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章碼頭上的混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九十章碼頭上的混戰字體大小: A+
     

    ('

    錢能兩眼噴火,今天要是不把這場子找回來,以後這福州咱家也不用混了。他怒叫道:「張述,真以為本監軍不敢動你?眾衛兵,報仇!出了事本監軍扛著!殺啊!」

    說著他一揮手,頓時那些衛兵都沖著周圍的水師士卒衝過去。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張述和十名鐵甲侍衛站在一起,隊形整齊,雄壯威武,看著就不是好啃的,衛兵們也知道揀軟的欺負。都想自己去打水師兵卒,把張述他們留給別人。

    水師士卒剛開始消極抵抗,接連被砍倒兩個人以後,血性也上來了。「這些傢伙真要殺光我們,水師的兄弟們,砍啊!」

    在碼頭負責治安的張述部下有三百多人,但是士卒年紀偏老,戰鬥力低下。

    他們平時基本不訓練,就算是訓練也是操船跳幫之類,裝備的是皮甲,在陸地上戰鬥力弱得可憐。再加上沒有百戶千戶指揮,可以說是一團混亂。

    衛兵們來了一百多人,但都是各官員的衛兵,裝備精良,年輕氣壯,一打起來水師就倒下十幾個。

    雖然沒有出人命,但是缺胳膊斷腿的看起來滲得慌。遍地是血。

    周圍看熱鬧的百姓們大亂,東奔西跑都遠遠避開,唯恐不小心捎帶了自己。

    張述一看水師士卒服從了自己的軍令,和衛兵們打在一處,沒有逃跑的現象,這才帶著十名鐵甲侍衛衝進了戰團。

    要是水師士卒逃跑的話,那麼他這十名侍衛就是督戰軍法隊,直接從逃跑者殺起。

    衛兵們分屬於不同官員,小團體範圍的戰鬥,沒有配合,戰鬥力本就不高。再加上遇到的是張述這樣的強敵,被砍得落花流水。

    沒有配合到哪都是一呼隆的隊伍,打順風仗還行,遇到強敵就是一盤菜。人都有畏懼心理,哪兒自己人多往哪兒湊,安全!

    張述他們加入戰團,場上形勢立刻變成一邊倒。

    水師士卒邊打邊退,衛兵們追著水師士卒猛砍,張述帶著侍衛們追著衛兵砍。

    水師和衛兵們還能互相招架幾下,你來我往的打幾個回合,張述帶的侍衛們都是一兩下就見血。

    陵王的這些侍衛本來就訓練的是重騎兵,靠著盔甲防護和敵人對砍,再加上張述給他們進行的培訓,更是招法刁鑽,力求一招制敵。

    好像僅僅過了那麼一剎那,場上已經倒下五六十人,二十多個水師士卒,三四十個衛兵。這些衛兵大部分都是被張述帶著侍衛砍的。

    那些官員們本來還在旁邊看哈哈笑,給自己的護衛鼓勁,一轉眼發現倒了一小半人,立刻就笑不出來了。特別是那些看到自家護衛倒在血泊中的官員,都悲痛的呼喚,「住手!住手!都住手!」

    衛兵們聽到自家大人呼喚住手的聲音,想著後退,但是水師士卒沒有聽到收兵的號令,見對方退卻開始猛追猛砍。一下就把衛兵的防衛陣形衝破,變成了大潰敗。

    這些衛兵被追到他們所屬的官員身邊,在官員們面前被砍倒。水師士卒憎恨他們下手太狠,下手都毫不留情。

    整場戰鬥打了不過幾分鐘,卻無比慘烈,碼頭上到處是血。

    之所以這麼快的結束戰鬥,完全是因為張述帶著那十個侍衛的原因,他們就像一具推土機,或者說像一排坦克,所到之處敵人紛紛倒下。他們每人都砍倒五六個敵人。

    傷員們慘痛的呼叫,呻吟。

    眾官不停地打著哆嗦,他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這種慘烈的景象。

    戰鬥完畢,張述連聲喝道:「快快!救治傷員!」

    水師的軍醫在旁邊已經等候多時,連忙上來救治。

    周圍的士卒們也幫忙抬人,包紮傷口。

    多益半見軍醫只醫治水師傷員,指著倒地的衛兵們囁囁地說道:「那啥,給他們也治治啊。打架歸打架,傷總得治吧?」

    監軍發話,要是以前,這些軍醫立刻就過去了。但是現在,他們都抬頭看著張述,等候這位守備大人下令。

    張述說道:「先治療本部士卒,要是有了空閑再治療他們。」說完,他也衝過去幫忙救治傷員。他接受過系統的急救培訓,戰場救護水平比這些軍醫高明得多。

    軍醫只有十名,水師傷員四十多人,一時間是輪不到那些衛兵的。

    衛兵們一百多人都躺在地上慘號,眾官員蹲在地上安慰他們。能做衛兵的都是官員的心腹,現在心腹負了傷,他們也心疼得要死。

    掌管福建全省的馬巡撫見軍醫們輕手輕腳的包紮著傷員,急火攻心,走過去猛踢了軍醫一腳吼道:「快點!你磨蹭什麼?隨便給他包包就行了,沒見那麼多人等著救治?」

    軍醫嚇得連連後退。

    張述就在旁邊,見狀十分生氣,這個巡撫上次就把他罵了一頓,現在又這樣。他呼地一下站起來,去包紮另外一個傷員。從那個巡撫身邊經過時,用肩膀捎帶了巡撫一下。

    馬巡撫被這一下子頂得失去平衡,腳下一滑,臉朝地面栽倒。地面滿是鮮血,滑溜溜的。那個巡撫用手撐了下沒撐住,一腦袋趴在地面上,沾了滿身滿臉血。

    「啊!」他鬼哭狼號般的連連驚叫,四腳著地爬了兩次都沒爬起來。鼻子被磕破,汩汩的流血。

    「巡撫大人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張述過去扶他,說道:「這地上都是血,滑得很,您慢點。」

    馬巡撫正慌亂的時候感覺到有人扶他,根本沒去分辨是誰,連忙借勢欲起身。

    他撐起身子快要站起時,就見張述腳下一滑,好像站立不穩的樣子,撒開扶著巡撫的手臂向後連退幾步。

    馬巡撫「撲哧」一聲,又摔倒在地。他嚇得又是一連聲驚叫。

    張述連退幾步,正好在一個傷員前面站穩。

    那個傷員嚇得心驚肉跳,還以為自己要被這位守備大人給踩中,他連連合十念叨:「謝天謝地,菩薩保佑。」

    張述回頭對他說:「在戰場上,能保佑你的只有自己的反應和頭腦。你沒有傷到嘴巴,為什麼不出聲提醒?有念菩薩保佑的時間,不如高聲說句後面有人!」

    傷員連連點頭,「是是,小的懂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