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七十三章縱火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七十三章縱火犯字體大小: A+
     

    ('

    錢能走了,庄總督露出笑容,坐山觀虎鬥,哈哈。這兩個刺兒頭自己死磕上了,真是天助我也!

    自從得到京師里傳來的消息,知道張述那個掃把星要來福州,老夫就擔心得要死要活。此人身負皇命在身,誰知道上面給他的密令是什麼。也許他只是來鍍金,可是有更大可能,是來整頓這福州軍務。這種人老夫惹不起呀。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要是來鍍金,時間到了回京做高官,老夫就當他個過客,拉拉關係留條後路,為啥要得罪他?

    若是為了整頓福州這軍務,那更是避之唯恐不及,哪裡還敢再往過湊乎。

    老夫已經是三省總督,放著好日子不過,和人家斗那個閑氣幹啥?

    他以前還是白身的時候,梁芳和尚銘就拿他沒奈何,何況現在已是五品守備。守備一職實在是重任,掌管這福州一府人馬。

    錢能處處壓著老夫一頭,趾高氣揚,這次二虎相爭,必有一傷。他們惡鬥,自然不會再有閑心找老夫麻煩,反倒有求於我。老夫陪陪小姑娘,看看風景,玩玩琴棋書畫,這日子過得滋潤。不聲不響間,身價就可以水漲船高,任誰都不敢小瞧老夫。

    「哈哈哈哈。」庄總督放聲大笑,「人家都說老夫是個縮頭烏龜,卻不知這官場的奧妙。看起來老夫好像處處小心,活得窩囊,卻不知老夫宦海多年從未退步。穩中升遷,長立而不倒。道德經有云:柔勝剛,弱勝強。善利萬物而不爭,幾於道。」

    錢能從督司衙門出來后,又去了巡撫衙門,府台衙門,他把福州上上下下的衙門都跑遍了,所有的官員都打了招呼,讓這些人給張述難看,給他添堵。

    福州府台為了討好這位督司監軍大人,立刻想出一個鬼點子,下了一道條文,大概意思是:因為最近倭寇猖獗,為了防備倭寇探子在城內建立據點,所有房產地皮的買賣都要經過府台衙門的審批。

    下了這道條文以後,府台得意地對錢能說:「錢監軍,那張述初來乍到沒有屋產,下官有這道條文在,看他如何在城中定居?」

    錢能大喜,連連稱讚。

    半個時辰后,各衙門的快馬又出發了。他們把各種形式、各種關係的密報呈送京師。

    各衙門裡的人都有點惱火了,這張述正式就任守備第一天,衙門就發了兩拔子快馬。

    上午他毆打守備衙門監軍,放了一拔。

    下午倒好,又把頂頭上司督司衙門的監軍給打了,還出了兩條人命。又放一拔。

    今天晚上他要是再鬧點什麼事情,是不是再放一拔?拿我們這些送信的不當人使喚,誰家這麼幹事的?

    這些大人們多慮了,晚上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就是張述的侍衛們抓住一個前來放火的士兵。

    他是下午被打死的那倆人中一個的弟弟,想放點火給新守備個驚喜,讓這位胡亂殺人的大老爺見識一下草民的憤怒。

    夜深人靜的時候,此人推著一車子菜油來到客棧下面,借著明晃晃的月光拿油往門窗上潑,打算把客棧整座樓都點著。

    不走運的是,他沒有看到張述安排的暗崗。

    暗崗二話沒說就下去把他揍了個滿地找牙,一邊打一邊罵,「好你個喪心病狂的東西,打算把這麼多人一起燒死,打不死你個狗東西。」

    這些侍衛都是陵王精心挑選訓練出來的,裝備精良,訓練有素,那個縱火犯只是個普通衛兵,完全沒有還手餘地,被打得滿地翻滾。

    張述被驚醒,下去查看。「怎麼回事?」

    侍衛怒氣沖沖的猛踢了縱火犯一腳,說道:「大人,這傢伙打算放火燒咱們。」

    張述上下打量著那個縱火犯,這人穿著軍兵的服裝,應該是這府里的士兵。他問道:「為什麼?」

    「大人?」縱火犯問道:「你就是那個新來的守備張述?」

    張述點點頭,「不錯,是我。」

    縱火犯眼睛頓時就紅了,他爬起來沖著張述猛撲上去,嘴裡吼道:「老子殺了你!」說著話,他手裡已經抽出一把匕首,在月光下寒光閃閃。

    侍衛大驚,他再想上去已經來不及了,嘴裡叫道:「大人小心!」

    張述待那人撲上前時,不退反進,身子朝前邊進了一步,拉近了雙方的距離。

    刺客沒有想到張述還敢靠近自己,他的匕首還沒來得及刺出,張述已經橫著一巴掌正甩在他臉上。

    這一巴掌打得力氣太大,刺客被打得在空中翻了個身,骨碌出去。匕首脫離手掌,掉落地面。

    他的身子倒在地上翻了好幾個滾,撞到牆上才停下來。

    「嘔……咳咳,咳…客的牙齒被打落了一排,有顆卡了喉嚨,吐不出來咽不下去。他費了好大力氣才吐出來,一起吐出來的還有他的晚飯。

    侍衛大喜,驚叫道:「大人好身手!」

    張述見他關切的樣子,笑道:「打這樣的真不叫個事兒。」

    侍衛眼中全是艷羨,說道:「大人,怎麼能夠把他打得骨碌出去?那得多大的勁兒?」

    張述笑著說:「不需要多大的力量,只要掌握住對方的勁道。對方的力量用的足夠大的話,借力打力,很輕鬆的就可以做到。」

    侍衛說道:「大人有空了一定要教我們啊。」

    張述說:「好,有空教你們。現在先處理這個刺客。」

    那個刺客咳了一會兒,嗓子眼通了,他呆坐在地上,氣喘如牛。

    侍衛走過去照著他猛踢一腳,「你個龜孫子,誰派你來行刺的?!」

    刺客突然嚎啕痛哭,對著張述怒罵不已:「你這狗官,視人命如草芥!我家兄長是兵,你是官。兵保著你這官,你還胡亂殺人!你這狗官不得好死!」

    「打不過了,就想講理了?你是喊給周圍百姓聽的吧?好吧,那我就和你講講理。免得落個仗勢欺人,欺壓百姓的名聲。」張述搖搖頭,慢慢的說道:

    「我身為這福州守備,你和你哥哥都在軍中服役,都屬於我這守備的管轄範圍,雖然你們並不直接隸屬於我。你哥哥試圖攻擊我,警告無效后擊殺。這是法律允許的。

    ,你哥哥死了,你現在又犯縱火罪,刺殺朝廷命官罪。你的父母一下失去了兩個兒子。對於你們家我很抱歉,但我並不內疚。人做事總要承擔後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