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五章訊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五章訊俘字體大小: A+
     

    ('

    大概清理了一下地上的痕迹后,張述回到船上,撤走最後的木板,解開纜繩。

    船上放有撐船用的竹篙,撿起來一撐碼頭,雙腳用力,木船微微搖動。再撐一次,木船緩緩離開岸邊。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張述對那個半死不活的俘虜說:「有什麼要交待的就說吧,別等我問。」

    那人喘了幾口氣后恨聲說道:「爺爺是錦衣衛的,你這不知死活的野狗,還不快把爺爺放了。」

    張述不屑地問道:「怎麼錦衣衛出來的都是這麼些膿包?除了會拿名號嚇唬人,一點本事都沒有?我還以為錦衣衛都是武林高手,高來高去,飛檐走壁。今天晚上一連幹掉六個,就沒一個用第二下的。一招都撐不住的人還得瑟個什麼勁兒?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敗軍之將,何足言勇。你現在是俘虜,落我手裡了,我想怎麼收拾你就怎麼收拾,你有什麼資本和我叫嚷?莫非是你覺得自己骨頭硬?」

    那人脖子一挺說道:「爺爺就是骨頭硬!爺爺收拾人多了,什麼都不懼!你有什麼本事儘管朝爺爺身上使!」

    說著他使勁朝旁邊吐了口血沫子,說道:「你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一個一個暗算我們。只會暗地裡傷人的老狗還充什麼大辮兒蒜?」

    張述搖搖頭說道:「你們三個加上客棧里的三個,一共六個人暗算我們,還給飯菜裡邊下迷藥。就不是暗地傷人了?就是英雄了?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那個錦衣衛梗著脖子說道:「爺那是辦差使!要是亮出身份來怕你們跑了!」

    「很有精神么,看來你傷的不重。」張述懶得再和他廢話,吩咐道:「秦奮,把他嘴給堵上。」

    秦奮從他衣服上扯下一塊衣服來,把俘虜的嘴給堵上了,又用繩子在腦後纏了兩圈,確保脫不出來。

    張述在船上點起一堆火來,把單刀放在裡面燒。

    那個錦衣衛看著單刀被一點一點燒紅,眼皮子不住地跳。

    張述說道:「你知道我要幹什麼了吧?對!我是要用刀子燙你的傷口。」

    錦衣衛閉上眼睛,沒有說話。

    張述說道:「現在呢我要聲明一點,你別以為我是要給你用刑,我是在給你治傷!我也不是什麼心狠手辣的人,不過你腿上的傷口要不做止血處理的話,你會失血過多死亡。

    原來我不給你做處理,是覺得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就讓你暈乎乎的死亡也不算太過痛苦。但是現在既然你這麼有骨氣的話,那我就得給你治一下,以後時間還長著呢。沒止血藥,只好用火燙你的傷口了。」

    在沒有強力止血藥的情況下,最有效的止血方法就是拿烙鐵烙,烙過的傷口還可以防止感染。但是張述真的是那麼好心嗎?

    張述把那人的傷腿固定好,等刀燒紅,放到他被馬踩得血肉模糊的傷口上。頓時青煙瀰漫,空氣中一股燒脂肪的臭味,那人嗓子里吱溜一聲,昏迷不醒。

    儘管堵著嘴,這種聲音也足夠嚇人的。秦奮背過身去不敢看。

    張述繼續給他止血,用刀烙其它地方。然後,他被疼醒了。

    傷處全燙完時,張述隨手把刀子放在了他沒有受傷的地方。

    「吱」一陣皮肉燒焦的聲音。那人嗓子眼裡咯兒一聲,疼得面孔扭曲,眼皮子都睜不開了。

    張述連忙提起刀子道歉:「不好意思,手滑了。」

    錦衣衛滿頭大汗的睜開眼,看著張述。

    接下來張述又不小心手滑了好幾次,那人終於害怕了,他驚恐地想:這傢伙不會是想就這麼把我燙死吧?

    想到這裡,他眼裡露出恐懼的神色,渾身汗出,虛脫了。臉上身上都是水淋淋的,衣服全濕了。

    「想說了?」張述問道。

    那人使勁點頭,嘴裡發著怪聲。

    張述給他解開綁嘴布,他呼呼喘了會氣,說道:「水,給我點水。渴。」

    「抱歉,失血過多的人不能喝水,喝水會死人的。」張述說道。大出血的人不能大量喝水,這是醫學常識。

    「一點,嗓子太乾沒法說話,喝完水我就說。」那人啞著聲音說道。

    給他喝了少量水后,他交待了自己知道的一切。

    他是山東鎮撫司的錦衣衛,上面快馬傳下話來讓拿短毛,所以在此設局。準備拿到人以後坐船出黃河,那裡有人接應,然後再改乘海船到天津衛,就沒他們的事了。

    今天擺渡官船出問題,也是他們下的手。如果事情不成功的話,還有別的計策,沒想到的是今晚上就被人一鍋端了。

    他們在這裡等著的事情只有老廖知道,他怎麼也想不通老廖會出賣他們。

    按他的話說,老廖絕對是條漢子,年輕的時候被打得皮開肉綻,沒哼過一聲。撐一晚上的酷刑沒任何問題。

    要是長時間不來,就說明事情失敗,他們會去救人,另外這邊失敗的話,濟南府還有預設的其它局。

    張述笑笑說道:「很奇怪么?那個老廖或許熬刑有一手,但腦子卻不怎麼好使。我隨便問問他就全說了。」

    解了他的疑惑后,這傢伙算是徹底死了心。他透露了自己的身份,竟然是個副千戶。至於那位正千戶,已經在剛才的戰鬥中殉職。

    另外他還教了張述怎麼樣開這艘半大不小的木船。完全問完以後,這位副千戶大老爺也知道自己沒什麼利用價值了。

    「能不能給兄弟個痛快的?該說的都說了。現在這腿實在太疼了,多活一會就多受一分罪。」他嚙牙咧嘴地說,在回答問題中就一直不停呻吟。

    「還有個問題沒回答,你們這錦衣衛為什麼這麼廢?我在京師也曾見過梁芳身邊那倆侍衛,以一敵十幾個精銳老兵不成問題。估摸著即使是我遇上,也得費一番功夫。你們為什麼不派點高手出來?」張述問道。

    「您見過梁公公?」副千戶驚訝問道。

    「見過。他還請本大老爺去八方珠寶樓隨便選東西,不要錢。我滿足了你的好奇心,你還沒有回答我你們為什麼這麼渣。」張述說道。

    他們那個傳統武術教官沒事老喜歡給灌輸一些思想,比如說什麼武術一代不如一代啊,說古時候的武林高手如何如何厲害啊,所以張述從未敢小看這時候的近戰能力,畢竟人家天天練的就是這個。

    再加上樑芳那些侍衛的身手,讓他高估了錦衣衛。不過,就算不高估他也會躲在暗處下黑手,他接受的是特種戰爭訓練方式,不是裝甲部隊正面突破。

    對他這樣的人來說,武功,內功什麼的都曾見過,不像多數人那樣以為一切都是假的。

    比如從四米高跳下是傘兵的基礎訓練項目,常人這個高度跳下來就可能受傷。

    像他們這樣的起碼得從六米跳下不受傷。如果穿上傘兵靴子,三樓頂跳下是不會受傷的,水平高的可以從四樓頂跳下安然無恙。

    這種情況在不知道的人眼裡是相當不可思議的。要是說出來多數人會以為吹牛,寫在評書里那就是相當高級的功夫。其實經過訓練的人是可以做到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