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76章 柏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76章 柏羽字體大小: A+
     

    別看鐵山鎮不是什麼發達地區,但這菊花的品種張縣令家還真是藏了不少。一眼望過去,菊花遍地,一排排的菊花,足有百排之多。佔地數十畝。菊花被打理的十分整齊清爽。從其花色上分有黃、白、紫、綠等色,並有雙色種;從花形上分有單瓣、復瓣、扁球、球形、外翻、龍爪、毛刺、松針等形;從栽培方式上分有立菊、獨本菊、大立菊、懸崖菊、花壇菊、嫁接菊。

    「看來張大人的夫人也帶著其他夫人和小姐在觀菊,不知道我等幾人會不會擾了她們的興趣。」曾偉一雙單鳳眼熠熠生輝,雖是商人,但他通體的氣質卻是風流倜儻,猶如那風流才子一般。

    「小地方,沒有那麼多講究!」張大人對曾偉的態度也甚為客氣,讓其他陪同的喬家兩人也將眼前的這個商人曾偉,記在了心中待回去之後,派人將白羽與曾偉一起調查清楚,究竟是什麼身份什麼來路,不但勞動他們作陪,連縣令大人都親自相陪。

    素年與張繼祖落在最後,離曾偉的方向遠遠的,她好怕忍不住露出什麼異色讓曾偉發現。她的前生就是被他毀了,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和胡霞一起騙她,軟禁了她,她又怎麼會被傳出與人私奔的流言?

    「跟她娘一個德行,水性楊花,浪蕩無恥……」

    「是啊!什麼樣的娘養的什麼的女兒嘛!」

    「我要是爹,早就將她一棍子打死了!丟人現眼!」

    「……」

    前世哥哥被這些流言蜚語活活氣死。爹為了找她,也被曾偉使壞給打死了……

    「素年!你怎麼了?」張繼祖悄悄地將素年拉到一邊,小心的問道。

    素年此時臉色慘白,面無人色,唇畔上的壓印赫然醒目。雙眼淚光聚集,看的張繼祖一陣驚慌,「素年!你怎麼了?怎麼哭了?哪裡不舒服嗎?」

    「素素!你不要逞強,到底哪裡不舒服,我去找大夫?」華琅也急的變色,恨不得直接將素年帶回去得。

    「沒……我沒有!我……我……我頭有些痛,慢點走就好!」素年心中混亂,連謊話都編的不像樣,好在張繼祖除了放慢腳步陪她之外,並沒有多問什麼。

    張夫人身邊聚集的都是一些鐵山鎮或隔壁鎮上上的商戶夫人小姐,見有外男來,倒也不扭捏,一個個地見了禮。

    曹錦瑟與喬敏都在其中,兩人果然是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神色,互相對彼此都十分厭惡。連站的位置都是隔的最遠的。

    曹錦瑟鮮艷出眾的衣服襯的她俏麗活潑如陽光般刺眼。而喬敏不過一會會功夫,就又換了一套衣裙,豆青色綉白牡丹的對襟衫,素白的牡丹,偏生有著金黃艷麗的蕊,綉在前襟上,一邊一朵,花蕊在日光下灼灼生光,妖異地吸引人。纖長的身形,發育良好,彷彿風一吹就會折斷的細軟腰肢,那一雙秋水般的清澈眼眸,看久了,整個人好像都要被吸進去。

    喬敏這是刻意的又做了一番打扮,素年站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裡,盡量不去跟曾偉接觸,不去想有關他的事,所以拚命把心思用在其他地方。旁觀著這些人的交際,她初來乍到,年紀又小,就是現在上前去搭腔,也達不到她想要的效果,索性冷眼旁觀。

    曾偉一眼就瞧中了這些人中兩個最出彩的少女!曹錦瑟與喬敏!一個柔媚入骨,一個俏麗無雙,真真是看的他心頭痒痒的。沒想到這樣小地方居然還藏著兩個像樣的小美人!看來在這地方待著,日後也不會那麼無趣了!

    不過方才那個古怪的少女,也很不錯,就是小了一點,若是再長大幾歲,容色也不會輸給這兩名少女!

    曾偉想到了素年,便下意識地在人群中找了起來,在一處偏僻的角落裡,他看到一抹嬌小的身影獨自站在菊花壇旁邊,安靜地看著他們這個方向的所有動靜,那樣寧靜清冷的神情,彷彿超脫在他們之外一樣。

    風起之後,菊花輕舞間,素年黑色的髮絲隨著微風飄起,陽光下,與黃-色的蓮花、白色的蓮花融為一幅絕美的圖畫,化為一方寧靜。

    曾偉心中一動,他有種迫不及待地想看這個少女長大的模樣,甚至期待著應該是怎樣的傾國傾城?

    不遠處地一處二樓窗邊,柏羽修長的身體斜斜地靠再窗欞之上。目光落到了那張不算熟悉,卻偏記得清楚的小臉上。他的身後二米開外,是紫色的水晶帘子,透過水晶帘子,房中,引人注目的是寬大的紅木床,十二扇銀平托花鳥屏風大開著,帳架上垂下的櫻桃色羅帳是嶄新的,黃金鑲碧的鳳首帳鉤閃爍其中,藍色的錦被鋪開了,上面睡著一個可愛的胖胖的小人兒。

    素年沒有察覺到別人的注視,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她自已的心神之中,分析著每個人的說話舉止,通過這些來分辨她們的性格。或許,以後她和她們都需要打交道,熟悉她們才能讓自已立於不敗之地。

    忽然,素年感覺頭上的陽光一暗,轉頭看過去,眼前頓時一亮,是他……

    一頭柔順的黑髮,像是墨色漂染的綢緞,泛著浮光掠影的暗色。不知道是不是他給她的第一印象太過美好,在素年的眼裡,柏羽清貴非凡,雅到極致。換了一身錦絲雪色衣裳,如玉如月的料子襯著金絲玉帶隨意束起的黑髮,如此簡單的打扮,卻是素年前世今生都不曾見過的風華。

    「我叫白素年,你呢?恩人?」素年的口氣符合著她如今十歲稚齡的俏皮。

    柏羽被她口中的恩人兩字說的勾了勾唇,「我叫柏羽。」

    是白羽?

    還是柏羽?

    若是柏羽,柏姓可是國姓……

    素年放棄了探究姓氏問題,無論他是誰,他目前來說,確實是她的恩人。僅此。

    「願意陪我走走嗎?」柏羽隨意的問道。

    「好!」素年看著那邊談論的熱火朝天的那些人,他們一時也散不了,便應了下來。

    「上次我沒機會感謝你的救命之恩,這次我是不是該給你拜上幾拜?」素年見他不說話,便說道。

    「好。」柏羽應了一聲。

    「……」素年無語,她是隨便說說的好吧?她從來就不認為柏羽對她的恩情,就是幾拜,幾句感激的話就能報的了的,雖然現在看上去,他不需要她的報恩。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知道日後他會不會落難,而她又會站在怎樣的高度?

    「怎麼?」柏羽見她不吭聲,便停了腳步,轉身問道。

    「拜拜啊!」素年拱手不倫不類的朝他拜菩薩似的拜了幾拜。

    「哈哈……」柏羽被素年一本正經的模樣惹得大笑起來。

    素年心中微動,眼中看著他,嘴邊帶著淺淺的笑容,居然是十分的溫柔之色。這次遇到他,發現他雖然依舊溫文爾雅,恍若靜川明波,但眉宇間不時閃出的一些解不開的愁緒。他是遇到了難事,可惜依她現在的能力,無能幫他。只能儘力讓他心情放鬆一些。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