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五十六章痛哭的貼刑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五十六章痛哭的貼刑官字體大小: A+
     

    ('

    又試著勸說了一會,張述始終不肯鬆口。

    陵王見他實在是對入王府當幕僚沒興趣,無奈的放棄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讓張述回房歇息,陵王感慨道,「可惜一個人才,奇巧之材,又要死在官場上。這紛亂的官場,埋沒了多少英雄志士啊。」

    在他看來,以錦衣衛和東廠的實力,收拾個張述太容易了。能打死十個,你能打一百個,一千個?官場上又有數不清的道道,不定哪會兒就有聖旨來收監治罪了。

    陵王嘆氣:「我是真的很想保下張述這個人才,皇家需要這樣的人啊。這些年來的黨爭,毀掉多少志士。十七去了北方,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唉!這個十七,真是閑不住。現在又跑梁芳那裡去了吧?」

    張述呢?他並不那麼想,錦衣衛和東廠的勢力確實大,但是他們不能明著來,只能來暗的,那就不怕。

    他是從小受到嚴格訓練的職業軍人,應付一些暗殺偷襲實在是遊刃有餘。對付十幾倍幾十倍的敵人,那不是很正常么?

    即便是他們明著來了,那也沒啥大不了的,化化妝逃出,往山林一藏,去哪兒不能活?他被千里迢迢空投到語言不通的敵國都不害怕,在這裡有啥可怕的?

    不得不說,思維不同,導致行為差異。

    ――――――――――

    東緝事廠南京部,燈火通明。貼刑官正在聽那個緝事的彙報,他臉色陰沉,一語不發。

    那個緝事把自己的所作所為都講述一遍,一邊說著,一邊不住的抹汗。

    死了九個人,還有一個炸船的活口被陵王府的人拿去,只剩自己光桿老哥一個逃回來報信。要不是貼刑官是他的姐夫,他真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是什麼。

    等他講完,貼刑官哭了,陵王啊?吃人都不帶吐骨頭的,吸血能把人吸得傾家蕩產。

    以前南京府尹上了個摺子說陵王私造兵甲。陵王倒沒怎麼地,那府尹名下的生意卻很快就破產了。

    欠了一屁股債,俸祿發下來連債都還不起,那些債主要不到錢乾脆把這府尹給告了,讓他大失顏面。後來連個傭人都雇傭不起,倒垃圾開門都得自己親自做。

    再後來,那府尹自己請求調到北邊,結果還沒等到地方就把銀子花光,牲口累死,府尹自己也上吊了。

    貼刑官拍著桌子痛哭:「陵王府下的船隻你也敢炸?那一艘船至少值一千兩銀子,讓本官拿什麼去賠?還讓人拿了個活口,你不是我屬下,你是我祖宗,要命的祖宗!我叫你祖宗行不?你去弄那一千兩銀子賠他。啊?」

    緝事跪在地上,他心裡也委屈,這炸船的主意不是你上面吩咐的嗎?咱已經盡量小心了,可被人拿住了有什麼辦法?

    這位平時在別人面前耀武揚威的東廠貼刑官哭得稀里嘩啦,「一千兩銀子的船,我們至少得準備三千兩賠人家。陵王是好惹的?咱要不大大出一次血,人家能放過咱們?以後咱這東廠還要不要在南京開了?啊?」

    「報!」門外傳來報告聲。

    「進來。」貼刑官擦擦眼淚,說道。

    「報大人,我們要找的人進了陵王府。」報告的探子遞上一張紙條。

    「陵王府?!」貼刑官一下子站起來,搶過那張紙條觀看。

    探子見狀,自己退出去了。貼刑官對著紙條翻來覆去看,沉默不語。

    緝事小心地說:「大人,這陵王和朝廷要犯勾結,是不是往京師彙報,讓尚總管參他一本……」

    刑貼官大怒,「放你娘的狗屁!那是朝廷要犯嗎?他是五品守備,咱乾的是見不得人的勾當。」

    緝事分辨道:「他殺了我們九個人,就算是朝廷命官,也不能隨意殺人吧?往府尹那裡一報案,拿他個殺人犯……」

    「閉嘴閉嘴,你這豬腦子就別老想著獻計獻策,老老實實幹你的活。」貼刑官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說道:「你現在出城,把渡口的卡子都給撤了,讓他們都到南門外集合。等我軍令。」

    事答應一聲轉身走出去,想想不對,又返回來了,「大人,城門關了。」

    「跳牆跳牆。讓人用繩子拴你下去。」貼刑官不耐煩地說。

    「護城河……」緝事覺得大人腦子也不老好使。

    「游過去!」貼刑官大怒,「什麼時候了你還這麼懶惰,想著舒舒服服就把事情給辦了?你要不是我小舅子我早踹死你了。」

    「是是。」緝事訕笑著下去了。我草特么地小舅子,那護城河水面離岸快一丈,怎麼游?

    緝事畢竟不是真的豬腦子,準備了一根長竹竿,搭在護城河兩邊,順著爬過去了。

    「來人來人,」貼刑官吩咐道:「給本官備馬,去陵王府。」

    貼刑官騎馬來到陵王府的大門前,一路走一路想著怎麼向陵王賠罪。

    他自己也知道賠罪沒什麼用,可總得試試看。這張臉不要了,反正就是丟人唄,丟人不丟錢,那就行了。

    陵王府門前燈火通明,站著侍衛。他跳下馬來陪笑拱手對侍衛說道:「下官東廠貼刑前來求見王爺。」

    「等著。」侍衛進去稟報,一會回來了,「王爺正在招待貴客,請回吧。」

    招待貴客?一個五品守備也算貴客?「下官就在這裡等著。」貼刑官敢怒不敢言,陪著笑臉在門口等著。一等就是一個多時辰,他來的時候沒吃飯,餓得肚子咕咕叫。好不容易等到裡面傳話出來,他才如逢大赦般進府。

    「下官參見王爺。」貼刑官跪倒在地,樣子非常謙誠。

    陵王笑了,「深夜來見本王,有何要事?」

    貼刑官被他笑得心驚肉跳,他感覺自己就像是雞給黃鼠狼拜年來了,但是話還得說,「下官接到報告,屬下有一名緝事炸毀王爺名下船隻。下官特來賠罪。」

    陵王溫和地擺擺手說道:「賠什麼罪啊?你們也是為大明出力,為我皇家出力。本王身為天皇貴胄,豈能連這點道理都不知曉?」

    貼刑官說道:「謝王爺。」

    「不要著急謝,」陵王繼續說道:「道理呢是這樣,不過損害的東西還是要賠償。如果大明各衙門都隨意損壞官民財物而不賠償,那豈不是天下大亂?」

    看,我就知道賠罪沒用,這死要錢的王爺,現在來了吧?貼刑官小心翼翼問道:「不知道下官那名冒失的下屬給王爺造成了多大的損失?需要做出多高的賠償?」

    陵王笑眯眯地說道:「事情倒不算什麼,也就一萬五千兩雪花紋銀。」

    一萬五千兩?貼刑官覺得腦子暈乎乎的,他感慨萬千:原來我還是小看了陵王啊!本來以為最多不過三千兩,現在竟然敢要一萬五千兩。

    有氣魄!這才是王爺的氣量!不過讓我上哪兒給你找一萬五千兩去?

    貼刑官強忍住罵娘的衝動問道:「這,是不是太多了點?那艘船值這麼多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