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六十七章治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六十七章治病?字體大小: A+
     

    ('

    多公公這時候反應過來,「咱家不需要你給診治。」

    「公公何必客氣?」張述一伸手,掐住多公公咽喉,頓時多公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驚駭欲絕,這人莫不是為了要咱家小命?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雙手玩命的把住張述的胳膊拉扯,多公公就像蜻蜓撼石柱一樣想板開那隻掐住咽喉的大手。

    「首先呢,這第一式叫制氣!」張述像模像樣的說著,對多公公溫和的微笑,「必須得制住氣兩分鐘,然後才能下針。這是為了保養病人的正氣不至丟失。」

    「呃,」多公公使勁想從嗓子里擠點聲音出來,卻只發出一聲微弱的喘息。血液上頭,他的臉漲得通紅,額頭上青筋畢露,兩條腿開始無意識的踢蹬。

    「時間差不多了,但是這個治病呢要保持安靜,一定不能說話。多公公,您明白了嗎?」張述不緊不慢地對多公公說,

    說著話,手稍稍放鬆了一點,讓多益半能夠少量的呼吸。

    「呼哧,呼哧」多益半氣喘如牛,他現在明白了,這個守備哪裡是要給咱家治病,他這是來給咱家下馬威呀!

    窒息的感覺絕不好受,他有心答應,出不了聲。想點頭,腦袋動不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你好歹給咱家留個投降的方式!

    「這第二步呢,就是下針了。」張述左手從盒子里取出一根長針,斜側著照著多益半的大腿根皮肉就刺下去。他手指慢慢地捻著,一針下去把大腿給扎了個對穿。

    多公公養尊處優慣了,什麼時候受過這個?嗓子里一聲悶叫,要命的是想喊都喊不出來,張述又掐住了他的咽喉。

    多益半用兩條瘦弱的胳膊玩命地拉扯張述胳膊,新一輪較量開始。

    張述用針刺的地方是大腿根部,內側的皮肉。如果這位多公公願意拉下褲子給別人驗傷的話,那就有證據控告他了。不過多公公恐怕不願意那麼做,那地方是他的痛啊。

    張述又從盒子里取出第二根針,慢慢刺到多公公腿上。

    好漢不吃眼前虧,多益半這會服軟了,他瞪著兩隻布滿血絲的眼睛乞求地看著張述。

    「公公為何如此看著下官?有什麼話要對下官講述?」張述鬆開掐他喉嚨的右手問道。

    「咳咳」多益半一骨碌坐起來這頓猛咳,張述不緊不慢地給他捶著後背。

    等到他咳得差不多了,張述沾沾自喜地說道:「下官這家傳的治病方式雖然野蠻了點,但效果還是很明顯的。剛才公公連床都起不了,這會已經可以坐起來了。豈不是大有成效?」

    多益半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恨不得把他那張偽善的臉撕得粉碎。「多謝守備大人了。」

    張述笑著介紹:「這治病方式講究個一氣呵成。這一個療程呢是七天,連續七個療程,七七四十九天不間歇治療。保證可以讓公公健步如飛,身強體壯!」

    多益半顫抖著拱了拱手,用哭腔回答道:「守備大人好意心領了。這事兒咱家實在是受不起呀!」

    張述正色說道:「公公何必客氣?要說公公身負監軍重任,這福州府的軍務上上下下都要公公處理。若是久病在床,難免耽誤軍事。對大明,對公公都不利。公公還是忍著點兒,讓下官把這疾病給您徹底去了吧。」

    多益半回禮說道:「咱家重病在床,事情不能處理。這福州府的事務,就勞煩守備大人了。」他心如刀攪,這句話說完等於把福州府軍務一手出讓。

    張述推脫道:「這如何使得?」

    多益半說道:「絕對使得!」

    張述繼續推脫:「絕對使不得!」

    多益半哭了,「難道大人非得置我於死地才甘心么?」

    張述連忙道歉,「公公說的這是哪裡話來?既是公公吩咐,那下官只好把這些事務一力承擔起來。」他對門外喊道:「來人哪,給多公公上文房四寶。」

    多益半愕然,「大人這是何意?」

    張述笑笑,「寫個條子。這福州府的事務公公說是由下官處理,可萬一別人不信,那不是還得來麻煩公公么?與其到時候再來打擾公公養病,不如乾脆直接立個字據。也免得日後生事。您說對不對?」

    多益半差點一口血噴出來,他顫抖著嘴唇,「那啥……那啥……」

    門外侍衛早就等著,聽張述叫,立刻走進來送上筆墨紙硯。

    監軍府的下人剛往過湊湊,另一站崗侍衛嗆郎一聲利劍出鞘,喝道:「滾開!守備大人和監軍正在商談軍務!再敢靠近以刺探軍情處死!」

    那下人嚇得扭頭就跑,到沒人的地方罵道:「守備府的丘八跑我們監軍府來逞威風!你再怎麼橫不也是個丘八?你家老爺見了我們公公都得老老實實的,你算什麼東西?」罵歸罵,他可沒膽子上去試試。

    「公公,寫吧。這字條一寫呢,您就安心養病。再不會有什麼麻煩事情了。」張述扶著多公公,語氣那個親切勁就甭提了。

    多公公顫抖著筆,立下了字據。表示自己因為生病,暫時離開工作崗位,一應事務全部交由守備大人負責,不必再來監軍府請示。

    「很好。」張述看著字據,忽然問道:「公公真的不用下官再給治療一下?」

    多益半猛地抖了一下,腦袋猛烈搖晃,「不用,真的不用。」

    張述很遺憾,「那就算了。等到公公想找下官治病的時候,下官一定登門治療。說起來下官這也是第一次給人治病,經驗不足啊。有什麼得罪之處呢,還望公公見諒。」

    「見諒,見諒。一定見諒。不必客氣。」多益半語無倫次。

    張述抱拳,「下官這就告辭了。」

    多益半條件反射般的從床上下來,送行道:「守備大人好走,好走。」

    張述很滿意,「公公繼續養病,不用送了。」說完出門,兩侍衛立刻跟上,走了。

    等到張述走了好一會兒,有個下人小心的探出頭,「公公!」

    多益半猛地打了個哆嗦,回頭看到是下人,怒道:「什麼事?」

    下人陪笑,「小的來看公公有什麼吩咐。」

    多益半強壓怒火,問道:「剛才你為何不進來?」

    下人回道:「剛才守備大人的侍衛說公公正在和守備談軍務,不讓小的靠近。說再敢靠近以刺探軍情處死!」

    多益半用尖利的聲音怒喝道:「你給咱家滾出去!咱家要你這等貪生怕死之輩何用?滾!滾!」

    下人忙不迭的退出去了。

    「張述!咱家跟你沒完!」多益半怒氣沖沖的在屋子裡開始寫密報。

    大概意思是張述野蠻無禮,膽大妄為,上任第一天就毆打監軍!這屬於明目張胆的對抗皇室!性質十分惡劣!

    而且他還奪取監軍正當權力,不允許監軍過問福州軍務!這是在挑戰大明天子設定的監軍政策。

    監軍是萬歲分派在全國的耳目,讓萬歲能夠真實知曉所有軍政事務的眼線,張述這種行為絕對不可容忍。

    其人斬斷萬歲眼線,隔絕萬歲耳目,必然居心叵測,圖謀不軌。據說他與對面的倭寇有著某種聯繫!

    請求萬歲一定要嚴肅處理此人,把他清除出大明官僚隊伍,追究他所犯下的一切滔天罪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