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八章炸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八章炸船字體大小: A+
     

    ('

    張述掏出一小塊碎銀子遞過去說道:「都是爺們,俺這心思您也明白。女人不想讓別人看。行個方便。」

    衙役眉開眼笑,剛想接過銀子就聽後面有人吆喝,「怎麼回事?怎麼堵了?快走啊。」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隨著喊聲,過來一個二十多歲的莽漢,渾身都被太陽曬得黑紅色。

    他看到張述的動作,驚訝地說道:「過關卡還得給銀子啊?咱沒銀子怎麼辦?我說前面這爺們,看你也是條漢子,怎麼他說給銀子就給銀子?」

    他這嗓子可夠大的,那衙役像被蠍子蜇了一樣收回手,狠狠地瞪了那莽漢一眼,回過頭冷言說道:「查通輯犯,把車簾打開!」

    張述心頭火起,事情本來都要解決了,又跳出一個多事的貨,現在衙役連銀子都不收了。他無奈地拉開車簾,讓衙役看。

    楊絮和笛兒的偽裝遠沒有張述那麼厚重,她們悶在車廂里,再加上姑娘愛美,也就是隨便畫畫。她們的面色雖然用玉米麵粉弄得黃了,不是原來那樣光澤如玉。

    但是那皮膚,臉型,眼睛,舉止神情,都不是尋常人家的女孩子可比的。頓時把那衙役看得直了眼。。

    他突然伸出手去,抓向靠窗的楊絮胸部。

    張述眼疾手快,一把打開他的胳膊,冷冷說道:「差官大哥,過分了吧?」

    「你小子還敢和爺恨?」衙役大怒,他挽袖子說道:「老子今天非摸一把你娘們的**不可!」

    東廠的探子在旁邊冷眼瞧著,心中快速地對比著畫像上的二女和眼前的人,他越看起覺得眼熟。

    楊絮和笛兒擔心張述,拉著車簾緊張地盯著他們。

    衙役往前一衝,手持水火棍高高舉起剛想發力,張述上前一步,肩膀一扛他胸脯,用的是一種靠勁,頓時那衙役咚咚咚後退十幾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如此身手!東廠的探子心中大喜,越看越像畫上的人,肯定是他沒錯!想不到這好色鬼居然還能歪打正著,居然真的給攔下來了。

    那衙役覺得在眾人面前失了面子,站起來怒不可遏,剛想再撲上去和張述打鬥,旁邊的東廠探子攔住了他,對張述說道:「你們可以走了。」

    「謝這位大哥。」張述拉著馬車繼續往前走。

    探子急急朝旁邊跑去,他進入卡子旁邊的哨棚,附在一人耳朵邊說道:「緝事大人,找到正主了。」

    那個緝事大人站起來大笑,一連說了兩個好字,「好,好!貼刑官大人沿江撒出幾十處人手去,想不到這功勞落到咱們身上。算你大功一件!上船!」

    旁邊站起十個人來,跟著東廠緝事向江邊走去。他們中間有個人抱著一個小木箱,裡面是滿滿的炸藥。

    渡頭邊有大船有小船,小船渡一個人二十文銅幣,但不能渡車馬。

    大船價錢很貴,張述為了安全起見,挑了一艘最豪華的船隻。馬車一兩銀子,四個人各二百枚銅幣,張述四人一共一兩八錢銀子,把馬車趕上船。

    這艘船的標誌很明顯,旗幟上一個大大的陵字,表示這是陵王名下的船隻。

    陵王是當今皇帝的叔叔,陵就是金陵的陵,南京屬於他的勢力範圍。

    「這是陵王的船啊,他們怎麼就正好挑了陵王的船?」東廠緝事牙疼似的咧著嘴自語。

    「大人,還炸不炸?」跟班問道。

    「炸,富貴險中求,要麼咱兄弟們吃香的喝辣的,要麼死翹翹。」東廠緝事咬牙說道:「你小心點,炸完別讓人認出來。要認出來咱們就全完了。」

    「小的明白。」跟班點點頭。

    他們這群人商議完畢,也跟著上了船。

    「他***,一人二百文,陵王就是黑!摟錢摟得刮地三尺。這要事情不濟,爺們虧死了。」緝事罵道。

    又等一會,船上人滿,船隻緩緩離開渡口。東廠的人不住的盯著張述看,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

    張述馬上就感覺到了,他覺得有點不對勁,暗中好像有幾雙眼睛在注視自己,這是他在戰場上練出來的直覺,只要有人拿槍或者瞄準鏡對準自己,就會馬上覺察到。

    他不動聲色的四下觀察,這時身後有人猛拍了他肩膀一下說道:「你這人身手不錯,腦子卻不好使。」

    張述不用回頭也知道是在卡子遇到的那個莽漢,

    莽漢大大咧咧地拍了下張述肩膀,說道:「那些差官都是欺軟怕硬的貨,你就得揍他們。原來你給人銀子,人家跟你恨。你看你一動手,他就怕了。你要一早就亮拳頭,還用受那窩囊氣?」

    張述心頭火起,你懂個屁!要不是你,早就矇混過關了,現在全暴露了,還在這裡夸夸其談。

    他不想搭理後面這人,莽漢卻不自知,仍舊拍打著張述肩膀說:「看你身手還行,要不跟我一起去投奔大哥?跟著我大哥吃香的喝辣的,一輩子不用愁了。」

    他嗓門太大,把周圍人的注意力全吸引過來,要是再不回答就顯得太扎眼了。張述無奈的問道:「你大哥幹什麼的?」

    莽漢撓撓頭,「那不能告訴你。不過我大哥有的是錢!手下人也不少,跟著他肯定沒錯。」

    張述說:「那不行,你大哥幹什麼的都不知道,要是倭寇我也跟著?」

    莽漢漲紅了臉,卻什麼都沒說,不再吭氣了。

    東廠的緝事帶人坐在船上,監視著張述一行。船快到江中時,緝事陰沉沉地笑了,「點火。」

    旁邊的人輕聲答應一聲,跑到船邊,從懷中取出一塊木板開始敲擊船舷。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這種有規律的敲擊聲傳到船艙底部,一人迅速取出竹管,裡面是還燃燒著的香頭。他把香頭取出,對著吹了兩下,等火旺起來后湊近地上的一個小箱子。箱里伸出一節導火索,裡面是滿滿的火藥。

    他點燃導火索,立即哧哧冒起青煙。

    一個水手注意到這邊冒煙,一邊往這趕一邊高聲喝道:「那個人你幹什麼?船上嚴禁煙火你不知道?」

    點火的人抬頭一看,水手已經沖他飛奔過來,他毫不遲疑地迎上前去。

    水手剛想繞過他去看看那邊怎麼回事,他橫起一腳正踹在水手小肚子上。

    水手疼痛難忍,抱著小腹往下蹲,他又頂起一膝蓋,正中水手面門。水手立時倒地不起,翻滾著慘叫。

    點火的人撒腿逃跑,沒跑幾步,身後轟隆一聲巨響,火藥爆炸,整個船都猛顫了一下。

    船板被炸開了個洗澡盆大小的洞。頓時水勢洶湧而入,流得到處都是。激流嘩嘩地衝進來。

    「怎麼回事?」船上的人都慌了,「哪兒的爆炸?」

    船上管事的拚命嘶吼著各種命令,讓人下底艙去看看出了什麼事!讓船上的乘客都不要慌亂!……

    一會功夫,下底艙查看的水手上來了,拉著那個被打傷的水手。

    那水手被打得鼻子蹋了,不住往外冒血,說話翁聲翁氣,「管事,有人故意放的炸藥,炸了底艙。洗澡盆那麼大的洞,這會已經流得下面都是水,堵不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