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1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12章字體大小: A+
     

    讓人伺候上廁所這種事,其實項西這麼長時間也已經適應得差不多了,每次孫大姐都能動作很熟練地迅速處理好,彷彿他不是個人,只是個什麼東西,沒等他開始不好意思,就已經收拾好了。

    但是吧,這事兒要換了程博衍,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不說別的,就光動作熟練程度這一項,就已經有了天壤之別。

    雖然程博衍給他擦臉的時候水平相當高,但現在一手捏著尿壺一手掀開被子的狀態,就好像下個動作是要捏著他鼻子往他嘴裡灌。

    「我……先脫一下,」項西偏開臉,怕萬一程博衍潔癖發作失控了把尿壺扔他臉上,他的手能動,但並不太靈活,平時孫大姐都不等他伸手就給弄好了,現在他用手指頭勾著褲腰好半天也沒勾利索,忍不住嘆了口氣,「操……」

    「我來,」程博衍皺著眉,伸手抓住他褲腰往下一拽,然後把尿壺湊了過去,「行了,尿吧。」

    「行什麼了,這勁兒再大點兒以後我都用不上尿壺了,」項西斜了他一眼,有些無奈,「再說了,你當我那兒有自動尋路功能啊……」

    程博衍往下瞅了瞅,正要伸手,項西抬起胳膊擋了他一下:「自己自己,這個比脫褲子容易,我怕你把我小雞兒脖子捏折了。」

    「你能不說話么?」程博衍看他自己弄好之後,拉過被子給他遮了遮。

    項西還挺聽話的,程博衍這句話說完之後,他就沒再說話。

    程博衍站床邊兒等了老半天,項西就躺那兒瞪著天花板不說話也不動,他敲了敲床欄杆:「好了沒?」

    「早好了。」項西說。

    「早好了你不說?」程博衍簡直無語,掀開被子。

    「不是你讓我不說話么。」項西笑了笑。

    程博衍正要去取尿壺的動作停下了,把被子唰一下蓋回了項西身上:「你就套著這玩意兒呆著吧。」

    「哎?」項西愣了,趕緊動了動腿,「別別別,哥,我錯了錯了錯了錯了……」

    程博衍站著沒動,看著他,這小混混還真是……也不知道該說是臉皮厚還是別的什麼,認錯求饒跟他編瞎話一樣,張嘴就能說出來。

    程博衍掀開被子把尿壺拿去倒了,項西自己蹭來蹭去把褲子提好,又躺床上看了好一會兒電視了,程博衍還在廁所里呆著。

    項西看了看時間,這洗了能有五分鐘了。

    「程大夫,」項西嘆了口氣,「哥,哥?」

    「幹嘛。」程博衍在廁所里應了一聲。

    「骨頭都洗白了,差不多得了,」項西嘖了兩聲,「您這當我面呢,也忒傷自尊了。」

    程博衍終於關掉了水龍頭,從廁所里走了出來。

    「至於么,」項西看著他舉著的手,「你這算是挺嚴重的那種潔癖吧?」

    「我就洗手有癮,」程博衍笑笑,甩了甩手上的水,「別的還成。」

    「感覺你手特別白,」項西眯縫一下眼還是盯著他的手,「洗多了洗白的吧?」

    「你還有什麼需要嗎?」程博衍看了看牆上的鐘,孫大姐應該差不多回來了,他今天難得休息,下午想回去睡一會兒再看看書。

    「要走啊?」項西本來躺得挺自在的,一聽他這話,頓時敏感地轉過了頭,「不等孫大姐過來了?」

    「她應該馬上就能到了,」程博衍看著項西這樣子,猶豫了一下又坐下了,「她來了我再走吧。」

    「哥,」項西像是鬆了口氣,腦袋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往右地慢慢活動著,「你是不是下午有事兒啊?」

    「沒什麼事兒,就想回去睡一覺。」程博衍說。

    「那……」項西愣了愣,「那要不你回去睡吧,我這裡其實也不用陪著,你幫我把床弄起來吧,我坐會兒。」

    程博衍把床搖了起來,又拿了枕頭給項西墊到背後,想了想又拿了本雜誌放到他手邊:「無聊就看看畫吧。」

    「哦。」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我走了啊,」程博衍強忍著才沒當著項西面兒一個呵欠打出來,「我真挺困的。」

    「嗯,」項西點點頭,「快回去睡覺吧,我知道你們醫生都睡眠不足。」

    程博衍把他床上的被子順手拉了拉,轉身走出了病房。

    關門的時候他從門上的玻璃又往裡看了一眼,項西已經偏過頭往窗外看過去了。

    他的床靠窗邊,今天陽光還不錯,護士把窗帘都拉開了,窗外的景色能見度還挺高的,能看到很遠的高樓和山。

    在這種明朗陽光灑出一片金燦燦的背景映襯下,項西逆光的側臉顯得很漂亮,但卻透著一股跟年齡不相符的落寞。

    其實落寞這種感覺,並不是隨便叫個人這麼一坐,就能有的,程博衍覺得這跟項西身上的別的特質……比如張嘴就沒實話,我就是不想死,我前一秒還犯著狠我下一秒就能笑這些特質一樣,是與生俱來的,或者說,得有項西那種複雜而陰暗的成長環境才能造就。

    複雜而陰暗的成長環境?

    程博衍皺了皺眉,就這麼莫名其妙地相信了項西那些不著調的話了?

    自己是不是有點兒太好騙了啊……

    「你……」程博衍又推開了病房的門,看著項西,「還有沒什麼想吃的或者平時要用的東西?我明天過來的時候帶給你。」

    「肉和鏡子。」項西轉過頭想也沒想就回答了。

    「鏡子?」程博衍覺得這答案實在有些超出他的預想,「你要照鏡子啊?」

    「嗯,」項西點頭,「我現在是沒頭髮,要有頭髮就會再讓你給帶梳子,還有髮膠……」

    程博衍沒等他說完就把病房門給關上了。

    在超市裡給項西挑鏡子的時候,程博衍有點兒說不上來什麼感覺,覺得自己像個神經病。

    那天跟林赫聊起了項西,林赫對項西那些神奇的「身世」同樣沒法相信,但他問了程博衍一句話,讓程博衍半天都沒答上來。

    「你是本能要救死扶傷呢,還是有種把那小混混當成了程博予的錯覺啊?」

    這問題程博衍想了一晚上也沒能想出個合適的答案來。

    救人是肯定的,但要說這是全部,也不準確,第一次見到項西時,他隨口的那聲哥,就讓他特別不是滋味兒。

    平時基本沒人叫他哥,家裡的表弟表妹的,都直接叫名字,除了外甥女小溪總叫他哥之外,最近這些年叫過他哥的,就只有項西了。

    曾經屬於程博予的專用稱呼。

    給孫大姐加了陪護費之後,孫大姐沒再提不想乾的事,把項西照顧得還挺好的,程博衍就買了個太陽花的鏡子給項西,基本就沒再操心過什麼別的了,每天查房的時候看看,項西恢復得很快,感覺也胖了一些。

    鏡子是小孩兒用的,帶個手柄,程博衍每次到病房,項西差不多都拿在手上來回照著。

    「我頭髮長挺長的了,哥,你看得出來嗎?」項西胳膊上的支具已經去掉了,現在每天沒事兒就讓孫大姐扶著他下地溜達。

    「嗯,」程博衍看著他的各種化驗單和報告,「你腿下午也能拆了,讓護士給你拿副拐……」

    「不用,」項西一揮胳膊,「我能走,別說腿上殼兒去掉了,就沒去掉我滿地走得也挺利索的。」

    程博衍瞅了他一眼:「讓你活動一下是怕你躺時間長了難受,沒讓你沒事兒就滿地竄。」

    「就隨便竄竄,」項西揉揉鼻子,想了想又小聲說,「哥,我差不多能出院了吧?」

    「怎麼?」程博衍看著他。

    「就,能出就早點兒出吧,」項西還是說得很小聲,「費用能少點兒啊,要不我錢該不夠了。」

    「下午先拍了片子我看看情況再說。」程博衍說。

    下午護士用輪椅推了項西去拍片子,拍完了出來經過走廊的一片落地窗時,項西讓護士把他推到了窗邊。

    「我在這兒呆會兒吧姐姐,」他看著窗外已經大片冒出了新芽的樹,「我透透氣兒看看風景,一會兒自己回病房。」

    「別呆太久啊,你一會兒還有葯要吃。」護士交待他。

    「嗯。」項西應了一聲。

    護士走開之後,項西又把輪椅往窗邊靠了靠,讓自己整個人都待在了陽光里。

    在醫院這兩三個月時間,雖然有點兒難受,卻算得上是他這輩子最消停的日子,不用擔心挨揍,也沒人罵他,不用逃跑,不用偷偷摸摸,不用逮誰沖誰犯狠……

    出了院之後會又會是什麼樣的生活,項西還真沒細想過,他覺得也沒必要去想,什麼樣的生活他都能過,只要沒有平叔二盤,他就算去擺個地攤賣草編螞蚱,也沒什麼。

    程博衍估計時間差不多,打算去趟病房看看項西的片子,從辦公室出來剛走到走廊,就看到了坐在輪椅上背對著他的項西。

    項西身上病號服外面套的還是那件羽絨服,之前衣服上全是泥水和血跡,孫大姐給洗了,但因為實在太舊,洗完了看上去還是那麼髒兮兮的。

    毀色都毀得差不多了,程博衍往項西身邊走過去,琢磨著出院的時候給他買兩身衣服。

    這還正想著呢,猛地看到項西面前騰起來一陣煙霧,緊接著他就聞到了煙味兒。

    程博衍衝過去拽著輪椅一轉,項西連人帶椅子被拽得原地轉了一圈,叼在嘴上的煙差點兒掉衣服上。

    「我操!」項西一臉又拽又不耐煩的表情罵了一句,抬眼看到是程博衍的時候愣了愣,瞬間換了笑容,「哥?你要去查房啊?」

    「哪兒來的!」程博衍一把扯下他嘴上的煙,舉到他眼前。

    「哪兒……哪兒來的?是啊哪兒來的呢,」項西半天才指了指身後,「問大叔要的啊。」

    程博衍往他身後看過去,跟項西一個病房的大叔正低頭把煙頭扔到地上,還想用腳把煙頭扒拉到一邊兒去。

    「叔,」程博衍實在是無奈了,「我告訴過你治療階段不能抽煙吧?你這都偷著抽多少回了啊?還發煙給小孩兒啊?」

    「我……回病房回病房了……」大叔裝沒聽見,起身架著拐噌噌地就往病房那邊跑了。

    「我管大叔要的,不是他發我的。」項西還想替大叔解釋一下。

    「你閉嘴!」程博衍彎下腰一手撐著輪椅一手指了指他,「我說沒說過不能抽煙?」

    「說過……吧。」項西還真有些記不清了,垂下眼皮小聲說。

    「吧?」程博衍提高聲音。

    「說過。」項西嘆了口氣,程博衍說沒說過他是真不記得了,孫大姐倒是說過一次,說骨折治療階段不讓抽煙。

    「再讓我發現一次,」程博衍掏出手機點開賬本,「我就在這個數上乘以2,還不上錢你就去我們醫院停屍房去幫著擦地。」

    「別別別!」項西一聽就拚命搖手,「我不抽了不抽了,別讓我去,我去哪擦地都行就別讓我去那兒,我怕鬼。」

    程博衍沒再說話,轉身往病房走,項西趕緊慢吞吞地推著輪椅跟在後邊,他胳膊好了沒多久,還有點兒不敢用力。

    走了幾步,程博衍大概是嫌他太磨蹭,轉身回來把他飛快地給推回了病房。

    項西的檢查結果顯示恢復不錯,如果想出院回家休養,也可以了。

    不過之前項西似乎急著想出院,但程博衍告訴他如果想出院,隨時都可以出的時候,他卻一下愣住了:「啊?」

    「啊什麼啊?」程博衍也讓他啊愣了,「你不說想出院嗎?」

    「啊對,是,」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是,是,我是想出院了,再不出院錢不夠了。」

    「錢不著急,」程博衍說,「有了再還也行,你出院了有條件好好休息嗎?」

    「什麼……條件?」項西被他問愣了。

    「好好休息的條件,」程博衍彎下腰在他耳邊低聲說,「你是不是還趴活兒去啊?」

    「哥,」項西嘖了一聲,「你這話說的!」

    「那你出院了能好好休息?」程博衍又問。

    「能!」項西點頭。

    「有人照顧你么?」程博衍看了看他的腿,這腿雖然是可以出院了,但平時還是要少活動,有人照顧是最好的。

    「有!」項西又點頭。

    程博衍看著他:「那行吧,你想什麼時候出院?」

    「就……」項西往病床上一躺,「明天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