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八章抓欽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八章抓欽使字體大小: A+
     

    ('

    一眨眼的功夫四個禁軍士兵全部被擊倒,剩下的那四個正從馬上下來的士兵茫然不知所措:還上不上?前面那四個倒的這麼快,咱們再上也白搭。

    宣旨太監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這次丟人丟大了,失了皇家威儀,咱家回去還有好嗎?這個守備怎麼就敢打欽使依仗呢?他怎麼就敢打人呢?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張述打完人站起來鄙夷的說道:「花拳繡腿,也敢賣弄。」

    宣旨太監點指著張述,「你你你……你竟敢打欽使儀仗,你……好大的膽子!」打不過的情況下,他也只能是恐嚇威脅了。

    張述抬眼瞅瞅他,仔仔細細地打量一陣后笑了,「裝得真像那麼回事。要說本官的膽子沒多大,但是打個假欽使還是敢的。」

    宣旨太監怒問:「你什麼意思?」

    張述說道:「一個太監帶著幾個花拳繡腿的騷包,就敢來冒充欽使。你就不知道這是滅九族的罪過嗎?真是無知者無畏。」

    聽他這麼說,周圍的人全愣了。他們開始打量宣旨太監,真的假的?

    宣旨太監氣得臉色灰黑,「你這無知小兒,竟敢懷疑咱家身份!咱家是真的!」

    張述點點頭,漫不經心說道:「隨便隨便,你愛怎麼說怎麼說。本官見的死鴨子嘴硬的罪犯多了,不上刑就沒一個招的。一會把你們拿下,過過堂就清楚了。」

    宣旨太監怒喝道:「誰敢?誰敢拿咱家!?哪個不要命的敢拿咱家?」

    周圍的人們還在小聲議論這個太監是真的還是假的,馬巡撫出來了,他恭恭敬敬對太監施一禮,然後轉身對著張述傲慢地說道:

    「本官可以作證,這位欽使是真的。本官早在半月前就接到了行文,絕對不會有差錯。」說著話他得意地一笑,「張述,你毆打欽使依仗,你可知罪?」

    宣旨太監聽馬巡撫作證,臉色頓時緩和了許多,他咬著牙盯著張述,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張述無所謂地說道:「既然馬巡撫願意給這位假欽使擔保,那本官就暫且相信你是真的好了。我說假公公,你不是來宣旨的嗎?你倒是宣啊,讓本官看看到底偽造的什麼旨意。」

    馬巡撫怎麼也沒想到張述是這麼個反應,得意的笑容在臉上凝固了。

    宣旨太監咬著牙,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好,咱家就先宣完旨意,再治你的罪!」

    說著話,他捧著聖旨走下馬車,昂頭挺胸做出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當先跨入守備衙門。

    張述很隨便的跟在身後,後面的那四個禁軍士兵提心弔膽的跟在張述後面。

    再後面是福州眾官員,本來接聖旨應該是清靜肅穆,不允許這麼多人看熱鬧,但是馬巡撫覺得今天的事情很反常,生怕張述對這位傳旨的公公不利,所以帶人跟在後面。

    一群人進了衙門,太監正要宣讀聖旨,發現沒擺香案。擺香案是前邊那四個禁軍士兵的差使,他們都被打得在地上爬不起來,別人都沒想起來。

    於是又出來抬香案,折騰了一回。

    好不容易一切準備就緒,那個宣旨太監顧不得張述跪不跪了,站在台階上宣讀了一通聖旨。

    他念的是抑揚頓挫,張述聽得是糊裡糊塗。

    上學的時候也學過文言文,要是對著字玩猜猜看,也能琢磨個差不多。要憑耳朵聽那就難了。

    不過這其中的意思他早就知道,何鼎都告訴他了。無非是讓回京師重建神機營么。

    讀完聖旨,宣旨太監冷冰冰喝道:「張述接旨!」

    張述走過去,對著他伸出右手。

    宣旨太監氣得想發作,又按捺下來,說道:「接旨需要雙手捧著!你這樣是大不敬!」

    張述冷笑,「好吧,本官就暫且當作真的旨意來接。」說著話,雙手伸出。

    宣旨太監把黃色捲軸放到張述手裡,朝後退了一步。

    張述打開捲軸,一邊看一邊冷笑。

    宣旨太監見他表情不對,心中惶惶,難道是咱家念錯了?他本不識字,宮中有很多太監都不識字,外出傳旨的時候都是先請人誦讀旨意,在路途上背下來。到了地點再背一遍。

    張述看完聖旨,冷笑道:「果然是假的!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話說?」

    宣旨太監差點氣得吐血,連旨意還接了還說咱家是假的?他昏頭昏腦地問道:「哪兒是假的?」

    張述沒理他,朝旁邊侍衛喝道:「請聖旨!」

    那個侍衛立刻恭恭敬敬的拿出一個明黃色捲軸,朝張述走過來。

    宣旨太監詫異地看著那個捲軸,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張述拳手朝天拱了兩下,然後把聖旨接在手裡,打開說道:「本官這裡也有一份聖旨,聖上命我剿滅倭寇之前不得入京!」

    圍觀的人群愕然。

    「怎麼可能?」宣旨太監一臉不信的湊上來,仔細觀看。兩封聖旨一模一樣,玉璽、質地、顏色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字跡。

    「看明白了嗎?」張述冷冷問道。

    「這這……」宣旨太監手指顫抖,他雖然不識字,但聖旨見得不少,是真是假還是分得清的。他顫抖的自語,「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本官還想問你呢。」張述說道。

    馬巡撫湊上來看后也呆了,「莫非兩份聖旨都是真的?只是聖上前後決斷不一?」

    張述問道:「馬大人,大明有幾位皇帝陛下?」

    馬巡撫答道:「當然只有一位。」

    張述說道:「那麼這聖旨上的字跡不同如何解釋?」

    馬巡撫無言以對。

    張述喝道:「來人,」

    外面水師士卒進來了,「大人有何吩咐?」

    張述指著宣旨太監,吩咐道:「把他們拿下。」

    「咱家絕對不是假的!」宣旨太監這會兒慌了,他沖張述嚷道:「咱家有兵部行文作證!」

    張述對水師士卒擺擺手,說道:「拿下拿下,聖旨都敢偽造了,兵部行文算啥?」

    那些水師士卒根本聽不明白這裡發生了什麼事,聽守備大人讓拿人,那就拿吧。

    他們往上一涌,那四個沒有受傷的禁衛兵都把劍抽出來了。他們有保護欽使的責任,自己沒倒下前絕不能讓別人動了宣旨太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