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75章 重遇恩人,再見前生渣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75章 重遇恩人,再見前生渣男字體大小: A+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這是兩千七百年前振興桑國

    ,成就霸業的一代英才於仲的千古名言,在於仲看來廉恥是立人之大節,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人而如此,則禍亂敗亡亦無所不至。然而事實上官員廉潔這一品質的養成又豈非是那麼容易的?廉潔的對立面,**問題伴隨著私有制而生,它是一個自古以來就困擾著各朝代政權的一大毒瘤!」

    進了亭,素年就聽到了這麼一段話,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說話之人,突然就睜大了雙眼,竟然是他!

    說話之人,墨發垂肩,面色稍顯蒼白,唇色也是極淡.說話間,眉宇間似蘊淡淡輕愁,雙目中如有清淺水霧.而眼底深藏著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這張俊顏如此憂鬱,這氣質已經將高貴優雅刻入了骨髓。

    素年震驚地看著他,居然是當日在她跟胡根他們打一架之後喂她療傷丹藥的那恩人!

    張縣令臉色無比尷尬,當著他一個官員的面大肆談論著貪官**一類的話,他真有些不知道怎麼接下去。因為對方的身份他就是到現在也摸不準,若說他是官,他的言行舉止沒有半點做官的姿態。若說他不是官,上峰卻要求對他有求必應,不能得罪。

    「官僚的生活就是貪污生活。就像那一部二十四史,其實就是一部貪污史。儘管各朝代滅亡的原因並不完全相同,但是都無法逃脫興亡周期率的輪迴:從王朝初期狠抓反**鬥爭,到王朝中期后反**制度漸漸鬆弛,變得有名無實,再到王朝後期便**盛行導致王朝滅亡,然後新王朝又從頭開始一輪新的輪迴。而清廉自持的官吏之少,也是屈指可數,翻翻二十四史,百姓就會明白,有名有姓並且貨真價實的清官,不過幾十位。」

    在場其他人對這位說的話,不敢附和,也不敢苟同,只得裝傻的呵呵笑著。其中張縣令笑的最糾結,他就是貪官啊!這是在隱射他嗎?張縣令心中緊張,正所謂做賊心虛。

    貪污官吏代代都有,做清官的卻是難得一見。素年已經能將震驚平復,但目光依舊落在他的身上,反而忽略了亭中其他人對她的注意。

    一直到談話聲漸漸淡下去的時候,張縣令才敢將已經等候多時的張繼祖和素年介紹給在座的各位。

    素年從張縣令對他的態度上就知道,對她有恩的這個男人,身份不會簡單。聽他的談吐,是一個非常有見識的人,在素年看來,他不願意與當權者同流合污,也不願意違心迎合鄙瑣的朝政風氣,所以他許是經歷了仕途的風波挫折之後,退隱江湖的名仕。

    所以她態度不錯的恭敬地行了禮,目光從在座的人身上掃了一圈,在最後一人的身上,猛然頓住!

    紅潤的臉剎那蒼白無比,淡淡的笑容僵滯在臉上,驚覺忽然間喉嚨發不出一點聲音。徹骨的寒意從足底滲透進來,沿著血脈一路上升,蔓延,一直到四肢都僵硬冰涼起來,胸口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

    曾偉感受到一股充滿敵意的目光,順著感覺看過去,發現居然是一個小姑娘正用著仇恨的目光盯著自已。這目光太過憎恨猙獰,曾偉嚇了一跳,等他回神再想仔細確定的時候,素年已經將目光收了回去,頭也垂了下去。

    素年強抑住的恨意如心中奔騰的快出閘的洪水,

    另一位,被素年當做恩人的柏羽波瀾不驚的眸心,卻有一縷幽深的意味輕輕漫染開來,她認識曾偉?

    可她不過是一個鄉下的小姑娘,又怎麼會與曾偉這個都林城富商有接觸?由於位置緣故,又因為素年受到強烈的意外衝擊,沒控制好情緒,所以柏羽輕易看出了她對曾偉強烈的恨意。

    柏羽在素年進來時就已經認出來她就是當初給他意外,震驚的小姑娘。

    張縣令將兒子介紹給其他幾位認識之後,素年自我介紹了一番。張縣令聽她自我介紹是他兒子的朋友也沒懷疑,兒子就在身邊,素年說的話是真是假一目了然。只不過,這丫頭好像有點眼熟。

    「聽說張大人家院后的菊花開的正盛,不如勞煩張大人同我們一起去觀賞一二?」曾偉的目光有意無意在素年身上掠過,素年每每都覺得他目光劃過她身上時,讓她感覺到渾身有被毒蛇爬過去的顫意惡寒。

    「曾賢侄有如此雅興,我怎能不陪同?不知道柏公子意下如何?」張大人看向柏羽,詢問道。

    「你們先去吧,我將他安置好再去。」柏羽起身說道。

    也是在這時,素年才發現先前柏羽的腿上睡著一個五六歲大的男孩,因為角度問題,加上柏羽用寬大的袖子充當了男孩的被子,所以素年一直未發現他腿上居然還躺著一個孩子。

    柏羽沒有將她認出來,還是認出來了卻不願意相認,素年不得而知。她不想給他帶來什麼麻煩,雖然她連會不會給他帶來麻煩都不知道。但謹慎點總會沒錯,所以素年沒有貿然上前去表達感激之情,真正的感恩也不是掛在口中,所以來日方長。

    柏羽抱著孩童跟著張府的下人走了另一條路。張大人等他走了之後,方邀請在場的其他人去後花園賞菊。

    「張大人!不知道這個白公子是何許人也?」說話談吐不俗,還不避諱地談論朝政大事,張大人不但未阻,甚至忌憚意味很濃。這讓在場其他的人都對白羽這個人的身份起了好奇之心。

    「這是上峰交代下來的貴賓,要在鐵山鎮暫住一段時間,讓我好生照應,至於具體身份,我真是不得而知。」張大人實話實說道。

    「張大人就未花點心思打聽一下嗎?或許張大人的官途會更順風一些!」曾偉試探的說道。

    「有些事上,心思花的多,也沒用!」張大人的這句話完全是複製上峰的話。只是還有一句:只會死的更快!沒又說出來。他都沒不敢隨便抱的大樹,又怎會隨便便宜別人。

    曾偉笑而不語,既然張大人不說,他就自已想法子去查。若是身份背景不錯,也就值得他花心思去接近。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