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八十九章入手砍手,入腳砍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八十九章入手砍手,入腳砍腳字體大小: A+
     

    ('

    錢能越看越覺得可氣,好你個掃把星!讓手下攔截我們大夥,現在又出來裝模作樣。

    他怒喝道:「張述,你竟敢私設關卡,攔截眾位大人!你以為這福州碼頭,是你家的私宅?」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張述問道:「是嗎?如果有攔截的話,各位大人是怎麼到這兒來的?」

    錢能叫道:「我們都是打過來的!」

    張述冷笑道:「各位大人神勇得很哪!本官佩服,佩服。」

    錢能說道:「你休要說這種風涼話,馬上把兵丁撤走,把碼頭讓出來。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張述正色說道:「各位大人,本守備接到彙報,說倭寇可能混雜在船隻中,所以封鎖碼頭,以示警戒。這是緝拿罪犯的需要,也是為了福州府的安全,所以呢,各位不必這麼激動。

    這碼頭不是我張某人家的私宅,不是為了我個人的私利。它關係著福州幾十萬百姓的安危,不容有失。由此造成的不便,還請各位大人見諒。」

    錢能怒道:「放屁!你抓倭寇和封鎖碼頭有什麼關係?就算有關係,為什麼連稅吏也不放入?連督司衙門的稅你都敢截,好大的狗膽!」

    張述說道:「勇是為將者必須具備的基本素養,我要膽子不大,也當不了這個守備。至於本官的膽臟這個器官的屬性,錢監軍此語涉嫌誹謗!本官嚴正聲明,我的膽是人膽,不是狗膽!」

    除了錢能外,官員,士兵,看熱鬧的人們都在偷笑。

    錢能氣得跳腳,多益半連忙解圍,說道:「你不要轉移話題,錢監軍問的是你為什麼不放督司衙門的稅吏進碼頭?」

    張述嘆口氣,語氣深沉地說:「稅吏就不是人嗎?稅吏也是人啊!稅吏的安危就不重要嗎?稅吏也是爹生娘養的,一家子老老小小指著他吃飯。在這倭寇橫行的時候放進來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他出了事,那豈不是害死一家人?本官實在不忍心看別人一家痛哭啊。」

    「好!大人說得好啊!」看熱鬧的百姓們這會聽明白了,原來今天少了一項督司衙門的稅,是因為這位守備大人攔著不放入。頓時叫起好來。

    有人大喊道:「守備大人,其它衙門的稅吏也是人啊!您就可憐可憐他們一家老小,別放進來收銀子了。要是一不小心讓倭寇幹掉,他老婆可怎麼活啊?」

    人們鬨笑,有個缺德鬼叫道:「他老婆要是寂寞的時候,我去安慰。保證隨叫隨到。」

    百姓們嘈雜成一團,說什麼的都有,大部分都不是什麼好聽的言語。

    稅吏們都惱怒地看著這群出言不遜的百姓,要是平時早就大巴掌摟上去了,現在卻只能在心裡生暗氣。

    錢能氣得手指哆索,指著張述說不出話來。

    其它眾官都不願出頭,來撐場子可以,但事情還得是錢監軍自己解決。這會兒都神態輕鬆的低聲閑聊。

    多益半又探出頭來救急,他說道:「就算守備大人悲天憫人好了。那現在我們這些朝廷命官不畏生死,親自來查驗倭寇,你為什麼不放行?」

    錢能眼睛一亮,頓時對著多益半露出讚許的眼神。

    張述微笑道:「各位大人儘管進去,我絕不阻攔。各位大人,請——――」

    「哼!」錢能昂著頭,帶著眾官得意的進入碼頭。還以為你張述有多大本事,結果還不是讓咱家的人給問住了?諒你一個武夫也玩不出什麼花花腸子。

    官員們身後跟著眾多衛兵,張述攔住他們喝道:「你們站住!軍兵不許入內!」

    錢能大怒,「又怎麼啦?你又有什麼借口?」

    張述笑笑,神態中說不出的神秘,「錢監軍哪,下官在這裡設了個抓倭寇的圈套,您可不要壞了下官的事情喲。你想啊,這碼頭裡面不放任何軍兵進入,倭寇是不是會跑來劫掠?到時候伏兵四起,就可以把倭寇一網打盡。您要是現在帶著這麼多兵丁入內,豈不是功虧一簣?」

    錢能氣得想吐張述一臉,「這種無恥的鬼話咱家才不會相信!咱家今天偏要帶人進去!你是讓也得讓,不讓也得讓!」

    張述也把笑臉一收,冷然說道:「本官身為這福州守備,為的是剿滅倭寇,衛這一方水土!忠君報國之心可昭日月!誰要膽敢打草驚蛇,休怪本官翻臉無情!」

    錢能不再理會張述,揮手說道:「士卒跟上。」

    他們帶來的衛兵都跟在眾官身後,準備進去。

    張述喝道:「眾軍卒聽令!哪個膽敢入內,格殺勿論!入腳砍腳,入手砍手!人全進去的砍腦袋!」

    他手下的侍衛們猛應一聲,「得令!」

    張述只帶了一個十人小隊,遠遠不及這些官員們帶來的衛兵數量。但這十人小隊一聲齊喝,那種肅殺的聲勢讓眾人為之一凜。

    張述知道錢能不會束手待斃,一定會來找茬,但是仍舊只帶了一個小隊。他要試著掌控水師的士卒,要是連這種群架都不敢打的話,那要他們還有什麼用?

    水師士卒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張述冰冷的臉色和眼角的殺氣,都想起了昨天那六個被砍頭的士卒。他們乾巴巴地應了一聲,「得令!」聲音大的大小的小,氣勢明顯不足。

    眾官鄙夷的看了這些士卒一眼,不相信他們真敢對自己的衛兵下手。

    錢能當先領著,朝碼頭進去。

    「殺!」張述猛喝一聲,拔出佩劍,一劍刺向那個剛剛邁過警戒線一步的衛兵。

    那衛兵驚恐之餘本能的抬手一擋,為時已晚,眼看著一道雪白的光線刺到了面部。隨著一聲令人驚悚的慘叫,那個衛兵倒在地上瘋狂打滾。

    張述手下留情了,那一劍並沒有真的要他命,但是重傷卻跑不了。

    衛兵們嚇得都把腿縮了回去,下一刻,他們都把刀劍拔出來,背靠在一起緊張的看著周圍的水師士卒。

    眾官員驚愕的回身,不敢置信的看著張述。

    這時張述身後的侍衛們大喝一聲,「好!」聲音很大,壓下了倒地衛兵慘叫的聲音。

    水師士卒中也傳來一陣叫好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