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七章萬國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七章萬國館字體大小: A+
     

    馬車到了萬國館,已經是黃昏時分,太陽在西邊,給天上染上一層霞光。

    張述下車,看到館驛門楣上寫著四個大字:萬國來朝。大大的門臉子,裡面有護館兵丁在巡視。正面是一條大道,兩邊是院落,花草,樹林。

    館里的監正也就是館長,聽說總管大太監親自來了,連忙跑出來迎接。

    梁芳交待道:「這位是剛剛歸化的張大人,按上等潘屬國使者接待。」

    監正唯唯諾諾,連連稱是。

    張述被安排在萬國館住下,這裡專門接待別的國家使者。

    萬國館院落頗多,各種樓閣一座接著一座,院子里亭台花榭應有盡有。

    梁芳走後,監正有點犯難了,上等屬國使者來的話是一大群人,住一個大院落。這位張大人一個人,要把他安排一個大院不合適啊。思來想去,他給張述安排在一個清靜的小院里,伙食按上國使者安排,反正就他一個人,再怎麼吃也吃不了多少。

    張述一個人住著一座三層小樓,他選擇了最東面的房間。

    打開窗戶四下掃了一眼,屋檐重重,隔壁是個花園,假山怪石一大堆,適合隱藏。如果發生戰鬥的話,只要從窗戶跳下,就可以瞬間隱蔽。他把背包往床上一扔,仰天躺倒。累,心累。他閉上眼睛休息,猛然間驚醒,手已經放在槍上。

    這種感覺,就像是出現在別人的瞄準鏡里那樣,有人在窺視!

    這不奇怪,他這樣來歷不明的人肯定會受到24小時監視。像這種外國使者住的地方,肯定建造的時候就留有監視孔。

    東廠?西廠?錦衣衛?管他誰呢,都一樣。他沒有睜開眼睛,繼續睡覺。

    天黑下來,他的被褥都送過來,不知道用什麼香料熏過,一股香味。

    有個十七八歲的丫環過來點燈,送飯菜,擦桌椅收拾。飯菜味道不錯,花樣也多。雞鴨魚肉什麼的應有盡有,一個人坐著吃一大桌子,比部隊時候強多了。部隊里那伙食其實也不錯,就是一年到頭都吃不了幾頓,經常是啃野戰口糧。

    「奢侈!」張述感嘆。另外飯菜里還有幾個粽子,讓他知道了現在是農曆五月五日,端午節。

    張述吃完飯後上了個廁所,在他上廁所的時候,那個侍候他的丫環迅速溜進他房間里,打開軍用背包看了一遍,又照原樣放好。她本來就是錦衣衛的暗樁,特意被安排過來的。

    張述回來后發現背包被人動過了。雖然表面看起來還是原樣,但是他特意留的摺疊方式沒有了。打開清點物品,什麼東西都沒少。

    他敢肯定沒人進入這個院落,那就是說,要麼是收拾東西那丫環動的,要麼就是這座小樓里有暗門。

    「唔,得小心點,別被人半夜摸了崗。皇帝不至於拉下面子來殺人搶劫,那些東廠西廠錦衣衛的特務機構就很難說了。」張述心說。

    他吹熄油燈,等了會兒,等到眼睛適應了黑暗以後,四下觀察。現在是月初,沒有月亮,這個時代也沒有人造光源,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布置了幾個簡易的機關后,他把夜視鏡放在身邊,耳朵套上助聽器,開始反偵察。

    他的助聽器可以發現五十米以內任何靠近的人。

    耳朵里塞著助聽器耳機,周圍的動靜清清楚楚,包括那些躲在牆壁夾層里暗中監視的人都明明白白。

    監視與反監視,那些躲在暗道里的人根本看不到他在床上做什麼,而他們的一舉一動張述全都明白。包括他們換班,也包括監視他的人偷偷撒尿的聲音。

    他們自以為張述聽不見,還不時的聊天解悶。很快張述就知道了牆壁里躲著的是聲名赫赫的錦衣衛。

    接著他就聽准了那些暗地裡監視者的方位,從他們的隻言片語中聽出也僅僅是對他保持監視,另外還有一點保護的意圖在裡面。

    暫時沒有危險,他做了判斷。把助聽器放回包里,開始睡覺。

    張述睡得踏實,大明的朝廷大員就沒那麼好命了。

    憲宗皇帝下午免掉了李孜省的禮部尚書,為了這一職位,各派亂鬨哄搞串聯,走門子托關係,幾個內閣成員家裡門庭若市。

    內閣雖然聽起來是五品小官,卻有著提交候選人的權力,皇帝只能在內閣提起的候選人中選一個。

    一些秘密部門也在召開緊急會議。

    總管太監梁芳在吩咐錦衣衛,滿臉都是得意的笑容:「夷人就是見識短淺,拿一張畫像就想收買咱家。咱家要那畫像幹什麼?咱家要的是殺人的火銃!火銃!到咱大明地界還不乖乖獻上火銃,也不想想,他人在此處,要收拾他還不容易。

    把那張述給看好了,人不能丟,東西不能少!這幾天打他主意的人肯定少不了。只要他在使館住著,那東西還不就是咱的?想什麼時候取就什麼時候取。」

    一小太監拍馬屁說道:「那張述真是自尋死路,竟敢在眾位大人面前讓公公難堪!也不想想,公公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算個什麼東西。」

    錦衣衛指揮使也不甘落後,馬上接著奉承道:「公公真是好氣量,要我說啊,直接把他弄大牢里,往刑具里一塞,還怕他敢不招?有什麼都得乖乖的吐出來。」

    梁芳微笑道:「不必著急,他不過多吃幾碗大明的飯,咱大明還養得起。等過些日子,把他的底都摸清了,愛怎麼收拾怎麼收拾。到時候,咱家一定讓他後悔生到這個世界上!也不枉忍他這麼些日子。」

    指揮使諂笑:「公公真是高瞻遠矚。他那些東西,能夠上哪兒都背著?還不得放在家裡?咱一件一件的看清楚。公公真是高瞻遠矚,我等不及啊。」

    梁芳笑,「哈哈。咱家倒不擔心那張述,他一個蠻子回來能幹什麼?咱家擔心的是那兩家,東廠,西廠。這兩個小王八羔子,一直謀划咱家。也不想想,他們能有今天,都是咱家的提拔。翅膀硬了就想自個兒飛,還想踩著咱家往上爬。這種忘恩負義之輩,老天怎麼會讓他們活在這世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