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73章 別樣生辰禮物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73章 別樣生辰禮物2字體大小: A+
     

    「原來是喬大小姐!早聞喬家二位小姐相貌出眾,才情過人,今日一見,果然是實至名歸!」素年沒有接著喬敏的話頭說下去,她比喬敏小,所以上前給喬敏了施了一禮。既然別人給她臉子看,她做不到同樣甩臉色,那也得小小地刺她一下,讓她也不舒服。

    喬敏容色出眾,但喬潔卻是相貌平凡,才情更不出眾,拿喬敏和喬潔一起贊,還不如不贊的好!再者喬敏剛剛才忘乎所以的忘了自我介紹,素年就誇她實至名歸,這是在嘲諷她遇事衝動,禮儀學的不夠吧?

    喬敏以已度別人,覺得素年就是在譏諷她,諷刺她。實際上素年的話里是有嘲諷喬敏的意思,但也確實沒有喬敏想的那麼多,這孩子平時大概常常這樣諷刺別人,所以現在見風就是雨,把別人跟她想的一樣了。

    喬敏心中有氣,卻發不出,所以高傲抬高了下巴,受了素年的全禮,她身邊的喬潔讓開半步受了半禮,回了一禮。與其姐比起來,這個喬潔雖然其貌不揚,但禮儀方面比她姐學的好的多。

    「白姑娘還沒說你送給我姨的屏風有什麼好的寓意呢?我看了半天,又是鷹,又是獵人,又是孩子的,根本就領悟不透白姑娘這副屏風中的深意,還請白姑娘為我解釋一下,我想姨媽也是想聽聽的吧!」喬敏笑的甜美無比,目光卻是冷冷地看著素年。

    張夫人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誰讓喬敏是她親外甥女!這個時候自然不會給喬敏難看,所以她問道:「那就請白姑娘說說看吧!」

    佟掌柜眉宇皺起,素年什麼時候得罪過喬大小姐?生辰禮物價值高,夠好就足以,未必非要弄出個什麼寓意來。若是像喬敏所說,那些送名貴書畫的人,還必須得根據畫作弄出什麼寓意來才成?

    「我聽佟掌柜說過張夫人在寒冬臘月的時候會在鎮上布施清粥饅頭,善心善舉得到全鎮百姓的稱讚。所以我特意綉了這個屏風,它的寓意是好人會有好報。」素年徐徐說道。

    「好人會又好報自是不錯,但我怎麼沒發現這屏風上面會有這樣的意思?」喬敏不掩嘲諷的說道。

    「蒼鷹爪中的孩子正是獵人家裡的幼子,因為距離遠,獵人並未能認出來,若是獵人沒有心軟一分,當真一箭射過去,蒼鷹是死了,獵人的孩子也會直接摔下來死了。」素年說道。

    「這明明是只兔子,你卻說成是個孩子!白姑娘!你這是忽悠我還是忽悠我姨媽呢?」喬敏噗嗤一聲笑出來,語氣極為刻薄的說道。

    張夫人不悅地皺起眉,敏兒說的話雖不好聽,但她說的是事實,這蒼鷹腳上抓的明明就是一隻兔子,怎麼可能是個孩子?

    「夫人!您將屏風豎起來斜四十五度角。」素年示意張夫人怎麼去做。

    張夫人按照素年所說去做之後,突然驚訝的失聲:「咦!」

    張夫人將屏風換了位置之後蒼鷹抓住的兔子赫然成了一個不過二歲左右的孩子!

    「這是怎麼回事?」佟掌柜本也擔心素年這關不好過,沒想到這屏風換一下位置,這兔子就變成了孩子!

    「怎麼可能!」喬敏不相信地搶過張夫人手裡的屏風左右高低的變換位置,在她的動作下,蒼鷹爪下抓著的兔子,時而變成孩子。兔子是灰色,孩子是銀色,這構圖配色方面是花了極大的巧妙心思的。

    「這是我在養病時期,想出來的一種新的配色和綉法,我稱它為雙影綉。」素年說道。

    佟掌柜驚喜地不行,雙影綉一出,這鐵山鎮上第一綉庄的名頭想不落在她頭上都難。

    張夫人從佟掌柜的神色中看出就是佟掌柜也沒見過雙影綉,這麼說她是第一個見到,也是第一個得到雙影繡的人?虛榮心得到了滿足之後,張夫人看向素年的目光親切無比,並且吩咐秋兒去找張繼祖過來見見素年姑娘。

    喬敏不甘地捏著屏風,手指越摳越緊。

    素年將禮物送了出去,張夫人也看過禮物的好壞,就是現在出事,也與她無干係。所以並不擔心,喬敏會一個不小心毀了綉品。

    倒是張夫人是真心喜歡這個禮物,所以將綉品從喬敏手中拿了回來。

    「就算獵人沒有射死蒼鷹,他也救不出他的孩子,又怎麼能稱得上是善有善報?」喬敏渾身散發出的高傲,比方才更甚。

    美麗的女人通常都無比自傲,這份自傲在越是美麗的外表下越是得到綻放。喬敏姿色出眾,又以女兒身被定為喬家繼承人,所以這鐵山鎮上能跟她嗆聲的同齡人中,只有曹家的曹錦瑟。不過只要她一旦繼承喬家,曹錦瑟也必會被她打入谷底。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那時候,曹家還會因為一個已經出了嫁的女兒費心竭力嗎?

    「獵人並不知道孩子被蒼鷹抓走,他回去之後定是會知道,也就會想起今天白天看到的鷹,自是會追查過去。無論結果如何,他沒有親手射殺蒼鷹,讓自已的孩子死再自已的手裡,就已經是個善報。至於能不能追查到,就看他付出的努力有多大,就算最後依然找不到,起碼他的心不會不安,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去找孩子!這個世上,最難過的關,不是別人所設,而是自已。」素年意味深長的說道。

    張夫人臉色一變再變,看向素年的眼中變幻莫測,臉色複雜無比。

    「那這裡的孩子是幹嘛的?」喬敏指了指綉品下方相貌和張繼祖相似的孩童。「他是用石頭在打獵人的弓,如果不是他,獵人的箭很可能就這樣射了出去,而不是因為獵人的心軟。若是善有善報的話,這善報的對象也應該是這個孩子。還有這鷹那麼多,獵人怎麼可能認出來抓他孩子的是哪只?所以獵人無論怎麼選擇,這孩子的結局都不會好。」

    「這隻鷹的頭上有簇白羽,是鷹王的標誌,所以獵人若想找到它救回孩子,也不是不可能。孩童天真善良,心思純凈,日後必會有善報的。他手上的石頭太小隻能左右弓箭的大致方向。而且石頭只能撞歪箭,並不能阻止箭發射出去。所以還是獵人的一時心軟,並沒有將蒼鷹射下來。」綉品上的箭是好好的搭再弓上,並沒有射出去。素年說的話並沒有錯。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