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六十八 章庄總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六十八 章庄總督字體大小: A+
     

    ('

    多益半的怒火暫且不說,一心想搞不正之風的張述,終於弄到了大明第一張領導批條。

    他拿著這張條子去守備衙門找管事的,要求把監軍收的銀子都給入帳。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管事的主簿一頭冷汗,這新來的守備老爺好大的殺氣,剛上任就把監軍的權給奪了。他沒敢多嘴,老老實實的把監軍最近幾個月收的銀子全給上了水師的帳。

    福州府的監軍是個肥差,以前每天從海船上苛捐雜稅,多的時候五六百兩,少時也有二三百兩。多公公每年春秋季節往京師里送一次銀子,四月份八月份初一上路。現在倉庫里還留存著四萬多兩銀子。

    四萬多兩銀子,再加上以後源源不斷的收入,支撐這個水師差不多了。

    張述滿意的回客棧去了。

    銀子上在水師的帳上就可以購買陵王店鋪的貨物。陵王那邊的新產業有他二成乾股,等於得了五分之一。

    如果不這麼干,那一百侍衛他就別想要了,就憑他的俸祿一年一百多兩銀子,養一個侍衛都不夠。

    他可不是什麼遵紀守法的清官,如果清官這些銀子就都得退回給各船主,守備衙門根本沒有收稅的權力。

    他從小接受的是軍事教育,不是法制教育。

    這兩者的區別大了。軍事教育,一切都是以暴力手段解決問題。而法制教育,一切都是在法律框架內解決問題。

    多公公聞此噩耗,當時就暈了過去。他醒來后在屋子裡跳著腳的罵張述,「不知道死活的猴崽子,做死呢!梁公公的銀子你也敢動,等著進詔獄吧!」

    罵了一頓后,他立刻起身,去督司衙門告狀。密報進京需要個把月,等到把這個狂妄的守備參下來,黃花菜都涼了。要想先保住這銀子,就得去告狀。

    官場是個大篩子,風傳的那個快。沒一頓飯功夫,守備奪了監軍權,把梁公公銀子全吞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福州各衙門。

    上到督司衙門、巡撫衙門,下到千戶、百戶所,錦衣衛,東廠這些特務機構,再加上不相干的府台衙門都在琢磨新來的這位守備大人是要幹啥子?監軍在哪個衙門沒有?打監軍就等於打皇上的臉哪。

    快馬流星一般從各衙門出發,朝京師奔去。福州要出大事兒。

    督司衙門主管福建、浙江、廣東三省的軍務。督司衙門的主官是總督庄鑒,他外號「庄孫子,庄烏龜」,都是大夥對他的美稱,形象的說明了他的性格。

    倭寇橫行他不管,三省糜爛他不管,部下貪贓枉法他也不管,只要別惹他,就讓一切都隨風隨風。

    庄鑒接到彙報時,正在練字。身邊跪著兩個丫頭,身上披著薄薄的輕紗,露著胸前雪白的嫩肉。

    「總督,新任守備張述毆打監軍,大伙兒都在琢磨這件事。」幕僚把消息報上去,

    庄總督眼皮子都不抬,「有什麼可琢磨的?此人在京師從天而降,掉到皇宮大內。萬歲不但沒有治罪,反而委為五品守備。雖然外放了,聖眷正隆啊。錦衣衛和東廠屢次欲置其於死地,皆被此人逃脫,殺傷將士不少。京師里人都管他叫掃把星,形容得形象。萬歲欲用此人,錦衣衛想除掉他。惹他保他都不是個事兒,此人正是掃把星,誰挨著誰倒霉,咱不去觸他的霉頭。」

    您老爺子總是有理由,幕僚心中嘀咕,他也明白自家總督的習性,他老人家恨不得把腦袋縮在烏龜殼子里,萬事不管就天下大吉。

    幕僚連連點頭,「庸生懂了。不過那個守備衙門的多監軍還在前面等候,他來告張守備的狀。」

    庄鑒擱下筆,在身旁的丫頭胸口擦擦手,又抬起她下巴,仔細打量她嬌美的容顏,嘴裡隨意地問道:「他告什麼?」

    幕僚回道:「告新守備毆打監軍,篡奪監軍權位,不許監軍參與軍務。」

    庄鑒揮揮手,說道:「權是他自己出放的,條子是他寫的,病也是他得的。告什麼?讓他回去吧。」

    幕僚遲疑,「總督,他來告狀的真實原因恐怕不是這個,是為了港口收的那些銀子。那是京師梁公公交付給他的事情。畢竟這張述是您的部下。總督若是不管的話,這梁公公那邊……」

    庄鑒笑了,他緩緩說道:「我已經是這三省總督,還需要做這些事情么?凡事穩重為上,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眼下正是萬歲和錦衣衛角力的時候,偏向哪邊都不好。

    再說那張述哪是老夫能管得了的?他是欽命的守備,接了聖旨下來的,不是吏部委派,那算半個欽差!咱能管得了?撤他的職還是治他的罪?這事兒咱不管。讓他去找錢公公,都是監軍,想必他們更有話題。」

    幕僚說道:「總督不管,只怕他懷恨在心哪。」

    庄鑒站起身說:「就說老夫正在玩女人,你自己給他出的主意。」說著話,開始摟抱那倆丫頭,嘻笑親熱。

    僚連忙點頭退出,到客房見多益半。

    多公公等的著急,天氣熱,他臉上汗一股接一股的出著,忽見幕僚出來,立刻起身問道:「總督可有空閑?」

    幕僚嘆氣搖頭,「多公公久等了,總督新得了一對小姐妹,正值巫山**,樂不思蜀之際。這個時候實在不好打擾。」

    多益半沮喪,準備告辭。

    幕僚說道:「要不,公公去找錢公公?」

    錢公公是錢能,督司衙門的監軍。監軍只有監督的權力,一但主官不鳥他就只能是朝京師打密報。雖然可以笑在後面,但眼下卻也無能為力。多益半搖頭嘆氣,死馬權做活馬醫吧。「多謝。咱家這就去找錢公公。」

    多益半去找錢能,這次倒順利,錢能很快接見了他。

    錢大監軍微笑著品茶,「多公公,說來咱們都是梁公公門下,可平素里卻交往得少哪。」

    多益半連忙賠罪,「都是小人罪過,請錢公公恕罪。」

    錢能尖笑,「哈哈。你也是監督一方大員的監軍,重任在身,怎能自稱小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