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六章脫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六章脫離字體大小: A+
     

    ('

    副千戶被疼痛折磨著,有氣無力的回答道:「梁公公身邊的侍衛,那是全大明錦衣衛里挑出來的,哪是我們能比得上的。我們這些錦衣衛都是軍戶,當兵就為吃糧,會個三招兩式的混日子,真要單打獨鬥,連鏢局子里的拳師都不如。

    我們這些千戶百戶的,您也是朝廷命官,還不知道這裡面的道道?有錢了誰還吃那個苦練拳?您見過哪個將軍飛檐走壁?再說你這都乾的什麼事兒?躲在後面偷襲,就是再厲害的拳師也吃不住一下。」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你剛才說,想要個痛快的死法是吧?」張述湊近副千戶,問道。

    「對,我……」副千戶剛說了個我字,張述已經閃電般一刀背磕在他後腦上,那個位置是腦幹所在,一下斃命。

    對於坦白交待的人總要有所優待,突然殺死他免得他擔驚受怕。放掉他是不可能的,留個活口會給自己帶來大麻煩。別人猜測是你乾的和有證人指控是你乾的是兩回事。

    殺完人張述在船艙里到處翻找,看有什麼可利用的。

    艙角放著十幾個罈子,打開以後噴香撲鼻。一些罈子里是酒,一些罈子里是各種食物,雞鴨魚肉各種都有。

    錦衣衛們本來計劃拿到人以後就直接送到天津衛,準備的食物很充分。

    張述很高興,他和秦奮把一些食物搬上馬車。

    再把三具屍體搜索完畢,金銀留下,錦衣衛的牌子扔入水中。再把三具屍體用繩子綁一塊,上面綁上所有的酒罈,推入水中。酒罈裡面灌滿水,屍體被扯著沉入水底。

    從三人身上搜颳了二十多兩銀子,加上前面姓廖的就是三十多兩,算是一筆小財了。三人的刀都不錯,可惜是錦衣衛的制式單刀,不能留著,也扔到水裡。

    把船劃到對岸,秦奮趕著馬車上岸。張述站在渡口用篙把船撐離岸邊,再把篙扔上船,木船順流向下游漂去。

    濟南是不能進了,四人繞城而過。灰馬一溜小跑,從現在開始它要跑一天。

    天亮后,官船開始渡人,小鎮里的客人們收拾東西,趕往渡口。紛亂的腳印很快踩平了昨晚上留下的痕迹。

    直到中午時有人去客棧吃飯,才發現出了兇殺案,跑去找鎮長,鎮長再去縣衙請衙役,衙役再等大老爺吩咐,衙役到了鎮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在鎮長家吃了一頓酒菜,喝得醉醺醺的衙役和忤作才到客棧驗屍。

    最後杵作根據屍體的傷痕和位置初步認定,客棧掌柜和不明身份人物屬於同歸而盡。後來有人認出此人物是濟南府錦衣衛副千總。至於這位副千總為什麼跑到小鎮上的一家客棧來,誰也弄不清楚。

    衙役根據雙方財物全未減少推斷,屬於仇殺。

    鎮上有人大著膽子提供線索,昨天晚上聽到碼頭有人慘叫。另外鄰居提供線索,昨晚好像進了客棧一輛馬車,今天早上卻沒有見到。

    衙役表示,他們會把這些情況彙報給縣太爺。,對於那輛馬車不辭而別,大家都認為可能是看到殺人現場怕麻煩沒報官。

    誰都覺得那輛馬車可疑,至少是知道一些情況的。但是緝命嫌疑犯遙遙無期,而仇殺就可以馬上結案,對於自己的政績有好處。縣太爺決定先放著看看,過段時間就按仇殺處理,把案子結掉。

    小鎮居民對此結論無所謂,掌柜的老婆接到消息從濟南老家哭到客棧,也無可奈何。一個女人撐不起客棧,於是倒手賣掉。

    很多年後新主人在翻修屋子時才發現密室,在裡面發現了死者的錦衣衛腰牌,那時候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

    和拖泥帶水的衙役不同,濟南府錦衣衛鎮撫一接到人命案子的消息,就知道事情不妙。

    可是他只知道廖副千戶死了,其它人卻沒有消息,船也失蹤了。

    他弄不明白到底是死了幾個人得手了,押著船向下游去了?還是被人全殺了奪了船逃走?

    他馬上做了兩個決定:一方面派人順著往南的官道巡查,另一方面撒出馬去繞著河岸尋找那艘船隻。

    順著河岸尋找的快馬天快黑時找到了那艘仍舊在水中飄流的船。喊話上面沒人答應。

    追逐者不知道上面到底有沒有人,或許船上的自己人都死了,但誰知道要抓的人在不在上面呢?

    眼睜睜看著天黑下來,那艘船繼續朝下游前進,天亮后,又是一次追逐。

    張述的布置,讓他們爭取了一天時間。普通馬車一天可以走一百多里路,他精選的這匹灰馬不停的跑了一百四十里。這麼長的路段上盤查難度可想而知。

    而且錦衣衛無法確定他們到底是在哪下的船,不知道該去哪條路上巡查,只能是每條路上都派點人。面面俱到的結果就是都不當回事。

    馬車嗒嗒地走著,車廂的顏色已經變了,用的是出發前買的那些劣質彩粉。錦衣衛想憑馬車認人?慢慢找去吧。

    張述他們現在是一副遊子歸家的扮相。

    楊絮和笛兒已經清醒了,她們完全不明白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睡覺時在客棧,醒來就到路上了?昨晚到底是怎麼上的馬車?

    她們問起時張述輕描淡寫的說:「昨晚那是家黑店,想謀財害命,所以我們連夜趕路。至於你們怎麼上的馬車,我抱的。」

    兩女想到自己被張述從被窩裡抱出來,禁不住臉上發燙,開始滿懷心事,不知道老爺對自己的睡相有什麼看法。她們有了心事,問話也就少了。

    「大人,你不是說錦衣衛不敢公開抓你嗎?為什麼我們不幹脆找官軍保護?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大人是朝廷命官,錦衣衛不是就不能動手了?」秦奮不解的問道。

    張述說:「那並不是一條好計策,是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才採取的冒險方法。咱們最好的選擇是隱蔽躲藏,讓對方失去咱們的蹤跡,找不到咱們,這樣才是最安全的。找官軍保護的話,所有要暗算我們的人都知道咱在哪,路上就會有數不清的障礙和陷阱,而且俺並不相信官軍能保護得了俺們的安全,畢竟咱的敵人是錦衣衛。他們隨便捏造個罪名,俺們就很被動。」

    秦奮納悶的問道:「大人,你說話怎麼變味了?山東味兒。」

    張述笑道:「在山東,說話就得是山東味。你要是操著一口京片子口音,到哪都引人注目。以後有人你就別說話,讓俺去應付。」

    現在天氣已經炎熱,張述乾脆晝伏夜行,白天休息晚上趕路。馬有夜視能力,會自己走路,比開汽車輕鬆多了。

    遇到城市就繞著過,只在尋常的小鎮和鄉村買點吃的。為了逃避追兵,他們做了兩頂帳篷在野外住宿。

    所到之處,張述一張嘴就是純正的山東口音,減少了不少麻煩。

    以他反偵查的手段,四人順利的脫離山東境內。其它三人都沒覺得這一路上東躲西藏,風裻露宿有什麼苦,甚至還覺得新鮮有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