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1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13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對於項西出院之後到底能不能好好休養持懷疑態度,這小子住了三個月院,一個來看望他的人都沒有。

    程博衍在停車場撿到他的時候,他身上沒有手機,住院這麼長時間裡卻也沒有借電話跟任何人聯繫過,弄不明白他到底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環境里……不過這畢竟是項西自己做主的事,他不打算打聽太多。

    項西這次住院,已經花費了程博衍大量的精力時間和錢,他覺得自己要再攔著項西出院或者是琢磨人出院之後的生活,就真該去精神科開藥了。

    項西這兩天有些心神不寧,也不知道是因為要出院了興奮的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總之就是情緒挺容易波動的,看到程博衍給他買的兩套衣服時,他居然揉了揉眼睛,說話都帶上了鼻音。

    「謝謝哥,」項西低頭看著放在床上的衣服,「還買得這麼全呢。」

    「我看你衣服也不多吧,每次見你都是那件羽絨服,都不暖和了吧,」程博衍想看他是不是真哭了,但項西一直就拚命低著頭,也看不清,他只得拍了拍衣服,「我估計著隨便買的,大小應該差不多。」

    「合適的,我一看就知道能穿。」項西低頭進了廁所。

    程博衍聽到他在裡面很響亮地擤鼻涕,下意識地跳起來擠了些消毒液到手上搓了起來。

    「哎,舒服!」項西出來的時候鼻尖有些發紅,但眼睛很亮,臉上也帶上了平時的笑容,「哥你……又犯病了啊!」

    「擤個鼻涕跟吹喇叭似的。」程博衍皺皺眉。

    「這才是擤鼻涕的正確姿勢。」項西眯縫著眼笑了起來。

    「你的東西都在這兒,」程博衍拿出一個袋子,裡面放著之前項西的那些小零碎們,「還有那個墜子,我沒帶在身上,一會兒……」

    「哥,」項西把程博衍拉到窗戶邊,很小聲地說,「能商量個事兒嗎?」

    「嗯?」程博衍看著他。

    「有個事兒想求你……我知道不太合適,但是……也……也實在是沒別的辦法,就那個墜子……」項西抓抓頭,說得有些艱難,「那個墜子,能,能先放在你那兒嗎?」

    程博衍愣了,他沒想到項西會說出這麼一個請求來。

    愣了兩秒之後他第一個反應就是拒絕,墜子是個值錢玩意兒,先不說來路不明,就光沖價值,放在他那裡就不太合適。

    但沒等他開口拒絕,項西就又有些著急地說:「我知道不合適,但是我求求你,哥,我知道你是好人,就只有放你那兒我才放心。」

    「這個還是你自己拿著,」程博衍搖了搖頭,「我……」

    「哥,哥,」項西抓住了他的胳膊,「我保證,那個墜子真是我的,真的是我的,不是搶的也不是騙來的,真的是我的,撿到我的時候就在包被裡的,是能證明我身份的唯一東西。」

    這又成了證明身份的重要物證了?

    程博衍覺得自己自打碰上項西之後就一直處於這種暈頭轉向的狀態里,一個接一個莫名其妙的說法讓他簡直應接不暇。

    「再說,我住院這麼久,還做了手術,你往我腿上敲的還是進口釘子……我看了賬單,嚇得我一激靈,釘子都差點兒嚇掉了,」項西抓著他胳膊沒鬆手,「這錢我一下真拿不出來,這個墜子放在你那兒也算個抵押吧……」

    「我也沒讓你馬上還錢,」程博衍嘆了口氣,「你給我寫個欠條就成。」

    「我寫個欠條能信嗎?我自己都不信啊,」項西也嘆了口氣,「要不說你是好人呢,我給你寫個條子,然後我跑了,你上哪兒找我去?」

    程博衍沒說話,他並不是不在乎這錢,不是小數,他不可能就這麼白送給項西,白送了四千已經夠聖潔的了,但他也不想讓項西用那個墜子來抵押,這種來路不明又價值那麼高的東西實在太沒譜了。

    「哥,哥……」項西抓著他胳膊又晃了晃,「我知道我說話不太好信,但這件事兒我不騙你,你救了我,我不可能拿個偷來的墜子坑你。」

    「哎,」程博衍讓他磨得實在沒辦法,最後揮了揮手,把胳膊從他手裡抽了出來,「那你聽好,這東西,在我這裡,只放三個月,三個月之後你要複查,你來複查的時候,把錢帶來,墜子你拿走。」

    「行!」項西趕緊點頭,「行行行行!哥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程博衍捏了捏眉心:「我再補充一句,如果你到時沒來,墜子我會拿到警察局去報警。」

    「你……」項西愣了愣,「咱市裡有沒有十佳正直好青年評選啊,要有的話年年都得有您一份吧!」

    「就這麼正直,跟鐵棍山藥一樣正直,」程博衍拍拍他的肩,「換好衣服收拾東西吧,我去辦出院手續。」

    儘管程博衍答應得很不情願,但項西還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墜子對於他來說很重要,這件事情上他沒有騙程博衍,這的確是平叔撿到他時,就塞在包他的小被子里的。

    「我就沖這個也得讓你活命,」平叔指著墜子告訴他,「這不知道是你爹還是你媽給我的服務費呢。」

    墜子在平叔脖子上掛了很多年,繩子都斷過幾回,但那天晚上項西伸手拽下墜子,才是第一次摸到了這塊屬於他的墜子。

    這墜子是他跟父母之間唯一的聯繫,一定要留好,帶在身上不安全,放在程博衍這樣有著漂亮的身份和社會地位的人家裡,才是最安全的。

    他換上了程博衍給他買的衣服,從裡到外全套都買齊了,連鞋都買了,是雙軟底兒的休閑鞋,很舒服,腳一放進去就知道是雙高級鞋子。

    項西穿著在走廊上溜達了幾趟,好鞋就是不一樣!

    程博衍把出院手續辦好了回到病房,項西已經把東西收拾好了。

    「去吃個飯吧,然後我開車送你回家。」程博衍看了看時間。

    「……啊?」項西坐著沒動,送回家?送回哪兒啊!上哪兒找個家讓程博衍送啊!這要讓程博衍知道自己連個落腳的地兒都沒有,還能相信自己的話保管墜子么!

    項西突然覺得自己挑了個程博衍休息的日子出院實在是太傻逼了。

    「我明天再走行嗎?」項西抬起頭說。

    「什麼毛病你,」程博衍莫名其妙地看著他,「手續都辦好了,別的病人等床位等好幾天了,再說我明天上班,沒時間送你。」

    項西沒能想出什麼理由再拖延時間,只得起身背了包跟著程博衍走出了醫院。

    在醫院裡呆了好幾個月,項西再走出醫院站在街邊的時候,有種街道都變得陌生了的感覺,披著一身陽光左右看看,有點兒不知道該往哪邊去。

    程博衍沒拿車,先領著他進了醫院旁邊的一家西餐廳。

    「我不用吃清淡了?」項西聽著程博衍給他點了牛扒,問了一句。

    「你現在要補充營養了,吃點兒肉吧,」程博衍看著他,「挺高的個子,有沒有100斤啊?」

    「哎你目測水平也太次了,」項西趴桌上笑了起來,「我昨天還去護士站稱了一下呢,有120。」

    「那住院這段時間還長了點兒肉,」程博衍也笑了笑,「回去以後也注意吃好點兒,你腿這麼長時間沒活動過,回家可以適當的鍛煉一下,活動量別太大了,什麼逃命趴活兒的先別干。」

    「嗯。」項西點點頭,回家這個詞兒讓他突然挺惆悵,回家得先有個家呢。

    吃完飯程博衍把車開了過來,項西上了車,猶豫了很久才說了一句:「哥你就送我到……趙家窯路口那兒吧。」

    「趙家窯?」程博衍一聽就愣了愣,偏過頭看著他,「你家在趙家窯?」

    「家……算是吧,嗯,我家在趙家窯。」項西揉揉鼻子。

    「在那兒長大的么?」程博衍發動車子,往趙家窯的方向開過去。

    「嗯。」項西有些無奈地笑笑,就憑這三個字,程博衍應該就會想像得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吧。

    應該是的,程博衍一路上都沒有再說話。

    離趙家窯還有一條街的時候,項西讓程博衍把車停在了路邊,他並不打算現在回趙家窯去,離太近了出現容易被平叔的人看到。

    「我買點兒……菜,」項西指了指對街的菜市場,「我突然回去,他們肯定沒買我的菜。」

    「哦,」程博衍沒多問,掏出錢包抽了幾張一百的遞給了他,「拿著吧。」

    「不用!」項西愣了,接就一連串地喊了起來,「不用不用不用不用……哪能還讓你給錢啊,不用不用不用……」

    沒等程博衍再說話,項西抓過包往背上一甩就跳下了車:「哥謝謝你,我走了,謝謝,過陣兒我安頓好了給你打電話。」

    安頓?打電話?

    「你有我號碼?」程博衍看著他。

    「有,」項西關上車門,又扒著車窗飛快地程博衍的電話號碼報了一遍,「修車的時候我都已經記下來了。」

    「安什麼頓?」程博衍又問。

    項西笑了笑沒說話,轉身小跑往菜市場去了。

    他必須得快點兒跑開,跑慢了他怕自己會捨不得走又死皮賴臉爬上程博衍車上去。

    嚴肅正直又對所有人都帶著幾分溫柔的程博衍,是他這幾個月來身後最踏實的溫暖,他怕自己走慢了就邁不開腿兒了。

    菜市場是項西熟悉的地方,跟普通的菜市場略有區別,這個菜市場除了是個菜市場,還有很多並不賣菜的門臉,打牌的,唱戲的,人流量大,混亂,還臟,卻莫名其妙地讓他有歸屬感。

    他走進菜市場的時候忍不住嘆了口氣,什麼不一樣的人生,什麼渴望著另一種的人生,有些人,像他這樣的,骨子裡就只屬於這種地方。

    長久以來的生活經歷已經把他牢牢困在了這種混亂里透出的生機勃勃之上。

    要想擺脫和離開,代價大概首先就是如同眼下這樣。

    迷茫。

    項西低著頭很快地穿過了菜市場,又埋頭走過了兩條街,前面是個早已經乾涸了的人工湖。

    湖底坑坑窪窪的泥塊上堆滿了各種建築垃圾,這裡的老人早上還能聚成堆兒圍著這個土坑早鍛煉,一直讓項西覺得很感動,這是什麼樣的一種精神啊……

    他順著湖沿出溜下去,找了個避風的土窩坐下了。

    午後的陽光很暖,項西靠著身後的亂石和雜草,想起了17號對面牆上的貓,這陣□□都叫完了吧。

    腳下的泥地里鑽出了很多青草,不遠處還有好幾塊被附近居民開了種了菜的地,要不看背景,就只看眼前這場面,還挺有些春天裡來百花開的意境。

    項西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他必須有,很多時候他就是這麼無所事事地待著,看人,看事,小時候是邊看邊聽假瞎子給他說各種正的歪的理兒,長大了就邊看邊自己琢磨。

    他在這裡挺消停,這個時間湖邊沒有什麼人,更不會有人到下面來,他把背包放到身後,躺下枕著,看著天空出神。

    一直從天亮得睜不開眼看到天色漸漸暗了下去。

    湖邊傳來了音樂聲,跳廣場舞的,跳國標的,唱歌的,唱戲的,對於擾民藝術的熱愛還真是不分階層貧富。

    項西對很多事情的感悟,就在每天發獃的時間裡,四周明亮和黑暗交替著,嘈雜和安靜交替著,逃離和無處可去交替著……

    從四周音樂聲消散的時間長度來判斷,現在已經是深夜了,項西隨手往旁邊的草上揪了一根放進嘴裡一下下咬著。

    又待了一會兒才站起來背好了包。

    趙家窯當然不能回,也不敢回,但還是必須咬牙去一趟,他的全部家當都還在同奎衚衕的小屋裡呢,雖說連他存下的那捲錢都不值什麼錢,但那些東西是他存在過的全部過往了。

    項西飛快地從幾條小街小衚衕地轉進了趙家窯,這種熟悉熟練的方式讓他有些憤怒,花費了那麼大的代價想要擺脫的「人生」,居然連一秒鐘轉換的時間都不需要,就能輕車熟路地再次融入其中。

    多憤怒啊,多操蛋啊。

    多讓人失望啊。

    站在小屋外停了一會兒,項西小心地拽了一下窗台上的繩子,窗戶開了,他伸手進去打開了房門。

    屋裡還是老樣子,一股潮味兒。

    他從角落的柜子里摸出了藏在亂七八糟的紙殼和破布條下面的小包,打開又檢查了一遍,他的小破爛兒們,還有那捲錢,都在。

    項西把東西一樣樣都塞進了背包里,這個包是程博衍給他買的,還挺能裝東西,小兜小袋子也多,他把東西分別裝進小兜里,感覺還挺好玩的,就好像自己的「財產」一下多了起來似的。

    雖然同奎衚衕這個屋子以前很安全,但也只是以前,以前他在趙家窯隨便哪條街上溜達也不會有人找他麻煩。

    現在不同了,雖然他沒能進入另一種人生,但趙家窯大窪里的人生,是實打實地結束了。

    這兒不能久留,要讓平叔和二盤知道他沒死也就算了,居然還敢回來串門兒,那簡直是視死如歸了。

    背著包跑出趙家窯的路口時,項西回過頭看了一眼,這個他長大的地方,跟之前的每一個深夜一樣,並無區別。

    項西沒正式流浪過,但因為沒有進賬不敢回大窪里,在街上晃悠個幾天也是常事,倒沒有什麼不適應。

    他在街邊買了一兜燒烤,又買了兩包煙,很熟練地找了個偏街沒人敢晚上進去取錢的自助銀行。

    現在春天都快過完了,但天兒還是冷,像自助銀行這種搶手地兒,也還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一個流浪漢一個門。

    就項西挑的這個門兒都關不上漏著風的自助銀行,裡邊兒都已經躺著倆了。

    他剛一走進去,其中一個頭髮都快結成假頭套了中年男人坐了起來,眼睛一瞪:「出去!」

    「我待到天亮,明兒就換地方。」項西把包往角落裡一扔,坐著靠在了包上。

    「讓你他媽出去聽不見啊!」另一個男人也坐了起來。

    項西把吃的和煙都給他倆扔了過去:「叔,我離家出走,呆一夜就走。」

    倆男人對視了一眼,拿過燒烤和煙看了看,一人一支煙點上叼著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會兒項西,假頭套嘖了一聲:「身上還有什麼沒。」

    「有,」項西點點頭,從包里掏出了一把小砍,放在了地上,用腳踩著,「二位大叔,都不容易,我不想惹事兒,但誰也別想惹我。」

    那倆人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沒再說別的,從煙盒裡抽了一支煙扔給了他:「離家出走挺時尚吧?」

    「還成,」項西拿起煙叼著,也沒點,程博衍說不讓抽煙,「你倆走在時尚前沿呢。」

    「這個你不吃了?」一個人指了指那兜燒烤問他。

    「油太大,我沒吃,就買給你們的。」項西笑笑。

    油太大算是什麼理由……項西想起了程博衍吃回鍋肉木桶飯那天就這麼說來著,笑了笑,以前自己可不會放著這麼好的東西不吃。

    在醫院呆了幾個月,味覺都變了。

    這麼說起來,人生還是有所改變的嘛!

    那倆吃完東西抽爽了煙,倒頭都睡了,還有一個臨睡前給他扔了個新的紙殼過來,說是墊著點兒沒那麼潮。

    項西猶豫了一下墊上了,倒不是怕潮,是身上這身衣服挺好的,這輩子他穿過的最好的衣服了,就這麼躺地上他有點兒心疼。

    枕著包躺下之後項西並沒有睡意,他只是要找個地兒待著。

    那倆聽著是在睡覺,睡沒睡著什麼時候會醒醒了會幹什麼,誰都不知道,他也不太敢真睡著了。

    玻璃外面是越來越黑的夜,自助銀行里燈很亮,這麼一襯,往外看的時候只能看到自己的臉。

    項西嘆了口氣,頭髮現在就一層毛絨絨的,也沒個形。

    一看到頭髮就又想起了程博衍,今天程博衍休息,這會兒也已經睡了吧,沒記錯的話,明天程博衍出門診……

    想這些幹嘛呢?

    項西盯著玻璃上自己的臉,你明天要幹嘛去呢?

    半夜裡迷迷糊糊項西覺得身上很冷,在醫院空調房裡呆了幾個月,冷不丁在敞著門的大理石地板上睡一夜,還真是挺強烈的對比。

    正覺得冷得不行想起來活動一下的時候,項西聽到了自助銀行外面傳來幾個人說笑著的聲音,有人喊了一聲:「哎,這裡頭有仨呢!」

    沒等項西反應過來,一個酒瓶敲在了他旁邊的玻璃上。

    操,流浪漢的人生還不如混混呢!項西跳了起來,順手拿起了壓在胳膊下邊兒的小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