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8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覺得自己有些失態,出了醫院大門,被冷風沖臉上腦袋上一通拍,他才慢慢從之前的情緒里脫離出來。

    腿疼並不表示就有什麼問題,肌肉疼,撞到了磕到了……各種原因。

    他因為項西一句話就這樣的反應,不知道的以為他有毛病呢。

    但是,如果當初程博予第一次跟他說腿疼的時候他哪怕能有現在百分之一的緊張,也許……

    算了,還能有什麼也許。

    程博衍調整了一下心情才去停車場取了車。

    開車回到家裡時,老媽已經做好了飯菜,老爸還坐在電腦前看資料。

    「明天去開會啊?」程博衍把外套脫下來放到門邊的柜子里,又從鞋櫃放著的瓶子里擠了點兒消毒液搓著走,走到電腦旁。

    書房裡還有一台電腦,不過那是老媽的,平是經常有講座之類的要準備,為了不相互影響,老爸的電腦就很委屈地放在了客廳的角落裡。

    「嗯,一個微創心外科的論壇,」老爸站了起來,看了看他,「這陣兒你們科挺忙吧?我看你臉色不怎麼好。」

    「還湊合,」程博衍笑笑,「這幾天體力活多。」

    「注意休息,」老爸活動了一下腰,「你媽該心疼了。」

    「博衍,」老媽從廚房裡端出一罐湯,「胡新這段時間有沒有聯繫過你?」

    「胡新?沒有,」程博衍去洗了洗手,出來給老爸老媽碗里盛了湯,「就過年的時候打了個電話,怎麼了?」

    胡新是程博衍表弟,大姨的兒子,小時候他倆特別好,不過程博衍上大學之後胡新就工作了,工作換了一份又一份,接著就是來回談戀愛談個沒完,倆人關係就不如從前那麼鐵了。

    「他問你大姨要錢,說開個什麼動漫店,他向來不靠譜,你大姨沒給他錢,」老媽皺皺眉,「怕他問你借。」

    「我哪有錢借他,我房貸還兩年呢,」程博衍笑笑,胡新的確不是做生意的料,之前替同學的小廠子賣牛肉乾都能幹賠本了,「而且我剛被偷了……」

    項西!居然忘了問他錢的事兒!

    「對了,還沒問你呢,錢夠用嗎?」老媽喝了一口湯。

    「夠,我也沒用錢的地兒,有時間都睡覺了,上哪兒花錢去。」程博衍說。

    吃完飯休息了一會兒,老媽老爸出門散步,程博衍跟著他們一塊兒出了門,準備回自己那兒。

    散步是老爸老媽幾十年的習慣,雷打不動,每周老爸還要去游泳。

    這方面程博衍真不是對手,他就在家玩玩跑步機,別的時間他坐著都差不多能睡著了。

    今天回到家他連跑步機都不想玩,洗完澡就坐到了電腦前,點開了名字叫as|mr的文件夾,隨便打開一個戴上了耳機,靠著椅背把腿搭到桌上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照例是在潑潑們慘絕人寰的叫聲里醒來的,程博衍發現這麼兩三個月下來,他居然已經習慣了這群潑皮的叫聲。

    有些東西一開始都無法忍受,慢慢卻也不知不覺就適應了。

    比如失去了的人。

    比如一想就痛苦的回憶。

    比如單身。

    比如每天一睜眼就忙忙碌碌的日子。

    比如……雜豆粥。

    項西沒有再來過醫院,也沒再出現在他面前。

    程博衍也沒再在街上碰上過碰瓷的,醫院裡也沒再來過碰瓷的。

    偶爾他還會想起自己那四千塊錢,還有項西眼角的小熊創可貼……和他讓自己失態的腿疼。

    饅頭失蹤了。

    算算時間,跟項西一塊兒去醫院體檢那天,肯定就有計劃了,那天他比項西先走,半夜才回了大窪里。

    之後再也沒跟項西一塊兒出去過,都是單獨行動。

    一個月之後,他失蹤了。

    跟饅頭一塊兒失蹤的還有二盤的三萬塊錢。

    這幾天天氣不錯,太陽很暖,項西每天中午都會坐在坐在17號門口曬太陽看貓。

    前幾天曬太陽的時候他就聽到了二盤在隔壁屋裡震怒的吼聲。

    項西的第一反應是饅頭這傻逼要完蛋。

    但饅頭跑了好幾天了,卻一直沒有傳來他完蛋的消息。

    項西盯著對面牆頭的貓,這小子躲哪兒去了呢?

    什麼火車站汽車站盤跟錯節的都是相互認識的人,別說想從那些地方走,就是經過一次,平叔和二盤都會知道。

    除非是……走出去。

    項西莫名其妙地覺得很好笑,對著貓一通樂,貓坐在牆頭上抱著尾巴舔了一會兒轉身走了。

    饅頭這一走,最慘的可能不是饅頭,是李慧。

    一天一次地挨揍,今天早上被二盤從屋裡一腳踢出來的時候在滿是冰茬的牆根下半天都沒爬起來。

    項西費了半天勁才把她拉起來,她抓著項西的手不松,指甲都掐進了他手上的皮膚里。

    「幫幫我,」李慧眼裡全是淚水,聲音很低地顫抖著,「小展你幫幫我……我會死的……」

    太陽很暖,項西伸了個懶腰,靠在椅背上把手舉了起來,迎著光。

    手上被掐出的傷口挺疼的,但在強烈的陽光下卻什麼也看不見。

    李慧要一直呆在這裡會是什麼樣的結局,所有人都清楚,小姑娘長得不好看,還死犟,但總還是能物盡其用的。

    干點力所能及的事兒嘛,平叔說的。

    還是笑著說的,項西看著平叔的笑容,覺得自己早晚有一天會在平叔的笑容里告別這種別人眼裡的不一樣的人生。

    悄無聲息的。

    下午平叔買了只活鴨子回來,扔給項西讓做。

    項西不會做飯,以前平叔也不讓他做,跑腿兒幹活的人挺多的,做個飯也容易,但這兩年讓項西做飯的次數變多了。

    項西拎著鴨子在廚房裡琢磨了半天,最後還是拿到旁邊菜市場花了十塊錢找人給處理了。

    回去噹噹當一通亂剁,一塊兒塞進了高壓鍋里。

    吃飯的時候二盤過來了,給平叔拿了兩瓶茅台,平叔不太喝酒,相比端著酒杯,他大概還是覺得捧著茶壺更有范兒。

    二盤自己一個人喝了大半瓶,最後把瓶子里的酒都倒進杯子里,哐一下放在了項西面前。

    「喝了!」二盤盯著他。

    「胃疼。」項西說。

    「放你媽的屁,」二盤筷子都快指到他鼻尖上了,「十歲就他媽能喝三兩了!」

    「那會兒不胃疼。」項西夾了一塊被剁成了花的鴨子放到二盤筷子上。

    二盤愣了愣,下意識小心地保持平衡,把鴨子放進了嘴裡。

    平叔在一邊突然笑了起來,邊喝湯邊笑得停不下來。

    「操!」二盤迴過神來一筷子抽在了項西手上,「敢他媽耍我!」

    項西疼得差點兒把碗扣到桌上,看了二盤一眼沒出聲。

    「媽的現在真他媽是越來越囂張了,」二盤一摔杯子站了起來,把椅子踢到一邊,一把揪著項西的衣領把他拽了起來,「我今兒要不好好教育一下你你還真以為你是平叔親兒子呢!」

    「幹什麼!」平叔一拍桌子。

    二盤揚起來的拳頭停在了空中,轉過頭看著平叔:「平叔!你不能再這麼慣著他了,你心眼兒好,這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燈!饅頭走的事兒肯定跟他……」

    「這是我帶大的孩子,」平叔打斷了二盤的話,盯著他,「要打要罵,要死要活,都是我的事兒。」

    平叔已經說出這樣的話,二盤不敢當著他的面兒再對項西動手,憋了一肚子火他也只能是把項西狠狠地往椅子上一摜,罵了一句:「活該沒人要的玩意兒!平叔就他媽該讓你凍死在野地里!」

    項西的手抖了抖,眼睛眯縫了一下,在二盤開了門準備出去的時候,他猛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小展!」平叔吼了一聲。

    項西停下了,全身的血都像是翻騰著湧上來,卻無處可去,不用毒|葯都快能七竅噴血了。

    他在二盤身後對著門踹了一腳,門發出一聲巨響關上了。

    「坐下。」平叔指了指椅子,拿起茶壺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又開始吃菜。

    項西覺得自己全身關節都發硬,半天才咯吱咯吱地響著坐到了椅子上。

    平叔又很慢地吃了幾口菜,細嚼慢咽地半天才放下筷子看著他:「饅頭的事兒,你知道嗎?」

    「知道他跑了。」項西悶著聲音說。

    「跑哪兒去了知道嗎?」平叔問,「你倆好得跟親哥倆似的,你應該知道啊。」

    「不知道,」項西覺得胃很疼,今天忘了吃藥,不,不是忘了吃藥,他早上起來的時候放在床頭的葯就都不知道哪兒去了,「叔,我那些葯呢?」

    「葯?什麼葯?」平叔想了想,「哦,床頭那些藥盒?那裡面還有葯啊,我不知道,都當空盒扔了。」

    項西沒說話,手抖得厲害,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氣的。

    「一會兒記著把碗洗了,用熱水洗,別著涼了,」平叔站了起來,拿了茶壺往樓上走,「你說你,好朋友跑沒影兒了還吃什麼葯啊,多難受的事兒啊……」

    項西握著拳頭頂著自己的胃,很長時間才慢慢直起身。

    收拾了碗筷進了廚房,洗碗的時候他一直低頭盯著自己的手,被李慧掐出的傷口旁邊的那道被二盤抽出來的紅印已經腫了起來。

    饅頭不是他好朋友,連朋友都不算。

    他一直是這麼劃分的,劃得很清楚,跟任何人都這樣,為的就是自保。

    但還是躲不過。

    他咬咬嘴唇,在心裡罵了饅頭一句傻逼。

    這日子過不下去了,就這種破日子都過不下去了,真是可悲。

    他特別想去同奎衚衕的小屋裡找出那張名片,給那個人生攝影師打個電話,你要不要來看看不一樣的人生。

    程博衍今天本來不值班,但隔壁劉大夫發了一下午燒,晚上他替下了劉大夫。

    程博衍身體還不錯,很難得頭疼腦熱的,不過值班時來的一個骨折病人對著他的臉連打了三個噴嚏,不知道會不會被傳染上感冒。

    這人感著冒,吃了葯之後暈頭轉向地開著摩托車對著路邊的垃圾箱就撞了過去,對著程博衍一通噴嚏打完才把情況說明白。

    拍完片子又是一通噴嚏,程博衍覺得自己要瘋了。

    他忍著拿了張紙擦了擦臉,低頭開始寫病歷。

    患者自訴於1小時余前摔傷左小腿,當時感左小腿疼痛,患肢不能活動,未發現有活動性出血和骨質外露……

    「大夫,我要住……」這人皺著眉又打了個噴嚏,「院嗎?」

    左小腿中下段可見輕度腫脹,未見皮膚破損,無活動性出血……

    「建議住院。」程博衍看了他一眼。

    「能不住院嗎?」這人揉了揉鼻子,「我家裡老娘病著,我沒法住院啊。」

    左脛骨中下段螺旋形骨折。

    建議住院治療完善(患者拒絕)……

    這人拒絕住院的理由讓他想起了項西,這小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爹,有沒有一個從沒見過的媽,到底是不是18歲……

    石膏固定,給予脫水、消腫、止血治療……

    把這個病人處理完之後,程博衍跑到廁所去洗了五分鐘臉,往回走的時候聽到值班的小護士說了一句:「又下雪了啊!」

    他走到走廊的窗戶邊往外看了看,還真是又下雪了,還以為今年不會再下雪了呢。

    程博衍低頭打了個噴嚏。

    趙家窯一片昏昏欲睡的黑暗裡,項西看著天空中飄下來的雪花,偶爾會在不知道哪來的光里閃動一下。

    四周很安靜,連半夜裡的罵娘聲都消失了。

    項西打開通往後巷的門走了出去,轉到二盤屋子樓下。

    他從雪地里撿了塊很小的石子兒,抬手用手指一彈,石子兒飛到二樓,在玻璃上輕輕磕了一下。

    聲音不大,但足夠讓屋裡的人聽到。

    窗戶沒有打開,但窗帘晃了一下又關上了,兩分鐘之後李慧從後門輕手輕腳地走了出來,穿得很厚實,手裡還拿著個小兜。

    項西過去抓著她的胳膊飛快地順著後巷的牆邊往街口走,李慧沉默地跟著他,全身都在抖。

    這麼拽著她半跑半走地一直到了大街上,項西才停下了,猶豫了一下又帶著他拐進了另一條小街,背街小巷的走著。

    李慧來了大窪里幾年從來沒離開過這地方,哪條路都不認識,只是沉默地讓項西拽著她,一路小跑地跟著。

    最後項西帶著她回到了大街上,從兜里拿了個信封塞到了李慧手裡,再把李慧推上路邊的一輛出租。

    給司機說完地址之後他轉身離開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讓司機往那裡開,只是這個地址他記得很清楚,平叔撿到他的地方,是條能出城的土路。

    如果李慧命大,順著那兒也許就能跟饅頭一樣用雪地徒步行走的方式開始另一種人生了。

    幹完這件事,項西沒有趁黑回17號。

    他去了趟同奎衚衕,把自己放在那裡的東西都整理好,用一個小包裝上了,隨時可以拎上就走。

    平叔那兒回不去了。

    無論李慧能不能跑掉,他都回不去了。

    他之所以一直沒有理會李慧的求助,是他根本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幫她,李慧自己也不知道。

    平叔沒有多大本事,卻足以把他們死死地釘在這裡,無論怎麼動,都會撕心裂肺。

    項西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決定這麼做。

    只是很清楚這種自絕後路的方式,倒是能改寫自己的「人生」了。

    夜深了,離天亮還得挺長時間,從住院部走廊的窗戶看出去,能看到不遠處的街道,閃著霓虹,偶爾飛馳而過的車燈。

    這種看著還挺繁華的景象卻讓程博衍感覺有些寂寞。

    小時候他挺喜歡拿著望遠鏡趴在窗口往外看,遠處的高樓,附近學校的操場,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半夜裡站在樹下的身影。

    程博衍眯縫了一下眼睛,醫院外面路邊的樹下有個人影晃了晃,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有錯覺,程博衍總覺得自己看到了那人羽絨服袖子上的一小道熒光色。

    每次看到項西,他都穿著同一件羽絨服,很舊,袖子上有一個熒光黃色的三角型。

    他打了個呵欠,一輛麵包車停在了路邊,車上下來兩個人,跟樹下的身影面對面站了一會兒,那人上了車。

    程博衍揉揉眼睛轉身離開了窗戶,還有兩份住院病歷要補完。

    有點餓了,但沒東西吃。

    明天早上吃點兒什麼呢,煮幾個餃子吃吧,冰箱里還有老媽之前包好拿來的餃子……

    「小展,你何必呢,」平叔坐在副駕駛上慢條斯理地說,「鬧得大家連覺都睡不成。」

    麵包車是二盤的,後座都拆空了,項西坐在一個紙殼上,往右偏過頭想往車窗外看看,但被大健的臉擋住了,往左看他沒有嘗試,左邊是二盤。

    「盯你很多天了知道么,」二盤貼在他耳邊說,聲音里透出帶著狠勁兒的興奮,把項西的手機摸了出來,放在腳下狠狠一踩,「真是送走一個又一個啊,還知道先順小道走遠了才叫車呢。」

    「小展,這麼多年,我對你不薄……」平叔在前面說,語氣挺憂傷,「小時候就不讓我省心,這兩年還越來越養不熟了。」

    項西沉默著,手機是個破手機,交200塊話費加1塊錢送的,不過他用了三年了,都培養出感情來了,聽著它在二盤腳下發出碎裂的聲音,還挺心疼的。

    車一路往西開,車上的人都不再說話,項西盤腿坐著也不出聲,二盤大概是想看他痛哭求饒的,但他始終沉默讓二盤很不爽,在他胳膊上掐滅了一個煙頭。

    車顛簸了一陣之後停下了,大健拉開車門跳了下去。

    項西沒動,看到外面縮成一團哭得眼淚都凍在臉上了的李慧時,他輕輕嘆了口氣。

    「你看,為了不冤枉你,我連現場都給你保留了呢,」二盤拍拍他的肩,也跳下了車,過去一巴掌甩在了李慧臉上,「想跑是么?跑挺遠啊!」

    李慧的哭聲停止了,咬著嘴唇不出聲。

    「不哭是吧!牛逼!」二盤又甩了她一巴掌,回手指著車裡的項西,「等著看完好戲鼓掌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