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三十六章準備上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三十六章準備上路字體大小: A+
     

    ('

    張述謝恩,他本來以為聖旨婆婆媽媽不知道歪多遠,哪知就一句話。要是由別人起草那就不知道有多長了,但這道聖旨是憲宗親手寫的,所以很簡要。

    接完聖旨,汪直這才露出笑容,「張守備,不請咱家進去喝杯茶么?」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請,」張述做了個請的手勢。喝茶?喝的當然不是茶,是銀子。這些日子張述沒少和楊絮笛兒打聽這時候的事情,對這種重要程序當然不能忘記。

    汪直進屋往椅子上一坐,身後跟著四個護衛,其它人都在院里等著。

    張述說道:「總管請稍候,下官去去就來。」汪直明了的一笑。

    楊絮和笛兒已經把茶杯洗凈,正在著急。張述上次在錢莊兌換的都是十兩一個的銀元寶,這會兒一看,茶杯太小塞不進去,把她們倆個給急的。

    張述進屋一看這情況,把多功能軍用匕首取出來,剁吧,一銀元寶剁兩塊。

    噹噹!外屋的人一聽就知道是剁銀子的聲音,氣得鼻子冒煙,心中琢磨:這怎麼個意思?大銀子剁小了給我們分?這家子可真夠出洋相的。

    剁好了放茶杯里,蓋上蓋子端出去,汪直那杯子就不能拿銀子打發了,塞了塊金子。

    護衛們打開杯子一看才明白,原來不是人家小氣,是杯子塞不下。頓時個個喜上眉梢,態度馬上轉好,臉上笑得跟包子似的。

    汪直卻沒動自己面前的杯子,只是微笑著說:「張守備破費了,既然孩兒們已經喝完,咱家就該回宮交旨了。」

    張述恭敬地送走宣旨人員,楊絮從裡屋出來,看到汪直的茶杯一動沒動,疑惑地問:「汪公公為什麼不要程儀?」

    汪直要的是什麼,張述心裡明白,但是隔牆有錦衣衛的人看著,不能對楊絮說。他用讚歎的語氣說道:「汪總管不貪財,正人君子啊。」

    楊絮點點頭,兩眼欽佩:「想不到汪公公竟然如此清廉。」

    看她傻傻的樣子張述就想笑,「本官現在是守備大人了,叫聲老爺聽聽!」

    楊絮真聽話,低頭輕輕做了個蹲身禮,叫了一聲,「老爺。」

    「這麼聽話的老婆真不好找!」張述把她摟在懷裡狠狠抱了一把,清香,柔軟,再加上滿心的感動。這一刻,他覺得其實穿越也挺好的。

    接了聖旨以後,去兵部領了文碟,張述準備上任。

    去福州走陸路需要馬車,他到牲口市場挑馬。牲口販子給他介紹各種高頭大馬,看起來賣相好,體力強健,他都不點頭。最後挑選了一匹在眾多大馬中顯得身材矮小的蒙古馬。

    牲口販子目瞪口呆,這人穿的都是上好衣物,看起來挺有錢的,怎麼挑這麼一匹劣馬?真摳門。

    張述也不解釋,他們訓練的時候曾經去過蒙古大草原,騎術也是要學習的一項內容,不但得會騎馬,還得會看馬,挑馬。

    他挑選的這匹蒙古馬雖然看起來矮小,騎起來也確實跑不快,負載能力也一般。但是它的好處是適應能力強,可以長距離不停頓地奔跑,無論嚴寒酷暑都可以在野外生存。

    這一次從北向南,氣候差異相當大,有時候難免找不到合適的草料。那些高標準的好馬都得精心保養才能發揮能力,這匹條件差點都沒關係,它不挑剔。

    至於負載能力,拉個車還是很輕鬆的,他們不帶多少東西。

    而且這匹還是灰馬,灰撲撲的毛色很雜。顏色普普通通,就是那種最常見的馬色。路上跑的大部分都是這種顏色的馬,往人堆里一混就找不出來。

    張述覺得這匹馬簡直是太完美了。

    選好了馬,又去買了一輛半舊馬車。這種半舊品看起來不如新馬車那麼耀眼,卻是最實用的。它已經被使用過,如果有什麼毛病早該顯出來了。

    當然了,買馬車的時候張述仔細檢查過,免得別人把破車賣給自己。

    接著,張述去買了兩頂帳篷。這時候路況不好,都是土路。路上要遇到下雨的時候難免趕不到宿點,得在荒郊野外過夜。那時候帳篷就有大用了。

    張述又帶著兩個女孩去採購了一批劣質彩粉,兩個姑娘都有點奇怪,「買這麼多彩粉幹什麼?」

    「化妝。給馬車化妝。到路上你們就知道了。」張述笑著說。東西全部準備好后,三人上路了。

    出發前,讓楊絮和笛兒把身上值錢的首飾全部取下,放在軍用背包里,穿半新不舊的衣服,身上只帶點散碎銀兩,免得路上被毛賊盯上。另外張述買了頂文士冦戴在頭上,遮住那一腦袋扎眼的短毛。

    趕著馬車離開萬國館,他這才有種踏實的感覺。離開這到處都是監視的住所,離開這到處都是達官顯貴的北京,到福州去,咱的地盤咱做主!

    讓一個職業軍人混官場,太為難了,還是南方的軍官更適合。聽說那邊鬧倭寇,正好去試試身手。

    離開時又去楊曄府上拜會,楊絮她老爹依舊沒讓進門,從門縫裡遞出一封信。楊絮磕了兩個頭,灑淚分別。

    出了南門,楊絮回頭望著京師高大城牆有點戀戀不捨,這畢竟是她從小居住的地方,這一次離開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回來。

    張述有點自由的感覺,渾身輕鬆。他望望遠路,心中默默地想道:「向南!下一步的目的是平安到達福州!」

    南門十里路開外,路邊有座小亭子,清樂公主一身便服從裡面跳出來,「你們總算來了,我等好一會了。」在她旁邊,侍立著笑眯眯的汪直。

    怎麼也沒想到這位小公主竟然能來送自己,張述很高興,上去施禮說道:「這次離開京城,只有公主送我。」

    清樂公主問道:「那你感動了沒有?」

    「啊?」張述愣了一下,隨即回答:「感動,感動得刻骨銘心。」。

    「看樣子就沒有,不說實話。」清樂公主笑著說:「前些天火藥庫爆炸,毀了很多民房。太子哥哥因為要安撫百姓,撫恤軍人家屬,一直到現在還沒忙完,所以不能來送你。我呢正好有時間,所以就來了。汪總管覺得和你打好關係比較重要,所以也來了。好啦,正事說完。」

    張述笑,「原來如此。多謝太子,多謝公主,多謝汪總管。」

    清樂公主拍拍手笑道:「既然說謝,你拿什麼謝我啊?總不能只拿嘴皮子說個謝字吧?」

    張述頓時苦了臉,這小公主人挺好,就是要起東西來太狠了,拿什麼給她?手雷肯定不行,子彈也危險。望遠鏡?夜視鏡?助聽器?手錶?匕首?指北針?

    他還在琢磨,就聽清樂公主撲哧一聲忍不住樂出來,隨即咯咯直笑,「你還真是個老實人,怪不得汪總管說和你講話就得講得明明白白。好啦,我在逗你。要是見面就要東西,你還不得見了我就跑啊?」

    被一個小姑娘逗著玩,張述只能苦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