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五十三章陵王有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五十三章陵王有請字體大小: A+
     

    ('

    侍衛頭領掃了眼張述他們,說道:「兩男兩女,帶著奇異的火槍,錯不了。」他一抱拳問道:「請問是福州守備張少尉大人嗎?」

    張述一聽,得,人家把自己調查得清清楚楚,可是真不知道這些陵王府的人找自己幹什麼。他也抱拳說道:「正是在下,請問各位找我有什麼事?」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侍衛頭領說道:「我家王爺請張守備做客,這是請柬。」說著,雙手捧上一張請柬。

    張述接過來,遞給秦奮。

    秦奮這會兒也知道他不認識繁體字,接過來瀏覽一下說道:「確實是請柬,邀請大人去王府做客。」。

    張述問道:「我與陵王素昧平生,不知道王爺傳喚下官何事?」

    侍衛頭領搖搖頭說道:「那我就不知了。」

    「好吧,」張述答應一聲,回頭對三人說道:「咱們去王府做客。」

    兩次遇險,錦衣衛也好,東廠也好,都不肯點穿他的守備身份,都是暗中朝他下手。這位王爺專門點明他的軍職,看起來不像有惡意。當然,仍然需要有所警惕就是了。

    現在天已經黑了,渡口拉客的馬車大部分收工,旁邊只有一輛拉客的馬車,也準備回家。侍衛頭領招手叫過它來說道:「去陵王府,完事以後到帳房領賞。」

    車把式高興的答應一聲,「好嘞。」

    楊絮和笛兒坐入車廂,秦奮和車把式坐在轅座上,馬車上人滿了。

    張述見自己沒法安置,翻身騎上那匹灰馬,灰馬不滿地叫了一聲,搖搖腦袋錶示抗議,張述拍拍它的頭,它也就冷靜下來。

    灰馬背上沒有鞍子,張述騎在它光禿禿的背上,全憑雙腳夾馬腹。

    侍衛頭領問道:「張守備,這行么?」

    張述回答:「先騎著吧,一會要再遇到馬車,我再下來。」

    當年在草原上集訓的時候,他就這麼騎過幾天馬,那該死的教官出的餿點子。說什麼以後執行任務遇到野馬群,就得這樣騎著跑,現在練練將來可能增加一分生存的機會。

    那次把他們大腿都給磨破,疼得要命,走路叉著腿,離開的時候個個都是羅圈腿,用了好長時間才糾正過來。

    侍衛頭領也不再廢話,吆喝一聲就開拔了。

    「陵王府的人來接?這人什麼來頭?」遠處監視的兩個衙役傻眼了。這還跟不跟呢?

    兩人經過一番商議后決定還是算了,回頭大人要問起,就說他們騎著馬,咱跟不上,兩條腿跑不過人家四條腿。

    沒有馬鞍子,小跑是沒問題的,跑快了就受罪了,兩條腿得使勁夾馬腹才能保持平衡不掉下來。

    這群騎兵嘩嘩就跑開了,車把式使勁甩著鞭子,讓馬跑得快一點,張述就這樣騎著馬跟在馬車後面進了城。

    他們剛一過弔橋,弔橋就開始緩緩升起,咯吱咯吱地響。等到最後一個騎兵進入城門,那兩扇大門立刻咣咣的響著關閉。

    天色已晚,路邊的店鋪都已經打烊。民居亮起燈火,星星點點。

    他們一路賓士,跑到王府門前。

    張述可累得不輕,兩條腿又酸又痛,這一路上都沒遇到空閑的馬車,他只好就這麼騎著下來。

    停住以後他落到地上,使勁捶打雙腿,以活動氣血,減少疼痛。

    一眾侍衛都露出欽佩的眼神,侍衛頭領走過來稱讚道:「守備大人騎術精通,佩服,佩服。」

    張述哈哈一笑,「彼此彼此,太客氣了。」

    其它侍衛過來接過張述的馬韁繩,把灰馬拉到一旁。

    侍衛頭領單手朝府內一比劃,「請!」

    張述一行人朝府內走去。氣派的門楣,高大的門樓,硃紅色的匾額上面三個金色大字,陵王府。門檻子有一尺半高。張述心想,怪不得老說貴人門檻高呢,這門檻子確實有夠高的。

    府內亭台樓榭,花草山石,魚蟲鳥獸應有盡有,各種裝飾極具奢華。

    張述看得是目不暇接,他心想:這王府得花多少錢才能置辦起來?看起來比皇宮還奢華得多。怪不得聽人說陵王奢化無度、貪婪成性,看來確實挺會撈錢啊。

    一直走到一個月亮拱門前,裡面是座水上亭園,燈籠照得亮如白晝,各種樂器的聲音嘈雜,眾多妙齡少女在空地上翩翩起舞。陵王半靠在椅子上,身體隨著音樂晃動,好像正在享受。

    陵王是憲宗的叔叔,五十多歲,很會保養,看起來比未老先衰的憲宗年輕多了。

    侍衛頭領止步說道:「請稍候,我去通稟王爺。」

    張述一行停步,侍衛頭領小跑進去,說道:「王爺,客人已至!」

    陵王睜開眼睛笑道:「快請,快請。」聲音溫和。

    侍衛頭領轉至陵王身後高聲喝道:「有請張守備!」

    張述知道自己可以進去了,整整衣服,邁步朝裡面走。

    楊絮跟在後面,差了三五步遠。她略微有點緊張,遺憾自己沒能梳洗打扮一下,就直接來見王爺。現在的形象真是不堪入目,這不是丟夫君的人么?

    笛兒現在還沒從下午的驚嚇中清醒過來,精神有點恍惚,注意力不集中。她機械的跟在楊絮身後。

    秦奮是幕僚,但在這種場合只能扮演個下人,他跟在最後。

    他們往進一走,嘈雜的音樂立刻停止,那些舞女們都輕伏在地上。

    張述從舞女們中間穿過,大步邁到陵王前面,抱拳高聲說道:「福州守備張述,參見王爺!」楊絮三人也跟在後面行禮,因為張述沒跪,她們也只是福一福。

    侍衛頭領在陵王身後眼皮子猛跳一下,參見王爺竟敢不跪!膽大妄為!

    「免禮,請坐。」陵王笑著虛抬右手,他似乎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呵呵笑著說道:「張守備辛苦了,這一路車馬勞頓,遠行不易呀!」

    張述抱拳,「謝王爺關懷!」

    陵王擺擺手笑道:「不必如此拘束,我們今天不擺官面上那一套,也就私下裡聊聊。」

    述答應一聲,在旁邊落座。

    音樂響起,那些樂師們奏起輕雅的音樂,舞女們也從地上爬起來輕柔作舞。有侍女上茶,寒喧片刻后,酒菜擺上,陵王熱情地招呼就餐。

    張述等人也確實餓了,既然人家不說到底來幹什麼,乾脆自己也不問,直接開吃。

    等到酒足飯飽,有侍女過來,把楊絮三人帶走,侍衛也都離開,園子里只留下陵王和張述二人。

    陵王拿手指輕輕地敲著桌子,好像有什麼為難的事情。

    張述一看這神情,知道該自己開口問話。秦奮這一路上沒少給他講大明官場的規矩。雖然張述挺不以為然,那麼多大臣都得罪了,再講規矩有什麼用?但是秦奮仍舊不厭其煩的講述,他的理由是起碼以後少得罪人。

    張述聽著也有點道理,於是學了點。

    秦奮雖然知道這些官場規矩,但他只是個文案,用不上。家裡窮,也沒辦法上下打點,所以只能紙上談兵了。

    官場潛規則之一,該開口問的時候一定要開口。不看三國演義里曹丞相走華榮道時一張嘴大笑,旁邊就有人問丞相為何發笑么?那小子才是個聰明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