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九章悲傷的副守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九章悲傷的副守備字體大小: A+
     

    ('

    「呀嗬,還敢反抗?」水師士卒高興了,上次碼頭打架,打那些官老爺的衛兵守備大人就賞了不少銀子,這次拿下他們還不又能領賞啊。

    水師士卒仗著人多,一涌而上把四個禁軍士兵砍倒在地,然後包紮傷口,拿繩子捆起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那個宣旨太監也被按住捆了個結結實實。一邊捆他一邊叫,「誤會,這一定是誤會。張大人,咱家絕對不是假的。」

    「是不是假的,等送到京師就明白了。」張述扭頭對馬巡撫說道:「這種冒充欽使的大案,不在本官職權範圍。現在就移交給馬大人,請巡撫審理押送吧。」

    馬巡撫絕不相信聖旨是假的,更不相信這個太監是假的,他答道:「正是本官份內之事,我就不推脫了。來人,把人帶回撫衙。」

    說著話,巡撫衙門的衙役進來,把禁軍士兵和宣旨太監全給帶走了。

    眾官員都一聲不吭的跟著巡撫離開。他們現在是一頭霧水,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另外還極其沮喪,本以為這位公公前來宣旨,就能把那個二百五守備帶回京師,哪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宣旨的公公都讓人拿下了。

    眾人都離開后,大院里只剩下張述和他手下的軍將。

    那些千戶百戶們現在都垂頭喪氣的,氣氛凝重的像開追悼會。

    張述看他們兩眼,問道:「怎麼了都?死氣沉沉的,打了敗仗還是死了人?什麼精神面貌?你們這副死人臉擺給誰看呢?」

    那些千戶們互相看一眼,然後一齊跪下。郭勇跪在最前面,顫聲說道:「大人,您得給弟兄們留條活路啊!」

    張述樂了,「怎麼了這是?都跪下幹啥?起來,起來。」

    郭勇淚如雨下,「大人,您剛來就打了多監軍,然後又打了錢監軍,這些都是您一個人乾的,弟兄們就不說什麼了。可是接下來您又砍了眾位大人的親衛,水師的弟兄算是讓你給拉扯上了。這砍了就砍了,有碼頭銀子得手,兄弟們也不說什麼。可是您今天竟然連欽使都給捆了,用的還是水師的弟兄……」

    郭勇越說越覺得委屈得慌,挨上這麼個頂頭上司真是要了命了,「大人哪,我們知道您來頭大,干點出格的事情不算啥。可我們沒後台,人家要收拾我們就跟捻死一螞蟻差不多。兄弟們都沒得罪過您,您犯不著干點啥都把我們拉扯上。」

    張述說道:「說啥呢?本官不過是捆了一個假傳聖旨的罪犯,你們至於這樣么?」他用手指著軍將們,「你看你看,這一個個都啥樣兒?死了爹娘似的。」

    郭勇真哭了,「大人,那怎麼可能是假的?卑職不知道您的那份聖旨是怎麼回事,可來宣旨的那位絕不可能是假的。這一路上吃穿住行,真要是假的他能一路晃悠到咱這裡?還專找上門來給您宣旨?那麼多大人都被騙了,就您認得出來?

    大人,卑職不知道您為啥要這麼干,也不敢知道,卑職只希望您以後再幹這種事情的時候別動用水師的軍卒了。您手下的侍衛那麼精悍,什麼事情辦不了?為啥非得處處拉扯上我們?」

    張述揮揮手說道:「行了行了,都起來吧。本官保你們無事就是。有什麼可擔心的?只要本官還在這福州,只要還在這個任上,你們就不會有事。怕什麼?我閑得沒事捆欽使?我瘋了?就算我不在乎你們的命,自己的命總得要吧?他就是假的!

    一個一個的這熊樣,你們還是軍人不?千戶,百戶,連底下的小卒子都不如。你看看你們這樣子,再抬起頭看看底下的兵丁,人家們都高高興興的,就你們瞎擔心!說了半天不知道你們到底想幹啥。滾滾滾滾,都滾蛋!」

    眾軍官從地上爬起來,唉聲嘆氣的走了。

    張述看著他們的背影,笑得兩面三刀。不用水師士卒?你們想得美!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好好的和你們說就什麼事情都辦不了,非得用點手段你們才肯跟我干。牽著不走打著倒退。把你們的後路都給堵死,看誰還能夠置身事外?

    另一頭馬巡撫把宣旨太監帶回巡撫衙門后,立刻就把繩子解開,請上座。喝茶、治傷、擺宴……侍候得比親爹還要上心。

    宣旨太監神情沮喪,差使怎麼給辦成這樣?這要回了京能有好?那份莫名其妙的聖旨到底是哪兒蹦出來的?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馬巡撫一邊安慰他,一邊給出主意。「公公不妨暫且在蔽衙歇下,派人快馬回京師報信。就說那張述抗旨不遵,毆打欽使!有意誣陷欽使大人是假的。」

    宣旨太監也沒有其它法子,只能是點頭同意。他並不知道梁芳原來的計劃是要弄死他,不知道張述這麼一來等於救了他的小命。這邊一出錯,他首先想到的仍然是給梁芳報信。

    馬巡撫當即寫了封信,調用錦衣衛的快馬直送京師。

    為了陷張述於死地,他們沒有說出張述手中有另一份聖旨的事。

    梁芳收到消息大怒,這還了得,張述那蠻子竟然連聖旨都敢抗拒了。他本想立刻進宮向皇上告狀,又想起來這件事情皇上不知道。

    盛怒之下他決定私自調兵捉拿反賊張述。

    歷經六代皇帝,大臣們和錦衣衛一代一代進行著殊死搏鬥。憲宗時期的錦衣衛權力已經萎縮得厲害,不像洪武年間那麼大權在握,想抓誰就抓誰。

    像張述這種聖旨親封的官職相當於半個欽差大臣,他是無權拘捕的。普通的州府官員都是吏部、兵部委任,做一輩子官都接不到一張聖旨。

    原來梁芳不想大張旗鼓的鬧事,是為了能在憲宗皇帝心裡邊留個好印象,前些天皇帝為了內府的事情已經對他極為不滿,他也不需要顧忌什麼了,破罐子破摔了!

    梁芳立即讓錦衣衛指揮使下令,調用浙江、福建兩省錦衣衛捉拿反賊張述。

    指揮使不敢怠慢,快馬把命令傳達下去。先送到浙江,再送到福建,讓兩地鎮府司協同作戰。

    錦衣衛這個特務機構每省一名鎮府主持,鎮府主管全省所有錦衣衛事務,監視啦竊聽啦送信啦誣陷人什麼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