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三十七章送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三十七章送別字體大小: A+
     

    ('

    劍士家裡電腦壞了,好在有存稿,走了一小時上網更新。晚上是沖不成榜了。下周更新時間可能會很飄忽。請大家諒解。

    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清樂公主歪著頭看看他說:「我有話要叮囑你呀。這一去幾千里,路上小心點,別被人宰嘍,要被宰嘍就當不了你的官啦。而且你的兩個大美女都會被別人接收,那樣你就虧大啦。」

    汗死,這是一個小姑娘說的話么?聽起來也不像是在送行,倒像是詛咒。張述繼續苦笑。

    「怎麼樣?我說得夠明白了吧?你應該聽得懂。」清樂公主得意地笑,俏皮可愛。

    張述抱拳,「多謝公主關心。」

    「其實我也不是在關心你呀。可是你還不能死,你要死了誰給我稀奇古怪的東西呢?哪,你一定要好好活著,下次見面的時候,別忘了給我準備好禮物。」清樂公主繼續俏皮地笑。

    張述點頭,「謹遵公主吩咐!」

    「你一點也不生氣呀?」清樂公主繞著張述轉圈,說道:「看來你也不是只能聽懂話的表面意思嘛。沒有別人說的那麼傻啊。」

    張述很無奈,再怎麼說我也是大人了,連這點話都聽不懂?被一個十歲小女孩質疑智商,這種感覺真是太傷人自尊了。「公主說得明白,臣自然聽得懂。」

    「你現在和那些大臣們一樣,像個木頭。本宮也沒什麼說的了,看汪總管有什麼要叮囑你的沒有?」清樂公主跑去和楊絮說話去了。

    張述朝汪直抱拳,「汪總管。」

    汪直笑笑,「張守備,公主剛才已經說了,這一次去福州,路上不平靜。錦衣衛和東廠仍舊會打你的主意。雖然你現在是官身了,他們不至於明著來,但是到了荒無人煙的地方,就很難說了。至於前些日子那十四家找你麻煩的紈絝,倒不用擔心,上次他們攻擊梁芳后,已經被家中長輩關了禁閉。」

    張述問道:「神機營火藥庫爆炸,這麼大的事故,怎麼梁芳一點事都沒有?」

    汪直說:「是啊,出了這麼大的漏子,竟然沒有一個大臣上摺子參他。你說奇怪不奇怪?」

    張述驚訝道:「朝中大臣竟然結黨結到這種程度?」

    汪直微微頷首,「不錯。現在你明白朝中局勢了吧。以前大明是皇帝忌憚大臣,大臣畏懼錦衣衛,錦衣衛畏懼皇上,這三者互相制衡。現在是大臣勾結錦衣衛,兩者相安無事,各取所需。這些鼠目寸光之輩,以為如此一來,便可大小權柄在握,高枕無憂了。也不想想制衡一但打破,就是腥風血雨,驚濤駭浪。」

    張述奇怪,「那為什麼皇上不下令撤了他們?難道他們敢造反?」

    汪直四面看了下,低聲說道:「太祖、成祖兩位皇帝都長壽,後面的四位先帝就都英年早逝。這其中有什麼緣故你自己想。」

    張述倒吸了一口冷氣,難道是說錦衣衛竟敢暗殺皇帝?他不是歷史學家,對明朝的印象也僅限於課本上的簡單介紹,但是明朝皇帝大都短命還是記得的。

    汪直看他的臉色,說道:「你明白了吧?萬歲現在也僅僅希望制衡,而不會去刺激他們。欲速則不達。」

    原來是這樣,朝中大臣已經結成一個利益集團,皇上只要不碰他們的核心,他們就不會造反。大臣們也不願意刺激皇帝,皇帝也不敢逼得太緊,麻桿打狼兩頭害怕。張述點點頭,說道:「明白了。」

    汪直說:「南方現在倭寇作亂,朝廷允許將領們招募家丁,你去了以後可以多驀私軍。守備只是個管軍的職務,終究是要交革的,私軍才是你的根本。」

    張述抱拳,「是。」

    汪直遞給張述一個小包,說道:「這裡面是福州大員的基本資料,你帶著路上看。此去福州,好好乾點事情出來。若是能把倭寇平息,便可以平步青雲。至於銀子咱家是沒得給你了。西廠剛剛建立,處處用錢。又沒得來源,拮据得很哪。」

    張述點頭說道:「明白。自力更生。」

    汪直鄭重地說道:「你這次去福州是接了聖旨的,欽命的福州守備。官雖然不大,但是你這算半個欽差,除了皇上沒人能動得了你。去那裡以後大展拳腳地干吧!」

    交談完畢后,公主和汪直回城去了,張述一行繼續往南。

    楊絮說:「公主真是天姿聰穎,一點都不像才十歲。我十歲的時候,什麼都不懂呢。」

    張述點頭,「是啊。皇家的教育,加上個人的天份。」

    笛兒問道:「大人,你十歲的時候是什麼樣?」

    張述笑笑沒有回答,想著自己十歲的時候,在少年軍校裡邊白天黑夜的接受訓練,準備將來成為一個精銳士兵,或者也叫精銳炮灰。

    天才他見得多了,同班同學大部分都是特殊人。比較起來,楊絮和笛兒才是正常人,但她比起後世的初中生來還是顯得懂事得多。

    中午,他們到了一個小鎮,下車休息,吃飯。鎮上只有幾家小飯館,現在已經是坐得滿滿。楊絮和笛兒都下了馬車,三人正在轉悠著找地方,看到對面街邊擺著個卦攤,上面寫著抽籤算命,下邊寫著代寫文章。現在沒有生意,他正在那裡拿著本舊書看。

    張述看著有點眼熟,走過去問道:「你不是那個給我辦戶籍的文案么?叫什麼來著?秦奮?」

    那人也認出張述,連忙施禮打拱,「張大人。想不到您還記著小生的賤名。」

    張述奇怪地問;「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在這裡算卦?」

    秦奮說道:「唉,數日前已經被順天府開革,到現在沒有找到新的活干,只能先在這裡擺個卦攤,代寫點書信。張大人這是外放了?」

    張述點頭,說:「對,外放福州做守備。」

    秦奮撲通跪在地上磕頭,「張大人,您那要缺幕僚的話,就帶小生一起走吧,小生絕對會肝腦塗地報答大人。」

    張述連忙把他扶起來,「快起來,你起來說話。」

    秦奮站起來說道:「小生自十七歲中秀才,在順天府做文案已有九年,對各種公文熟悉的很。上有高堂,下有妻兒,都指著小生一個人活。小生現在失了文書一職,已經是朝不保夕,上頓接不了下頓了。這卦攤子生意難做啊!」

    做了九年文案?張述現在正缺少這種師爺角色,楊絮畢竟是個女孩子,不能在大廳廣眾之下做事,再說拿公務煩她也不好,去了福州以後總得找一個師爺。這倒不錯,自己送上來了,上次打交道,看得出這人心地不壞,容易被感動的人心地一般壞不到哪兒去。

    張述說:「我還沒有幕僚,你要是願意的話,倒是可以跟我。不過我是在福州上任,離京師太遠了。你要走了,家裡怎麼辦?」

    秦奮大喜,拜倒在地說:「多謝大人栽培。大人在上,受小生一拜。回大人話,家裡的東西變賣變賣還能支撐些時日,等到薪資發下來,就算熬出頭了。」

    張述看看他身上的舊衣服,說道:「走吧,去你家看看。」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