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三十章選首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三十章選首飾字體大小: A+
     

    梁芳馬車過去,軍官把張述給攔住了,「你不能走,你人在現場,起碼得當個證人。」他沒有看到張述打人,把他當成了現場目擊群眾。

    張述說道:「我倒是願意配合,可你得問問梁公公願不願意。」

    又關梁公公什麼事?那軍官馬上醒悟,「您是公公的隨從?請便,請便。」

    梁芳的馬車繼續向前,那侍衛說道:「好好審審這些人,弄清楚他們是幹什麼來的。」

    軍官抱拳道:「是!」等到梁芳的車隊走後,他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你以為老子和你們錦衣衛一樣,能夠隨便審人?老子只管抓人,抓完往巡檢司一送,該誰審誰審。

    「這位兄台,我是衛國公世子,剛才被歹人打傷,我是被無端牽連的。」小公爺趙信費力的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脖子說道。他現在腦袋歪向右邊,脖子上一處明顯的黑青,脖頸疼得要命,連轉個頭都不敢。

    剛走了個大內總管,這邊又出來一個小公爺?真特么地流年不利,怎麼遇上的儘是這些雜種?軍官微笑說道:「看世子的傷勢很重,又是被歹人襲擊。是不是到巡檢司去報個案?好捉拿歹人。」

    「報你娘的案!」小公爺狠狠一腳踹到軍官身上。他脖頸疼著,站得本來就不穩,又抬腳踢人。軍官沒怎樣,他倒把自己踹了個跟頭。頓時哎喲哎喲的叫起來。

    那軍官也不敢發火,俯下身雙手扶起他,「小公爺說不報,那就不報。都是小人多嘴。您走好。」

    「還有他們幾個,都是跟我一起的。」小公爺指著其它貴族少爺說道:「這位是兵馬司的公子,這位是指揮同知家的,這位是定遠候家的……你看你留誰?」

    軍官聽著下面那一長串頭銜,猛縮了一下脖子,哪一個他都得罪不起,踩死他就跟螞蟻似的,「各位公子慢走,小的還有軍務在身,就不送了。」

    一群貴族少爺哼呀著走了,他們帶來的那些護院教頭顧不了了,總得有人讓人家交差。何況只要自己沒事,過些日子那些下人也就都能弄出來。

    楊絮和丫環笛兒都被剛才的事情嚇得夠嗆,張述一路安慰著她們,一行人到了八方珠寶樓。

    這是座極其奢華的商鋪,座落在最繁華的四條大街十字路口,樓共三層,木製結構。離多遠就聞著一股檀香味,樓的木料都是香料製成的。

    出入珠寶樓的人不見多少,門前馬車轎子卻停了一大堆,顯然來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家。

    梁芳的馬車剛一停下,裡面就有人迎接出來。那個掌柜認識梁芳的馬車,他彎著腰不停的低聲討好,梁芳淡淡地回應,不時向張述投來一暼。

    張述把楊絮抱下馬車,這個動作讓現場那些達官顯貴們目瞪口呆。楊絮滿臉緋紅,也不敢抗拒。笛兒自己跳下車,幫助她家小姐整理衣衫。

    樓內正面是一排櫃檯,上面擺著各式珠寶,質量都不高,高質量的都在樓上,越往上層走越貴重。窗口靠牆的地方放著太師椅,桌子。有幾個原本坐在那裡的官員看到梁芳進來,嚇了一跳,忙不迭的躲了。

    一群人進入珠寶樓,梁芳往太師椅上一坐,吩咐道:「就這層,你挑吧。」

    張述笑笑,看這老傢伙心痛的表情也是一種享受,他對敵人從來都是如冬天般寒冷。他不會和老傢伙客氣,指著櫃檯對楊絮說:「你們隨便挑,多挑點。不要錢的。」

    楊絮點點頭,帶著笛兒挑選飾品。她父親是個翰林院編修,是清水衙門,又只有七品,家境並不富裕,她沒有過貴重首飾,對珠寶毫無鑒賞能力。只是挑選一些看起來漂亮的東西,抓起一個又放下另一個,覺得哪個都好,愛不釋手。

    梁芳在後面鄙夷地瞧著,蠻子的女人也是不開化的野人,連個首飾都不會挑,白瞎了那張漂亮的臉蛋。

    倆女人挑來挑去,大半個時辰都沒決定要哪個,梁芳有點不耐煩了,「張大人,咱家事情多,不能一直在這裡陪你們吧?讓她們快點。」

    張述走過去,問道:「選好哪個了?」

    楊絮說道:「這串珍珠項鏈我很喜歡,可聽人說珍珠時間長了就黃了。這串透明的琉璃項鏈看起來也不錯,不知道該選哪個。」

    琉璃項鏈?這還用選?不就是玻璃球么,後世滿大街都是一塊錢一串。張述失笑,「要珍珠的。將來黃了就把它磨成粉喝下去,聽說珍珠奶茶能美容。」

    楊絮問道:「那耳環呢?翡翠的好,還是金剛石的好?」

    張述毫不猶豫地說:「金剛石。」

    笛兒插嘴問道:「那指環呢?漢白玉的好還是羊脂玉的好?」

    這都什麼問題?漢白玉是建築材料,論噸買。老傢伙拿這些破爛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啊。張述回答:「羊脂玉。你別要指環,拿個大塊頭的回去擺著看。」

    楊絮把玩著一個小環奇怪,「這個怎麼叫乳環?是幹什麼用的?」

    張述巨汗,「回家告你。現在先收起來。」

    楊絮指著一個比手鐲粗的東西問:「這個是什麼?」

    張述看了下,「這個是往腳上戴的,西域首飾。拿上,渾身上下一件都別拉下,這種機會以後再沒有了。哪怕拿回去咱不用,砸碎了賣金子也行。」

    砸碎賣金子?梁芳在後面聽得心一抽抽,整碗熱茶倒腿上了。

    倆女人猶豫了很長時間都沒解決的問題,張述幾句話就決定了。置辦了渾身上下的裝飾,倆女都很興奮。

    張述看楊絮喜滋滋的樣子,也露出笑容。男人辛苦為了什麼?不就為了心愛的女人能夠開心么?

    「選完了?」梁芳見他們走過來,如釋重負地問道。這老太監本來就小氣,再加上他心裡想要弄死張述,可是卻得坐在這裡陪笑臉。所以這半個時辰過得是生不如死。

    張述他們每選一件,梁芳都在心裡對張述恨上幾分。

    「選好了。多謝公公。」張述抱拳微笑。

    「好了那就走了,咱家還有事情,你們自己回吧。」梁芳飛快的走了。

    張述帶著二女也直接回了萬國館,他對外面的繁華沒啥興趣。所有的繁華都和他無關,他就像那無根的草,在這裡即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

    回去以後,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自己的背包,果然又被人動過了。

    他打開一件一件清點物品,「望遠鏡,夜視鏡,手雷……咦,這顆手雷?」他發現有顆高爆手雷被人調包了。重量差不多,外觀也一樣,但這種高威力的手雷,出廠份量都是精確到克以下的,再加上手感。他一摸就知道,這是假的。

    張述十分不滿:「怪不得那老傢伙今天過來道謝,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要早知道,當時就應該多抓他幾件珠寶。這些傢伙也真敢挑!拿了手雷去自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