錢,不幹活撐不了多久,誰養我啊?」

    「你……爸呢?真沒媽?」程博衍被他這話一說,不得不重新思考項西曾經說過的那些瞎話,到底是真是假有多少真多少假?

    「我現在就一個人,從來就沒有爸媽,」項西往牆上一靠,「我要不偷不騙不搶,就只能這麼養活自己。」

    「你靠在那個抹布上了。」程博衍本來想說別的,但項西這一靠,正好靠在了他搭在身後窗檯的抹布上,他實在無法忍受。

    「哎?程大夫我有時候真挺……」項西把手背過去扯出身後的抹布往旁邊放了放,「受不了你這毛病的。」

    「你身上什麼毛病我都受不了,」程博衍皺著眉,停了一會兒他試著說了一句,「要不……你說那個墜子是你的?你要確定是你的,我可以找人替你估個價……」

    「不!不不不不不,」項西頓時急了,手一通搖,「哥,別!別別別別,墜子不能動不能動!」

    「不動不動不動,」程博衍看他急成這樣趕緊也一連串地說,「你不同意我不會動你那個墜子,只是給你個建議。」

    「那墜子真不能動,真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項西低下頭。

    程博衍沒說話,他對病人一直挺上心不假,但這個項西也的確是讓他有些頭痛,從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就真真假假一團迷霧的,而且從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上根本分辨不出,永遠都這麼情真意切。

    程博衍願意相信眼前的項西說的是實話,前提是他不去多想項西也曾經這個讓人不忍心的模樣說過他爸病重的事。

    「我會注意的,」項西沉默了一會兒抬起頭說,「我盡量不跑,我走著幹活,我一定會注意的,說實話從來沒人這麼關心過我,我真的謝謝你,程大夫,我一定注意。」

    程博衍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有哪裡感覺不舒服,痛啊酸的,就來醫院找我,或者給我打電話也行……算了你有事直接過來找我,你那個電話受不了,是撿來的嗎?」

    「朋友不要了給我的,」項西笑了起來,「我這月發了工資就買一個去,沒幾天了。」

    程博衍走了之後,項西在垃圾桶邊兒上站了好一會兒才繼續把垃圾整理完了,然後進后廚看有什麼要幫忙的。

    挺感動的。

    程博衍是個好人。

    雖然程博衍只是出於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或者說是一個醫生的職業強迫症,但對於項西來說,有人專門跑來告訴他要注意腿上的傷,他還真是覺得心裡暖得不行。

    晚上收拾的時候又被領班說了幾次動作慢他都沒在意。

    回到譚小康那兒的時候已經快12點了,他感覺又累又困,腿倒是沒有太大感覺,不過平時他上樓都是跑著上,今天卻是一步一步上的,程博衍說了嘛,要注意。

    譚小康沒給過他鑰匙,他每次回來都得敲門,然後等譚小康從床上爬起來給他開門。

    他也沒問譚小康要過鑰匙,只是暫住而已,不過過幾天可能得跟譚小康商量一下長住的事兒了。

    這片兒是老居民區,房租便宜,他本來是想著安頓下來之後就打聽一下附近還有沒有合適的房子,自己租一套。

    結果這兩天隨便轉了轉,項西傷感地發現,就單間配套都要好幾百一個月,他負擔不起。

    雖然很不情願,他還是得考慮跟譚小康合租了,當然,還得人譚小康願意才行。

    「跟你商量個事兒。」項西洗完澡,套了條運動褲進了卧室,運動褲是程博衍給他買的,又軟又厚實,穿著特別舒服,他每天回來了都換上。

    「說,什麼事兒?」譚小康從床上坐起來,盯著他上上下下地看著。

    「那什麼,就,你租這套房子多少錢啊?」項西問,「我這兩天打聽了一下,附近沒合適的……」

    「想住下來?」譚小康伸了個懶腰,「這套是從別人手裡轉租過來的,他租得早,交了兩年租金,所以便宜。」

    「要不……」項西說得有些猶豫,說實話他從小到大沒跟人這麼商量過事兒,這得算求人,他沒求過人,雖然吭蒙拐騙的時候「求」字兒沒少掛嘴邊,但都跟現在不一樣。

    「你住就住唄,」譚小康笑了起來,伸手在他背上摸了一把,又拍了拍,「跟我還商量什麼啊,住吧!」

    「我是說,租金是多少,咱們可以對劈。」項西躲了一下,他就煩譚小康這樣,說話不是掛人身上,就是上手摸。

    「租金你甭管了,我剛交了半年的,」譚小康說,拍了拍床,「你不睡啊?」

    「睡,」項西上了床,睡到了靠里的位置,「我意思是,我住的話,時間短不了,租金水電什麼的……」

    「小展,」譚小康往他身邊湊了過來,在他胳膊上摸了摸,「你現在手頭也不寬鬆,錢的事兒先放著,換別人我肯定沒這麼好說話,你的話就不同了,咱倆什麼關係啊,對不對?」

    「咱倆什麼關係啊?」項西抬了抬胳膊,譚小康這幾下摸得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街坊唄。」

    「這詞兒用得太生分了,」譚小康嘖了一聲,側過身,半個人都快壓到他身上了,「小展……」

    「譚小康!」項西猛地坐了起來,一把按住了譚小康往他被子里摸進去的手,「你他媽到底什麼毛病啊!」

    譚小康愣了愣笑了起來,反手抓住了他的手:「你這人怎麼這樣,我喜歡你這算毛病啊?」

    「操|你大爺。」項西抽出手,掀了被子就要往床下蹦。

    「去操唄,」譚小康收了笑容,猛地抬了一下腿攔住了項西,接著抓著他胳膊一拽,「讓我看看你是怎麼操的。」

    項西雖然覺得自己在飯店幹活的時候胳膊腿兒沒什麼影響,但被譚小康這麼一拽,他才發現自己真還是打著鋼釘躺了三個月的人,居然被一把拽倒在了床上。

    沒等他再起來,譚小康已經翻身往他身上一跨,壓住了他。

    「我就想摸你一下,」譚小康按著他胳膊,伏身把臉埋到他頸窩裡,聲音低而急促,「讓哥摸摸,好歹給你介紹了工作,又留你住著,總不能讓我這些都白乾吧。」

    「去你媽的大傻逼!」項西吼了一聲,掙扎著想起來,但譚小康比他壯,壓得他動不了,聽著譚小康在自己耳邊的喘息聲,他簡直氣得肺都快炸了,「你他媽也就幹個趁人之危的操蛋事兒了,別他媽說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他媽吐口痰照照都成,滾你媽逼的!就你他媽跟我還說白乾不白乾的,倒貼我他媽都嫌噁心!」

    「操!」譚小康猛地撐起身體,一巴掌甩在了項西臉上,「你是不是還以為有平叔給你撐腰呢?狂他媽什麼狂!老子今兒就辦了你你信么!」

    「辦!」項西指著他,「譚小康,我今兒還就看看你有多大本事!我項西長這麼大沒怵過誰,今兒你要沒辦死我,老子讓你再也出不了這個門兒!」

    「你當我怕你么?沖我發狠?」譚小康瞪著他。

    「不怕你就試試,」項西眯縫了一下眼睛,「我狠話從來說話算數。」

    譚小康盯著他看了很長時間,最後手指快戳到他眼睛上地指了指他:「項西,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丫是在躲平叔呢。」

    項西冷笑了一下沒說話。

    譚小康也沒再說話,鬆開他跳下了床,穿上了衣服,又拿過了項西放在桌上的手機塞進了兜里,甩上卧室門出去了。

    項西跟著跳下床,撲到門邊的時候,聽到卧室門鎖響了一聲,被反鎖上了。

    他轉身準備去拿凳子砸門的時候,聽到卧室門外的鐵門也響了一聲,關了過來。

    「我操|你媽。」項西咬牙罵了一句。

    譚小康租的這套房是個兩居,一間譚小康做了卧室,另一間屋子堆著房東的雜物,因為以前是租給兩個人,所以兩間房都裝了單獨的防盜鐵門,自己焊的跟鐵柵欄似的那種。

    這柵欄鐵門一關過來,項西就算砸開了卧室的門,也打不開外面的鐵門。

    「今兒晚上就讓你一個人睡床,你不是不樂意跟我擠么,自己呆著吧。」譚小康在外面說。

    項西沒出聲,轉身走到窗邊,窗戶上也裝了防盜網,也是老式的那種鐵條焊死的,他打開窗戶晃了晃,還挺結實。

    「還他媽敢跟我叫板,」譚小康在外面繼續說,「你他媽一個黑戶,警察都不知道你存在的玩意兒!老子就把你餓死在這屋裡都沒人會找你!操!」

    項西在屋裡站了一會兒,走回床邊躺下了。

    譚小康在客廳里又罵了一會兒就沒了聲音,估計是睡沙發上了。

    項西瞪著天花板,突然就平靜了下來。

    真好笑啊。

    項西這就是你新的人生,新的路么?

    每一步,每一步,都帶著過去生活的痕迹,那些黑暗的日子就像樹根一樣扎進了身體里,滲透在他身邊的每一寸空氣里,如影隨行躲都躲不開。

    什麼樣的人,就接觸什麼樣的人,跟什麼樣的人在一起,就會有什麼樣的人生。

    項西笑了起來。

    真逗,就像一條死胡同,怎麼走,都走不出去了。

    因為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只配跟這樣的日子糾纏在一起。

    項西睡著了,他對生活和現實的適應能力大概就表現在這些方面,這間屋子,在譚小康再次打開門之前,他暫時沒有出去的方法。

    所以就不再多想,先睡覺,起碼養養精神。

    早上醒過來的時候,他還覺得這一覺睡得不錯,連夢都沒做,舒服地一覺睡到了天亮。

    客廳有動靜,譚小康也起來了,項西起身下了床,站在門后聽著外面譚小康的一舉一動,估計著他已經把外套穿上之後,項西敲了敲卧室的門:「我要喝點兒水。」

    譚小康沉默了一會兒,隔著柵欄鐵門打開了卧室的木門。

    項西站在門裡,看著譚小康鐵青著的臉:「給杯水。」

    譚小康轉身去倒了杯水,從鐵欄杆里遞了進來。

    「謝了。」項西接過水。

    在譚小康準備把胳膊收回去的時候,項西把一杯水猛地往譚小康臉上一潑,接著就抓住了譚小康的手,架在欄杆上往下一擰。

    「啊——」譚小康疼得吼了一聲。

    項西咬牙按著他不鬆勁,手從下面的欄杆伸了出去,抓著他的衣服一拽,在他身上摸索著。

    幾秒鐘之後,譚小康抽出了胳膊,邊甩著胳膊邊指著項西:「你他媽死吧!你等著死吧!」

    項西沒說話,回到了床邊坐下了。

    「找鑰匙呢吧!」譚小康走到門邊,手裡拿著一串鑰匙沖他唏里嘩啦地晃著,「這兒呢!」

    項西手揣在兜里,還是沒說話,也沒看譚小康。

    誰他媽要鑰匙,這種方法去搶鑰匙是傻逼。

    項西摸了摸手裡的手機。

    「項西!我好心收留你,你他媽一直不給好臉色,摸你兩下你他媽還弄得跟個貞潔烈女似的,」譚小康說,「你信不信我一會兒給平叔打個電話,看看是誰再也出不了這個門兒!」

    項西挑挑眉毛,還是沉默著。

    譚小康不會去找平叔,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撥刀相向的人有,但肯定不是譚小康,為耍流氓失敗這點兒事就置人於死地,譚小康沒狂暴到那種程度。

    但這人黏糊又有那麼點兒暴躁還好面子的性格,自己也不可能那麼輕易地脫身。

    譚小康在客廳里罵罵咧咧地踢了幾下凳子桌子,甩門出去了。

    對樓的潑潑不知道什麼原因死了一隻,主人把它埋在了陽台的一個花盆裡,一個小姑娘站在花盆邊哭了半個多小時。

    程博衍端著一杯羅漢果茶嘆了口氣,想起了外甥女小溪,表姐在陽台上隨手插了幾個蔥頭,長出了不少小蔥,結果小溪發現小蔥被她媽撥去做菜之後,也是這麼站花盆邊哭了大半天。

    手機在客廳里響著,程博衍放下杯子快步走過去拿起了手機。

    今天他休息,但醫院要有事,他隨時都會被召喚過去幫忙。

    手機上是個有些眼熟的陌生號碼,有過來電記錄,項西?

    「您好。」程博衍接起了電話。

    「哥!」那邊一片嘶啦聲中傳來了項西的聲音,「哥你在上班……我……不忙的話……」

    「什麼?」程博衍皺著眉,「你腿不舒服嗎?我今天休息,你去醫院直接找劉大夫就行,我跟他說一下。」

    「不是腿!我被鎖……別……」項西聲音聽不清,但語氣能聽得出很著急,「哥你救……」

    「你怎麼了?」程博衍一下站直了,鎖和救這兩個詞讓他瞬間有些緊張,「你在哪兒?出什麼事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