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4章字體大小: A+
     

    展宏圖的這句話帶著無奈和一絲淡淡的憂傷,程博衍伸出去想檢查傷情的手在空中停了停。

    「是么,」他抬頭看了展宏圖一眼,「你爸什麼病?」

    展宏圖低下了頭,過了一會兒才輕聲說:「肚子里長了個瘤子。」

    「肚子里?」程博衍出於習慣又問了一句,「什麼部位?」

    「在……在……」展宏圖偏開頭,捏了捏眉心,「在……胃裡。」

    「胃裡啊?」程博衍看著他,「多久了?化驗了沒?惡性的?」

    項西覺得自己要瘋。

    張嘴就沒實話是他的習慣,但在一個大夫跟前兒說自己爹長了個瘤子簡直就像給自己刨了個坑,摔進去了還得自己填土。

    連胃裡會不會長瘤都不知道,就出溜了這麼一句來。

    胃有多大啊?那地兒夠不夠長個瘤的?

    不過看程博衍的反應,是長得下的,但至於多久了,化驗,良性惡性什麼的他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就……挺久了,」他眼睛看著窗外,「惡性的,呃……很惡。」

    「那……」程博衍看來還打算繼續問。

    「程大夫,哥,」項西咬著牙,「我……腿疼。」

    「你這傷拖時間有點兒長,」程博衍總算把注意力放回到了他腿上,「得仔細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移位,這是怎麼傷的?」

    「被……被要債的人踹傷的,欠了好多錢了,要不我也不能上街干這事兒啊,」項西說,「我這傷打個綁腿兒什麼的就行了吧?」

    「要看檢查結果才知道,那天來我就說你這個不是小骨折,你又拖好幾天才來,」程博衍皺著眉坐回桌前,拿過檢查單低頭寫著,「情況要是不好,就得住院手術……姓名,年齡。」

    「展宏圖,18……住院?」項西愣了愣,喊了一聲,「我不能住院!」

    平叔怎麼可能讓他住院,他要住院了平叔估計能叫人把他從醫院拖出去,當初饅頭的腿,連醫院都沒讓去,生生是自己長上的。

    所以才長歪了。

    「為什麼不能住院?」程博衍把檢查單給他,「拿去交費檢查,別再跑了。」

    「我不能住院,」項西擰著眉,換上沉痛的表情,「我得……照顧我爸啊。」

    「現在還不確定就要住院,得一會兒我看看具體情況,」程博衍看著他,「有人陪你來嗎?」

    「沒,」項西拿過單子站了起來,兩步就蹦到診室門口,「我已經蹦熟練了。」

    看著展宏圖有些削瘦的身影從門口消失,程博衍嘆了口氣。

    居然是個被逼無奈出來碰瓷賺錢的小孩兒?

    那種有些可憐兮兮的語氣和眼神,還有那聲「哥」……把他一下拉進了某種久違的狀態中。

    程博衍按了按額角,有患者走了進來,他收回了思緒。

    展宏圖的傷情況還不算太糟,手術不需要了,但程博衍表示他這個情況還是要在醫院觀察兩天的時候,被他拒絕了。

    「您給我纏上就行,」他坐在椅子上,垂著眼皮,「我自己會注意的。」

    「你要實在不願意那也行,但是回家要注意,」程博衍一邊給他做固定一邊交代著,「盡量減少活動,這條腿不要負重,不要著地,最好是架高……」

    「哎!」展宏圖突然有些煩躁地打斷了他的話,「知道了知道了,您就直接說我跟床上躺著就行,我不動。」

    這臉上的表情瞬間跟之前程博衍在街上看到他訛人時一模一樣,不耐煩裡帶著一看就是混久了的情緒。

    「你當我閑的說著玩么?」程博衍收回了對他的那點兒同情,繼續把注意事項說完了,「我要不給你說清了,你帶著石膏再趴活兒去,回頭又找來說大夫你給看看我腿怎麼歪了,這個責任歸我是歸你啊?」

    「我不會再來了,放心,」展宏圖嘖了一聲,「你當這兒是什麼美好的地兒啊。」

    「來拆了石膏檢查了骨折線才能告別這個不美好的地兒,」程博衍瞅了瞅他,「前提還得是你骨折癒合情況足夠美好。」

    這個展宏圖的腿癒合情況是否美好,程博衍不知道,如果沒記錯時間,來拆石膏的日子已經過了,他沒再來過。

    再有兩天就過年了,街上滿眼都是各種紅色,還有老劉那首百年播不停,再播一百年可能也不會停的過年專用歌。

    我恭喜你發財,我恭喜你精彩,最好的請過來,不好的請走開……

    為了防止陷入無止盡的單曲循環當中,程博衍從超市出來的時候就迅速清空了腦海里的旋律,默默唱了一遍國歌。

    結果回到車裡,剛一打開廣播,就又聽到了這首歌,還跟出超市時最後的那句無縫連接了。

    oh,禮多人不怪,我祝滿天下的女孩,嫁一個好男孩,兩小口永遠在一塊……

    程博衍條件反射地跟著哼了兩句之後趕緊換了個台,不過已經晚了,這歌太熟,換不換都沒意義了,聽個開頭就能一路勇往直前永不停息。

    一邊聽著新歌速遞都還能在腦子裡唱著恭喜發財。

    今天他要去趟奶奶家,車裡有一堆老媽買了讓他送過去的東西。

    每年他們差不多都會去奶奶家過年,老媽的營養年貨和奶奶的吃貨年貨大戰拉鋸戰從上周就開始了,會一直持續到正月結束。

    他就是個負責採購和運輸的力巴兒。

    車開到半路,奶奶打了電話過來問他什麼時候到:「你吃過晚飯了?要不要再給你再做點兒吃的?你是不是天天就吃豆兒啊?」

    「別做了,我今天吃的不是豆兒,有肉,」程博衍笑著說,「我一會兒就到了,剛從超市出來。」

    掛了奶奶的電話,程博衍把耳機拿下來扔到一邊。

    就在扔耳機這一瞬間,路邊突然衝出來一個人影,沒等他看清,就已經到了車跟前兒。

    程博衍趕緊一腳把剎車踩到底,車發出一聲尖叫,距離那人大概也就二十公分停下了。

    「過街先看看車啊!怎麼突然衝出來?」程博衍放下車窗喊了一聲,「撞上了怎麼辦!」

    看到那人雖然像是嚇了一跳地下意識舉著手胳膊擋了一下,但還是站著的,他鬆了口氣,想等那人走開之後繼續往前開。

    但意料之外的一幕就這麼沒有徵兆地出現了。

    那人在一秒鐘之後突然倒在了地上。

    程博衍愣了能有三秒才反應過來。

    首先他清楚自己肯定沒有碰到這人,那麼這人不可能是因為被撞了倒地,接著根據自己的經驗,要是被嚇暈了,也不是這個狀態,倒地了還能遮著燈光往上探腦袋的。

    所以……

    有生之年啊!

    有生之年居然能遭遇一次碰瓷!

    「您繼續。」程博衍說了一句,按下了車前行車記錄儀的保存鍵,把之前的記錄鎖定了。

    話剛說完,那人從地上坐了起來,手遮著車燈打在他臉上的光往駕駛室里瞅:「大哥聽聲音耳熟啊。」

    「你……」程博衍往他臉上掃了一眼,差點兒沒咬著自己舌頭,「展宏圖?」

    項西今天點兒背,出來轉悠一圈沒弄著什麼好東西,還碰上了死對頭。

    不是他的死對頭,是平叔的。

    按項西的標準,平叔其實混得不算成功,也就流氓混混界里剛脫離了溫飽的那款,這輩子要沒被逮沒被人打死,也就窩在大窪里喝茶打牌收租帶使喚手底下這幫更沒用的小弟了。

    但就算是這樣的人,也還是會有仇家的,畢竟混得好混得不好都是在混。

    像項西這種跟在平叔身邊長大的人,在仇家眼裡,面熟的程度跟平叔一個級別。

    馬上就過年了他被人拿著棍兒追了三條街,兩分鐘前剛甩掉人,跑到了跟饅頭和大健他們約好的地方,可偏偏這二位說好的九點卻沒準時到。

    這還在別人地盤上,追兵們肯定不會空手回,為了保證自己在饅頭他們過來之前的安全,他打算找輛車碰一下,製造點兒混亂,讓對方不方便動手。

    但他真沒想到就這麼一下居然能碰上程博衍的車。

    項西從地上爬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沖一臉吃驚的程博衍笑了笑:「怎麼是你啊程大夫。」

    「啊,是我啊,怎麼你要給我打個八折么?」程博衍下了車,上上下下打量著他,「你還真是職業選手啊?」

    「我這不是……為我爸……」項西揉揉鼻子,沖地上打了個噴嚏。

    「你爸知道你這樣嗎?」程博衍拉開了後座的車門,「上車吧。」

    「這能讓他知道么,不夠丟人的,」項西撇撇嘴,丟人這句是實話,他就覺得碰瓷丟人,雖然他平時乾的那些事兒跟這個沒有本質區別,但躺地上撒潑打滾兒的太難看,「我上車幹嘛?」

    「送你回去,」程博衍說,「不冷么?」

    項西看了他一眼,這大夫心眼兒還挺好的,雖然送他回去這是不可能接受的事兒,不說別的,光一聽趙家窯,就基本能給他定款了。

    不過他還是坐進了車裡,起碼暫時能保證安全,一會兒找個借口下車就行了。

    剛上了車,還沒坐穩呢,程博衍在他身後把車門嘭地關上了,緊接著又是咔的一聲,車被鎖上了。

    「這幹嘛呢?」項西愣了,扒著車窗問。

    「你猜。」程博衍靠在車門上,慢條斯理地從兜里掏出了手機。

    「程大夫,你……」項西反應很快,立馬明白了程博衍要幹嘛,頓時急了,拍著車窗就喊上了,「程大夫!哥!程哥!程大哥!程叔叔!您這是幹嘛啊!」

    「你覺得你爸看到你這樣能高興?你說你18歲對吧,有手有腳,不殘不傻……」程博衍在手機上慢慢按著,抬眼瞅了瞅他,「看著還挺聰明……」

    「謝謝叔……不,謝謝哥,」項西討好地笑了笑,繼續拍著車窗,「您放過我這次吧,你要報了警我就得被逮起來,我爸怎麼辦啊!沒人給他送飯了啊!」

    「讓你媽送。」程博衍說。

    「我沒有媽啊!」項西提高聲音喊了一嗓子。

    程博衍手上的動作停了,轉過頭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我就沒見過我媽!不知道上哪兒去了!」項西又喊著說了兩句,狠狠咬了兩下嘴唇,聲音低下了下去,「不知道……大概是跑了吧。」

    程博衍還是沒說話,但也沒再繼續弄手機,只是沉默地盯著他。

    「我跟你說實話吧哥,我今兒也不是專門來的,我是被……債主攆過來的,四五個人追我,我要不想點兒輒,肯定得讓他們打個半死……」項西抬頭往路口那邊看了一眼,突然在車裡蹦了一下,指著右前方的拐角,連吼帶拍車窗的,「就是他們!看到沒!就他們!追過來了!」

    程博衍皺皺眉,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還真看到了四個人,正站在路口東張西望的,其中兩個人手裡拎著一截棍子似的東西。

    「我沒騙你,」項西趴倒在後座上,「哥,我真是沒招了。」

    正想再說話的時候,手機響了,項西拿出來看了一眼,是饅頭。

    「你們別過來,」他馬上接了電話,「不要過來,東林超市那兒等我就行,我碰上驢臉了……沒事兒……我一會兒過去找你們。」

    程博衍覺得這個展宏圖還挺分裂的,之前說話的腔調跟現在對著電話的腔調完全兩回事,跟變了個人似的。

    「你朋友要過來?」他問了一句。

    「沒讓他們來,來了跑不及就得一鍋燴,」展宏圖還是趴在後座上,「哥,程大夫,我趴會兒就走,他們走了我就走。」

    程博衍拉了拉衣領,這會兒風颳得更急了,他打開車門上了車,發動了車子:「東林超市在哪兒?」

    「就你過來那邊兒,十分鐘,路南,裡邊兒的小粽子特別好吃,」車開了之後,展宏圖坐了起來,「我請你吃粽子吧。」

    「不用了,你省點兒吧,」程博衍從後視鏡里看了看他,「你那腿,剛拆石膏吧,這麼再跑一回就能續上下撥的活兒了。」

    展宏圖嘿嘿笑了兩聲沒再說話。

    東林超市還真不大,擠在一堆商店中間,程博衍每回上奶奶家都從這兒路過,從來沒注意到這兒還有個小超市。

    展宏圖下了車,關上車門前沖他鞠了個躬:「哥,謝謝。」

    程博衍沒說別的,嘆了口氣揮了揮手。

    超市門口的街邊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見著展宏圖下車,立馬就瘸著跑過來了。

    展宏圖和他那幾個朋友,混亂的舊城區里很常見的不良少年造型,程博衍平時難得會正眼瞅上一回。

    把車掉了頭往奶奶家開過去,他打開了車裡的音樂,把聲音調大。

    老爸一直不放心奶奶一個人住在這邊,想在中區給奶奶買套房子,但老太太不肯搬,說是住了一輩子,挪窩會死。

    好在老叔家就在隔壁樓,還能有個照應。

    程博衍把車停在奶奶家樓下,跟一堆大車小車三輪電瓶擠在一塊兒,混亂的場面每次都會讓他產生再下樓來的時候自己車會被砸了的錯覺。

    一進門就聞到了香味兒,奶奶在炸雞腿,雖然他之前說了別再做吃的,但奶奶還是做了。

    「不說別弄了么,我吃過了。」程博衍把老媽讓拿過來的一堆年貨放到桌上。

    「寶貝大孫子過來,她能不做嗎?」老嬸靠在廚房門邊笑著說,「小宇這兩天說想吃都沒給炸呢。」

    「就是!我都沒得吃!祖奶偏心眼兒!」一個小胖墩兒從裡屋沖了出來。

    程博衍一看到他立馬一陣心煩,轉身躲進了廚房。

    程炫宇是老叔的孫子,現在放寒假了天天都呆在這兒,小學二年級已經胖成了一個土堆兒,每天腦子裡就只有吃和玩兩個內容,程博衍見了他就想抽,必須得躲著。

    「別弄太多,」程博衍看著奶奶一臉愉快地炸雞腿,「我今兒晚飯吃不少呢,現在還堵著。」

    「吃你媽給你配的饑民餐還能吃堵了啊?」奶奶嘖嘖嘖幾聲,「你還真好養活。」

    「今天我自己做的糖醋排骨。」程博衍笑笑。

    「難吃吧?」奶奶看了他一眼。

    「……是,非常難吃。」程博衍點點頭。

    「你這個糖醋排骨連鹽都不擱,能好吃么,什麼鬼一天五克鹽……再加上你那手藝,」奶奶搖搖頭,「一會兒吃雞腿補補,雞腿我沒擱鹽。」

    「半瓶醬油腌的,那不是鹽啊。」程博衍笑了半天。

    「你吃不吃啊!」奶奶瞪著他。

    「吃,吃!」程博衍說。

    「我也吃!」程炫宇衝進廚房,往程博衍腿上拍了一巴掌,「你別搶我的!」

    程博衍一把抓住他的手,翻過來看了一眼,一手不知道哪兒弄的黑白黃三色的灰,他頓時一陣心煩意亂帶噁心:「玩屎了吧你!」

    「說什麼呢博衍!」老嬸有些不滿地說了一句。

    「去洗手!」程博衍拽著程炫宇,給他推到了水池邊上。

    「我不洗!」程炫宇掙扎著邊喊邊想扭頭跑開。

    程博衍揪著他衣領不動,他擰了半天還在原地,於是一閉眼開始乾嚎:「我就不洗不洗就不洗不洗不洗……」

    「接著喊。」程博衍拎著他一提,給他攔腰掛在了水池上,這要不是土堆兒他親奶奶就在邊兒上,程博衍能把他直接摁到水池裡,反正這套房子是老式裝修,這水池程博衍都能裝得下。

    「哎呀你快把手洗了!找揍呢么!」老嬸被自己孫子喊得受不了,過來把水龍頭打開了,拽著他的手開始洗,「你又不是沒被你博衍叔叔打過!不長記性啊!」

    「我沒打過他。」程博衍走到一邊,拿了個盤子準備裝雞腿。

    「那反正也沒少罵沒少凶,」老嬸皺著眉,「博衍,就你這脾氣,將來自己要有個孩子你打算怎麼揍啊。」

    程博衍笑了笑沒出聲。

    「他不要孩子!誰說他要孩子了!」奶奶瞪了老嬸一眼。

    老嬸有些尷尬地扯著程炫宇去客廳了。

    「過年有安排嗎?」奶奶把炸好的雞腿碼到盤子里。

    「什麼安排?」程博衍愣了愣,從暖水壺裡倒了杯水喝著,「值班?」

    「哎怎麼跟你爸一樣啊,問什麼都想著醫院啊,我是問你過年的安排啊,」奶奶看著他,「你都快30了,就算是……男朋友,也該帶一個回來吧?」

    程博衍嗆了一口水:「您怎麼還操心這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