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五章給你個子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背著步槍回明朝 - 第五章給你個子彈字體大小: A+
     

    大太監梁芳跑過去查看完彈洞,滿臉放光跑回來,撲通跪下喊道:「兩套盔甲盡皆洞穿!萬歲,請收繳此物!」

    憲宗皇帝猶豫地看向張述,他也覺得這東西威力大得出乎意料,可是又不願意強搶。

    眾大臣見狀,都跪下齊聲喊道:「請萬歲收繳此物!」

    憲宗見眾大臣都這麼說,就把希望地目光投向張述,他很希望張述能夠自己獻出,讓他自己要實在是張不開這個嘴。

    清樂公主見這麼多人要強搶張述的槍,實在忍不住了,她氣乎乎地從房間里出來叫道:「你們還是朝廷大員嗎?你們簡直是一群強盜。人家剛救了本宮,你們就想搶人家的東西!」

    憲宗聽了一咧嘴,他又把目光投向眾大臣。

    張述看著清樂公主笑笑,心中高興:這小公主人真不錯。關鍵時候出來幫著說話。

    清樂公主也給他回了個笑容。

    「公主殿下,您這種行為於禮不合。」禮部尚書李孜省剛才就差點被皇帝揍,這會還不吸取教訓,立即出來指責公主,「萬歲與群臣商議國事,您應該迴避!而且您與這蠻夷眉來眼去,更是錯上加錯!」

    怎麼我又成蠻夷了?張述詫異。

    這時候,又接連出來好幾個朝臣,一起幫著李孜省數落清樂公主的不是。

    小公主被他們說得毫無還口之力,大眼睛淚汪汪地。

    張述生氣了,這幫子大臣來了以後就不停地找碴,又想要我的槍,現在又欺負小公主。

    他從小接受的是軍事教育,一直就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哪有被人欺負不還手的道理?

    張述不耐煩地說道:「這位大人,你一直說於禮不合,這禮儀有什麼用處?」

    李孜省大笑,「大可治國安邦,小可修身養性!人若不懂禮儀與禽獸何異?大明為禮儀之邦,似爾之等蠻夷自是不知其中妙處。」

    張述說道:「你說錯了,禮儀既不能治國安邦,也不能修身養性!」

    李孜省怒道:「禮儀不能治國安邦?可我大明蒸蒸日上,四海咸歸,強盛可謂天下無雙,豈不是聖人言教之功乎?」

    張述說道:「周朝的姜太公早就說過,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因為工農商兵,這四個行業發展好了才能強盛。不是因為你儒家言教。如若禮儀真能治國安邦的話,那還要將士們何用?只需要把您李大人派去邊關,多多的打拱作揖,磕頭禮拜,草原和東北指日平復。」

    李孜省說道:「蠻夷不曾被禮儀教化,怎麼能行呢?」

    張述問道:「那禮儀安天下安在哪兒?」

    李孜省說道:「你所言皆為外事,聖人教化以內政為主。禮儀可用在教化百姓,我大明百姓純良,正是教化之功啊!」

    張述冷笑道:「百姓純良是教化之功?從武帝至今儒家教化已逾千年,為什麼歷朝歷代百姓造反?百姓為的不過是口吃的!有吃的就純良,沒吃的就造反,從未改變過。大人把利益分給自己,把教化給了百姓,這種分配方式不覺得很缺德么?」

    李孜省說道:「我儒家修身治國平天下,怎麼就不行了?」

    張述說道:「儒家若能修身,為何貪官污吏多如牛毛?這些人不都是科舉出來的?你儒家的身修在何處?至於治國平天下就更不用說了,能夠平定亂世,治理天下的有哪個是儒生?倒是齊家各位大人做得很好,家中嬌妻美妾如雲,金銀財寶滿屋。」

    李孜省得意地說道:「本大人就兩袖清風。」

    張述問道:「兩袖清風又能辦事的有幾個?」

    李孜省昂然回答道:「大明個個棟樑!」

    張述震驚,他不知道這老東西是無恥到了極點還是天真到了級點。

    他實在是不想搭理這腐儒了,說道:「吵這麼半天不就是想要我的槍么?扯那麼遠。」

    他取出一顆子彈,遞給梁芳觀看,說道:「你們要槍無非是為了仿製。其實這槍本身並沒有什麼神奇,真正有價值的地方在子彈。如果工匠能夠做出這枚子彈,我就交出槍械。如果製造不齣子彈,交了也沒用。」

    憲宗皇帝點點頭,「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朕准了!梁芳,你就讓神機營仿製這枚子彈,造出來了他交火銃,造不出來就別要了。」

    梁芳拱手,「老奴尊旨。」

    憲宗皇帝說道:「張述救公主有功,朕認為應該封他個五品官職。」

    「萬萬不可啊萬歲!」李孜省立刻出來反對。五品?寒窗士子要多少年才能熬到這一步?

    憲宗皇帝不滿意地說:「有什麼不可的?他救了公主難道不值得一個五品嗎?」

    李孜省說道:「萬歲,他救了公主只是因為他有好槍械,並不能說明他有能力。若是做官的話,容易誤國誤民。萬歲賞賜他點財物也就是了。」

    財物賞賜?憲宗皇帝皺起眉頭,你們這些朝臣老是琢磨著想花內府的錢。建神機營的時候就借口國庫空虛,讓朕用內府銀子自己養起來,這些年花了朕多少銀子啊!宮裡面處處節據,你們還想著花朕的錢!

    憲宗皇帝心中不滿,這時眾多朝臣都出來附和李孜省的言論,都認為賞賜張述一點財物就行了。

    所有大臣一至反對,憲宗皇帝惱怒地問道:「朕連封一個五品官的權力都沒有了?」

    群臣一齊跪倒說道:「臣等不敢!臣等也是為大明江山著想。」

    憲宗皇帝見狀,知道今天是不行了。他越看李孜省越覺得生氣,這老腐儒今天盡跟朕作對了!

    他怒道:「剛才公主被劫,李孜省不思營救,反想資敵。禮部尚書李孜省降為侍郎!尚書一職由內閣議選。」

    眾臣都是一驚,李孜省這回哭了,「萬歲……」

    憲宗皇帝靠在椅子上,掃視一番眾人,「還有什麼事嗎?」

    「臣等無事。」眾大臣心想:快跑吧,今天皇上心情不好,尚書變侍郎,別一會再拿自己撒氣。

    「那就退下吧。」憲宗揮揮手說道:「梁芳留下。」

    眾臣都走後,憲宗對張述說道:「朕本想封你個五品官職,但是眾大臣反對,朕也不好一意孤行。你先到館驛住下,過些日子再說。梁芳,給他安排館驛。」

    梁芳帶著張述離開,憲宗搖搖頭,張述雖然救了公主,但是言行太過出格,看來是不能留在朕身邊了。朕只想過個安穩日子,鬧騰不起啊!

    不過他畢竟是諸葛武候弟子的後人,必定得了武候真傳。武候的兵法,武候的機械,傳說中的木牛流馬。傲氣一點倒也無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