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七十章毆打上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七十章毆打上司字體大小: A+
     

    ('

    張述說道:「多公公這是怎麼說話呢?我那不是為了給你治病么?你卧病不起,用了我這家傳的診治方式,現在已經能夠跑到錢監軍這裡來告狀了,這是何等神效啊!

    你怎麼能夠這麼無恥的誣陷我呢?幸虧我是給你扎針,要是給你拔罐兒,你還不得說那是毆打你的血痕?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真是好心得了驢肝肺,多益半,要早知道你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我就不給治了!當時可是你自己要求我幫忙的,現在又返咬一口。養不熟的白眼狼。」

    多益半氣得渾身哆嗦,口齒不清,「那啥,那啥……」

    錢能怒問:「那你為何扼住多監軍的咽喉?」,

    張述無奈地說:「祖傳醫術啊監軍,祖傳下來的法子就那樣。我也沒辦法。」

    錢能再問:「你為何逼迫多監軍寫下條子,不許過問軍務?監軍身負皇命,豈是你能夠剝奪的?」

    張述回答道::「冤枉啊公公。那是多監軍自覺身體不適,所以才委託我一併處理所有事情。」

    錢能冷笑道:「任你舌燦蓮花,也矇騙不了本監軍!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是給多監軍賠禮認罪,怎麼吃下去的銀子怎麼吐出來。二就是執迷不悟。」

    張述笑道:「當然是選第一條。」

    聽了這話,多益半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懷疑的看著張述。

    錢能倒是放鬆下來,他往椅子上一靠,心想你嘴皮子利索管什麼用?還不是得乖乖地按本監軍意思辦?官大一級壓死人哪。他得意地說:「那就給多監軍賠罪吧?」

    張述對多益半抱拳,無比誠懇地說道:「多監軍,這件事呢都怪我。怪我沒認清你是這麼一個人,要早知道你是恩將仇報的白眼狼,我是說什麼都不會多事的。」

    「啊?」錢能傻眼了,你這是賠罪嗎?

    多益半看看張述,再看看錢能,「錢公公,這這……」

    錢能跳起來說道:「死皮賴臉,執迷不悟,頑固不化……本監軍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種貨色!今天要不好好治治你,你就不知道這官場的規矩!來人哪!」

    門外站崗的兩個衛兵進來了,渾身都是甲胄,**的,走路咚咚響。張述見他們進來,連忙閃在旁邊,給他們讓開路,保持安全距離。

    錢能指著張述說道:「把他拿下!」

    多益半大喜,連連沖錢能拱手。「公公英明啊。」

    兩個衛兵朝張述走過來,伸手想扭他胳膊。張述一個轉身,避開對方的攻擊。

    錢能見狀更加生氣,「還敢反抗?打!給本監軍狠狠地打!出了事咱家頂著!」

    兩個衛兵立刻朝張述猛撲過來,他們身上都是鐵甲,打不動,硬碰肯定吃虧。張述在剎那間就決定了攻擊方式,摔!

    兩衛兵朝張述衝過來,他腳下踩著三角步,往右側一轉,倆衛兵立刻成了一前一後的陣型。

    穿著鐵甲行動笨拙,倆衛兵還沒轉過身,張述已經一矮身,橫著踹在前面那人的小腿上。

    那條腿正好是他的支撐點,他的腿被張述大力一腳蹬空,衛兵頓時失去平衡,撲嗵倒地。他穿著盔甲,這一腳對他並沒有什麼傷害,只不過爬起來就費勁了。

    另一衛兵繞過地上的同袍朝張述猛衝,同時猛力一拳朝張述面部擊出。

    張述身子朝後面退了一小步,這一拳走空,正好橫在他面前。

    在對方力氣沒有用盡之前,他左手揪住對方的腕子,朝前一扯。衛兵頓時制止不住身形,朝前面猛撲過去。

    張述閃身躲過,給他讓開前撲的路線。順便在他經過的時候推了一把,那衛兵就像一輛鐵甲坦克一般呼隆隆撞向後面。

    張述的身後是錢能和多益半,這倆位大太監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見衛兵朝自己猛撲過來。

    咣當,咔嚓,撲通,一陣雜亂的聲音夾雜著慘叫。

    錢能被這衛兵壓在身下,兩百多斤重量加上慣性,錢監軍被壓了個半死。

    太師椅倒在地上,桌子也翻了,若不是椅子撐住那個衛兵,錢能非骨折不可。就這樣他也受不了,腦袋磕在地上,後腦勺鼓起一個大包,眼睛星星直冒。

    多益半幸運點,只被桌子砸了一下,膽戰心驚的站在旁邊。

    「公公恕罪。」那個衛兵見闖了大禍,嚇得魂飛魄散。

    「疼死咱家了。」錢能哀嚎。

    早先摔倒的那個衛兵爬起來,緩慢的朝張述進逼。他打算把張述逼到牆角,然後慢慢打。

    張述朝後面退了兩步,他退的方向是多益半那邊。

    多益半這會學乖了,見張述居心不良,立馬跑開。張述很遺憾。

    那衛兵繼續進逼,張述突然抄起地上的椅子,照著衛兵沒有盔甲防護的面部猛砸過去。

    衛兵左臂往面前一橫,擋住這次攻擊。椅子砸在他胳膊上,頓時散了架,木頭斷裂開來。盔甲的保護相當有效,他甚至沒有感受到一點疼痛。

    想赤手空拳打一個全身盔甲的人,那真是狗咬刺蝟無處下手。盔甲也有保護不到的地方,但穿甲的人更清楚那些地方需要重點防護,他只需要把身子側側,或者是擋一下,就可以完全抵消傷害。

    這時候另一個衛兵把錢能扶起來,不住的道歉。

    錢能哀嘆,「你這個廢物……還不快上去把他拿下?」

    兩個鐵甲衛兵朝張述包抄逼近,多益半扶著錢能打算溜之大及,「錢公公,咱先避避,等他們打完了再進來。」

    這倆貨可不能放他們跑掉,張述衝過去一個掃膛腿,兩個太監翻身栽倒。「哎喲我的媽呀,疼死我了。」

    接下來的時間,屋子裡一片混亂。兩個衛兵想抓張述,卻不敢跑得快了,又要防備誤傷地上的這倆位公公。

    張述則是不停地引導著他們朝倆個太監靠近。

    混亂了一陣過後,錢能反應過來,想憑這倆廢物抓張述是不可能了,再這麼下去咱家的骨頭都能給拆嘍。他大呼道:「來人,來人哪!衛兵!衛兵!」

    在院子外面警戒的衛兵聽到錢能呼叫,都跑進來,進門就被眼前的混亂景象給弄蒙了,怎麼了這是?

    錢能見自己人來了十幾個,心中大定,指著張述說道:「拿下,把他拿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