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四章船上的戰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四十四章船上的戰鬥字體大小: A+
     

    ('

    「錦衣衛?」秦奮腿肚子開始發抖,牙齒得得的響,他用一種怪異的冷靜聲音問道:「那大人打算怎麼辦?」

    述笑笑,這幕僚反應真夠遲鈍的,到現在才開始害怕。不過還能保持冷靜,也算不錯。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秦奮覺得腦子一片空白,他很想出點什麼計策,但完全想不出來。

    張述伸手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不用害怕,他們抓不到我們。」

    黑暗中伸來的手讓秦奮安了點心,他開始考慮如果被人堵住以後找什麼理由為自己辯護。

    張述斜倚在車廂上,半閉著眼睛恢復體力,為一會的戰鬥做準備。

    兩人沉默中,到渡口了。這段黃河水勢平緩,離得近了才能聽到水流的聲音。自古黃河夜不擺渡,沿著河岸停靠著許多小船,在旁邊的一艘半大船隻上,高高掛著一盞燈籠。

    張述趕著馬車朝那盞燈籠走去,他問秦奮,「你會開船嗎?」秦奮搖搖頭,隨即想到黑暗中大人看不見,於是恭聲回答:「不會。」

    述噢了一聲,心想那得抓活口了。他會划小木船,但要是大船就不會了。

    讓秦奮趕著馬車往過走,張述跳下車,小跑著先朝船隻過去。

    他打算用馬車吸引船上人的注意,自己先打個埋伏。

    那盞燈籠是指路的標識,順著直線奔過去,船上已經搭了木板在碼頭上,搭起一座浮橋。

    這艘小船並不大,也就十米左右的長度,如果上面猛然多了個人,還是可能感覺出來的。張述輕手輕腳上了木板,再慢慢走上船頭。船身沒有絲毫搖晃,裡面的人沒有發現他的到來。

    船艙里有人在輕聲說話,「那倆丫頭長得真不錯。一會老廖弄來以後,咱們今晚就有樂子了。」

    「嘿嘿……」「哈哈」艙里響起一陣淫笑。

    張述沒有打草驚蛇,輕輕的往艙門后一貓,守株待兔。

    馬車離得近了,船上有人聽到聲音探出頭來,看了一眼,黑乎乎什麼都看不見。「人來了?」艙里有人問道。

    「差不多,聽到馬車響,應該是。」那人說著,點了盞燈籠出來,順手關上艙門。

    他提著燈籠站上碼頭,馬車走近,他驚訝地發現上面是個不認識的人。難道是這裡的錦衣衛兄弟?他壓低聲音問道:「你是誰?老廖出什麼事了?」

    秦奮還沒有回答,張述從這人身後伸出雙手,板住他腦袋迅捷而有力的轉了個圈兒。

    咯嚓,頸骨被折斷,他一聲不吭倒地。手中的燈籠也落在地上,熄滅了。他點的燈籠裡面不是蠟燭,是那種裝香油的青銅燈盞,燈盞掉在地上發出響聲,雖然不大,卻已經驚動了船上的人。

    張述殺人以後迅速奔上船,一腳踹開艙門然後身子往旁邊一閃。裡面刷刷刺出兩刀,隨即倆人手持單刀跳出來,確切的說是跳出一個來,另一個離張述近,在跳出的過程中已經被他一記重拳擊在右肋。

    隨著骨折的聲音,他手中單刀落地,好死不死正落在自己腳面上,頓時這倒霉蛋撲倒在地,呼哧呼哧直喘。想叫又叫不出來,發出的聲音像低沉的貓打呼嚕聲音。

    聽聲音張述就一皺眉,出手太重,不小心又弄死一個。這是肋骨刺破肺葉發出的聲音。以明朝的醫療水平,沒救了。他本來想打對方個氣胸,讓對方失去抵抗能力又無法喊叫。怎麼這些錦衣衛都這麼弱?

    這一切都發生在兩人躍出艙門的瞬間,一個人倒下,另一人還沒反應過來,他用刀護住自己,按先前預定的計劃,漫無目標的摟頭蓋頂一陣亂砍亂劈。

    砍了幾秒鐘后,他終於後知後覺地發現同伴倒地,借著艙內的燈光,他發現倒地那人正在地上抽搐。他立刻判明了攻擊者的位置,持刀慢慢逼近。

    片刻之間兩名同伴慘死,這讓他無比絕望,知道這次可能要完蛋。但是他不能退縮,任務完不成同僚全死,逃回去的話是生不如死。

    張述躲在艙邊黑影里,他本來可以擊中對方后就馬上換位置,但是已經用不著那麼麻煩了。剛才踹開門時,借著艙內的燈光他已經看出裡面就倆人。

    剩下那人持刀向張述逼近,刀尖不停地顫抖,顯示出其人已經驚恐到了極點。他已經完全失去了冷靜,暴露在燈光下卻不自知,還想著要和隱藏在暗處的張述拚死一搏。

    在敵人放下武器前,不要輕言勝利。這是張述受的軍事教育,他沒有猶豫,在那人從明亮處走向黑影的剎那,右腳踢在對方的小腿上。與此同時,左手從上往下一壓對方的單刀,右腳落地的瞬間,右肘已經擊在對方胸口。

    拳術中有句諺語:一肘抵十拳,肘的效果可見一斑。不過他這次用的是推力,他想留個活口。

    張述選擇了最佳的時機發動進攻,人從明亮處剛到黑暗處,視線受阻,視物不清。獅子撲兔亦用全力,他是一個從小接受軍事教育的殺人機器,在戰場上的經驗完全不是眼前這人可以比擬。

    那人被張述這一肘推出,單刀脫手,身體重心不穩,收不住腳的急速後退。

    這時候秦奮已經趕著馬車走到近前,那人蹬蹬蹬一溜急退,正好栽在馬身前。馬被驚得唏溜溜一聲叫喚,使勁往前一衝,踩倒那人就拉著車子衝上船。

    那人發出一聲慘叫,在夜裡傳出老遠。隨後就是低沉的呻吟。

    張述急忙拉住馬韁撫摸馬頭,他的力氣本來就大,再加上馬還拉著車子,份量不輕,還有前面就是船篷,船下是黃河。

    平素性情溫和的灰馬眼見無路可走,被稍一安慰也就安靜下來,低著頭嗒嗒地踢船板。

    楊絮和笛兒被慘叫聲驚動,她們覺得應該醒來,可是困得完全睜不開眼。眼皮子睜開又合上,最終只能是仍舊靠在車廂壁上,迷迷糊糊在車廂中發獃。。

    張述安頓好馬,立刻走過去把被馬踩傷那人拖上船。就著燈光一看,他大腿上一個馬蹄子印,被踩得血肉模糊。

    挺順利的事情,被馬這一腳又給踩得不完美了。張述很遺憾,要是馬不多這一腳,地面上就不會留下血跡,那人也不會發出慘叫,現在諸多跡象已經足夠錦衣衛明天追查自己。

    要不要清理留下的痕迹呢?還是清理吧,少給對方留一點線索也是好的。

    張述把那人拴在船上,確認了他已經沒有反抗的能力后,打著燈籠跳下車,清理馬蹄子踩下的血跡。

    秦奮這個什麼事都伸不上手的人,這會親眼見到張大人舉手投足間連斃兩人後,卻不再那麼害怕了。他已經認命了,這殺人犯的幫凶是跑不了。

    張述是朝廷命官,殺人也未必有什麼事,他可只是個秀才,幫凶也一樣會要命。不想上法場的唯一辦法就是別讓逮到。

    這人要橫下心來以後,就什麼都不怕了。秦奮看張述不知道上岸忙什麼,乾脆開始抽走搭在碼頭上的木板。一會要開船逃跑他還是知道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