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六十九章監軍錢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六十九章監軍錢能字體大小: A+
     

    ('

    多益半說道:「在公公面前,小人豈敢狂妄。不過是一府小監,公公監督三省軍務,才是重任啊。」

    錢能點點頭,滿意地問道:「來見咱家,有啥事情?」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多益半立刻哭訴,「新任守備目無王法,剛上任就奪取監軍權力,不讓小人參與福州府事務,他還毆打小人。小人雖然死不足惜,但卻身負皇命在身,有監督一府軍事之責。他如此作為,哪裡還把皇家看在眼裡?」

    說著話,他仰起自己的下巴,讓錢能查看他的傷勢。

    「那張述卡住小人咽喉,差點讓小人窒息而死。若非家人搶救急時,小人哪裡還能來公公面前鳴冤啊?」

    錢能立刻感覺到了威脅,他也是監軍,唇亡齒寒。如果張述這件事情他不管的話,將來別人效仿可怎麼得了?

    他惱怒的一拍桌子,對外面吩咐道:「拿咱家的帖子,把新任守備給咱家叫來。」

    軍兵接了帖子,騎馬去找張述。

    多益半問道:「公公打算如何處置?」

    錢能冷笑道:「小小一介守備,竟敢不把內臣放在眼裡。咱家非得讓他給你磕頭認錯不可。他若不肯,就別怪本監軍心狠手辣!他能打你,本監軍就打不得他?到時候讓侍衛把他拿下,任你處置。」

    多益半大喜,感激涕零拜謝道:「多謝公公為小的做主。那啥,那啥,此間事了,小人一定多多孝敬公公。」

    錢能尖笑,「好說,好說。」

    張述接到錢能的帖子,奇怪地問道:「錢公公找我做什麼?」

    那軍兵回道:「小的奉命行事,其它不知。」

    張述笑笑,「什麼都不知的話,就沒賞錢可領,你自己回去吧。」

    那軍兵立刻陪笑,嘻皮笑臉地說:「小的確實不知。不過小的見多公公進了府里,現在還沒出來。」

    張述點點頭,拿出一塊碎銀子來給了他。

    「守備大人您收拾,小的在外面等著。」那軍兵高興的出去了。

    多益半告狀?這一去保準是鴻門宴。張述把自己的軍用背包拿出來,突擊步槍裝在裡面。腰間掛上長劍,背上背包準備出門,一回頭看見楊絮正擔心地看著他,笑了笑說:「沒事,我去去就回來。」

    楊絮輕輕行了個蹲禮,「嗯。」

    張述出門,吩咐黃浩好好保護家眷,如果有人膽敢闖入格殺勿論。安置完后,帶了兩個侍衛騎馬朝錢能府跑去。

    到了錢能府門,兩個侍衛被門口的衛兵攔住了,不讓進去。

    張述一人朝裡面走,倆侍衛朝他一伸手,「把武器交出來!」

    他微微一笑,把腰間掛的長劍交出去。倆衛兵冷聲說道:「背包!」

    張述笑了,「裡面是給錢公公帶的禮物。」

    「禮物?」倆衛兵互相看看,說道:「我們要檢查。」

    「本守備給監軍的秘密禮物,他親自點名要的。」張述說道:「你們可要想好了,像這種事情,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倆衛兵聽了,猶豫了一會後不再堵門,把身子讓開說道:「請。」

    張述笑了笑,進去了。

    錢能的府弟很大,到了第二道門前,站著的兵士明顯比外面的要精銳,盔甲精良,年輕氣壯,像冷麵神似的往門口一站,**的說什麼也不讓張述進去。「不管你是誰!把包放下才能進去!」

    張述把帖子亮出來說道:「本守備是你們家公公請我來的。」

    倆士兵冷冷說道:「把包放下才能進去!」

    見這倆士兵堅決不肯讓路,張述決定干點什麼,他扯開喉嚨大聲喊道:「新任福州守備張述應邀前來面見錢公公!!!守門的士兵不放本官進去,麻煩錢公公親自來接哎~~~錢公公要是不來接,下官就回去啦!!!」他連喊三次。]

    錢能正在府里喝茶,聽多益半的吹捧恭維,突然就聽到張述那中氣十足的叫喊聲,「這些士兵狗眼看人低不放本官進去,再不出來接我就回去了!」

    什麼什麼?錢能立時就站起來了,「這個守備好大的膽子,竟敢讓咱家親自去接!」

    多益半擠出勇氣說道:「公公,他這是狗膽包天,連公公都不放在眼裡呀。」

    竟敢連咱家都不放在眼裡!錢能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讓那個守備進來!」門外有人通知去了。

    張述背著包進了屋子,微笑著朝錢能一抱拳說道:「錢監軍好,多監軍好。」

    錢能抓起茶杯狠狠摔在地上,啪!瓷片四處飛濺。

    這動作把張述嚇了一跳,我靠,剛進門就摔杯為號,這是要動手啊!他刷地四下觀察,卻沒看到埋伏的刀斧手出來。

    只見錢能用手點指著他,尖利的嗓音怒吼道:「大膽!你一個五品守備,見了本監軍竟敢不下跪?」

    張述微笑道:「萬歲特許我不跪!在萬歲面前都不曾下跪,錢監軍自認為比萬歲還尊貴么?」

    錢能冷冷笑道:「你信口開河,竟敢偽作聖意。你這是矯詔,論罪滅族!」

    張述見他不承認,也不著急,反正不跪你能怎麼地?你要鬥嘴皮子那就斗吧,誰怕誰?

    他反駁道:「當日在皇宮大內,很多朝臣都見了。錢監軍拒不承認,這是抗旨不遵啊。」

    錢能問道:「旨意何在?」

    張述答道:「萬歲口諭。」

    錢能冷笑道:「那就是無憑無據了?」

    張述恍然大悟狀,「原來錢監軍是這樣看待萬歲的口諭,領教了。」

    多益半在旁邊見兩人扯來扯去不得重點,而且錢能還不佔便宜,立刻提醒道:「公公且莫與其爭辯,徒逞口舌。」

    錢能一聽對啊,我為什麼要和他爭辯?辦正事。他冷眼盯著張述問道:「張述,多監軍投訴你毆打監軍,篡奪監軍權力,不許監軍過問軍務,可有此事?」

    張述驚訝,「哪有這種事情?」

    多益半氣得騰身而起,仰起下巴說道:「你這無賴,竟然不承認?本監軍被你扼住咽喉長達一盞茶時間,有你指印為證!」

    錢能也怒喝道:「張述,你還有何話可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