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六章密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六章密旨字體大小: A+
     

    ('

    憲宗皇帝想起了十五年前他最後一次來查內府時候的情景,滿倉庫的珠寶金銀,各種珍奇古玩數之不盡。那麼多年的積累,現在竟然變得一窮二白。

    「把梁芳給朕叫來!」憲宗失態的怒吼道。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有小太監跑步下去通知梁芳。

    梁芳被叫來了,他一臉莫名其妙的神色,不知道叫他幹什麼。這是神機營大火后憲宗首次傳喚他。

    憲宗指著空空如也的內府倉庫對梁芳說道:「這就是你給朕看守的內府?朕的銀子呢?朕的銀子呢?!」說到後面,他已經是咬牙切齒,歇嘶底里。

    梁芳從沒見過平素溫和的憲宗這樣發怒,一時間竟有些畏縮,但他還是嘴硬道:「萬歲,您的那些銀子都花在神機營身上了,一文錢都不關老奴的事啊。」

    「神機營只有三千人,怎麼可能把朕的內府耗得一乾二淨?」憲宗怒道。

    梁芳把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理由往外擺,「神機營鑄炮鑄槍,需要獨立開設鐵廠,為了保密那個鐵廠是不生產其它物品的,只能是花銀子養著。神機營的各種器物還需要養著一個工匠營。

    研製火藥,需要用到諸多材料,這都得有人前去收集,耗費人工極大。火藥又是消耗品,每次發射完就沒有了。這些年製造了許多火藥,每一兩火藥就相當於一兩銀子。要不是屯積了那麼多火藥,前些日子也不會炸得那麼慘。

    老奴為萬歲的事情日夜操勞,這沒有功勞也有苦功,重建神機營又是您的決定,怎麼花了錢能怪在老奴身上呢?」

    憲宗氣得冷笑,「好!好!朕治不了你,朕管不了你!遲早有一天會有人和你算帳!」說完拂袖而去。

    朱佑樘跟在憲宗身後離開,眼神複雜地看了梁芳一眼。他不明白為什麼梁芳敢這麼跟憲宗說話,也不明白為什麼憲宗不追究梁芳當面頂撞之罪,不追究梁芳貪沒內府錢物之罪。

    梁芳也惱怒,皇上為什麼突然跑到內府來查庫?這都多少年沒有的事。到底是哪個活膩了的在萬歲面前嚼舌頭?查!

    朱佑樘和憲宗對話的時候有很多嬪妃宮女在場,根本無從保密。很快他就查出了是太子朱佑樘的原因。

    自此梁芳對朱佑樘懷恨在心,一心想要找機會廢掉他的太子。

    憲宗皇帝正在生氣,突然有宮女前來稟報,太后請萬歲前去。

    再生氣也不能在太後面前生氣,不能影響老人家的心情。憲宗皇帝把怒火強捺下去,臉上帶著笑容前去見太后。

    去了以後發現,太后並不是只叫了自己,王皇后和清樂公主、太子都在。

    憲宗正在疑惑,就見清樂公主拿著一個黑色的小鐵盒子開始四處比劃。他一眼就認出了那個鐵盒子是什麼東西,以前見張述畫像的時候就用的這東西。

    憲宗更加疑惑了,張述不是早就去福州了,怎麼這東西會出現在小顏手裡?

    太后笑咪咪的讓憲宗和自己坐在一塊,身後站著王皇后、太子。

    清樂公主眼睛從取景框中四處打量,然後叫道:「我要照了。」

    太後年紀大了身體不適,又不愛鍛煉,這次犯病兩個多月才休養好。主要是中醫把風當作疾病之源,認為風寒風熱都會導致生病,生了病就得在家中好好調養,不讓病人到外界接觸新鮮空氣。

    王皇后好不容易才等到太后恢復健康,帶著早就迫不及待的清樂公主前來照相。太后見了清樂公主的照片,驚訝得合不攏嘴。

    聽說還可以照兩張,太后就萌生了照個全家福的想法,這才把憲宗和太子都叫來。至於萬貴妃,她已經有了相片。再說她在太后眼中,也僅僅是個嬪妃,出現在這種場合不合適,所以沒叫她。其它的嬪妃就更不用說了。

    萬貴妃在別人面前是尊貴無比,但在太后眼中仍舊是當年身邊侍候的那個丫頭。萬貴妃和憲宗皇帝的關係其實是得到了太后默許的。

    清樂公主按下快門,拍立得相機徐徐吐出照片。她高興的拿給太后看,太后讚不絕口。

    憲宗皇帝這會兒也把那些煩心事拋開,一家人聚在一起其樂融融的觀看照片。

    「老了,老了。」太后看著照片上自己滿臉的皺紋感嘆,一邊感嘆一邊樂呵呵笑。

    太后先誇獎了一通清樂公主有孝心,拿到好東西知道來孝敬皇奶奶,然後又問從哪得的這東西。知道是從海外歸來的張述手裡拿到時,決定表彰一下張述。

    憲宗皇帝說道:「讓他擔任福州守備眾臣已經反對,如果再加官進爵的話,朝臣那邊不好說通。再說南方現在鬧倭寇,讓他去福州任守備也是為了得軍功,他要是能夠平定倭寇,那時候再陞官就名正言順了。」

    太后聽了覺得也對,朝臣那邊的想法不能不重視,於是表彰張述的事情就暫且擱下,等他哪會兒回了京師再說吧。

    清樂公主聽到話題談到了張述身上,插話說道:「父皇不是要召張述回京嗎?我聽說前些日子有聖旨去福州,要召張述回京,重建神機營。」

    「召張述回京?」憲宗皇帝愕然,「朕什麼時候下過這道旨意?」

    清樂公主笑著說道:「一個月前就下了,您忘了吧?」

    憲宗皇帝拍拍腦袋,乾笑道:「哈哈,朕還真想不起來了,一會去查查。」

    從太后那裡出來,憲宗皇帝陰沉著臉去御書房。他把最近內閣報備上來的人事任免看了一遍,裡面根本沒有調張述回京的旨意。

    「召張述回京?重建神機營?你們好大的膽子,這麼大的事情竟敢瞞著朕!」憲宗皇帝震怒,「建神機營是假,梁芳你摟錢才是真的吧!朕的內府竟然變成你的錢袋,拿朕當什麼了?」

    憲宗皇帝鋪開聖旨,親筆寫道:「福州守備張述,滅倭之前不得回京!」

    寫完以後他沉吟了一下,把西廠的副總管叫來,他現在手底下只有西廠的人可以信任了。他吩咐副總管找得力的人手,把這封密旨用八百里快馬遞送福州,交給張述。

    副總管大喜,前些日子他已經安排了何鼎去通知張述,有這份旨意的話張述就不用冒險了。

    從御書房出來,副總管馬不停蹄的直奔西廠,讓心腹攜帶密旨,用八百里快遞急送福州。同時,他也安排人去給遠在邊關的汪直報喜。

    八百里快馬指的是每天要跑八百里以上,這種快馬並不是經常使用,只有在緊急軍情的情況下才啟動。

    馬一直都在全速奔跑,每到一個驛站都會換上新馬跑到下一個驛站。

    這樣跑下來,人和馬都受不了,多跑幾次馬就累死了。

    西廠快馬風雨無阻的跑了八天,終於到福州把密旨交給了張述。這時候那位早就在路上的宣旨太監,還在慢慢磨蹭。

    張述接到旨意,渾身都輕鬆無比,真是喜從天降。他直接支取了二百兩銀子給那位信使,然後把他留下來盛情款待。

    在路上連跑八天,信使的大腿內側被磨得血淋淋的,連路都不會走了。他見張述竟然賞了二百兩銀子時,頓時感覺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這一路上的辛苦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